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
个人资料
正文

玻璃缸里的孙凤(69)

(2024-06-23 17:18:21) 下一个

吃完饭后,李唐悄悄跟孙凤说:“跟我来,拿糍糕给你。”

孙凤站起来跟着李唐就走,刚走两步,吴城上前拦住她,冷着脸问:“干啥去?谁叫都跟着?被人卖了怎么办?”

李唐也不回头看,只笑眯眯地继续往碗柜方向走。

孙凤推开吴城,跟了过去,吴城也只好跟着。何琪见两人都走了,拿起饭盒也跟着。

李唐拿出糍糕回头一看,又是三个人,但他并不恼,而是平静地把糍糕递给孙凤,“拿去跟你同学分着吃吧。你还爱吃什么?下星期我给你带来。”

吴城马上用下巴戳向李唐,嘲弄地说道:“孙凤爱吃唐僧肉,你有吗?”

李唐眼睛含着笑,看着孙凤说:“爱吃桂花糕吗?我妈说女孩儿都爱吃桂花糕,下周一我带来给你尝尝。”

吴城赶紧抢夺发言权,“用不着!孙凤不爱吃甜食。”

“我爱吃,我爱吃。”孙凤急忙抢着说。

李唐微微一笑,“好,那我下周一就给你带来。”

=======

孙惕在机修厂已经工作了一年,由于踏实能干,还聪明好学,因此很快就成了机修厂的技术骨干。他还很能吃苦,尤其是在大冬天,他经常钻到车底下,躺在满是冰碴的地上修车,一干就是一两个小时,从不抱怨。

机修厂的张厂长,把孙惕当个宝,看他哪里都顺眼,一门心思要让他娶了自己女儿张蓉。但孙惕对张蓉却没什么感觉。

张蓉也非常喜欢孙惕,成天往机修厂送自己做的吃吃喝喝,说是给她爸爸送的,实际上每次都是两份,一份给父亲,另一份给孙惕。

张蓉长得不算差,属中人之姿,就是气质有点粗糙,但实际上脾气非常好,尤其是对孙惕,简直就没脾气,而且特别会做饭,很勤快。

周蕙一听是厂长的女儿,满心满眼都是飞黄腾达四个字,便双手双脚地赞成这门亲事,并付诸行动,不但鼓动儿子接受张蓉,还把女孩儿请到家里来吃饭,饭后还给两人制造独处机会。一来二去,孙惕也觉得张蓉勤快能干,秉性温良,认为娶妻娶贤,就遵从了母亲的想法,和张蓉订了婚。

自从订了婚,张厂长干脆拿孙惕当儿子看待,把自己的技术倾囊相授,使孙惕很快成为了机修厂的技术大拿,甚至年纪轻轻就带了两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徒弟。

从高一入学到现在,一直是吴城、孙凤、何琪三人一起吃饭,但是现在又加了个李唐。

吴城竭力想把李唐排挤走,但没想到后者年纪不大,却沉得住气,他能完全屏蔽并无视吴城与何琪的存在,而只跟孙凤交流。无论吴城如何插嘴,如何打岔,如何贬损,李唐都能够像音响师去杂音那样,把吴城的声音剔除得干干净净,毫不受干扰地和孙凤有条不紊地交流相处着。

吴城的心里越来越毛,他一度怀疑李唐是太极拳世家,因为毫无疑问他参透了太极拳的精髓,以静制动,以柔克刚。

外敌未除,内鬼又至,这让吴城有点儿焦头烂额。

内鬼是孙凤的本家孙玟。

这天,四个人正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吃午饭,不怕事的孙玟端着饭盒走了过来,随即大咧咧地坐在何琪身边,然后看看四个人,没话找话地问:“都吃饭呢?”也不等回答,就自顾自低头吃饭。

孙玟梳了个偏分头,一个头顶分成了两份,一份占三分之一,一份占三分之二。三分之一那侧的头发很短,三分之二那侧的头发却很长,晃眼一看,像是两个人的头各取一半拼凑在了一起。孙玟一低头,那三分之二一侧的头发便垂了下来,挡住了他的一只眼睛。

吴城马上象被入侵了领地的大花豹,全身拉响警报。他停下手里的筷子,支楞个脖子,瞪着孙玟,“你没事不边儿上呆着去,上这是非之地来干啥?去别的地儿吃!”

