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3-借钱还钱来搭讪)

(2022-08-04 13:05:05) 下一个

3.借钱还钱来搭讪

第二天晓薇忙忙碌碌,没有去超市还钱,但是她提醒自己明天一定要去。周二下了课,晓薇背着书包急急忙忙地去了大学路的超市。她四下找寻那个高个子男孩,绕了几圈,没有看到他。她想:那天他好像说他有一天不上班,是周二吗?

回家后,晓薇想这点小破事,明天我还要再去一次超市。晓薇不喜欢做饭,也就不喜欢去超市。她喜欢去的地方是高级商场。

周三,晓薇又去了超市。当她走到卖冷冻食品的那个走廊时,她看到了那个高高的华人男孩。他还是穿着件围裙。晓薇看到他手伸得长长的在朝货架的最高处摆放货物。晓薇的第一印象是他的腿好长。晓薇目测他有一米八五。从背后看,宽宽的肩,细细的腰,后背是一个倒三角,手臂很结实,随着他一下一上的举手,手臂上的肌肉时隐时现。这是晓薇见过的最漂亮的男性背影。

晓薇欣赏了5秒这个美男的身材,开口叫:“喂!你!”

何建转过身,一看到晓薇,就咧开嘴笑了一下,还是那让人眼前一亮的笑。

他说:“李晓薇,你好!”

晓薇记性不好,她没记住何建的名字,只能“你,你,”的说话。她说:“我来还钱。昨天我就来过了,我没有找到你。”

“我每周二休息。周日我有告诉你。“

晓薇有点不好意思,她没记住。

晓薇拿出20美元现金,交给何建:“我没有零钱,不用找了,没关系。”

何建接过钱,笑着说:“现在我欠你5美元。我要还你。但是我现在也没有零钱,怎么办?改天你来找我讨债。”

晓薇抿嘴一笑,找她搭讪的男孩不少,但是像这样“欠债讨债”的套路,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晓薇说:“不用了。”

男孩没有坚持,看看她提着的篮子,问:“你买菜?”

“对啊。我正要结账。“

何建从她手里拿过篮子,径直朝前走,说:“我帮你结账。”

晓薇跟上他。

后来在他们的相处中,何建常常会这样的语气对晓薇说话:“洗手。”“穿外套。”“吃饭。”“上车。”“早上8点我过来。”“我带你去。”

都是陈述句,不是问句。

晓薇也总是像这次一样的乖乖跟上他。

何建带她到了自动结账的那一排机器前面,结好帐,把东西放到袋子里,还是那个陈述句的语气:“我帮你送到车上。“

没有等晓薇回答,何建提着两袋东西朝外走。晓薇跟上。

晓薇坐进车里,打开后备箱,何建把食品放进后备箱。

晓薇摇下窗户,说:“谢谢。“

何建脸上挂着笑说:“记得我还欠你5美元啊。“

不知道为什么,晓薇的脸红了。从来都是男孩在她面前脸红的啊。晓薇说:“真的不用了。“

“不要钱?“何建停一下,说:“哪天我请你喝咖啡?”

晓薇的脸更红了,说:“不用不用。”

何建看着晓薇,说:“你等一下。“

他转身消失了两分钟。等他再次出现在晓薇面前的时候,他手里拿了个纸袋子,递给晓薇:“不要我还钱,不要同我喝咖啡,这个给你抵债。“

”这是什么?“

”芋头面包。很好吃。“

何建眨眨眼,转身离开。

晓薇叫了一句:“谢谢!“

何建没有回头,背对着她,一边走一边把手举过头顶,挥了挥手。晓薇觉得他这个姿势很潇洒。

晓薇似乎有点遗憾这段对话就这么结束了。她还是没想起他的名字。

她坐在车里,打开纸袋,里面有两个圆圆的散发着香味的面包,还有几张餐巾纸。晓薇咬了一口,很香甜。晓薇天天减肥,这种甜食她吃得很少。她坐在车里,想着那个男孩的笑容,大长腿,还有那句:“记得我还欠你5美元啊。“不知不觉,晓薇吃完了一个芋头面包。她发现她的脸烧得厉害。

她想:现在两清了吗?他还欠我5美元吗?

