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38.何建把晓薇从酒吧拖出来了)--这部小说献给青春和爱情

(2022-09-17 10:32:55) 下一个

晚上10点,何建洗漱好,躺在他那张小床上,准备要睡觉了。今天他送餐送了10单,又在餐厅工作了5个小时。他忙了一天,现在很累。

他习惯的打开微信。晓薇没有拉黑他,他也没有拉黑晓薇,只是再也没有互动。听说成年人的断交都是这样的。

晓薇最近朋友圈发得好少,但是何建喜欢每天看看。晓薇刚换了头像。朦胧的一束光照着她的侧脸,显示出她完美的少女的脸庞线条,一头披肩黑发,双眼低垂,好像在沉思。何建觉得她的新头像很美。他偷偷存了这张照片。

今晚晓薇发了好几条朋友圈。第一条是几张照片,鸡尾酒,昏暗的灯光,晓薇的自拍,化着黑黑的眼影,大红嘴唇,妖媚的笑。何建有点认不出她了。

第二条是一条小视频,是一个闹哄哄的酒吧,拥挤的人群,昏暗的灯光。

第三条还是一条小视频,同样的酒吧,晓薇随着音乐在跳舞。她穿着刚刚到大腿根的短裙,紧紧地包裹着她苗条的身体。她双手举到头顶,随着音乐疯狂地晃动着脑袋。披散下来的黑发遮住了她的小脸,她的裙子胸口开得很低,露出大片白皙的少女胸部随着音乐一跳一跳。过了两秒,视频里一个白人男子出现了,他紧贴着晓薇后背,双手环绕在晓薇胸前,两人随着音乐一起晃动。

何建的头发竖起来,他看到小视频里的俩人贴得很近,太近了。

何建又把那几张照片打开,仔仔细细地看。他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有一张合影,是晓薇和三个白人男子贴着头的自拍,除了晓薇,他一个都不认识。

何建看了那两个小视频好几遍。晓薇是视频里唯一的亚裔女孩,其他人都是完全陌生的男男女女的白人面孔。

何建的心紧了一下。他打开丽萨的朋友圈,看到丽萨刚刚发的照片,一看就是在一个高级餐厅,黑乎乎的,配着灿烂的窗外美景。还有丽萨和她的男友的自拍。

何建又打开了艾瑞克的朋友圈。他的朋友圈还是半年前的一个转发,是一篇分析美国五大高科技公司的博文。艾瑞克很少发朋友圈。何建把他知道的晓薇的朋友的朋友圈都翻了个遍。没看到什么。

何建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他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躺了一会儿,决定去看看晓薇。他对自己说:“我去偷偷看看,只要她安全,我就回来。”

晓薇的朋友圈有位置打卡,叫甜心酒吧。在西雅图市中心的Bell town。这里是酒吧一条街。一个又一个的酒吧连着,三三两两的人站在窄窄的街道上,有人提着一瓶啤酒,有人举着一杯鸡尾酒,有人抽着烟。空气中飘散着刺鼻的大麻味。

现在西雅图的大麻已经合法了。何建把车停在路边,朝甜心酒吧走去。门口有五六个踩着高跟鞋,超短裙,披肩直发的年轻女孩,都拿着酒,前仰后合地大说大笑,一看就半醉了。

何建走进酒吧,震天的强劲有力的音乐,何建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眯了眯他的眼睛,过了几分钟才习惯这昏暗的灯光。酒吧外面看不大,里面却别有洞天。其实就是一个大房间里挤着至少一两百人,周围有些高高的桌子,不少人站在桌子边上,喝着酒,聊着天,随着音乐在扭动身体。何建从来不明白在这么吵闹的环境下如何说话。前面有一个高高的舞台,上面站着一个DJ舞动着身躯在打盘。

自从有了疫苗,美国人早就把新冠疫情当不存在了。

中间是一堆人在随着音乐群魔乱舞。何建挤过去,四处搜寻着晓薇。前面有一个在跳舞的长黑发的女孩背影很像晓薇。何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女孩转过头,不是晓薇。

