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34,晓薇吃醋)--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9-12 08:41:21) 下一个

何建带晓薇在路边找了个小店吃了点东西。何建问晓薇:“你要是累了,我们就回家,如果不累,我想去宜家买些厨房用具。你那两口锅,五个碗,我没法做饭。你如果手术化疗,需要吃得好,身体才能恢复。“

晓薇说不累。于是何建开车来到了宜家。

晓薇没有怎么来过宜家,但是何建挺熟悉。他们餐馆很多东西都是在宜家买的。

晓薇把手放到何建的外套的口袋里,跟着何建逛。她也不知道该买什么,也完全没有兴趣,反正跟着何建走就好。

何建拿了一个大篮子,左看右看,仔细挑选。不一会儿,已经拿了碗啊碟啊筷子啊勺啊一堆东西了。

有人在叫他们:“建!建!”

他们同时回头,是何建爸爸餐馆的那个墨西哥女招待卡门。

她好像胖了点,还是紧身的T恤,紧身的瑜伽裤,把她的大屁股包得紧紧的,充分显示出她丰满的曲线。

晓薇一见她就有点不爽。

卡门看到何建很高兴。她热情地说:“建,你回来了?不开卡车了?你们?”她看着晓薇在何建口袋里的手。

晓薇的手一动不动。何建说:“对,我不开车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晓薇认为何建是故意回避了关于他们关系的问题。心里冒出一股火。

卡门问:“休息多久?我们应该聚聚。我换了一家餐馆做,小费很高。你有兴趣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们聊聊。“

晓薇黑着脸,心里骂道:“聊个屁!“

何建说:“好啊好啊。我回头给你打电话。好久没见了。“

卡门笑了,露出一排大白牙,朝他们挥挥手告别。卡门皮肤黑,笑起来挺好看的。

何建说:“想不到在这里还遇见老熟人。西雅图真小。“

晓薇冷冷地说:“有情人自然碰得到。“

何建一愣:“你瞎说什么?什么有情人?我什么时候和卡门是有情人?“

”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反正我看你们熟悉得很啊。“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遇见老同事打打招呼。“

晓薇听到何建说她小心眼儿,气不打一出来,转身就走。

何建赶紧追:“你等等。”

晓薇一声不吭,走得飞快,直冲冲地穿过收银处,走到店门外。何建没办法,只好把装着他精挑细选的锅碗瓢盆的篮子放在地上,跟着晓薇来到门外。

何建问:“你怎么了?就是老同事聊天。”

晓薇冷着脸说:“我要回家。”

何建叹口气,说:“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车。”

晓薇不答话。

过了一会儿,何建把车开来了,晓薇坐上,他们回家。

一路上,晓薇都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何建觉得特别莫名其妙。他想他们跑这么远去一趟宜家,结果晓薇没来由的发脾气,搞得他们什么都没买到。眼看着就要手术,他还得跑一趟去买。今天有一个小蒸碗特价,他很喜欢,可以用来蒸鸡蛋羹,做小碗鸡汤,最滋养,下回还不知道买不买得到。

想到这里,何建也很生气。他觉得晓薇实在是太任性了。一路上他也没有说话。

回到家,晓薇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何建看看时间,进了厨房开始做饭。晓薇看到何建不哄她,更是气得心口疼。

她想出来了惩罚折磨何建的办法:不吃他做的饭,自己饿着,饿给他看。

何建把晚饭做好了。晓薇一动不动。

何建叹口气说:“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我就和卡门说了三句话,还是当着你的面。”

晓薇不吭声。

何建说:“难道是因为我说你睡得像猪?”

晓薇瞪他一眼,说:“你才像猪。”

“好好好。我像猪。行了吧?开玩笑的。“

晓薇还是不动。

何建急了:“我有错,你可以批评,我肯定改。你这样莫名其妙发脾气,我受不了。”

 “受不了可以走。”

何建一股怒气涌上,朝门外走去。

晓薇说:“你回来,我告诉你你错哪了”

何建走回来,在沙发上坐下,低头反省。

晓薇说:“你为什么不告诉卡门我们是什么关系?”

