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

记下生活中的只言片语,给日子留个影。
正文

两个偶遇故事:“噢,你也在这里吗?” (上)

(2021-09-21 19:00:00) 下一个

引子是张爱玲的一篇小说《爱》。很短,就抄录在下面了。

--------------------------------------------------------------------------------------------------------------------

《爱》

张爱玲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青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地说了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回,各自走开了。

    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人被亲眷拐了,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青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

    有两点说明。

第一,如张爱玲一开篇就交代 “这是真的”,故事的女主是胡兰成的义母施春。胡兰成《今生今世》里专门有一章《怨东风》讲的就是她的故事。中年以后,施春变得 “益发好胜逞强,待人辣手辣脚”,《金锁记》里曹七巧的原型有一大半在这里了。但在张爱玲的《爱》里,“她” (施春)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故而笼罩全篇的是一种不自觉的,春天暮色中的 “女心的凄凉喜悦” (见《今生今世》)。

    第二,是我刚刚抄录《爱》的时候发现的。女主 “手扶着桃树”,那就是站在桃树下了。咦,这岂不是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的现代版故事?!  诗云:“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唐诗通篇以男主为叙事视角,感叹时间的流逝和物是人非的惆怅。《爱》虽然用的是全知视角,但是用女主的 “老了的时候” 来结尾。这样两相参差对比一看,就拼接得到一幅完整的画面:不论是男主(诗人崔护),还是女主(《爱》里的她) ,两个人心里都一直念念不忘年少时那次短暂的偶遇。

人生的无常,都在聚散里。

    铺垫得够多了。下面来讲讲我们家的版本: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画风呈断崖式陡转直下,因为主角是我们家四岁大的弟弟。

    哥哥刚开始学钢琴的时候,是在钢琴老师家上课。一堂课只有三十分钟,所以我和弟弟就坐在客厅里等哥哥下课。在那装有宽大落地窗的客厅里,我们跟钢琴老师的丈夫照过一两次面,但没有说过话。

    有一天下了钢琴课以后,我们母子三人走路回家。在等过路灯时看见了一个人有几分面熟。我才反应过来那是钢琴老师的丈夫,弟弟的问题已经对他脱口而出了:“What are you doing here?”

    我刚想说点什么打打圆场,那个中年男子不知怎么好像已经被冒犯到了,他扭头嘀咕了一句什么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走了!走了!

    弟弟当时还上幼儿园呢,小小孩一个;那个中年人居然跟弟弟较真,有点失风度呵。lol!

    另外一次,是我们刚刚搬到新家不久。

    夏天,邻居在后院烧烤,弟弟跑到树丛边问他们:“What are you cooking?”  我没有听见邻居回答弟弟的问题。我们搬过来以前就听说美国这个地区的人是出了名的社交冷淡(其实是慢热型),呵呵,领教了。

后来我们和邻居相处和睦,这是后话。

    在张爱玲的笔下, “噢,你也在这里吗?” 记述的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一句胜过千言万语;转到稚龄弟弟 “自来熟” 的语境里,得到的反应是无语,是沉默:孩子天真无邪的问话完全不被心事重重的中年人理会。 

所以啊,谈话技巧第一课:说话要看对象,分场合。同样的问题,在不同的语境里,会引起不同的话语对象不同的反应。细想想,这个道理适用于孩子的同时,也适用于大人。修炼和完善对话技巧何尝不是每个人一生的功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追忆2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就是啊,童言无忌。
问好魏薇。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觉得美国人的谈话模式是先问好,再往下走。可小孩子哪管这些呢?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追忆21' 的评论 :

呵呵,谢谢!虽说是个新“嗨” 哈哈。
追忆2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st_4_fun' 的评论 : “需要耐着性子看”,说得太对了!
我也一样。读张的长篇小说一口气读完还意犹未尽;短文和散文却要读读,停停,读读。
just_4_fun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不大喜欢爱玲的短文,需要耐着性子看,她的长篇比起来精彩多了
追忆2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油附中啊' 的评论 : 那我也 “嗨” 给你!哈哈!
谢谢来访。
追忆2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问好觉晓。
你这么说自己我不信;你是最锦心绣口的。
喜欢你的新文章《步行减压》;在你的笔下,处处是风景。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有过突然碰上的时候,情急之下只是“嗨”了一声,嗯,她也“嗨”回来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很同意最后一段。我常常笨嘴不会讲话,情商不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