何建找了一会儿,有点出汗了。酒吧里真闷热。他想,难道晓薇已经走了?他知道很多人有时候会一晚上去好几个酒吧。何建拿出手机看看微信。他想看看晓薇有没有发新的朋友圈。

没有新的朋友圈。

何建转头四下张望,心里很着急。

他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桌子上一个女孩趴在那里。她满头的黑发散落一片,看不清她的脸。一个白人男子走近那张桌子,他手里拿着两杯酒。他把酒放在桌子上,把女孩的头扶起来。女孩闭着眼睛,靠在白人男子的肩上,嘴里嘟囔着什么。白人男子把酒杯放到女孩的嘴边,女孩闭眼张嘴大喝一口,可能是呛到了,开始弯腰大声咳嗽。

那个女孩是晓薇。

何建默默地看着他们,没有发声,没有动。白人男子把晓薇的头扶起来,再次把酒放到她的嘴边。晓薇摇头,有点抗拒,白人男子竟然握住晓薇的嘴,晓薇的嘴张开,他把酒倒了进去,晓薇看着挺痛苦的样子。

何建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大步走过去,伸手扶住晓薇,狠狠地盯着那个白人男子,他一把抓过晓薇嘴边的酒杯,重重地嘭的一声放到桌上。酒溅了出来。

白人男子有点心虚的样子。何建高大的身躯,凶恨的目光,手里握着拳,自带一种让人害怕的胁迫力。白人男子退到一边。

何建半抱着晓薇朝门口走。晓薇睁开眼,恍惚中看见何建在拖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她使出吃奶的劲想推开何建。何建纹丝不动。何建比晓薇高一个头,重60磅。晓薇含糊不清地叫:“走开,你走开。“双手胡乱挥舞着。

何建一声不吭,沉着脸,双手架在晓薇的胳膊下,拖着她朝门外走。晓薇双手双脚都开始踢打,一边叫:“你别碰我!别碰我!“周围的人一个个散开,让他们走过。酒吧里发酒疯的人很多,大家见怪不怪。

何建干脆把晓薇抱起来。晓薇双脚离地,被何建半拖半抱的弄到了车前。他把门打开,一把把晓薇塞了进去。

何建自己也坐进去。车里一股酒味。何建皱着眉把车窗摇下来一半。

晓薇闭着眼躺在座位上,满脸通红,五官都挤在一起,散落的头发遮住了她一半的脸。

她突然坐起,开了车门,弯腰朝车外呕吐。她的头发垂在前面,何建倾身一手挽着晓薇的长发,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她的背瘦骨嶙峋。晓薇吐了一会儿,回头坐好。她始终闭着眼,很难受的样子。

何建拿餐巾纸给她擦擦嘴,打开一瓶矿泉水,喂给晓薇喝。

晓薇喝了几口,闭着眼一把把水打开。她力道很大,何建手里的水几乎被打飞,水洒出来。

何建按下车门锁,弯身给晓薇扣安全带。他的身体和晓薇的身体挨得很近。他闻到晓薇浑身的酒味,他的脸几乎划过晓薇的嘴唇,晓薇没有睁眼,但是她感觉到何建的呼吸,何建的大手碰到了她的身体,何建的胸膛几乎碰到了她的胸,她听到咔嚓一声,安全带扣好了。

这几秒中的时间,晓薇的各种情绪都涌了上来。她说不清是什么情绪,但是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何建把车开到了晓薇公寓的楼下。他们都没有下车。这里好安静。

晓薇先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酒吧?”

“我看到你的朋友圈。“

晓薇冷笑一声:“你还没有拉黑我啊。”

何建说:“你一个人喝那么多酒干嘛?多危险。“

晓薇一下子瞪圆了双眼,怒道:“要你管我?你是我什么人?”

