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47)

(2022-01-05 08:12:20) 下一个

小V十个月大时,傅莱明带他去发小家玩耍。小V对发小家的两只拉布拉多犬很感兴趣,跟前跟后地追着狗狗玩。发小拿着一根树枝,站在后院往不同方向扔,狗狗们便追着树枝跑,然后叼回来跟主人显摆。小V不畏严寒,激动地跟在狗狗屁股后面爬。一时间,树枝、狗狗、小娃混战一团,伴随着大人们的欢声笑语,在严寒的冬日构成了一道温暖的风景。

晚上洗澡时,我看到小V的手背上有一道伤痕,看样子是在追赶狗狗的过程中,被树枝擦伤的。只是皮肉伤,应无大碍,只是当妈后,对所有涉及孩子安危的事都会分析过度。我想起那根被两只狗狗用嘴巴争来夺去的树枝,又想起两只狗狗尽情在小V脸上手上舔来舔去的闹忙,担心小V手背的伤口沾染了狗的唾液。我逼着傅莱明去问发小有没有給狗狗打过疫苗,再决定是否带小V去打狂犬疫苗。

傅莱明不乐意了!他说这样打电话过去会让人家感觉不舒服。我解释说,我相信发小是值得信赖的狗狗监护人,只是有时候狗主人也不知自家的狗是否携带致命病毒。几十万分之一的病毒携带率,万一被我们碰上了,概率就是百分之百。小V真要染上狂犬病,根本无药可救。

拗不过我,傅莱明不情不愿地给发小打了电话。以他的情商,自然不会像我这般直来直去。他说,小V如此喜欢发小家的狗,以至于他也想养一条。他想询问如何保证狗狗对孩子的安全性,譬如如何训练幼犬,何时给它们打疫苗,等等。

一讲起爱犬,发小自是滔滔不绝,成吨的经验无偿传授,足足讲了半个小时。傅莱明在海量信息中抠到了一个小细节:狗狗在被领养后的一个星期内就必须打疫苗。他如释重负般把这个信息转达给了我。我知道,他的如释重负,是因为终于挂断了这个他并不感兴趣却不得不礼貌倾听的冗长电话。作为宅男,养狗从来不是他的计划,因为狗狗们需要每日里风雨无阻去户外蹓跶,而他只喜欢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撸猫。

无论如何,只要小V是安全的,我也就跟着如释重负了。

 

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却感觉傅莱明自此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连着好几天没有准时下班。我问起他晚归的理由,他也避实就虚,只说工作上遇到了些麻烦事。我不免胡思乱想,猜测是不是因为我纠缠狗狗打疫苗的事儿,让他觉得我一根筋,对我有了意见。确实,几十万分之一的概率,我凭什么就那么担心会降临到我们身上?有这么精准的运气,我直接去买彩票不好么?要不是他谈话艺术了得,只怕就此得罪了发小。我反思:也许我对小V真的是保护过度,丧失了常理心?

只是这一次,傅莱明“怄气”的时间有些长,延续了将近一个星期。除了晚归,他还时常把自己反锁在书房,浑身秘密的样子。以前我们争吵,他也会采用冷处理的方式,不过通常过个一两天就会恢复常态。这一次,他的表现让我不淡定了,想着不至于我为了保护儿子,推他做了些过火的事,他就觉得我对他缺乏尊重,跟我过不下去了吧?

这么想着,心里竟也是有了些怨气,一时不知是该向他道歉,还是跟他掀桌子。

 

到了周末,我正在厨房准备午餐,傅莱明的电话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号码,又飞快地瞄了我一眼,竟是不顾严寒,跑去阳台上接听。他还特意拉上了客厅和阳台间的移动玻璃门。以前接电话时,他总是在我面前开着免提。这番反差让我无法不作多想。

我放慢了切菜速度,脑子里风暴般闪过这通电话的各种可能。

骨子里,我是信任傅莱明的。自从我俩确立关系,他的爱好与人际交往对我几乎透明。每次谈论起名人或身边熟人的出轨事例,他总是旗帜鲜明地表示不赞同。他认为这样做相当愚蠢,会摧毁夫妻间的信任,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裂痕。所以,对于他之前一个星期的异常,我的第一反应是,也许他真的在工作中遇到了麻烦?

然而,不管傅莱明的人品多么扛打,碰见这种鬼鬼祟祟打电话的状况,我的心头终究还是会闪过当年被昆鹏伤害的阴影:他不会背着我搞婚外情吧?毕竟,我俩在一起四年多,荷尔蒙维持的激情早已消退。而自从生了娃,每日里柴米油盐,奶粉尿片,也几无浪漫可言。傅莱明一向讲求生活质感,有没有可能他觉得目前的生活太过琐碎平淡,追求浪漫的心思又蠢蠢欲动了?