何建一愣:“她没问啊。她问了吗?”

“你装什么傻?“晓薇凌厉的眼神逼视着何建:”那你现在告诉我,我们是什么关系?“

何建被晓薇的眼神看得受不了,躲闪着说:“管他什么关系,先治你的病。“

”不行。我想知道我们的关系。“

 “那你说是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

晓薇张张嘴,也没说出什么。

何建说:“先吃饭。你要骂我打我折磨我,也要先把身体养好,对吧?“

 “我不饿。”

 “吃饭。”何建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

晓薇乖乖拿起筷子。晓薇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也是,要是我死了,那不便宜了那个讨厌的卡门。

他们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晓薇看电视,何建帮她填一个医疗保险的表。

他们没有说话。

10点,各自洗溯好。晓薇睡床,何建睡沙发。关灯睡觉了

过了一会儿,何建还是没有睡着。他想晓薇这么能睡,应该早睡着了,这坏蛋就会折磨他,让他失眠。正在生闷气,觉得眼前一个黑影,一个软软的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

何建一惊,他微微睁眼看到晓薇正轻轻地吻他。她的唇像小鸡啄米一样啄着他的唇,一下一下。

晓薇啄了几下,又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转身上床了。

何建觉得有点好笑,晓薇一定是认为他睡着了。何建没有马上说话,他想给晓薇留点面子。

过了一会儿,何建开口:“我不喜欢丰满的。我就喜欢特瘦还天天要减肥的那种。我不会给卡门打电话,我也不会去餐馆打工,我要专心照顾你。你不要担心。“

晓薇心里的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何建接着说:“我们的关系由你定,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都没意见。“何建顿了一下说:”你说你是我妈都行。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一直留在这里。“

何建感觉到一个枕头砸向他,砸到他的脸,滚了下来。他知道是晓薇砸过来的。

何建带着笑意说:“没事吃这种干醋。之前卡门这个人我都快忘了。真是不是睡得像头猪,而是笨得像头猪。”

他感觉又一个枕头砸了过来。

何建起身捡起这两个枕头,走到晓薇的床前,递给晓薇:“枕头都要扔光了。快睡吧。”

他看到晓薇肩膀一抖一抖的在笑。

何建伸手掐了掐晓薇的圆脸,说:“快点睡觉。不许再闹了。”

晓薇眨眨眼,说:“我不闹了。不过还有一件事,你不许再和丽萨联系。”

“我没和她联系。“

“你不许和她私聊。“

“私聊是问你的情况啊。笨蛋。“

“你为什么不找别人问。“


“问谁?艾瑞克说他在上海。”


晓薇眼睛转一圈:“你可以问我姨妈。”


“我不敢。“

她眼睛又转一圈:“你为什么不问王子强?”

何建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我才不问他。“

晓薇说:“反正你不许和丽萨私下说话。“

”为什么?你们不是闺蜜?“

“防火防盗防闺蜜。你知不知道?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觉得她可能喜欢你。“

何建抬抬眉毛:“不可能。她不是只喜欢有钱人?”

“有一次丽萨喝醉了,她说我很幸运,她嫉妒我。当时我不在场,阿曼达告诉我的。丽萨也常常提你,她提你的时候从来不叫名字,只叫帅哥。她还很关心我们两个的关系。我们一吵架,她就会很高兴。“

何建笑了,知道有美女对自己有兴趣总是开心的一件事。他说:“那好,你以后要是再瞎闹,我就去找她。”

砰的一声,又一个枕头砸到何建脸上。

晓薇白了何建一眼:“你敢!你老实交代。你们私下还有没有聊过天。“

何建讨饶道:“没有。真的没有。“

”她没有私下找过你?“

何建低头沉思,没有说话。

晓薇坐起来:“肯定有。你老实交代,我就不怪你。你要敢撒谎,看我怎么收拾你。“

何建只好老实交代:“有一次。“
晓薇的圆眼睁得大大的,直愣愣地盯着何建:”什么时候?“

”前年夏天我们分手前,你在夏威夷的时候,她后来也去了夏威夷找你,她好像晚去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她问我要不要出去喝酒。“

晓薇的脸变白了。何建被她盯得心慌,急忙补充说:“她说她们一群人在,她男朋友也在。”

晓薇铁青着脸,冷笑一声:“她男朋友管得了她?然后呢?”

