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8. 如果大家都不说,是不是就没有发生过?

(2022-09-14 12:00:42) 下一个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8. 如果大家都不说,是不是就没有发生过?

 

 

 

 

 

1949年在桂林,河南第一联中成为历史,父亲和步云伯伯都成为豫衡联中的一份子。豫衡联中搭上火车离开桂林,目的地是贵州。贵州终究没去成,他们进了越南法军的集中营。

从金城江到越南的经历,是父亲一辈子想忘记的,只有那么一两次,也许是当时的某个人、某个事件,触碰了他的回忆,父亲透露了一、两个片段。

于是,我看见了父亲噩梦的场景1:他们手牵手成一人纵列日夜赶路,忽然听见山顶共军发号施令的声音。大队止步。父亲熬不住睡着了,忽然惊醒,前面的人已经走了,人形链条在他这里掉了链。

场景2:父亲睡醒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身边的断腿,然后是树上的残臂,然后… 父亲没有继续说,只是紧紧的把眼睛闭上了。

不只是父亲,步云伯伯、冯伯伯、郜叔叔、还有李伯伯。从金城江到越南,他们有集体失忆症。 「忘了,不记得了。」,是他们共同的愿望。

后来我读「大江大海1949」和「小破车的一生」,大致整理出这一段路是如何的天崩地裂。

1949年11月,豫衡联中在柳州搭往贵州的火车。车行至南丹,得知前面贵州遵义,后面广西柳州都易主了。他们进退失据,折返金城江站,在金城江遇上衔命奔赴云南昆明的国军97师246团。团长答应带领豫衡师生同行。

父亲自离开新乡之后,幸运避开的各个战役,终于踩着他们的尾巴追上来了。

他们才过百色,云南首长卢汉在昆明投共。当时在云南的黄杰将军领军转往越南。

国军246团在明江与准备去越南的黄杰将军部队整合,在明江北岸准备过江时已是枪声大作,过了江准备进镇南关更是遭到迎头痛击。大军被逼进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的主峰姑姆山,翻过去就是越南。豫衡联中的师生们弯腰疾行,走进炼狱。

姑姆山上,共军对国军最后一次的全力搏击。炮火交织下,十来岁的学生们仓惶逃窜,周遭人事物瞬息即灭,枪声、炮声、骡马嘶鸣声却又绵绵不绝。树上的断肢残骸,满山遍野的死尸,是父亲努力抹煞的影像,却总是在他熟睡的时候引出他最深沉的呜咽。

枪声、炮声、骡马嘶鸣声终于停了之后。在某个营地里,父亲和他的同伴们总是听到一个疯女人噎噎哭着。听说,女人在逃难的路上,怕被发现,死死捂着孩子的嘴,不能让人听到孩子的哭声啊!后来,孩子永远也不哭了。妈妈却一直哭个不停。

我不知道该怎么结束这一章,这是父亲永远翻不过去的一页。

隔了70多年了,会不会比较不痛了?我试试。

我问父亲怎么去越南的,他今年90岁了,我知道他现在是真的记不清了,但是,他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 活下来,真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2. 他曾经是少爷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4. 十五岁的夏天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5. 那些地图上黑白相间的线条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6. 南京不能待了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7. 祠堂里的河南第一联中

 

The following pictures are from Adobe Stock. Collage created by 码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家河' 的评论 : 明家河好。谢谢你的留言。我也不敢论断是非黑白。毕竟每个人的角度不同。但是我能把我爸的经历诚实的写下来。
明家河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父亲这段痛苦的历史,这时一段真实又不能出现在历史的教科书里的历史。
明家河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父亲这段痛苦的历史,这时一段真实又不能出现在历史的教科书里的历史。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觉晓。说贡献,真的是一点都不敢当。开始想写我爸妈的故事,是因为我的孩子们生长在美洲大陆,出于私心,我怕他们忘了妈妈来的地方。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老师的鼓励。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小破车的一生》,我应该是在今年读王鼎钧回忆录里读到过,序言或后记。国内的教育史至今恐怕不可能提及抗战开始的流亡学生的教育,还包括了内战。陈立夫为抗战学生贷款作出贡献,如果我没有记错。所以,你写父亲的回忆录很重要。越详细,贡献越大!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有的记忆太惨痛,人们是在有意识地“失忆”。感谢你抢救历史。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小破车》的作者,程伯伯,也是豫衡联中的幸存者,不是专业作家,知道的人应该很少。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觉晓。你刚刚给了我一个主意。如果能收集重大灾难或事件发生时,当时每个人记住的是什么?应该是一本让人意外的小书。比如我一直记得911那一天早上从9:00到12:00我在做什么。还有办公室旁查理士河桥上从市中心不断离开的人群。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今天留的评论都掉到黑洞里去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小破车的一生》,我看见过别人写到书名,没有读过。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跟读!加油!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沉重!与二战犹太人幸存者一样,沉默,不能提及。我听过幸存者演讲,他忘记了两个姐姐长什么样,只记得她们最后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进去时的头发。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沙个法,今天一直留不了言,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