心底的不安就此炸裂开来。。。

回顾过往十个多月,虽然母乳一直不太充足,我还是尽力保持母乳喂养,把自己打扮成随时待命的奶牛状:整日里穿着可以随时掀开的哺乳胸罩;松垮的T恤上时常点缀着小V吐出的奶渍;头发也已好久没有打理,蓬乱地拿根橡皮筋绑在脑后,只要小V扯不着就好;皮肤更是没空好好保养,每天能洗把脸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化妆敷面膜?因为生孩子,体重还剧增了二十几磅,这大半年也没能减去多少。最近大概陪着小V吃多了辅食,目测腰围还涨了一圈。总而言之,跟以前衣妆精致的白领丽人相比,现在胖若两人,是典型的黄脸婆、糟糠妻。突然脑海中又隆隆响起昆鹏的指责:“你不顾形象,不思进取,我一眼就能看到你五十年以后的模样。”

本以为我已摆脱了第一段婚姻的阴影,可原来,它一直都是我的梦魇。

傅莱明接完电话,回屋拿了件外套,边穿边对我说:“我有事出去一下。你和小V先吃,不用等我了。”说完,他急匆匆推门而去。

我下意识放下菜刀,跑去靠近阳台的窗边,躲到窗帘背后向外张望。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的停车位。我不知这么做意义何在。我是能看到他从停车场出发,但却看不到他去往哪里啊?这番操作,我想,纯属是因为不信任而无意识衍生出的一种自我防御吧?

可是,我确实发现了点什么。我看到傅莱明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红色轿车。轿车载上他,掉头转弯时,我看到了驾驶座上飘洒而过的金色长发。

一时间,犹如五雷轰顶,我十指绞住窗帘,只觉得浑身寒意。他带我见过的朋友中,我不记得哪位女性朋友有一头金色长发。事实上,他介绍给我认识的朋友中,几乎没有单身女子。她们不是谁的太太,就是谁的母亲,甚至还有一对女同性恋夫妻。大概是物以类聚,他的女性朋友大都朴实无华,或充满知性,或充满母性,看着又舒服又安全,让我全无防备。

我木然回到厨台前,把牛油果切了,又机械地煮了一些蘑菇和花椰菜,给小V做了蔬果泥。小V吃完,像往常一样趴在小床上睡着了。我独自坐到餐桌前,吃着只加了一点盐的蔬菜,只觉得味同嚼蜡,甚至还泛着恶心。我的心里翻江倒海,反反复复拷问着自己:如果傅莱明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第一反应是离婚。然而,几乎不加思索,我又给这个选项投下了反对票。我想起小艾拉黯然的眼神:“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妈妈能和我在同一个房间里玩耍。”我不能让小V也拥有一个如此卑微的愿望。

与不想让小V沦为单亲家庭的孩子相比,另一个同样重要的原因是:我舍不得!是的,我无法舍弃过往四年来所拥有的扎实的幸福感。如果不得不重新审视我与傅莱明的关系,那我一定需要铁证。至少,他要亲口对我承认他有外遇!

然而,万一他真的承认了呢?想到这种可能性也许真实存在,我这颗被昆鹏锤炼过的心还是颤抖不已,该有的心痛一分不少,甚至更多。对于这段婚姻,我感觉自己押上了全部的赌注。如果这么完美的开场都会遭遇同样肮脏的背叛,这么精挑细选的老公也不过满脑子花花心思,那么在情感的世界里,我还能相信谁?

我食不知味地吃光了盘中的蘑菇和花椰菜,开始收拾碗碟。

正清洗间,傅莱明推门进来。 他边脱外套边说:“你吃完啦?那好,我就做一个芝士三明治吧。”他语气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深呼吸,按捺住翻滚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他:“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傅莱明楞了一下,磕巴着问:“你,你什么意思?说什么?”

我不打算绕圈子,开门见山地发问:“你刚才干嘛去了?挺神秘的样子。”

他看着我,似乎是在掂量我知道多少内幕。迟疑了几秒钟,他说:“就是和朋友出去一下,打算买点儿东西,没买成。”

他越是刻意隐瞒,我越难受。听到他这么含混不靠谱的回答,我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当下决定不再陪他演戏。我说:“你神神秘秘地去阳台接完电话,就跟一个金发女郎一起消失了一个多小时。你打算跟她买什么?约会服务吗?性服务吗?如果我没看见,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重重放下正在清洗的瓷盘。大概是太过用力,盘子砸到水池底部,裂成了两半。

傅莱明冲过来,抓过我的手,查看我有没有受伤。我的心柔软了些,但也不打算就此放过,只是瞪住他,想看他如何掩饰。

他回望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就这么对视了一会,他有些绷不住,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他说:“亲爱的,你厉害,我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是跟一个金发女郎出去了,她的名字叫黛西,是一名地产经纪。我打算给咱们换个独立屋,就找她看了些房源。她今天告诉我有个房屋新上市,在我感兴趣的区域,我就跟她去看了一下。你要不信,我可以现在给她打电话,你问一下便知真假。”

我当然不会蠢到去跟黛西对质。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背着我偷偷去看房?女人天生喜欢买东西,买房这么有成就感的事儿,他瞒我作甚?我们甚至都没作过这方面的讨论。

我将信将疑,问道:“买房子?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先跟我商量一下?”