孙玟没抬头,把嘴里的饭菜敷衍地嚼了嚼,抓紧咽下去之后,说:“你以为你叫吴城就是城主了?你如果绕这桌子撒圈尿,我就承认这是你的地儿,然后马上离开。”

孙凤何琪都噗哧笑了,李唐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继续慢条斯理地吃饭。

吴城吃了瘪,觉得颜面受损,立刻动了怒,“你以为你叫孙玟就先驱了?真不知好歹,我是怕误伤了你,才让你离开的。”

孙玟看一眼孙凤身边的左右护法,笑了,“是有点儿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看样子这是随时要开战?不过别担心我,你们可劲斗。我就是爱个热闹,而且本公子皮糙肉厚,不怕。”

吃过午饭,五个人一起往高二楼走。

吴城愁容满面地前后左右看看,憋闷得不行,心里不禁暗自思量:队伍又壮大了,可咋整?

从这以后,便是五个人一起吃饭。好在李唐和孙玟二人除了吃饭外,并没有其他不轨行为,但这也足够让吴城每天绷着神经,累得够呛。

这种情况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吴城渐渐发现了苗头,那就是孙玟老围着何琪转,仿佛求偶的公孔雀一样,行动轨迹基本在以何琪为中心点的一个正圆上。

这个发现让吴城既高兴又失望,高兴的是自己认错了敌人,失望的是孙玟竟然没看上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他暗自不解:孙玟这是啥审美?简直有毛病!

不论如何,虽然白费了许多精神,但总算是除去了吴城一部分心头大患。不过为了让自己心里踏实,吴城还是在晚自习中间休息的时候,请孙玟到校门口的小店里去喝啤酒,想把话说开。

听了吴城遮遮掩掩的表述,孙玟笑得喷了吴城一脸啤酒沫子,“我就知道你小子误会了,但我就不跟你解释。你说你咋想的,咱班谁看不出你那点儿心思?我不要命了去跟你抢?”

吴城恨恨地说道:“算你小子识相。不过你为啥看不上我家孙凤?”

孙玟一愣,随即逗弄他,“你说你贱不贱?我不跟你抢你还不乐意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可去跟孙凤表白了?”

吴城赶紧踢了他一脚,立着眉威胁道:“你敢!看我不削你。”

孙玟毫不在乎地瞥了他一眼,“我看你还是好好对付四班那个吧,那人不好整,比你成熟多了,像个社会人儿。”

吴城咬着后槽牙说:“就是,整个油盐不进,孙凤那呆子还傻乎乎跟他说话,真要气死我了。你就说他起那名儿吧,还李唐,他咋不叫盛世呢?”

=====

期中考试前的晚自习,胡敏突然走上讲台,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八个大字:我恨学习,我恨考试。

写完,她一甩手,将粉笔头用力砸在教室门上。

同学们先是一愣,随即一起鼓掌。有人吹起口哨,“不学习那你想干什么?”

“当演员,喜剧演员,演小品。”胡敏笑得很开。

还有人叫嚣,“胡敏,敢不敢交白卷?”

“敢!”胡敏说完,高举双手,一个侧空翻从讲台上直接到了座位旁的过道上,然后一扭身子,坐了下来。

大家又都笑着鼓起了掌。班上已经很久没见这么活泼的胡敏了。

“她要敢交白卷,她妈非得把她打散架了不可?”晚自习结束后,回宿舍的路上,吴城悄悄跟孙凤何琪咬耳根子,“我们宿舍跟胡敏宿舍还隔着一间呢,都能听见她妈打骂她的声音。小可怜。”

期中考试成绩下来的那天,胡敏不见了。晚饭时分,她母亲等不到胡敏回去吃饭,就出来满校园里找女儿。

有人告诉母亲,胡敏这次考的奇差无比,几乎门门零分。母亲立刻全身热血沸腾,激的脑浆子都快要从天灵盖喷射出来。

有人告诉母亲,胡敏在高一楼五楼的走廊里转悠呢。于是她怀着满腔仇恨,目露凶光地往五楼爬。

胡敏站在走廊顶头的窗前,身后一片黑暗。十三岁稚嫩的外壳下,是一颗长满老茧的心。她远远看见自己的母亲,嘴角一挑,笑了。

“你个王八羔子,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玩意儿?”气喘吁吁的母亲努力地呼吸着,努力地骂着。

胡敏看着正在走近的母亲,手往身后一推,窗开了,窗外蓄势已久的寒风瞬间扑在她的头发上,那头发便倏地横了起来,仿佛千箭万矢,齐刷刷地飞向她的母亲。

母亲一愣,停住脚步,但只一瞬,便又继续向女儿走去,同时骂声再起,“白痴交白卷,绝配!你个混蛋玩意儿,卷子呢?你以为躲起来就完事了?把卷子给我!”

