文火

廣漠寒山碧海蒼天,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正文

政治课

(2022-12-01 08:34:39) 下一个

科学院是科学研究的国家队。应该说当地政府给了我们一些礼遇。我们就在省委、省政府旁边。那座城市只有他们和我们,冬天才供暖,包括我们研究生公寓。李国平先生不住我们这边,住山上大学里,没有暖气,着凉之后仙逝。所以有暖气是一项很大的福利。

我们的公共课是请附近大学的老师来教的。老师们对我们很客气,在一个讲究师道尊严的国家,算是少有的客气。只有教英语听力和写作的龚先生,一个不会汉语的美籍华人,最严格。他一个星期要跟我们,泡在一起十几个小时,强度相当大。他老人家若无其事,我们一个个都累趴下了。是他教会了我,什么时候用定冠词,什么时候用不定冠词。受益终生。

教科技哲学的老师,只记得她是六十年代人民大学哲学系肖前先生的研究生,不记得她的名字了。本来是哲学课,大家都说成是政治课。她讲了一两次课之后,结果真的变成了政治课,而且是所有人都不曾经历过的政治课。

老师要求我们就科教兴国的基本国策畅所欲言,怎么讲都可以,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记得谁先开始的。有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力学所的明兄。明兄说自己是正研究员,月收入才两千元。而自己的学生在香港念书,月收入接近两万元。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还奢谈什么科教兴国。我就一普通研究生,生就一副乌鸦嘴。我说,科教无以兴国。科技人员的人事管理、经费来源和课题设置,完全受制于人,没有自主权。要想科教兴国,首先要国兴科教。因果关系不能倒置。

我们两个一讲,教室里炸锅了。大家异口同声,不同意科教兴国。力学所的同学参与很多基建和水利工程,接触到的官场和社会腐败触目惊心。他们说,国家这么腐败,怎么可以指望科教兴国?生物所的同学有不少是研究生态的,观察到的环境破坏、物种灭绝让他们痛心疾首。他们说,生态破坏严重,本身不是科学技术的问题,也不是科技人员能够解决的。他们有人还抱怨,导师是院士,但是缺经费。何谈科教兴国?微生物所的一位同学讲,她取样需要去新疆。当地民族关系紧张,导致她大半年都不能成行。不指望科教能兴国。国家的问题,包括腐败、民族、生态和其它一切问题,都不是科学技术造成的,也不是科技人员能够解决的。

没有一个人同意,科教能够兴国。大家认为,科教兴国就是一个骗局。老师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真没想到你们科学院的人会这样考虑问题。”

如果说第一堂自由讨论课还涉及一些科技政策,后面的讨论基本上就是谈政治。有人说国家的根本问题,是根本制度问题。按照共产党自己的党史,党的领袖——总书记或者主席,陈独秀、张国焘、向忠发、李立三、王明、博古、毛泽东、华国锋、胡耀邦和赵紫阳等都犯有严重错误,占党最高领袖的绝大多数。既然这个党老在犯错误,老也改不好,那它还有什么资格领导这个国家呢?

明兄忆苦思甜,大吐苦水。他是一个资本家的儿子,曾经吃尽了苦头。如果资本家那么坏,卡尔·马克思找老婆,为什么娶了燕妮,一个资本家的女儿,而不去找工人农民的女儿呢?无产阶级革命,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这些是明目张胆、赤裸裸的。还有更高明的,生物所的韦君。他既没讲科技,也没讲政治。他讲了一通足球。他说,人人都知道郝海东能踢球,但是足协不用他,因为他不听话。人人都知道某某、某某某是大臭脚,但是足协重用他们,因为听话。出活的不听话,听话的不出活,你叫中国足球怎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他讲完了,全场一片静默。发人深思啊。

好几分钟,老师没有说一句话。总结的时候,她说,“说来说去,你们都主张政治救国。”当然是这样子了!

接下来的课,老师讲一段,同学们议论一番。按明兄的提议,要给老师面子,适当注意尺度,不给老师添麻烦。但教室里还是沸沸扬扬,有时还很过火,经常炸锅。有一次,生物所的一位女生忍无可忍,挺身而出站起来发言,“党和政府这么重视你们,你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攻击党和政府?……”没有任何人怀疑她态度的真诚。明兄问她,“你是共产党员,是吧?”答复是肯定的。明兄说,“很明显,你是真诚地信仰。有信仰的人值得尊重。我尊重你这个人,我也尊重你的观点。”大家一致同意。除了这位女生,还有一两位男生反复说,“中国的问题,没有你们说的这么简单”。如此而已。

有人说,总是说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了四五十年,把国家搞得这么穷,科技这么落后。难道就不能换个思路,试试别的办法,试一试,又有什么不可以?我们做实验,一个办法不行,肯定要试其它办法,直到找到可行的办法为止。坚持一个不可行的办法,实验没有结果,学位拿不到,老板无法交差,课题通不过验收,后面的经费就难以为继,要塌台散伙。为什么国家的治理不是这样?

老师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当时连江泽民恐怕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有讽刺意味是,这门课,到最后还是以科教兴国为题写篇文章结束。我们在课堂上讲的都是真心话,交差的文章都是从网络上剪辑拼凑的。估计老师也不会看。中国的政治学习怎么回事,恐怕很多都这样吧。浪费时间,妨碍生产力。

以后再没上过政治课,所以这门课空前绝后。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早就脱离了环境。现在明兄是部门负责人,韦君是常务副所长。其他很多人印象变得模糊了。

2022120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冯墟 回复 悄悄话 有的读者知道我写的什么地方。知道就行,不要广告。我本人无所谓,问题是涉及其他人。他们还在那个地方,还要混饭吃、还想当院士。我们不要妨碍他们。请理解,谢谢!
冯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等着读您的文章。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回头写写孙中山的事。

六的文也一起拜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