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一章 校园余晖(10)

(2022-03-01 19:33:31) 下一个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

罗鹰翔因为工作了一年,酒量已经练出来了,他是三个男生中喝得最多的,却也刚刚喝得恰到好处。韩一迈和黄星海都是白面书生,喝过几次啤酒,但基本没沾过白酒,二三两白酒下肚就喝高了。尤其是韩一迈,早就晕晕乎乎,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了。

看看大家都吃不动了,三个女孩子将剩菜收拾了一番,饭盆和餐具都拿到水房洗干净了。罗鹰翔打了下手。众人回到宿舍,周瑶提议打升级,这是一种很传统的扑克牌玩法。罗鹰翔和南李丽都表示同意。韩一迈和黄星海俩人半躺在床上,都说头晕,玩不了。余下的四个人一齐伸出手来,通过手心手背来分拨儿,反复几次后,罗鹰翔和南李丽成为对家,周瑶和方小芹是另一家。

升级这种玩法在北京很常见,大学生几乎人人都会。清华最流行的扑克牌玩法却是桥牌和提壶,升级并不常见。韩一迈和黄星海推脱,一方面确实是喝高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怕自己打升级水平不行。

四人开打。罗鹰翔和南李丽技术上原本不差,俩人又是发小,相互了解,自然有一些默契。比较而言周瑶和方小芹则配合非常差,几把下来,俩人越输越多,渐渐和对方拉开了距离。

“你也不帮帮我。”周瑶扭头对躺在身后的韩一迈急道,“刚才这么好的牌还输了。对门儿一点都不知道配合。”

“是你不配合。”方小芹也很不高兴,“全靠自己的牌打,一点儿都不考虑对家的牌。”

“水平不行,不要相互指责。”罗鹰翔嘿嘿笑道。

“你闭嘴!”周瑶和方小芹齐声道。说罢俩人又互相看了一眼,都忍不住微微一笑,气也消了一半。

“好好。我来。”韩一迈依旧有些晕头转向,勉强坐直了身子,“大膀你也来,咱们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黄星海应了一声,也接替了方小芹。“好。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小妹,让哥哥来。”

一上牌桌,面对罗鹰翔的咄咄逼人和南李丽的精明剔透,韩一迈和黄星海几乎同时感到要玩完。但是俩人大话已出,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俩人打升级水平显然不如各自的女友,再加上喝多了脑子不够用,很快就输了个一塌糊涂。而他们这种毫无章法,还自以为是的做派,更是让周瑶和方小芹目瞪口呆。

“乱打一气!还不听我的!你看,又输惨了吧。”方小芹先受不了了。

“你到底会不会打牌呀!都快被你气死了。”周瑶哭笑不得。

面对各自女友的指责,俩人只能嘿嘿傻乐,依然不紧不慢地打着,却越打越难看,只好继续讪笑。旁人看来,俩人输得还挺快活,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方小芹和周瑶原本指望两个高材生的男友能扭转局面,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两个活宝。二女急不得恼不得,最后还被俩人气乐了。

既然总赢不了,周瑶和方小芹也渐渐失去了兴致。看看已经下午4点多了,大家收拾了牌局,准备回去了。韩一迈和黄星海都骑不了车,只好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走。因为顺路,周瑶自然和罗鹰翔,南李丽一起走。方小芹没骑车来,好在家不远,就在北太平庄,坐331公交车就能到。黄星海自然要送女友去清华园公交车站,这么走一个来回也正好醒醒酒。

看到大家都走了,韩一迈睡了一会儿。到了晚饭的时候,黄星海回来了。

“有话跟你说。”黄星海给韩一迈倒了一杯白开水,自己也倒了一杯。“酒醒了么?现在能听懂人话么?”

“只要你说的是人话。”

“行。能开玩笑说明已经醒了。”黄星海笑了笑,“说实话,我这一路上犹豫该不该说。可现在不说又有遗憾,因为你说不定哪天就出国了。”

“啰嗦。有话快说。”

“如果不是今天认识了南公主,这话我可能永远不会说,毕竟你和周瑶已经两年多了。但现在多了个南公主,不一样了。”黄星海正色道,“你和南公主非常般配。你不觉得么?”

