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说《Memory》第二章 中国北京-1

(2021-11-04 21:35:27) 下一个

Beijing, China

 

1.

刚回到北京那几天,我跟谁都没联系。一个人待在走之前新买的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的梧桐树,静静的发呆。回想这次美国之行发生的一切,总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那么的不真实。可每每看到放在桌子上写着Jim的地址和电话的餐巾纸的时候,又分明知道这是真的。

“我应该答应他吗?为了一个只见过两次的陌生人跑到欧洲去,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会有什么危险吗?”这些问题经常在我的脑子里闪来闪去。我无法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听起来似乎正确的逻辑。于是想了几天以后,决定索性不想了。既然做不了决定,那就先不做决定吧。其实有的时候,不做决定也是一个决定,不是吗?我想先不急于答复他,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他不再联系我了,也许这只是当时随便说说而已,也就不用再把它当一回事儿了。

这几天陆续收到姐姐发来的好几封邮件,一直在催问我有没有开始上托福强化班,有没有注册考试。我也认真考虑了一下,如果目前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留学也许是唯一的一个能改变现状的出路。既然要留学,那就早点准备吧。

于是在家里憋了一个星期后,挑了一个比较凉快的天儿出了门。来到海淀的新东方大厦,报了个3个月的托福强化班,交完钱领了复习资料,刚走出大厦门口,手机响了。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梁芳打来的。梁芳是我原来国企的同事,更确切的说是比较亲密的同事,因为我俩还好过一段时间。她家是北空的,也许是因为从小在空军大院里长大,她的性格很有点儿像男孩子,说话办事干脆利索,风风火火。因为我去南方读的大学,我更喜欢性格温柔的南方女孩,所以跟她交往一段时间觉得做女朋友不合适,做好哥们儿倒挺合适,也算是红颜知己吧。

我刚接通电话还没说话,那边就像开了机关枪一样。“时云,你小子死哪儿去了?这么多天打你的电话一直在关机,我还以为你被火星人掠到火星上去了呢,你跑哪儿去了你?”“嘿,梁芳啊,我去了趟美国。”“什么?你去美国了?你怎么也不说一声! 你现在人在哪儿啊?” “我在中关村”“中关村哪?我现在过去找你。”“现在?你不上班了?”“嗯~~,我今天确实还挺忙,那要不晚上咱们一起吃晚饭吧,好久没见你了。亚运村那新开了一家鱼头泡饼,我们晚上6点在那儿见?”“行啊!”

按着梁芳给的地址,我6点准时来到了亚运村的这家鱼头泡饼店。一进门,穿着金色旗袍的迎宾小姐微笑着迎了上来,“先生,请问您有预订吗?”“没有”话音刚落就听后面有人喊,“哎,有,梁小姐定的!”,我回头一看,梁芳穿着一身宝石蓝的长裙,手里夹着一个黑色的包,飘飘然地闯了进来。“哎哟,几天不见,没想到你现在打扮的越来越淑女了啊”,我笑着说。“什么狗屁淑女?本小姐本来就是大家闺秀。”说完,她毫不忌讳的挎着我的胳臂就往里走。

她订了一个带屏风的雅座。刚一落座,梁芳便急不可耐的拍了我一下,“你啥时候跑到美国去了,说,干嘛去了?”“我姐姐在美国,正好现在不用上班了,过去看看她。”“嗨,我们好了这么久,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姐姐在美国啊?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别过几天你给我从美国带回来一个你的私生子吧?”“你这人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话还是这德行。”我不禁摇了摇头。“就算是你姐姐在美国,就你,我才不认为你去美国只是为了看他,你肯定还有别的事儿,老实交代吧。”“好吧,算你厉害!我这次去的最主要的目的是去找工作。”“找工作?哇塞,你要开始挣美刀了,那今天这顿饭该你请了。”“唉,可惜啊,人家美国公司没要我。所以啊,我现在是无业青年了,这顿饭还是你请吧,你至少还有个铁饭碗。”听完这话,本来还挺兴奋的梁芳像泄了气的皮球,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为什么呀?人家为什么没要你,嫌你丑?”她咯咯坏笑了几声。“去你的”我在桌子下踢了她一脚,“你觉得我丑吗?”“还行吧,情人眼里出西施,谁让我喜欢你呢。快说说到底咋回事?”于是我就把整个找工作的过程跟她说了一遍。“唉,不去也罢,也许会有更好的机会在等着你。”“是,你说的没错,后来确实还有另外一个机会,可我现在有点拿不准,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机会。”

于是我把在摩押小镇上碰到Jim的前前后后,以及他想出钱请我帮他做事的整个过程,跟梁芳详细的讲了一遍。本来我一边讲,她还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脸盆大的一盘鱼头泡饼被她吃光了一半。讲到后来,她停住不吃了,两个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等我讲完的时候她凑过来,拿手摸着我的额头说,“你没事儿吧?没发烧吧?!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在讲电影故事啊。”“别说你不信,说实话我自己都不信,觉得这事儿听起来一点都不靠谱。可我又凭直觉觉得Jim这人不像坏人,给我的感觉这老头儿人还是挺好的。”“你什么意思啊?”梁芳杏眼圆睁,“难道你还真当真了,你真的想接他这活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