母女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胡敏双手向后按住窗台,身子一纵,坐在了窗台上,随即一扬手,“还你。”

寒风把几张长长的白纸吹散,上下浮沉,飘零可怖。

母亲慌忙抬手去抓卷子,却在飞舞的白纸间隙中,看见女儿往后一仰,便没了。

 

未完待续

原创不易,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窗开了,窗外蓄势已久的寒风瞬间扑在她的头发上,那头发便倏地横了起来,仿佛千箭万矢,齐刷刷地飞向她的母亲。

母亲一愣,停住脚步,但只一瞬,便又继续向女儿走去
- 楼顶这一段写得好!===========谢谢西西表扬,祝好。
cxyz 回复 悄悄话 窗开了,窗外蓄势已久的寒风瞬间扑在她的头发上,那头发便倏地横了起来,仿佛千箭万矢,齐刷刷地飞向她的母亲。

母亲一愣,停住脚步,但只一瞬,便又继续向女儿走去
- 楼顶这一段写得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ugan' 的评论 : 先给甘甘道歉,回复晚了。

李唐总是笑眯眯的,确实很不一般,孙凤很有眼力。音响师去杂音的比喻很好。========孙凤骨子里的性格有些跳跃张扬,而李唐稳重,两人互补。

张蓉,又是一个单恋的受苦人。也许这有点伏笔,也许就是很成功的一对。========孙惕是个过日子的人,人也善良,只要答应了,就会信守承诺,不会让张蓉吃苦头。

周蕙还是有福气的母亲,一儿一女挺优秀。===========从这点来看,还真是。

孙玟的发型,那个时候就有这么时髦的发型了。我是头发控,特别注意别人的头发。我会欣赏头发,但自己不愿有那种时尚的发型,麻烦。我只留省事的头发。我知道,如果我有时尚头发,会给我加很多分。但我不愿愿。我觉得不值得。如果是一个公主,每天无事可做,倒是可以玩头发。=======哈哈哈,甘甘可爱。我对头发很不在乎,只要不乱,啥型都凑活。

吴城这类人挺主观自信的,但可能不可靠。=========看的准。

感觉孙玟很好,去爱何琪,制造的平衡。让两个女孩都有追求者,心理平衡。也给一个朋友圈制造平衡。=========确实如此,但不是平衡,而是让孙凤心里不平衡,后面我会写到。

这自杀的情景真虚幻,写得太棒了。========谢谢甘甘表扬。

苏苏把近来新闻中的中学生悲剧都融在故事里了。让人们了解中学生的心历路程,人际关系和世界观,非常好。=========中学生还没有成熟,心里脆弱,又是对生命最不看重的年纪,很容易受挫走极端。

苏苏写作辛苦,夏季炎热,悠着点。========谢谢甘甘关心,俺们温村现在还要穿两件,不热。
tugan 回复 悄悄话 李唐总是笑眯眯的,确实很不一般,孙凤很有眼力。音响师去杂音的比喻很好。

张蓉,又是一个单恋的受苦人。也许这有点伏笔,也许就是很成功的一对。

周蕙还是有福气的母亲,一儿一女挺优秀。

孙玟的发型,那个时候就有这么时髦的发型了。我是头发控,特别注意别人的头发。我会欣赏头发,但自己不愿有那种时尚的发型,麻烦。我只留省事的头发。我知道,如果我有时尚头发,会给我加很多分。但我不愿愿。我觉得不值得。如果是一个公主,每天无事可做,倒是可以玩头发。

吴城这类人挺主观自信的,但可能不可靠。

感觉孙玟很好,去爱何琪,制造的平衡。让两个女孩都有追求者,心理平衡。也给一个朋友圈制造平衡。

这自杀的情景真虚幻,写得太棒了。

苏苏把近来新闻中的中学生悲剧都融在故事里了。让人们了解中学生的心历路程,人际关系和世界观,非常好。

苏苏写作辛苦,夏季炎热,悠着点。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瓜苏好文笔, 把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情景描写得唯妙唯俏。希望13岁的胡敏只是有惊无险,给她妈妈一个教训得了,否则,整个故事的走向变动太大了。

============好久不见,先问好。胡敏是支线,也是孙凤成长经历中的侧影。谢谢荷荷的鼓励,祝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瓜苏太会写了,桂花糕,几个同学之间的打打闹闹抢糕,好有趣生动。像电视剧城中之城里面恐怖的登高的惊悚结尾,抓住了所有读者的心,怪不得高妹要骂吴敏的妈,哎。。。。

