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作家专栏】打三角铁的小男孩

(2022-04-29 13:53:06) 下一个

打三角铁的小男孩

韩指导来电话说,市青少年宫要举办新年音乐会,星期天下午彩排,邀我前去指导。我说:“我不通音律,哪儿能去指导呀,就去观摩观摩吧。”

我去的时候,彩排还没有开始,多数小演员已经就位,就只有一个小男孩,在那里抹眼泪。刚刚化好的胭脂,让眼泪打成了花糊糊。男孩的妈妈站在一旁,冲着指导老师大声叫嚷:“我儿子练习了这么长时间,凭什么让他去打三角铁?”

韩指导是新年音乐会的总导演,正忙着布场,脱不开身。一位女老师蹲在地上,对小男孩进行劝说,男孩只是哭个不停,男孩的妈妈,喋喋不休。

我上前去解围,男孩的妈妈一脸怒气地说:“我儿子在剧团学了四年时间,小号吹的不说是最好,也是数得着的,这次新年音乐会,老师不让他吹小号,却安排他到乐队的最后面去打三角铁,这还不说,其他孩子都坐着,唯独我儿子是站着的,这不是歧视他吗?”

听明白了事情大概,我问老师,为何叫这个本来吹小号的男孩去打三角铁。老师也是一脸委屈地说,乐队一开始并没有安排童童去打三角铁,可在前期排练的时候,好几个孩子都把握不准打三角铁的时机,不是早了,就是迟了,十次当中总有两三次打不准。童童小号吹得不错,节奏感也好,为了确保整台演出成功,就征求童童意见,童童自己也愿意去打三角铁,于是,每个孩子的位置,就这么定了下来。没成想,童童妈妈今天来看彩排,得知自己的儿子站在最后排打三角铁,说什么也不愿意。

“哦,原来如此。”我对童童妈妈说,一个乐队,就是一个整体,在这个整体中,每一种乐器都要发挥它应有的作用,缺一不可,不能说哪种乐器重要,哪种乐器不重要。

“要你这么说,为什么不让其他孩子打三角铁,非得安排我儿子?我儿子好欺负是吗?”童童妈妈不依不饶。

“那您说,该让哪个孩子去打三角铁呢?”我问。

“谁的孩子都行,就是我儿子不行。”童童妈妈说。

“为什么您儿子就不行呢?照您的说法,安排其他孩子,也是一种歧视了?”我又问。

童童妈妈一时无语,只是一再强调,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儿子去打三角铁。

我请童童妈妈坐下来慢慢聊。童童妈妈一脸委屈地说,几天前,她就跟亲戚朋友还有单位同事打好了招呼,说自己的儿子要参加青少年宫新年音乐会,是一个小号手,演出的时候,一定要去捧场,今天来看彩排,却不料把童童安排在最后打三角铁,她这作母亲的,脸可往哪儿搁啊。

此时,彩排的秩序已经大致安排妥当。韩指导从台下跳下来,擦着额头上的汗,对童童妈妈说,这三角铁,又叫做“三角铃”,是一种古老的打击乐器,如今,已经成为管乐队、管弦乐队、交响乐队乃至歌舞剧乐队中必不可少的打击乐器,常常在华彩性的乐段中加入演奏,以增强气氛。新年音乐会的演出当中,要是缺少了这三角铁银铃般的颤音,可真是一个美中不足的遗憾呢。

“小演员们,童童的小号,吹得好不好呀?”韩指导回过头,向台上已经站好的孩子们大声提问。

“好!”三十多个孩子,齐声。

“小演员们,三角铁谁打得最好呀?”韩指导又问。

“童——童——!”三十多个孩子,齐声。

“童童妈妈,您儿子确实很棒,这声音,就是全团所有老师、所有小演员对您儿子的褒奖。正因为您儿子优秀,才安排他去做,其他孩子做不好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能不能打好三角铁,关系到整场演出的成败。我们真心为您儿子感到骄傲,也为您感到骄傲。”韩指导说,参加今年新年音乐会的孩子,是从青少年宫乐团里挑选出来的,个个都十分优秀,站在台上,就是荣誉,不仅是个人的,也是集体的。

“妈妈,我意愿打三角铁。”一旁的童童,拉着妈妈的衣角,不再哭泣,一双大大的眼睛,水一般的清澈。

老师重新给童童补好妆,童童从乐器箱里,取出三角铁,轻盈地跳上舞台,站在了最后一排。随着韩指导的手势,整个乐队的演奏和谐共鸣,起承转折处,三角铁发出响亮的颤音,使得高涨的乐曲更加鲜明。整曲结束之时,童童用力地敲击三角铁,“丁”的一声脆响过后,整个大厅一片寂静,只有金石之声的袅袅余音,萦绕在人们耳际。三盏舞台灯,齐刷刷地聚焦在了童童身上。童童脸上,焕发出喜悦的光芒。

彩排圆满又精彩。台下,我为每一个孩子鼓掌,为童童鼓掌。我注意到,童童妈妈,也在拼命地鼓掌,她的眼眶里,因为激动,而泛着点点泪光。

每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事事如意,总会有遇到挫折的时候,但每一次挫折,又意味着新的起点,新的机遇。抓住机遇,一定能够绘就光辉人生。

写于 2017.12.2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故事虽短但 有戏剧性段落并解决得很好,令人信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