过了两天,晓薇又去了超市。何建热情地向她打招呼,还是帮她结账,送进车里,又给了她两个芋头面包。他没有提5美元的欠款。

何建要回店的时候,突然问:“李晓薇,你是不是不记得我的名字了?”

晓薇的脸红了:“记得。“她最近常常脸红。

”那我的名字是什么?“

晓薇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何建弯下身,手扶在汽车窗户上,带着笑说:“你现在告诉我我的名字。你说不出来,你要请我喝咖啡。“

“你还欠我钱。你不是要请我喝咖啡?“

何建直起身,说:“我的名字叫何建。记住啦。再记不住,下回你要请我吃饭。哪天你有空,我请你去喝咖啡?“

晓薇坐在车里,仰望何建,心想他好高啊。

晓薇看着何建那张俊美的脸上的笑意,突然说:“不喝咖啡。没时间!”摇上车窗,直接开走了。后视镜里,她看到何建高大的身影一直看着她的车远去。

晓薇想:想跟我玩。你算老几。还敢笑,到时候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后来每次晓薇为了何建泪流满面的时候,脑海里都会划过“让你哭都哭不出来”这句话。她会一边哽咽一边想:可能这就是报应。

过了两天,傍晚时候,晓薇又去了超市。丽萨都说:“你不是最烦去超市吗?最近怎么了?”

晓薇没说话。

进了超市,她没有看到何建,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怏怏的低着头提着袋子朝车走去。有人叫她:“晓薇!”

她回头,看到何建拿着一杯咖啡,站在身后。晓薇笑了。

何建快步走过来,说:“你来买菜吗?”

“嗯,你去哪里了?“

“我15分钟休息时间,去买了杯咖啡。你要走了吗?“

晓薇点点头。不知为什么,他们好像都想再聊几句,但是又没什么好聊的。

晓薇只好坐进车里,扣好安全带,一转头,何建已经坐在副驾驶上了。

何建笑嘻嘻地把手里的咖啡递给晓薇,说:“给。你没时间和我喝咖啡,那就这里喝吧。“

晓薇看着咖啡杯口子上的痕迹,皱眉说:“你喝过了?“

”喝过了又怎么样?我没病。我只喝了一口。摩卡,很好喝的。你快喝吧。“硬把咖啡塞到晓薇的手里。

因为减肥,晓薇从来都是喝黑咖啡加一点无脂牛奶。但是晓薇鬼使神差地接过了咖啡杯,放在嘴边喝了一口。很甜。

晓薇的脸红红的,她没有开口说话。

何建说:“你的皮肤真好,白里透红。“

晓薇觉得自己的耳朵和脖子都红了。她垂下眼,听到何建说:“你的耳朵好红。你在害羞吗?“

晓薇抬起头,看到何建脸上的坏笑,冲口而出:“放屁!“

何建愣住了,咬了咬嘴唇,说:“你说脏话,你妈不管你吗?”

“要你管。我偏要说脏话。”

何建不笑了,歪头看着晓薇,眼睛眯了起来。

他们都没有说话。晓薇低着头喝咖啡,何建歪着头看她喝咖啡。

在这诡异的气氛中,突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晓薇认出来是那位有正义感讲道理的麦克警官。

他弯下身,晓薇赶紧把车窗摇了下来。

麦克严肃地对他俩说:“我们在搜捕逃犯。有一个人持枪抢劫了隔壁的漫画店。现在在逃窜中。他有枪,很危险。你们都待在车里不要动,先等一会儿,再下车。车窗摇上,锁上门。“