============青葱岁月,最是美好。吴敏的心理问题是十几年的积累造成的,就如一个高压锅,前一秒还是平静的,下一秒可能就炸了。谢谢菲儿,祝好。
canhe 回复 悄悄话 瓜苏好文笔, 把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情景描写得唯妙唯俏。希望13岁的胡敏只是有惊无险,给她妈妈一个教训得了,否则,整个故事的走向变动太大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瓜苏太会写了,桂花糕,几个同学之间的打打闹闹抢糕,好有趣生动。像电视剧城中之城里面恐怖的登高的惊悚结尾,抓住了所有读者的心,怪不得高妹要骂吴敏的妈,哎。。。。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你现在写的虽然是长篇, 但是结尾常有令人拍案的感觉,情节出乎意料, 戛然而止,抓住人心。 o.herry 一生很短,不到50岁, 只写过一部长篇。 他的长篇我没读过, 但猜想也是这样的奇妙。========可惜了,英年早逝,让人扼腕。

问好新周, 谢谢你带给读者的快乐。===========问好京妞,也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你是个非常温暖的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小苏的文笔生动多姿, 每次都会感觉意犹未尽就完了。 这个结尾真是惊悚。 小苏你喜欢欧.亨利的小说么? 他的短篇小说构思精巧,风格独特,语言幽默、结局总是特别出人意料。 看你的孙凤, 我常常会想起以前读过的 o.herry。

=========谢谢京妞高赞。也谢谢你的推荐,我一定去读一读他的作品。我喜欢语言不乏味的作品,哪怕故事相对平庸,也有读下去的动力。反之,我经常会读不下去。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人品不错的孙凤和孙惕, 生活认真,再加上一些聪明和运气, 就会走得比较好。 从这点上看, 多生孩子的周蕙也是有所得的。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我却一直认为这里的性格应该改成人品,是人品决定命运。人品好,他与社会的彼此包容度就大,那么他就会得到更多的帮助与机会,运势自然不会差。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你现在写的虽然是长篇, 但是结尾常有令人拍案的感觉,情节出乎意料, 戛然而止,抓住人心。 o.herry 一生很短,不到50岁, 只写过一部长篇。 他的长篇我没读过, 但猜想也是这样的奇妙。

问好新周, 谢谢你带给读者的快乐。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小苏的文笔生动多姿, 每次都会感觉意犹未尽就完了。 这个结尾真是惊悚。 小苏你喜欢欧.亨利的小说么? 他的短篇小说构思精巧,风格独特,语言幽默、结局总是特别出人意料。 看你的孙凤, 我常常会想起以前读过的 o.herry。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人品不错的孙凤和孙惕, 生活认真,再加上一些聪明和运气, 就会走得比较好。 从这点上看, 多生孩子的周蕙也是有所得的。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孙家就有两个好孩子,孙凤拔冠,孙惕居次。看来孙惕的婚姻也不赖,虽说门弟有些差异,但人家姑娘主打一个愿意。他那个爱钱攀势的妈,这次终于做对了一件事。

===========孙凤母亲周蕙是看上人家是厂长的千金,才极力成全的,但歪打正着算是做对了。谢谢蝉衣,问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吴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一事无成。追女孩子完全不在火候。倒是李唐沉得住气,有一股深藏不漏的劲道。瓜瓜的文越写越炙脍,少男少女的心思有趣生动跃然于纸上。

======李唐有些早熟,而孙凤属晚熟型,两人在这方面互补。而吴城还是个青瓜小子,没有一点儿城府和稳重。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五个人一起往高二楼走”感觉要上紫禁城顶上比武:)==========哈哈哈,你这一说,是有这么种感觉。

哎呦妈呀,胡敏真的死了?现实中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只能说————傻逼父母!=========最可怕的是,这类父母根本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们只埋怨孩子太脆弱,埋怨社会杂音太多,影响了孩子,但就是不会埋怨自己,不承认自己的失败。谢谢老大,问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哎呀,我只能说这个吴城太幼稚了,这样只能不断增加他的“讨厌度”啊。=============这个年纪的男孩追女孩的方式,就是先讨嫌,引起注意,还觉得很酷。

孙惕这里,好像有大雷!==========啊?是吗?还没想那么远呢。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李唐——》盛世呢,吴城——〉城主,孙玟——〉先驱,呱呱的确在plotting时做了很多功课,花了很多心思,读起来令人心悦诚服:))=========这个有些心虚,我给人物起名字基本上是心血来潮头脑一热。尤其是主要人物,为了少些一个字,全是单字名。