何建着急地摆手:“没有然后了。我说我不喝酒,也累了,祝他们好好玩。她没说什么。”

“就这一次?“


“就这一次,就两句话,我没有骗你。”

晓薇直直地坐在床上,她一生气,声音就变得又尖又高:“丽萨这个贱人! 她最喜欢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以前有一个老美追我,她也是约那个人去喝酒。我一定饶不了她。“


何建坐在地板上,定定地看着晓薇发火。

晓薇接着说:“还有你,明知道她什么德行,你还私信她,一样可恶。她肯定是看你长得好看,所以想玩玩。你别以为她真心想跟你好。她那个人只看钱,最势利。她也许有点喜欢你,但肯定不是真心的。“

何建打断她,轻声问:“那你呢?你也是觉得我长得好看,想和我玩玩?“

晓薇愣住了。

何建咬咬下嘴唇:“晓薇,我不喜欢你和丽萨争风吃醋的样子。你们都是一样的,仗着自己年轻漂亮有钱,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好东西要争,看到我这样一个穷小子,长得还不错,也要争来玩玩就扔掉,是吗?“

何建的声音有些颤抖,眼里有些屈辱。

晓薇半张着嘴说:“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的?“何建激愤起来:”你告诉我那是怎样的?你抢过别人的男朋友吗?你约过别人的男朋友去喝酒吗?“

晓薇说不出话来。过了几秒,她说:“我没有,我不喜欢那样。就有一次,我想报复丽萨,但是约出来后,我什么也没干。而且那是以前。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再也没有约过任何人。“

何建恶狠狠地说:“那以后呢?以后你厌烦了我,你看见你的圈子里的有钱男人,你会去和他们玩玩吗?“何建的眼睛有点红,脸也有点扭曲。

何建一提高声音,晓薇就受不了,她两眼蒙上了泪,她说:“我不会。我真心喜欢你。我为了你都不像我自己了。你不在的这一年半,我天天都很想你。你把我折磨得都快疯了。“晓薇哭了起来。她呜咽着说:”这一年半,谁约我,我都没有和他们出去过。我每天都在等你。我这一辈子只要你一个。“

何建叹了口气,把晓薇搂进怀里,轻声说:“我知道,我知道你真心喜欢我。对不起。我不该发脾气。“

晓薇继续委屈地说:“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像对你一样。为了你,我什么事都能做。“

何建说:“我知道。但是我不喜欢你和丽萨以那样的语气谈我。我觉得你们不尊重我。我有我的尊严。你觉得丽萨想怎样,就能怎样吗?我一点都不喜欢她。“


晓薇听到这句话,很高兴,闭上眼睛:“那你喜欢我吗?“

何建揉揉她的脑袋,把她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说:“不喜欢,我跑回来干什么?”

晓薇又抱紧一点,说:“你不许再离开我。你回来的第一天,我就和我姨妈商量了我们的事。”

“嗯,商量让我签婚前协议。“

晓薇抬起头,有点不好意思:“我是怕我爸妈。你不想签,就不签。”

何建把她的头按下去,说:“傻瓜,我没生气。我愿意签。”

何建接着说:“你那么着急要嫁给我,我能不签吗?“

晓薇狠狠拧了何建一下,说:“你再说。“又开始气,心里暗骂:“他妈的!我们俩到底谁是男的?”