何建双手扶着方向盘,看着前方,不说话。

晓薇突然喊道:“你知道你有多可恶吗?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为什么不放过我?你能不能不要管我?我生病,我喝酒,我死,你都不要管,你都装看不见,行吗?我求求你,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西雅图这么大,美国这么大,我们从此不要见面,就好像从不认识一样。可以吗?可以吗?你害我害得还不够吗?我都快要疯了!”

晓薇也不知道她这股情绪从何而来。但是她心中有一股要爆炸的感觉。其实这次他们分开,晓薇已经平静很多了。她换了工作,每天健身,和朋友吃饭,每周去看看姨妈。她买了好多自我救助的书。一本书叫《戒毒12步》,是帮助人们戒毒戒酒瘾的。她认真仔细地读了这本书。写得非常好。读完以后,她对于戒掉她对何建的“瘾”有了很大的信心。

她还上网浏览失恋论坛,上面也提供了很多很好的建议,比如不要听失恋的歌曲,努力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和朋友分享,接受帮助和鼓励。

她在自己的床头贴上了小纸条,上面写着:“坚强”

或者写着:“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或者写:”恋爱脑是最愚蠢的“

或者写:”想想世界上有多少不幸的人,你要感恩。“

还有一张大一点的纸条上写着晓薇最喜欢的一句话:“爱情,永远只能是人生的锦上添花。”

晓薇觉得每一条都对她很有帮助。除了有时候会梦到何建,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泪流满面之外,晓薇觉得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走。网上论坛建议不要很快开始约会,所以晓薇计划3个月以后再开始约会。

一切都越来越好。

直到今天中午,她在办公室遇到了何建。当她看到何建的那一刻,她有一种万箭穿心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费尽力气戒了毒瘾,结果又复吸的吸毒者。

何建真的是像海洛因一样的毒药,晓薇一见他,那种思念又排山倒海地翻涌过来,淹没了她,让她不能呼吸。

整个下午,晓薇都觉得非常的难过,她睁着眼闭着眼都是何建的影子,让她无处可逃。

她本来下个月打算去夏威夷,但是今天她难受到想是不是明天就飞夏威夷算了。但是去了夏威夷又能怎样呢?她能想象自己一个人躺在阳光灿烂的美丽海滩上默默地流泪。

大千世界,茫茫人间,高山大海,太平洋的这边那边,她究竟可以躲到哪里,才能躲过她痛彻心扉的伤心?

她甚至想,难道我也应该去开大卡车,在美国广袤无际的大地上奔驰。她看过那部得过奥斯卡的电影《无依之地》,里面的人物都是经历了不能忍受的人生的苦痛而去流浪,然后治愈了自己。何建的爸爸死了以后,他不也是这样做的吗?

晓薇一直难受到晚上。她又想起她这么惨该怪谁呢?于是思念变成了愤怒,变成了恨。现在晓薇常常一想起何建就是咬牙切齿的恨。她都搞不清她到底是爱还是恨这个人。

爱和恨看来其实都差不多。

她也在心里痛骂自己,痛骂自己的执拗和愚蠢,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真是活该!

到后来,她实在受不了一个人在家里胡思乱想。想见朋友喝酒聊天。《戒毒12步》里说,毒瘾又犯的时候,千万不要独处,要去人多的地方。可惜朋友们今天都有事。晓薇本来打算去酒吧喝一杯缓一缓就回家睡觉。但是酒吧那种魔幻不真实的气氛,简直太适合失恋的人了。烈酒,强劲的音乐,刺激得晓薇真的暂时忘了她的痛。她想,以后可以常来酒吧。也许这样才可以戒她的“毒”。

正当晓薇觉得自己找到了“出路”的时候,何建这个魔鬼把她像拖一条狗一样从酒吧拖了出来!晓薇气得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他!