白纸吹散,上下浮沉,飘零可怖————最后12字好凝练,画面中充满动感,动感中生发气氛,那个“怖”字好给力!========谢谢采心的表扬,开心,问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自带小板凳,入座很安静~0~=========哈哈哈,咱们采心不愧是大作家,随便一张口,才气到处走。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吴城马上象被入侵了领地的大花豹,全身拉响警报。他停下手里的筷子,支楞个脖子,瞪着孙玟,“你没事不边儿上呆着去,上这是非之地来干啥?去别的地儿吃!”哈哈,寫的有趣,把吳城描繪得活靈活現。欣賞了,平安是福。=========谢谢梅子才女,每次最爱看你的总结,你总结能力超强的。问好,平安是福。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胡敏太可怜了。这个妈妈要是失去了女儿,也要疯了吧?=====谢谢可可,问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若蓝' 的评论 : 天啊,小胡敏不会想不开吧……问好南瓜!==========这个年纪对生命还不知道珍惜,最是容易冲动。谢谢蓝蓝,问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又一篇力作!最喜欢描写几个小儿女的滕胧初恋,对几个争气吃醋的小男孩儿的语气语调言也刻画入微木三分,比如名字的谐音和含义;吴城一城主、孙玟一孙文、李唐一李鹿盛世……都令人心领神会卟嗞一笑!苏苏想象力和文字功底太好了!佩服!=========谢谢慧玲的暖心支持,我会开心一整周。你也让我狠倾佩,从你的文字上来看,一直以为你是科班文字工作者,谁知确实医生,五体投地。

要赶去看牙医装牙冠了,再谈!==========美美的,祝顺利。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看到最后,几乎是悲慎交加了,可怜的胡敏,只有13岁就天人永隔了?但愿苏苏放她一条生路,只有五层楼,说不定被啥树枝给接住了,只受皮外伤小骨折的,让她活下去吧?她妈应该????会再逼牠========可怜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注定成为别人的工具,没有半点自由。慧玲心地柔软善良,我心狠。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啊,这也太惊悚了!

======是啊,惊悚,黑暗,窒息。谢谢大汉唐,问好。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赶紧抢了沙发========给慧玲友上茶。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各位亲朋好友,今天在外边边玩边逛,才回家坐下来,怠慢了。
蝉衣草_890 回复 悄悄话 孙家就有两个好孩子,孙凤拔冠,孙惕居次。看来孙惕的婚姻也不赖,虽说门弟有些差异,但人家姑娘主打一个愿意。他那个爱钱攀势的妈,这次终于做对了一件事。
蝉衣草_890 回复 悄悄话 吴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一事无成。追女孩子完全不在火候。倒是李唐沉得住气,有一股深藏不漏的劲道。瓜瓜的文越写越炙脍,少男少女的心思有趣生动跃然于纸上。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五个人一起往高二楼走”感觉要上紫禁城顶上比武:)

哎呦妈呀,胡敏真的死了?现实中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只能说————傻逼父母!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哎呀,我只能说这个吴城太幼稚了,这样只能不断增加他的“讨厌度”啊。

孙惕这里,好像有大雷!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李唐——》盛世呢,吴城——〉城主,孙玟——〉先驱,呱呱的确在plotting时做了很多功课,花了很多心思,读起来令人心悦诚服:))

白纸吹散,上下浮沉,飘零可怖————最后12字好凝练,画面中充满动感,动感中生发气氛,那个“怖”字好给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自带小板凳,入座很安静~0~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吴城马上象被入侵了领地的大花豹,全身拉响警报。他停下手里的筷子,支楞个脖子,瞪着孙玟,“你没事不边儿上呆着去,上这是非之地来干啥?去别的地儿吃!”哈哈,寫的有趣,把吳城描繪得活靈活現。欣賞了,平安是福。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胡敏太可怜了。这个妈妈要是失去了女儿,也要疯了吧?
紫若蓝 回复 悄悄话 天啊,小胡敏不会想不开吧……问好南瓜!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朦胧,争风吃醋,又笔误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又一篇力作!最喜欢描写几个小儿女的滕胧初恋,对几个争气吃醋的小男孩儿的语气语调言也刻画入微木三分,比如名字的谐音和含义;吴城一城主、孙玟一孙文、李唐一李鹿盛世……都令人心领神会卟嗞一笑!苏苏想象力和文字功底太好了!佩服!要赶去看牙医装牙冠了,再谈!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看到最后,几乎是悲慎交加了,可怜的胡敏,只有13岁就天人永隔了?但愿苏苏放她一条生路,只有五层楼,说不定被啥树枝给接住了,只受皮外伤小骨折的,让她活下去吧?她妈应该????会再逼牠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啊,这也太惊悚了!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赶紧抢了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