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雪过后,又一春

(2022-05-21 16:35:22) 下一个

雪过后,又一春

城外落满的是银杏,城里落满的是梧桐,原以为还是深秋,却不想,冬了。印象中,仿佛刚刚告别了昨日的夏蝉。

人生许多,都是不知不觉的事情。

这个周末,原想把自己一整天埋在图书馆里。不想,在去图书馆的路上,遇到了这般美景,空气中透着露珠的沁凉,脚步就踯躅了。

小时,喜欢收集树叶,识得的,不识得的,统统采摘来夹在书页里,不为做书签,只为留住这一季的时光。慢慢的,收集的时光多了,有喜欢,有悲伤,有多愁善感,有热情奔放,集满了人生的五味杂瓶。三十年的陈酿,十几年的佳酿,或是躺在红楼里,陪着黛玉吟词葬花,或是与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一起,体味惊险人生,或是在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感受人情冷暖……只在每次搬动书架的时候,唤起它们出来晒晒太阳。

好多年,不再收集树叶,突然间心血来潮,捡起几片银杏,小心翼翼地夹进书页里面。我想,既是生命,便必定是有故事的。

书桌上,我打开刚刚收集来的树叶,仔细观察每片的脉落,想要阅读它们的故事。不经意的,一只小小的蚂蚁伸了个懒腰,摇头晃脑地梳理着触角。就在我捡拾树叶的时候,不小心把这个生命带在了身上。

我从树叶上取下它,放在书桌上。它向着四周望了望,随即选定了一个行进方向。快到书桌尽头的时候,我用书去挡住它,它先是一愣,尔后伸出触角,探索了一会儿,发觉挡在前面的,竟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便返身往回走,并明显加快了脚步,似乎是想要追回刚刚浪费掉的时间。我再用书去挡住它的道,每次,它都是毫不气馁,寻找一条能够回家的路。

听说自然界里的许多鸟类,或是昆虫,都有能够找到家的独特本领,一番实验过后,我决定不再戏弄它,便将它放在了一个阳光照射得到的窗台上,看着它,沿着窗台爬回到了自然里。我在心里祝福着它,能够千里迢迢回到自己的家。

其实,无论这只小蚂蚁能否找到回家的路,都将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在我捡拾到这片树叶的时候,它或许正躺在树叶上面晒太阳,或许是在外出觅食的路上,为图捷径才去穿越这片树叶,又或许是一阵风把它吹了上去。而如果,不是我一时冲动、恰巧地捡起这片树叶,它的生命就不会有这般奇特经历:坐过小汽车,去过浩如烟海的图书馆,还从楼顶的阳台上爬下来,穿越钢筋混凝土的世界,回到,或者没有回到,自己的家,它就永远只是一只最普通最普通的小蚂蚁。

对于小蚂蚁而言,回家的路千难万险,如果蚂蚁的世界里有文字,有小说,有传记,我想,它一定会写出一部传奇。即便,它最终没有回到家,在它遇到过的一株小草,一只瓢虫的记忆里,也会有这样一个寻找妈妈的小蚂蚁,逢草便询问,遇虫便打听的小蚂蚁:“你见过我妈妈吗?她的名字叫做……”

这么想着,我从书架上随意取下一本书,却是《我们的荆轲》,莫言著。细细品读,中国历史上最最著名的刺客荆轲,身世竟比这只小蚂蚁凄惨。蝼蚁尚且偷生,荆轲却连偷生的权利都没有。燕太子丹给了他豪宅,给了他金银珠宝,连自己最宠爱的燕姬都给了他,但这些都是要还的,要荆轲拿着自己的命来偿还,从丹第一次见到荆轲起,就在向荆轲索命。就在荆轲风萧萧兮告别易水之时,丹便收回了所有豪宅,所有珠宝,还杀死已被荆轲占有过的燕姬。可悲的是,荆轲至死,都把丹当作知己。

这世间,喜剧的存在,是为了让人发笑,其结局,往往是代表正义力量的主人公获得胜利或如愿以偿,是对正常人生和美好理想予以肯定。悲剧带给人们的,是遗憾,是悲怆,是反省,是深思,是痛定思痛后更加强烈的震撼。荆轲之所以成为荆轲,大概就是因为其悲剧式的结局。

“如果你渴望得到某样东西,你得让它自由,如果它回到你身边,它就是属于你的,如果它不会回来,你就从未拥有过它。”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里,写下这样一句话。

大自然的年轮上,露过后,要下霜;霜过了,就是冬;冬来了,会下雪;雪过后,又是一春。

写于 2017.11.1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