“那是你这么觉得。我和周瑶也挺般配。”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旁观者清。这不光是我的看法,也是小妹的看法。但是她不愿意让我跟你提这事,因为这对周瑶不公平。她其实很早就看出来了,周瑶对你来说并不合适。”

“你的这个小妹,年纪比咱们还小。谁合不合适,她怎么能看明白呢。”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她小小年纪,又懂多少?但是还真不一样,她有这方面的天分,应该说是遗传更准确。”黄星海喝了一口水,“咱们学理工的,仗着自己业务灵光,一般瞧不起做政工的人。小妹她爸从部队指导员开始,一步一步提上来的,前两年就是师政委了。你要说他能爬到这个位置,全靠拉关系?我也不信。那这种人靠什么吃饭?靠的是看人准,识人如炬。象咱们这种中科院世家子弟,虽然也干过学生会,团委,但有时候对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还是感到无所适从,是吧?因为人都是千变万化的。但是在政工干部眼里,这些都不是事儿,只要接触一下就能了解每个人的品性,优缺点,从而处处游刃有余。这是政工干部的基本素质。”

韩一迈第一次听黄星海评价政工干部,感到很新鲜。黄星海也发现韩一迈听进去了。

“我跟小妹在一起也两年多了。我能看得出来,她遗传了很多她父亲这方面的天分。见了周瑶几次后,小妹就跟我说,你和周瑶,差异实际上非常大。”

“人都是不一样的。有缘就行。”

“缘这个东西,谁说得清?差异可是有大有小。差异太大,你就得花时间去调教。比如南公主,你们看法上也有差异,人云亦云,她也跟着说弯道超车。但是她这点差异,你花几天,最多几个月就完全调教过来了。南公主毕竟念过大学本科,成长环境跟咱们差不多,容易趋同。以后过日子,方方面面她会跟你很自然的一条心。”

“她并不让人省心。周围的追求者太多。”

“可以想象。以前小妹身边的追求者也不少,跟南公主的情况有点类似。我不是也过来了么?没花什么力气。”

“不懂。你怎么过来的?”

“关键她喜欢的人是你。”黄星海笑了笑,“这种事咱们看不透,但是女人却看得很透。小妹的看法是,南公主喜欢你,却没把握能嫁给你,所以有可能留了备胎。女孩子么,青春就那么几年,她不敢放弃这些备胎,万一你不要她怎么办?事实上,你身边已经有人了。但是,只要你能让她看到希望,那些追求者都不是问题。她比较保守,如果她能确定跟你能成,应该不会跟其他人纠缠不清的。”

韩一迈点了点头。“经她这么一分析,我好象有点明白了。你这个小妹,可能还真的不一般。哎,她怎么发现南公主喜欢我的?”

“这太简单了,女人的直觉。她说周瑶肯定也看出来了,只是不说。”黄星海笑道,“大老爷们很多事都不明白,女孩子们却心如明镜。南公主应该是你的良配,至少比周瑶强太多了。周瑶只念了两年大专,你要调教她,以后困难重重。”

“到目前为止还没觉得。”

“那是因为你念了个双学位,没多少时间陪她,接触不深。”黄星海喝光了水,放下杯子。“比如南公主,她会很自然地看到你的优秀,她不会认为还有多少人在你之上。周瑶可不见得这么想,她可能觉得一个出租车司机不一定比你差多少,至少挣钱比你多。现在大学毕业生基本工资每个月70,加上30多块北京市副食补贴,一共110左右。开出租车一个月挣1000不成问题。当然周瑶不至于嫁给一个出租车司机,但是至少她认为你们二者之间还是可以比一比的。但是对南公主而言,她绝不可能拿你跟一个出租车司机比,她会认为那是对你的侮辱。”

“周瑶确实有时候会比较实际一些。”

“不不不。不是实际。而是,”黄星海努力地想找一个合适的词,“浅薄。对,是浅薄。这跟她的教育,见识,生长环境很有关系。简单说,你们不是一路人。”

“行了。今天就到这儿了。”韩一迈打断了他的话,“你这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你跟我推心置腹,我挺感激的。无论如何,女朋友不能说换就换,我干不出那种事来。这件事,以后你也别提了。”

“作为朋友,我得为你考虑周全。”

“谢谢了。不过,这件事不用了。”

“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再说两句有建设性的。”黄星海摇了摇头,“你和周瑶,马上结婚,然后把她带出国去。”

“你刚才不是反对么?怎么又建议我们马上结婚?这是,你家小妹的意思?”

“是她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正因为你们差异大,更应该马上结婚。”

“为什么?”

“这两年多,你并没有多少时间调教周瑶,所以差异仍然很大。但是,如果结婚以后带出国,她没念过本科,能力不够,只好什么事都依赖你。这样你正好能调教她,过上一两年,她的见识会有很大提高,能够成为你以后的好伴侣,尽管也有一定的风险。”

“可能暂时结不成婚。至少她没提过结婚的事。”

“那恐怕就不容易了。因为你很快就出国了,没机会调教她了,你们之间的差异会永远存在。”

“顺其自然吧。”

“与其这样,还不如放弃周瑶,和南公主表明心迹。”

“又来了。不可能。”韩一迈站起身,“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很好看!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