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五章上

(2021-08-31 12:30:20) 下一个

十五

可是平静的生活里也伴随着危机,随着大学食堂里面供应的粮食越来越少,长水和所有人一样,开始每天生活在饥饿之中。

一九六零年全国开始大面积饥荒,粮食越来越紧张,在农村很多人都饿死了。很多公社的食堂十几天一粒粮食都没有,人们把地里的草,树上的叶子和树皮都吃光了,有的地方甚至人开始像旧社会的时候那样吃起了观音土。

从五八年开始搞的大跃进运动这时初见恶果,以牺牲农业来乱搞工业建设如今受到了来自自然界的重锤反击。靠喊口号和浪漫的革命情怀乃至无限延伸的美好幻想,是建设不了一个真实的国家的,盲目的自以为是让万千无辜的老百姓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只是可惜,尽管经历了这样残酷的灾难,我们的中国仍然没有到自我反省的时候。自从鸦片战争以来这个国家就多灾多难,历史的起伏常以百年为坐标,可是这时虽然百年已满,而战争所留下来的戾气仍没倾泻完毕,中国人在历史的车轮里还要再转几个轱辘才能恢复平静,这席卷了全国的饥荒还仅仅是个开始。

 

长水今天在食堂里用二两粮票只买到了两个用粗粮包野草的大饺子,他拿着饭盒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拿起筷子拨弄了一下那两个饺子。黑黑的饺子皮薄的透亮,隔着光依稀能看到里面暗绿色的野菜团子。

长水叹了口气,一连一个星期都是这样的饭,这种野菜团子里几乎没有任何油水,那点勉强能被称之为粮食的饺子皮薄的像纸,这两个没有巴掌的大的饺子吃下去一点也不顶饥,反而勾起胃的蠕动,引起他更强的食欲。

长水现在整天都被饥饿感压迫着,他觉得胃好像是个张着大嘴的怪兽,只是不停地要吃东西,怎么样也填不满。这让他对食物起了一种贪婪的心理,无论看到什么东西,第一件想到的事情都是“能不能吃”。

饿,是一个很磨人的东西,犹如附骨之蛆,无时无刻不在考验你的神经,很多时候它会占据你大脑的全部思维,让你为了一口吃的放弃所有别的追求。

长水想,这就是生命的本能,是身体的底线。他很佩服那些为了信仰而跨越这道生死线的人,比如古人敬重的那位“饿死不食嗟来之食”的君子。

他常常想,我们这个世界之所以推崇那些有如堂·吉诃德或是夸父那样的理想主义的悲剧英雄,是因为他们勇敢地做了我们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理想甘愿放弃甚至是忘记了自己的生命。其实他们本身毫无过人之处,也全都没有悬念的失败了,而我们却愿意敬重他们曾经的坚持,因为那是我们做不到的。

长水一直都是一分为二地看待生命的,他坚持地认为肉体和灵魂是两个水乳交融却又完全相反的东西,人的身体像世上的万物一样有着生本能,身体的所有机能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活着;

而灵魂追求的却一直是解脱,如何解脱,怎样算是解脱,每个人想象的都不同,但是谁也不会停止追求的脚步,因为这是灵魂的一种本能:只有摆脱了有形的身体才有可能得到自认的圆满。长水认为这个应该叫做死本能。

人,一直都生活在两难之中,但是当实实在在的饥饿开始锯拉身体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屈服于肉体求生的呼唤而放弃对理想的追求,这就叫做现实。

想到这儿,长水笑了一下,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幻境,不管自己在现实中做过什么,可是在幻想里我们都更愿意去满足灵魂的需求,所以我们羡慕那些超越了肉体生死的得道高人,尊他们为“仙人”,而那些因为坚持不屈而死的凡人则成为了我们的英雄和道德标杆。

 

就在长水对着这两个野菜饺子浮想联翩的时候,忽然食堂里的喇叭响了:“同学们请注意,同学们请注意,针对我国近期粮食短缺的问题,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大搞制作代食品的群众运动,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我们学校化学系的全体师生发挥自身专业特长经过长期的埋头苦干,终于研究出了精细的代食品——‘人造肉’!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科研创新,是我们对饥饿打响的漂亮的第一仗!

今天,我高兴地告诉大家,化学系的全体师生带着他们的研究成果来到了我们的食堂,他们要请同学们率先品尝,也希望大家之后能提出宝贵意见!”广播里话音刚落,食堂里就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大家都兴奋地站起来自发地鼓起了掌。

长水也很惊讶,他不知道肉还能用化学的方法人造出来,这个新颖的做法让他也好奇起来。化学系的同学排队走进食堂,开始依次从他们手上的盒子里给每桌的同学们分一条手掌大小的暗红色的‘人造肉’。

一个桌子上的几个人,大家一人夹断一小段拿起来吃了,长水把这个看着有点像火腿片的东西放到嘴里嚼了两下,很软,似乎若有若无的有一点肉味,他慢慢咽下去后,再次用筷子夹起了他的野菜饺子放进了嘴里,他仍然觉得很饿,而且越来越饿了。

 

后来类似这样的创新化学系又搞了几次,但是没过多久就偃旗息鼓了,因为用来做这种代食品的原材料也越来越难搞到了,东北人大食堂里的代食品就这样不了了之。

粮食供应仍然在不断地减少,学校食堂竭尽所能,弄些用带壳高粱磨成面做的团子,炸过油后的豆饼,好的时候蒸些的地瓜给学生们吃。这些东西既难消化又没有什么营养,学生们个个都饿得面黄肌瘦,很多人得了浮肿病。

一次凡民私下里悄悄对长水说,他收到了以前跟他一块劳教的一个朋友的信,信上说,幸亏他们两个回来得早,据说他们呆过的那片农场里这一年多来饿死了很多人,他还听到一个荒信儿,有些地方甚至到了吃死人的地步!

