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荣月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正文

三个年轻人

(2022-11-26 19:30:47) 下一个

1975年夏天,贾汪煤矿一条主街上高音喇叭震耳欲聋,高喊打倒,万岁之类的口号,热火朝天。人们纷纷向街上跑去,面色激动,声音急促,要枪毙人了。

那个时代不知怎么一回事,总是隔个一年半载的就会有行刑车队拉着死刑犯游街示众。

这一次不同,车上三个犯人都是煤矿工人。

一般来说,煤矿工人触犯极刑的概率非常小,因为大家有工资拿,生活相对宽裕而且好找对象,犯不着走极端。

只见在第一辆刑车上,胸前挂着杀人犯打了红叉大牌子的曹新华满面红光,神闲气定,身板昂昂地挺着,俨然一副电视剧里描写的,大义凛然,被押赴刑场,英勇就义的共产党员形象。

他是个内向的小伙子,上学的时候面色红润,没见过他说话,一个人闷玩。参加工作在机电科,一直积极要求进步,然而在党支部书记庞二两那儿没有通过。

这个40多岁,胖大的支部书记嗜酒,每天下班一定喝二两老白干,因此得的外号,脸上始终喷发着那种红扑扑热腾腾的酒气。

曹新华认准了庞二两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既然你挡我仕途,恶意满满,我也不能放过你,我要为民除害。

趁着工作便利,找来两尺长弹簧钢,用机器打磨成双刃钢刀。等大家下班离开,便埋伏在庞二两办公室门口。

书记向往常一样,嘴里哼着小曲儿,拿着酒瓶准备去食堂喝二两。

曹新华闪身而出从后面死死抱住,钢刀使劲在庞二两脖子上一拉,头差点没被割下来。

说来,他是大无畏的,已经抱定为义而死的信念,从此灭了恶人。把钢刀丢下,心满意足地去了饭馆,点上两个好菜。郑重吃完,然后直奔煤矿保卫科,自首说是干掉了庞二两。保卫科干事看着他衣服上的血,估计大差不离,立即扣住,绳子捆绑起来,赶赴现场,人证物证俱在,立即派人向当地公安局报案。

案子明了,并无悬疑。很快,就被法院判了死刑。

那么在第二辆车上押的犯人就令人惋惜了。

他的小名叫华子,小时候长得就好看,18岁的时候在街面上行走,简直就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招人喜爱。正是这一副俊生的皮囊害了他。公安机关接到投诉,说他流氓成性,奸污妇女,而且多人。1975年赶着社会治安整顿,正好凑个指标,不该死刑也提拔了一下。

现在说来,他这叫谈恋爱谈出了问题。女孩子喜欢漂亮的男孩子,男孩子本来抵御力就差,把姑娘给怀上了。他本人不知,然后又被另外一个姑娘投怀送抱,见异思迁,给第一个女孩子说拜拜,潇洒自如换衣服似的。你想想那个年月,杀人罪下面就是强奸罪,至少20年,如果民愤极大就可以判死刑。

大家知道事情原委以后纷纷表示同情,但没有用。华子时年19岁。

第三辆车是一个刚满18岁的小伙子,叫年家豹,面目清秀,稚嫩的能掐出水。

他本性好玩,结交了社会上不少下九流,跟着人家后面起哄,说是要试试胆量,晚上去人家偷东西,做了以后,就可以成为把兄弟。年轻人脑子热烘烘的,一拍大腿就去了。

这家没有太多东西可偷,可巧女孩子给惊醒了,就叫喊,几个人连忙控制,捂上她的嘴。其中那个头儿问年家豹,敢不敢把女孩子那个。没有性经验而又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被话儿激起,慌乱之中,急忙插入。可是感觉阴茎剧痛,赶紧后撤。原来,女孩穿着尼龙内裤,没有被完全撕开,因而短裤边儿的细筋儿像刀刃一样拉伤了年家豹,活该倒霉。

后来罪名是黑恶团伙,打砸抢,强奸妇女,无恶不作,十恶不赦。

三条鲜活的年轻生命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消灭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真可怜,太年轻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沈香,是的,那时候流氓罪太重。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第一个小伙以命抵命还说得过去,后面俩小伙子就这样没命了,太可惜了!那个年代简直是不把人命当回事。梧桐的故事一如既往写得好看。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