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开花的狗尾巴草

(2022-05-18 12:34:39) 下一个

儿时,城市不像今天这般繁华,绿化也没有这么讲究。城市的道路两旁,乡村的田间地头,最常见的,是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和拉拉秧一样,总是无法除尽。野火过后,不必春风,便是一长一大片。记得回胶东老家,爷爷带着我去地里刨地瓜,总要连根带叶,锄掉地头的狗尾草。一边锄,一边说:“这讨人嫌的狗尾巴草。”我就一根根地,把夹在了草芯里的狗尾巴拽出来,攥在手心里。攥得满了,蓬松蓬松的一大把,在脸上挠痒。

班里有个叫为民的男生,从小没了母亲,父亲是“三班倒”的工人,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他,父子俩就这样相依相伴。早上自习,为民是班里的迟到专业户;下午放学,为民经常是没有人管没有人问,就一个人在街头闲逛。身上的衣服,总像是洗不干净,邋里邋遢,手上脸上,也总是一层黝黑。一到冬天,手脚总是冻得紫里透黑。

因为讨人嫌,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狗尾巴草。

从一年级开始,为民的家庭作业就没有完成过几次,每次考试,都是最后一名,同学们谁都不愿意跟他坐同位儿。后来,老师干脆在最后一排,单独给他安排了一张桌子、一个凳子。开家长会,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常常是空着。

中午,同学们通常是把书本啦、文具啦,放在课桌里。一天上课,甲同学找不到了作业本,就大喊起来:“谁偷了我的作业本?” 随着喊声,全班同学都把脸转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又一天课间,乙同学的乒乓球拍不见了,就大声喊:“谁偷了我的乒乓球拍?” 于是,同学们又把脸转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为民胀红着脸,大声为自己辩解:“不是我偷的!我没偷东西!”

为民的辩解,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几个调皮男生,学着镇压反革命的样子,把为民架在一边,另几个男生,去翻为民的课桌、书包。有一次,翻出了一个新作业本,男生们像找到了罪证一样,高高地举过头顶,大声喊着:“找到了,找到了,在狗尾巴草的书包里找到了。” 那时候我也相信,这个经常不完成作业,总是考倒数第一的为民,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崭新的作业本呢?一定是偷的。

我只见过为民的父亲一面。一次开家长会,我们几个早早戴上了红领巾的好孩子,很荣幸地被指定为小引导员。那天下午,每来一位家长,我们都会按照老师提前的编排,满脸笑容地迎上去问:“叔叔阿姨,您是谁的家长?” 然后,把家长们一个个引领到自己孩子的座位上。每个孩子的座位上,都摆放着期中考试的试卷和成绩单。

“叔叔,您是谁的家长?” 一个身穿工作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教室门口,我迎上前去,按照老师教的方法询问。

“我儿子是为民。”中年男子说。

这是为民的父亲?我们几个小引导员,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竟然没有人去给他做引领。我心里认为,儿子是小偷,父亲一定是老偷。

为民的父亲,径直走到老师跟前,对老师说:“您就是班主任老师吧?我是为民的父亲,来开家长会。” 班主任老师抬手一指,对为民的父亲说:“喏,教室最后一排,那个位子。”

教室的最后一排,孤零零地摆放着一张课桌、一个凳子。为民的父亲,孤零零地坐在那儿,课桌上摆着的,是为民的试卷:语文32分,数学29分。

家长会召开的时候,我们几个少先队员,趴在窗户上往里看。虽然什么都听不见,却能够看到,我们父母的脸上,个个都洋溢着骄傲和自豪。再看为民的父亲,黝黑的脸庞上,棱角像是刀刻的一样鲜明,默默地低着头,看不见任何表情。

家长会终于结束,老师把我们几个叫了进来,当着父母的面儿,一个劲表扬:“今天当小引导员的,都是班里的好学生,学习好,品德好,给班级争了光。”

为民的父亲,黯然站在一旁,等着老师表扬完我们,上前询问为民的情况。老师一脸严肃地说:“学习成绩差一点不要紧,关键是手一定要干净,将来可不要走上歪路啊。” 为民的父亲听着,不住地道歉,说是今后一定要严加管教。对于为民父亲的态度,我们几个好学生却不以为意。不久前,我刚刚看过印度电影《流浪者》,想起了里面的一句经典台词:“法官的儿子永远是法官,贼的儿子永远是贼。”

时光飞逝,就这么到了四年级结束。放假了,我们谁都没找为民一起玩,生怕和他在一起,一不留神被偷走了身上的文具和玩具。我还代表我所在的学校,参加了全区优秀小学生夏令营,认识了其他学校的许多新同学、新朋友,我们戴着红领巾,高高兴兴地唱着《快乐的节日》:“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啊吹向我们,我们像春天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 偶尔听说,为民整天在露天的大湾里,和一群野孩子下水摸鱼捉虾,浑身晒得曝了皮,不过,洑水的本领倒是很高。

开学季,校长在课间操宣读了一个重大喜讯:我们这所学校,出了一名舍己救人的小英雄,在人民公园的人工湖里救起一名落水儿童。

校长讲,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三岁的孩子在湖边游玩,一不小心,孩子落入水中。危急时刻,一名同学跳入水里,把落水的小孩子救上岸来,自己却没留下姓名。经过派出所调查,这个同学,就是五年级六班的为民同学!为此,落水孩子的家长特意送来了感谢信,感谢咱们学校出了这样一个雷锋式的好学生、小英雄!

哇!同学们一声惊呼。怎么可能是为民呢?他可是狗尾巴草,是一个小偷啊!

校长把为民请到了主席台上,让为民发言,谈一谈救人时刻的感想感受。我们齐刷刷地瞪大着眼睛,看着台上的为民。为民胀红着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老半天,才从嘴角里挤出来一句话:“我想加入少先队!” 说完,我们清晰地看到,他的眼眶里,含着层层泪花。然后,一个、又一个,沿着脸庞滚落下来。

第二天,老师给为民调整了座位。第三天,为民戴上了鲜艳的红领巾。坐在教室的正中间,他高昂着胸脯。能够跟小英雄坐在一起,同桌的女生,脸上也满满地写着骄傲。

狗尾巴草,遍布中国各地,生于荒野、道旁,为旱地作物常见的一种杂草,与农作物争夺水分、养分和光能,干扰并限制作物的生长。其秆、叶可作饲料,也可入药,治痈瘀、面癣;全草加水煮沸20分钟后,滤出液可喷杀菜虫。

有一年夏天父亲把狗尾巴草的小穗晒干,搓出其中的糠醛,给我填了一个饱饱的枕头。枕着睡觉,可真舒服。

(写于2017.12.1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