晓薇点点头,把车窗摇上。

何建问她:“害怕吗?“

晓薇摇摇头,又点点头。

晓薇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她的心在咚咚地跳,她的脑海中闪过了新闻中电影电视上那些枪战的画面,流血的伤口。她甚至想到,如果她被抢手打死,姨妈和她的父母发现她死之前和一个男孩在一辆车里,会怎么想?不过奇怪的是,当想到她与何建的尸体同时被发现时,她脑海里给那个场景配了最温柔动人的音乐,就像电影里的画面一样。

她听到何建低声说:“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晓薇心里一动。

这时天空已经昏暗下来。晓薇问:“你着急回去上班吗?“

”没事。我会跟经理解释,警察也应该告诉经理了。“

晓薇点点头。

这时他们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逼近。看不清脸,但那人的右手放在外套的口袋里。

晓薇吓得脸刷白。何建看一眼晓薇,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伸手把晓薇的头按下到他们座位中间的那个隔断,自己也低下头。

晓薇听到何建低沉的声音:“不要说话,不要动。“

晓薇的心咚咚地像要跳出来了。他俩的头之间还有大概几厘米的距离,但是晓薇觉得她的后脑勺也感觉到了何建的呼吸。他们的身体挨得很近,几乎听得到对方的心跳。

不知过了几分钟,何建拍拍晓薇的脑袋,说:“走了,可以抬头了。”

晓薇抬起头,摸摸酸痛的脖子。

何建说:“刚才好危险。那人很可疑。我差点被你连累了。”

晓薇还没缓过来,一脸懵地问:“我怎么连累你了?”

“你的心跳得像在打鼓,声音那么响亮,被抢手听到了,会发现我们,多危险。“

晓薇愣了两秒,醒过神来,捶了何建的肩膀一下,大声说:“放屁!”

何建呵呵地笑。

晓薇埋头靠在方向盘上笑。她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

这时麦克警察又过来了,说:“刚接到通知,抢手在10街抓获了。你们回家吧。”

晓薇何建都松了一口气,连声道谢。

晓薇说:“美国的罪犯都有枪。警察的工作真是危险。这个警察人很好。”

何建点点头:“是啊。“又说:”我回去上班了,你赶紧回家吧。“

晓薇抿抿嘴唇,小声说:“好。“

何建觉得她像是林中受到惊吓的小鹿,圆圆的双眼都是惊恐。

何建说:“你害怕吗?你住得远吗?你能开车吗?“

“我住得不远,我能开车。你回去上班吧。“

何建开门下了车,走到驾驶座,打开车门,说:“坐到旁边去,我开车送你回家。“

晓薇不动,说:“会耽误你上班吧?我自己可以。“

何建说:“下车。“

他这种不容质疑的口气有一种魔力,晓薇乖乖地下了车,坐到了旁边。

何建坐进驾驶座。晓薇个子小,何建的大长腿简直伸展不开。何建皱着眉说:”座位怎么这么靠前?“

他调好座位,开车走了。

很快到了晓薇的公寓楼前。何建陪晓薇下车,一起走到公寓楼前,他盯着看晓薇输入密码。

晓薇说:“别人输密码的时候,你应该把目光移开。”

何建耍赖:“我移开了。“其实他已经记住了晓薇公寓楼的密码。

晓薇推开门,说:“今天谢谢你。“

何建伸腿把门卡住,说:“怎么谢?我今天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你?“

”你什么时候冒着生命危险保护我了?“

”我护住你的头,如果子弹射来,是不是我是你的人肉防弹衣?“

晓薇扑哧笑了:“放屁。“

”美女今天说了几次脏话了?“

”要你管。那你要我怎么谢你?“

“加微信。然后我在想想。哦,想起来了,那五美元我就不用还你了。算是你谢我的救命之恩。”

“我本来就没有要你还那五美元。”

晓薇拿出手机,他们互加了微信后,说了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