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三十一章 雏鹿之切慕

(2022-08-22 17:50:36) 下一个

趁着没有客人,裘馥莲按照崔文晓发过来的链接,开始浏览《反自杀者联盟》的网站。虽然早就知道,但看着网站首页的一组组数据,裘馥莲心中依然阵阵抽痛。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中国每年死于自杀的人数多达二十八万,居于意外死亡的首位,超过因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几倍。自杀未遂的人数更是高达二百多万人。而因家人自杀出现长期严重心理创伤的人数有一百五十万人左右。也就是说,每一个自杀成功者,将给他或她的五个亲人带来永久且无法磨灭的伤害和痛苦。

首页的一篇短文,是出自裘馥莲之手,她以一个失去女儿失去丈夫的老人的角度,给那些对生活绝望的人以提醒和忠告:

如果你还爱着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你的妻子或丈夫,你的亲友,就在做这件事之前,用一分钟想一想,你的离开将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你会把你一个人的痛苦,加倍地给了你所有的亲人。你会把一个人的痛苦,变成一群人的痛苦。你会改变你亲人的后半生。当你躲在你的死角里出不来的时候,不防停下来,歇一歇。等你不那么疲倦的时候,再试着走出来,然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很大很大。

不要轻易被恶意击垮,要学会在薄情的环境里深情地活着。每个人都会在一生中出现一些坎坷,爱情受挫,事业不顺,婚姻失败,家庭变故等等,但因此就把自己的后半生也交代出去,这个账就算错了,我们要算人生的大帐,我们要相信美好总会发生。人生那么多不如意,但你要记住,世间最珍贵的就是你自己。跌入低谷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相信美好的能力。

借用网上的一句话: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吴欣漪默默地看着母亲,她从母亲建《反自杀者联盟》这件事可以看出,母亲对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痛心和失望。正如她跟崔文晓说的:“我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却没有能把自己的女儿教育成坚强、勇敢、有韧劲的人,毫无疑问是一个失败者。我愿意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此类的事情尽量少一些发生,这就是我建这个《反自杀者联盟》的初衷。”

=======

直到下午,郑琪琪才在封川的再三催促下,离开娘家,一家人坐车去了婆家过年。

吃晚饭的时候,郑奎山告诉自己的两个孩子,明天要带他们去看姥姥。郑枫茂很开心,因为在姥姥家可以看到妈妈的照片。但他的兴奋却不敢表现出来,怕象姐姐说的那样,如果他们更喜欢姥姥,那么爷爷奶奶甚至爸爸会不高兴。

吴欣漪残忍地让两个年幼的孩子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死亡,这件事在所有人心里都讳莫如深,其中也包括郑枫红和郑枫茂。他们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知道母亲情绪失控的原因。但奇怪的是,姐弟两人竟不约而同地三缄其口,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成年人发问。仿佛他们根本不想知道吴欣漪自杀背后的原因。这让郑奎山既如释重负,又惴惴不安。他一方面无法面对孩子的疑问,另一方面又担心孩子们的沉默是否代表了他们知道了全部?郑奎山不清楚吴欣漪是不是已经告诉了孩子自己的出轨?如果两个孩子已经知道了,那么自己就是两个孩子的杀母仇人!

因此他不但从不在孩子们面前提起吴欣漪,更在家里几乎抹去她所有的痕迹,甚至排斥让孩子们去看望裘馥莲。因此,明天是自从吴国庆父女下葬后,两个孩子第一次去看望姥姥。

尽管郑枫茂把小毛毯抱在怀里,但明天去看望姥姥的消息依然让他兴奋地睡不着。他悄悄开了一丝门缝,看见父亲的房间已经熄了灯,便蹑手蹑脚走进了姐姐房间。

“姐姐,我睡不着。”郑枫茂在姐姐身边躺了下来,说道。

郑枫茂一进来,郑枫红就看见了他,她明白弟弟为什么来,这使得她像个老人那样混浊地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地说道:“小声点儿,不要让爸爸听见。”

“姐姐,你梦见过妈妈吗?”郑枫茂在姐姐身边轻轻躺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来不及张口回答,郑枫红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只有在黑暗中,她对母亲的思念以及因此而产生的眼泪才能这么任性。

郑枫茂等不到姐姐的回答,便用手去摸她,却发现了她身体的颤抖,“姐姐,你哭了?”

回答他的是郑枫红压抑的啜泣。郑枫红的悲伤瞬间象传染病一样感染了郑枫茂,并开始在他幼小而脆弱的心脏里肆虐,随之而来的是他的哭喊:“我想妈妈,很想很想,妈妈,妈妈,呜呜呜·····”

接下来的话被跳起来的郑枫红惊慌失措地用手堵了回去,她低声斥道:“你干什么?让爸爸听见他会生气的。你没注意到爸爸和爷爷奶奶从来不在我们面前提妈妈?他们都不喜欢妈妈。”

郑枫茂在姐姐的压制下用力闭上嘴巴,抽噎起来,再不敢放声大哭。

郑枫红又支着耳朵听了听,见外面没什么动静,才又放心地躺了下来。

“弟弟,明天咱们去姥姥家时,不要问关于妈妈的事。还有,从姥姥那里回来后,不要在爷爷奶奶面前谈论姥姥。记住了?”

“嗯,记住了。”郑枫茂顿了顿,又问:“姐姐,你知不知道妈妈到底为什么离开我们?”

“不要问,在你长大之前不要问。”郑枫红语气严肃地说道。

郑枫红的郑重遏制住了郑枫茂久久盘踞在心底的疑问,但很快他就又忍不住说道:“是不是我们做的不好,所以妈妈才离开我们?爸爸会不会哪天也不要我们了?”

郑枫红迟疑了数秒,说:“不是我们的错误。而且,爸爸不会不要我们。”

初二一早,郑奎山就带了满车的礼物,以及一对虽然看起来乖巧懂事却略带老气横秋气质的儿女,驱车去了灵山大学家属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这集在坛子上看过,再赞呱呱把裘馥莲老母亲写“出圈”,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期待后续发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