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荣月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正文

读《孟子》爱无差等

(2022-11-27 06:55:25) 下一个
评:其时,墨子学说自成一派,社会盛行“博爱”,就是“爱无差等”,无分内外,无分亲疏。然而,孟子批评墨家学者夷子直截了当:1)你夷子推行薄葬,可是自己的父母却厚葬,这难道不是爱有差别,亲疏有分吗?2)夷子又拿婴儿为例,婴儿人人都爱,你们儒家不也提倡“若保赤子”嘛。孟子说,你真的认为看自己的侄子与看到其他人的侄子是一样的吗?婴儿马上爬到井边掉下去,所有人处于恻隐之心去救他,并不是婴儿有错或无错。再则说,古人把父母尸体抛入野地,再见时发现已经被野兽撕咬的惨不忍睹。然后不忍心掩埋了,难道这不因为是自己父母的缘故才不忍而掩埋掉的吗?难道这不是爱有差等吗?
天下为公,天下爱无差等与人的本性是不相符的。
《孟子.滕文公上》
墨家学派的夷之通过徐辟求见孟子。孟子说:“我本来愿意接见,现在我还病着,等病好了,我将去见他,夷子不必来。”
过了些日子,夷之又来求见孟子。
孟子说:“我现在可以接见他了。不过,说话不直截了当,道理就显现不出来,我直截了当地说吧。我听说夷子是墨家学者,墨家办理丧事是以薄葬作为原则的。夷子想用它来改变天下的习俗,岂不是认为不薄葬就不值得称道吗?然而夷子却厚葬自己的父母,那是用他自己所鄙薄的方式来对待双亲了。”
徐辟把孟子的话告诉了夷子。
夷子说:“按儒家的说法,古代的圣人爱护百姓就像爱护初生的婴儿,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我认为是说,对人爱是不分差别等级的,只是施行起来是从自己的父母开始。”
徐辟又把这话转告给孟子。
孟子说:“夷子真认为爱自己的侄子就像爱邻人的婴儿一样吗?他只抓住了这一点:婴儿在地上爬,就要掉进井里了,这不是婴儿的过错,所以人人去救。他以为这就是爱不分差别等级。再说天生万物,使它们只有一个本源,亦即人只有父母一个本源。然而夷子主张爱不分差别等级,那么他厚葬至亲的做法恰恰是他认为有两个本源的缘故。上古曾有个不安葬父母的人,父母死了,就抬走抛弃在山沟里。后来的一天路过那里,看见狐狸在啃他父母的尸体,苍蝇、蚊虫叮吮着尸体。那人额头上不禁冒出汗来,斜着眼不敢正视。那汗,不是流给人看的,而是内心的悔恨表露在脸上,大概他就回家拿来筐和锹把尸体掩埋了。掩埋尸体确实是对的,那么孝子仁人掩埋他们亡故的父母,也就必然有讲究埋葬方式的道理了。”
徐子把这番话转告给夷子。
夷子怅惘了一会,说:“我受到教诲了。
原文:《孟子.滕文公上》
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见孟子。孟子曰:“吾固愿见,今吾尚病,病愈,我且往见,夷子不来。”
他日,又求见孟子。孟子曰:“吾今则可以见矣。不直,则道不见,我且直之。吾闻夷子墨者,墨之治丧也,以薄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岂以为非是而不贵也?然而夷子葬其亲厚,则是以所贱事亲也。”
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谓也?之则以为爱无差等,施由亲始。”
徐子以告孟子。孟子曰:“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彼有取尔也。赤子匍匐将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盖上世尝有不葬其亲者,其亲死,则举而委之于壑。他日过之,狐狸食之,蝇姑嘬之。其有泚,睨而不视。夫泚也,非为人泚,中心达于面目,盖归反蘽梩而掩之。掩之诚是也,则孝子仁人之掩其亲,亦必有道矣。”徐子以告夷子。夷子然为间,曰:“命之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多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