长水听完呆呆地看着凡民,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心里恐惧得发颤,人相食,那会是多么恐怖的场景!

凡民也同样恐惧地望着长水,他小声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可以想象那样的场面的,在那个地方,人早就不再是人了,为了活着他们都把自己变成了野兽!”

说完他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脸,蹲在了地上,全身瑟瑟发抖,接着长水就听到了他小声啜泣的声音。长水也慢慢地坐在了地上,他还记得当年那些被下放到农场去劳教的人们都是些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人格的斗士,可是才几年功夫,就都死的死,疯的疯了。

是的,长水想,他们最起码比自己疯,他们被生活逼迫得彻底扭曲了人性!长水低声对哭着的凡民说:“幸好你见机得快,提早放弃了坚持,否则,这会儿就算是没饿死,恐怕也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凡民仍然低着头,听完长水的话,他很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你不明白,我只是运气好罢了。在那样的地方还谈什么坚持理想,放不放弃早就不是我们自己能做得了主的了,要不是学校还记得我,派了人去视察,我连认罪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你知道吗,我那时才发现,曾经在大学里面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当时还以为自己就算是为了做人的尊严而去死,也在所不惜,实在是太可笑了!只有当你真实地处在那种生死不能自主的环境里,你才会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残酷,什么叫做没有人性!所以,我现在这样活着,虽然痛苦,但是我绝不后悔,我是从地狱里逃出来了这条命!”

他抬起头,拍着胸说,“长水,太难了,太难了!”

长水默默地听他说完,无言以对。他悲伤地望着凡民,半晌才轻轻地念到:“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在这样大饥荒的日子里,时时折磨着长水的神经的不只有饥饿,还有这些听到的和亲眼看到的悲惨的故事。真的,长水在放春假回煤城的路上就亲身经历了两件事,让他痛心难过,并且多少又激起了他一些悲天悯人的情怀。

那是在沈阳火车站倒车的时候,长水正蹲在站台上等去煤城的车,最近因为饿,他站不住,就常爱蹲着,这样好省点力气。忽然他听见对面站台上有人大喊了一声:“抓小偷哇!”然后就看到对面从左边远处慌慌张张跑近一个人,边跑还边往嘴里塞着什么东西。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他身后就追上来一群人,其中一个高声喊:“快抓住他,他刚抢了我的馒头!”

一边喊着一边就冲着之前的那个人扑了过去,一下就把他扑倒在地上,其他人这时也都冲上来帮忙按住了那个小偷,然后连踢带打,都喊着:“让你偷!让你偷!打死你!”

那个小偷被压在地上,脸刚好朝着长水这边,长水清楚地看到血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流得满脸都是,可是他并不管这些,也不反抗,只是拼了命地往嘴里塞那个馒头,飞快地吃。血挡住了他的眼睛,长水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那被塞得鼓鼓的两腮却很突出,让人印象深刻。

长水正看得心惊,忽然觉得自己的衣服兜一动,他本能得转头去看,就发现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正猖慌地从自己身边逃走,因为受了惊吓,小孩跑的趔趔锵锵的,一个没站稳向前摔了个大马趴,然后长水就听见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声,一把硬币散落在站台上到处都是。

长水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口袋,发现钱没了。小孩儿趴在地上惊恐地回头看着长水,他黑黑的圆眼睛里全都是害怕。长水心中一疼,那双稚嫩又干净的眼睛颤抖着,这一幕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他什么都没说,默默站起来弯腰把地上的钱一个个都捡了起来。那个小孩刚看到他站起来的时候,吓得想立刻跳起来逃跑,可是他可能是刚才扭到了哪里,挣扎了一下竟没能起来。长水温和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在安慰他不要害怕。

捡完了钱后,长水走到了小孩的面前,轻轻把他扶起来半抱在怀里,问他:“你摔到哪了,还疼吗?”

小孩吓得只是摇头说不出话来。长水把刚才捡的硬币都摊在手上数了一数,然后分出一半来放到了小孩的衣服兜里面说:“我刚才从地上捡到了这么多钱,可能一半是你掉的,一半是我掉的,现在你的归你,我的归我,好不好?”

那孩子傻傻地看着长水,直到确定那些钱真的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他忽然用手紧紧地抓住了衣服兜,然后挣开长水的手,一瘸一拐地走了,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过头来看了看长水,然后才继续转身走远了。

长水目送着他瘦小的身影离去,心中再次升起悲悯,他转过头再看向对面,刚才围着打小偷的一群人都散了,小偷估计已经被送去了派出所,也不知道他最后把那个馒头都吃完了没有?长水想,真是可怜可叹,人活着真难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写写岁月' 的评论 : 是呀,那个大饥荒时代真是太痛苦了,我也听了很多老辈人讲的事,那时城里应该还好些,好像农村更惨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太恐怖了!那是个人吃人的年代,记得我妈妈告诉我一个故事,我外婆偷了一只鸡给我妈吃,吃完后鸡骨头埋在院子地下土里,就怕被人发现了会被抓走。经历那个时代磨难的妈妈那一辈难怪觉得现在的孩子太幸福太浪费了。真的要了解苦难才理解她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