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6 晓薇去何建家的小餐厅吃饭)--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8-08 01:39:40) 下一个

作者有话说:在美国西雅图,天真富家女留学生偶遇贫穷打工男。强烈的吸引,残酷的现实,内心的挣扎。一个勇敢一个退缩。是更爱更痛苦的那个人先退缩吗?如何跨越阶层的鸿沟?阻碍是来自于家庭社会,还是内心? 失去爱情与失去亲人,哪个更痛苦?

------

6 晓薇去何建家的小餐厅吃饭

周一下了课,晓薇从学校直接走路去了何建家新开的餐厅。餐厅位置很好,就在大学路上。门面很小,只有三张桌子,一个柜台,靠墙一面有饮料机,一个小台子,上面放着几个盒子,装着筷子,勺子,餐厅纸,一次性纸杯。

晓薇去的时候是下午4点,不是饭点儿,餐厅里没有顾客。晓薇看到柜台后面站着一个墨西哥裔女郎,脸黑黑的,一头蓬松卷发扎成一个马尾,不漂亮,但是前凸后翘,身材火辣。

晓薇扫一眼,没有看到何建,她略微失望,只好走到台前,准备点餐。她正抬头看菜单,琢磨点个什么菜。何建一闪身站到了柜台后面。她听到何建用英文对那个墨西哥女郎说:“卡门,你去后面帮我爸,这里我来。”然后何建笑眯眯地对晓薇眨眨眼:“你想吃什么?”

一看到何建,晓薇也笑眯眯的。卡门看着眼前两个笑眯眯的人,转身走到后厨。不知为什么,晓薇觉得这个卡门对她总是爱搭不理的没有好脸色。

晓薇说:“我该点什么?我要吃清淡的。”

“我们这里都是大油炒的菜,没有清淡的。“

晓薇皱了皱鼻子,说:“素炒蔬菜?”

“这个菜油挺多,而且你光吃素,一会儿就饿。“何建说:“你点西兰花炒鸡肉吧。这是没有皮的鸡肉,全是蛋白质,很健康。我叫我爸少放一半的油。“

晓薇说:“好。多少钱?“

“我请你吃。不用付钱了。“

”那怎么行?“晓薇拿出信用卡,递给何建。

何建看了一眼面前的信用卡,没有坚持,接过来,刷了卡,说:“既然一定要付,美女多给点小费吧。“

晓薇给了20%的小费。

何建笑说:“真大方。客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

晓薇白了他一眼,站到一边等餐。

何建进了厨房,卡门又出来站在柜台后面。

过了一会儿,何建拿着一个塑料袋出来了。他对晓薇说:“我们出去吃吧。“

晓薇跟在他身后出了餐厅,向右转,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小型露天停车场。停车场边有几棵枫树,火红的枫叶在阳光下像宝石一样美,树的下面有几个长凳。

他俩在长凳上坐下。何建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饭盒,里面有四个格子,一个放菜,一个放着杂粮米饭,一个放着泡菜,一个放着一个蛋挞。

晓薇两眼放光,开心地说:“好香啊。“接过何建递给她的筷子说:”我好饿。“

”现在才4点半。你很饿?“

晓薇咬了半个蛋挞,说:“我没吃午饭。“

何建看着晓薇吃饭。

晓薇问:“你饿吗?你要不要吃点?”

何建摇摇头。

晓薇一边大嚼,一边问:“你这样看着我干吗?“

何建说:“我从来没见过吃饭这么香的女孩。“

晓薇放慢咀嚼速度,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饿了。“

何建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有两格,一格放着六个饺子,一格放着两个芋头面包。他说:“带回去,明天早上吃。”

晓薇的圆眼睁得更圆了,说到:“喔!还有早餐啊。”

这时何建又拿出一瓶饮料,递给她。晓薇看见瓶子上写着“无糖绿茶“,觉得甚合我意。

晓薇喝了一口无糖饮料,说:“谢谢你。”

何建扑哧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挺好玩。吃饭那么香,然后很严肃认真地跟我道谢。“

晓薇脸红了,瞪了何建一眼。

何建问:“你周末干什么了?”

晓薇想了想,说:“学习,去姨妈家。和同学玩。”

“和哪个同学玩?“

“我周日和丽萨王子强去吃饭了。”

何建无置可否。

晓薇观察着何建的脸色,说:“你都在餐厅忙?“

何建点点头。

晓薇的心软了一下:“那一定很累吧。“

   ”不累。我喜欢帮爸爸干活。“
“你和你爸爸关系这么亲密。真好。“

何建摇摇头:“也不是一直这么亲密。以前我常常对他发火,最近两年好多了。你呢?“

晓薇的眼睛黯淡下来,没有回答。

何建没有追问,说:“我们回去吧。”

晓薇点点头。

在回餐厅的路上,他们看到了一个流浪汉。是一个中年黑人,坐在轮椅上,双腿从膝盖以下切除,他穿着短裤,裤口露出光光的两个肉棍。他的胸口贴着一个白色纸牌,上面用英文歪歪扭扭地写着:退役老兵,饿,请帮帮我。

晓薇停下步伐,看着这个无家可归者,满眼的同情。何建走了两步,发现晓薇没有跟上。他顺着晓薇的眼神也看到了那个无家可归者,他也看到了晓薇的眼神。

晓薇转过头看着何建,说:“好可怜。他没有腿。”

何建点点头,说:“走吧。”

晓薇跟着何建朝前走,又回头。那个残疾人有着一双很温和的眼睛。他看到晓薇在看他,于是微微朝晓薇点了点头,嘴角弯了一弯,是不易察觉的微笑。

晓薇轻叹一口气。从钱包里取出5块钱,快步走过去,弯下腰递给那个残疾人。他立刻说:“谢谢!上帝保佑你。”

晓薇走到何建的面前,从何建手里拿过那个塑料袋,从里面取出那个装着饺子和芋头面包的纸盒,有点抱歉地看了何建一眼,转身走到那个黑人老兵面前,一言不发地递给他。黑人的嘴唇颤抖着,说了一声:“谢谢。”

晓薇朝他笑了一下,转身走回到何建身边。何建温柔地看着晓薇。他们都没有说话。

到了餐厅门口,客人已经不少了。

何建说:“我进去了。”

晓薇说:“好。我回家了。”

他们都没有动,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人走进餐厅,何建的手机响了。他知道是爸爸在催他。他快速地说:“我家的餐厅刚开,很忙。再过一段时间,我可以早点下班去找你。你以后再来,不要进去了,来之前给我发短信,你在门口等我,我出来找你。”

晓薇乖乖地点点头,眼巴巴地看着何建进去了,她才转身回家。

未来的两周,晓薇每天下课以后都去餐厅找何建。就像他们约好的,在餐厅门口她会发短信给何建,何建会出来见她,何建会给她带些吃的,他们随意地聊一会儿,有时候只有15分钟。但是见到对方就够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