何建呵呵笑了。

晓薇说:“不过真的。不许再搭理丽萨那个贱人。” 又抬头,不放心地问:”你觉得她漂亮吗?“

”不漂亮,脸太尖,看着挺凶的。“

”那她身材是不是特好?腿很长。“

何建无可奈何地说:“你真是。我就没见过丽萨几面,没说过几句话。要不是她是你朋友,这个人就是个陌生人,你老提她,搞得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丽萨。“

晓薇赶紧说:“不提了不提了。你就记住她是个坏人,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何建问:“有人约你,你为什么不和别人出去?“

晓薇说:“我懒。还有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我怕你生气。“

何建揉揉晓薇头顶的头发,把她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这是他治晓薇的绝杀技:“我没安全感?是谁天天追着我的?”

晓薇求饶:“我,我。我最没有安全感。”

 “我走了一年半,你怕我吃醋,一直守身如玉?“

晓薇说:“其实你走了这么久,虽然我们没有联系,但是好像也没分手。你是这感觉吗?”

何建想想,还真是这感觉。虽然俩人天各一方,不见面不说话不联系,不知道对方在何处,但是好像还在一起。他们其实天天在跟对方说话聊天,不过是在各自的脑子里说。对方没有听到,但自己是听到了。何建想,还有这样的事,好奇怪。

何建点点头:“我也是这种感觉。我其实一直想知道,你到底喜欢我哪里?遇到你之前,我都不知道我这么有魅力。”

晓薇说:“你好看,也很聪明能干。我特别喜欢看你干这个干那个,手脚特别麻利。你还很勤快。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优点。”

“那你还这么懒。“

“我自己懒,才喜欢勤快人啊。“晓薇又有点不放心,抬头问:“你嫌我懒吗?”

何建说:‘不嫌。懒就懒一点吧。没什么大不了。我知道不怪你,你从小没干过活,就会这样。“

晓薇说:“以前别人老夸我漂亮。其实你比我漂亮多了。”

“我是男的,有这样比的吗?而且男的漂亮有什么用。“

“有用。不是把我迷住了吗?“

“所以说你是傻姑娘。“

晓薇说:“其实刚才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什么最重要?“

晓薇闭上眼,头埋在何建的胸口,听着那咚咚的心跳,说:“你很温柔。这点我最喜欢。

何建说:“我读到过一句话,你一无所有的温柔,一贫如洗的真心最廉价。“

 “网上竟是些屁话。不要理他们。“

 “你不怕我骗你吗?“

”不怕。你不会骗我的,你只会跑掉,更可恶。我宁愿你骗我,骗我一辈子。“

这时何建心想,大家都担心我骗晓薇。其实我能骗她什么呢?过个几年,激情退去,如果晓薇厌烦了我,离开我,以晓薇的条件,她会找不到男人吗?她这样家庭出生的漂亮女孩,到老都有人追吧。但是我呢?我是一个男人,但是男人的心就不会受伤吗?虽然好像一直是晓薇在追着我跑,其实掌握主动权的一直是她。这个现在以为爱情就是一切的傻姑娘,将来会很冷酷吗?我见过她对不喜欢的男孩的态度,多残忍。漂亮女人都是这样的吧。她如果绝情,我受的了吗?我的自尊。我除了可怜的自尊,还有什么?

何建的心里翻江倒海,嘴上却说:“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我长得甜,有点傻?“

“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

------------------------------------

作者有话说:不吃醋不是爱情。何建的难处,晓薇还是不完全明白,何建也不太会表达。沟通还是有问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好啊好啊。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伍雅涛' 的评论 : 你知道我爱我家那个坛吗?要是你写得闷了,就过去跟我们聊天啊,那里有很多有趣的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谢谢!我同意漂亮的人在婚恋市场很占优势。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加油啊。其实他两都是条件好的人,外形好的人永远是占便宜的,两人都不必要担心对方会甩了自己,好好相处就行了。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作者有话说:不吃醋不是爱情。何建的难处,晓薇还是不完全明白,何建也不太会表达。沟通还是有问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