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说《Memory》第二章 中国北京-3

(2021-11-09 19:17:21) 下一个

3.

吃完晚饭,我打开信封,发现航空信封里面还套着一个小信封,小信封封口处有一个黑色的圆形的封签,封签中间印着一个金色的十字架。我小心翼翼的把那个圆形的封签撕开,里面拿出一张长方形的小贺卡。贺卡正面是一个可爱的米老鼠的头像,头像下面印着一行彩色的字:来自佛罗里达Magic Kingdom的问候。我打开贺卡,令人惊讶的是,里面竟然是空白的,一个字都没有。我把贺卡翻过来,背面也只印着一个Disney的logo,还是一个字没有。这真是奇怪了,我坐在那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这封信真是Jim寄来的,难道只会寄给我一张空白的小贺卡吗?我又把那个大信封彻底撕开,看看是不是里面还漏掉了一封信,可里面空无一物。

于是我又拿起那张贺卡,放在台灯下翻来覆去的仔细的看了又看,忽然发现米老鼠的背面逐渐清晰的出现了几行字:“ Dear Simon,  希望你已经顺利回到北京。很高兴上次在摩押小镇见到你,跟你聊的很愉快。我只想告诉你我还在等你的答复,希望能尽快听到你的消息。Take care, Jim。”

真是太奇怪了!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他用了什么神奇的墨水?难道是想跟我开一个magic joke 吗?

我第二天去书店买了一张印有大熊猫的贺卡,找出Jim的地址,给他回了一封信。大意是:很高兴接到他的来信,我的答案是Yes。不过我还希望知道一些details, 比如:要去哪些地方?什么时候开始?去多久?行程谁来安排?我能有多少收入等等。然后告诉他我现在正准备考试,考完了还要递交大学申请材料,所以最好明年3月申请结束了以后再去,而且那时候是春季,气候也更适合旅行。

信发出后,等了很多天,一直没再收到Jim的回信。转眼夏去秋来,家旁边地坛公园的银杏叶开始变黄了。眼看到了10月,距离月底考试的时间不到三周了,复习也更加紧张,渐渐地就不再惦记这事了。这期间姐姐给我来过一个电话,很兴奋地告诉我爸妈的绿卡已经批了,就暂时先不回北京了,让我一个人在北京注意安全,希望能尽快来美国上学,全家在美国团聚。还有就是梁芳给我打过两个电话,约我去新开的糖果KTV唱歌,我哪有那心思,于是找个理由推掉了。

很快到了10月中,离考试就剩一个星期了。一天上课的时候,梁芳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上着课没接。过了一会儿,她发来一条短信“给我回电话,有事儿!”。阅读老师讲完了一个不咸不淡的笑话后下了课,我马上给她回了个电话:“梁芳,找我什么事啊?火急火燎的,你家房子着火了?!”“呸,你个乌鸦嘴,你们家房子才着火呢!”梁芳那边没好气的骂道。“本姑娘找你肯定是好事儿,想不想听?”“说吧,啥好事儿?”“你知道科博会明天开幕吗?明天开幕式结束后,咱们部里领导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晚宴,宴请各个国家来的公司高管。你还没在人民大会堂吃过饭吧?我们展览部有几张送客户的请柬,我偷偷给你留了一张。明天来开开眼吧!”

这下周就考试了,我本来是想拒绝她的。可一想,还真没在那里面吃过饭,还真想看看这国宴的标准都是什么菜。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去吧,就算是给自己战前放松一下了。于是答应了她,梁芳那边马上很高兴地说:“晚宴7点开始,明天6点我在冲着天安门的北门等你,不见不散哦!”刚挂断,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一看还是她。“怎么了,有变化吗?”“没变化,只是提醒你,你没有停车证,所以明天别开车,你只能坐地铁来,在天安门东站下,西站会关,然后走过来。另外好像明天会降温,晚上会很冷,你多穿点儿!”“哎哟,考虑的真周到,你真是比我妈还关心我。”“哼,你什么时候也关心关心我呀?!”说完梁芳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下了课我没回家,直接坐地铁到了天安门。紧赶慢赶的跑到大会堂北门还是晚了半小时。我快步冲上那高台阶,老远看到梁芳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长风衣站在门口的罗马柱下不停的跺脚,看我来了,埋怨道:“你怎么才来呀?说好了6点,这大冷天的我都已经等了你半小时了,冻死我了!”然后拉着我的手赶紧往里走。我一摸她的手真是冰凉冰凉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进门的时候,梁芳晃了晃手中的两张请帖和她的工作牌,顺利过了安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北京大妞也挺可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