晓薇继续骂,何建继续听:“我本来要走出来了,你又出现,假惺惺地关心我。你知不知道,你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对我是多大的折磨?你这就是典型的PUA!“

晓薇最近自助自救,自学成才,关于人性和心理,学到了很多新名词。

“你不是一直说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吗?我们根本连朋友都算不上。你又来找我干什么?同情我?可怜我?还是得意你可以把一个女孩玩弄于手间?“

何建低声说:“我从来没有玩弄你。”

“你就是玩弄!你在朋友圈看到女孩去酒吧喝酒,都半夜跑过去关心她吗?我是你什么人?你要这样对我?“

何建说:“你不是我什么人,但是我就是做不到不管你。“

“我不要你管!你这个混蛋,懦夫,胆小鬼!“晓薇颤声说:“你都不敢说你爱我。”

晓薇的泪汹涌而出。她不想哭,但是像自从她遇到何建,欠了他那15美元,然后就人生失控一样,她控制不住自己,她躺在座位上,全身颤抖,无声地哭到不能自已。

何建看着晓薇伤心欲绝的样子,眼圈也红了。他说:“我不敢爱你啊。”

晓薇呜咽着说:“放屁!我也不想爱你。谁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心。你还像个男人吗?你他妈的跟我在一个房间待着都不敢亲我!“

何建无声小乐了一下。只有晓薇,总能把他逗笑。

他俯过身去,用纸巾擦擦晓薇满脸的泪,突然含住了晓薇的两片嘴唇。何建心里的防线被一股汹涌的洪流冲垮了。他一层一层地把自己的心包裹起来,他一直都告诉自己他的逃避是为了晓薇的幸福。但是真的是为了这个女孩的幸福吗?还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可怜的自尊和对未来的惧怕?

晓薇说他是个懦夫,没有说错。但是懦夫至少有胆吻自己心爱的女孩吧。

这是很温柔的一个吻。何建捧着晓薇的脸,轻轻地吮吸着她的嘴唇。他感觉到晓薇的唇在微微颤动。亲了一会儿,何建睁开眼,看到晓薇的眼还闭着。他的食指缓缓划过晓薇的嘴唇,少女的嘴唇软软的,他的心痒痒的。

他低声问:“我还是胆小鬼吗?”

晓薇的胸一起一伏。她一动没动。

何建的头埋在晓薇的脖子上,晓薇的脖子上散发出的香水味混着酒气,竟然有一种致命的诱惑。何建低声问:“你叫我怎么办?怎么办?”

晓薇吸了一口气,停了两秒,一字一顿地说了下面的话:“如果你再离开我,去开车也好,去干什么也好,那这辈子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还有,我会恨你一辈子。”

何建的头还靠在晓薇的脖子上,没有吭声。

晓薇继续说:“你口口声声说要我幸福,我就偏不如你所愿,偏不幸福。“

何建低低地说:”我爸说有些事不能强求。“

”我偏要强求!“

“你总这么任性。“

“我偏要任性!”

听到这句话,何建心里嘀咕,这么任性,即使长得漂亮,可能也是不好找。

晓薇好像听到何建心里的嘀咕似的,接口说:“我这么任性,没人受得了我的。”

何建的鼻子蹭蹭晓薇的脖子,嘟囔一句:“那你怎么知道我受得了你?”

晓薇说:“我不管。”

何建说:“给我一点时间。我爱你,但是我是个男人,男人的爱不是光嘴巴说的。让我想想。”

晓薇听到何建说“我爱你”,身体像气球一样充满了气,轻飘飘的,她觉得要飞起来了。

她说:“你想吧。反正这辈子我赖上你了。”

何建叹了口气,把她抱得更紧了一点。

他想,就这样了吧,这是命,没有人能对抗命运,我投降了。他想到了廊桥遗梦里的那句话:“在一个充满混沌不清的宇宙中,这样确定的事只能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永不会出现。“

他们抱了一会儿,各自回家了。

----------------------

作者有话说:能真正的分手都是因为不够爱。够爱就分不了。这部小说是纯爱,但这章有点小性感。我很喜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作者有话说:能真正的分手都是因为不够爱。够爱就分不了。这部小说是纯爱,但这章有点小性感。我很喜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