傅莱明说:“这不还只是一个构想嘛!我有很多想法,很多尚在画饼阶段,可能需要筹划很久,譬如买房。我是想,小V长大了,他会需要更大的活动空间。上次去我发小家,他玩得那么开心,我无法忘记他在后院追着狗狗爬时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但我不敢跟你说,你这易激动体质,我说风你就盼雨。记得咱俩刚开始打算搬到一起住,来K市看房的情形么?才看了两三个租赁物业,你就想下offer,为此还跟我吵了一架。之后逛到咱们这个楼盘,你干脆就想下单买房。亲爱的,我爱你至死不渝,但你这下决心的流程走得实在太快,我有点跟不上,只能笨鸟先飞,自己做足功课才敢跟你提议。买房是件大事,我打算先看上一圈,选择几个格局结构质量方位等大方向都没有争议的,才带你去看,挑你最喜欢的。没想到你的雷达系统这么敏锐,我还没看到中意的,你已发现我的行踪。亲爱的,我不是想要瞒着你,我真的是担心如果我一上来就带你去看,这会儿你都下完三套offer了。又或者咱俩房没买成,先吵得离婚了。”

他含笑看着我,向我伸出手,等待与我和解。

我有些放不下面子,踌躇半响,还是把手放进了他的掌心里。我嘟哝道:“那我看上的这个楼盘,咱们现在不也住得好好的嘛?”

“是啊,老婆大人!有时候呢,我太过优柔寡断,还需要你临门一脚。所以说,咱俩是最好的互补型夫妻档,你冲动时我拽着点儿,我下不了决心时你站出来杀伐决断。这样,咱们三思有了,后行也跟上了,生活才能过得有张有驰,又什么都没错过。你说是不是?”

我从心底里认同他的说法,只是口头上不愿妥协,只是矜持地点了点头,说:“我给你做芝士三明治。你去看一下小V,他可能快醒了。”

傅莱明在我脸颊上啄了一下,轻快地跑去了儿子的房间。

这场风波就此告一段落。不过,傅莱明终究没有看到合他心意的房子。他说:“这个城市怎么像是机器人构建的?毫无个性!就像是一个专门给那些在多伦多上班的人打造的巨型卧室。所有的房子外型都差不多,里面的布局也差不多,看一个跟看十个并没有太大区别。而且还都那么贵,这里一套公寓的价格都快赶上B市的独立屋了。”

他说,被我发现他看房的那个周末,他跟黛西去了一个相对成熟的社区。那里有成片的绿荫,每户LOT很大,房子也各有特色,是他喜欢的社区类型,当然价格也偏贵。只是那天看的那套房子格局实在太差,里面的空间被设计得乱七八糟,还只有一个车库。虽然里里外外可以泊两辆车,但进出极不方便。这些都是硬伤。

“不过呢,”他说,“你要去了,肯定又想着要下offer,因为房间里刷着你喜欢的暖黄色调,客厅还点了香薰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人生处处是考验!:)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担心了五分钟!LOL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那是妥妥的冰与火之歌。
给他们设置deadline有啥用啊,人家随便挪一挪,总也碰不到。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果真和John大婚时,如果pandemic已过,曼文一家打算飞去加州参加他们的婚礼。:)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不伤心肝肺儿是真的!我家也有个慢性子,不到deadline不开工的那种,急性子的很多工作都在设置强调deadline中 LOL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哈哈哈,啥时候书里的人物聚一聚开个派对什么的?话说John的缺点也会慢慢暴露出来的。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P。这算比John不足,比霍栩有余吧。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可喜曼文有个优秀的队友!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相比急性子,慢性子真是一种祝福,遇事慢吞吞,一点不伤心肝肺,肯定长寿哈。怪不得乌龟(在书里)能活一万年。
今天陪娃上网课有感。急性子作者已吐血数桶,慢性子的娃还没进入状态。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女人的疑神疑鬼写的很到位!搞笑死了,这慢性子遇到急性子真的是offer 拦不住啊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欢迎玫瑰!“寻觅”那部分费了那么多笔墨,没白费劲,是吧。:)
曼文是走出来了,只是偶而触景生情,会触动老伤疤,但影响微乎其微。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今天第一次抢到少发!傅莱明真是个优秀的老公,曼文该从前一段婚姻的阴影中走出来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