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笔集《愿我所爱的信我所信》 第五卷 耶稣向左,我们向右(1)

(2021-09-19 06:58:29) 下一个

五、从大卫王与拔示巴事件所看见的(2019-09-16~17)

 

1、

抛开热爱和忠诚上帝这个重点不讲,以色列国王大卫在诗歌上的成就,远远超过了许许多多属世的一流诗人,因为大卫始终甘心乐意地“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诗篇27:4),所以他的诗歌创作一路上都有神的恩手在膏抹,自然会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那些优美而深邃的诗句,不但激励了历代同样热爱和忠诚上帝的信徒,而且也令不少不认识神的外邦人从中获得了启迪……

在《圣经》的诗篇当中,大卫诗歌的金句可以说比比皆是,比如“祢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诗篇39:5)这一句,对人生的描绘太过透彻和扎心,至今被某些外邦朋友所引用;还比如大卫和拔示巴一同犯罪之后,当先知拿单对大卫用富户与穷人的比喻,严厉谴责大卫自己后宫佳丽无数,却要夺走赫人乌利亚唯一的妻子拔示巴时,大卫丝毫都没有为自己狡辩,而是立刻跟神认罪:“神啊,求祢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篇51:10)

接下来,当上帝拿走大卫和拔示巴从淫乱所生的儿子生命之后(参看撒母耳记下第十一、十二章),大卫面对这种惩罚,深深地沉浸在忏悔之中:“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祢必不轻看。”(诗篇51:17)

上帝非常喜欢大卫是有目共睹的,然而上帝是公义而圣洁的,祂断然不会因为喜欢谁就大加偏袒,对自己喜欢的儿女,祂反而有更为严格的要求,——关于这一点,无论是《圣经》中的历史事实,还是后来全世界不同国家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都可以讲出很多被上帝严厉管教的见证,——因为上帝爱我们,所以当我们犯罪时,祂作为父亲会惩罚我们,以免我们得寸进尺从而将邪恶到底,最终堕入与魔鬼同在的地狱。

当年大卫借亚扪人的刀杀掉拔示巴的丈夫乌利亚之时,已然平定了战乱成为以色列人公认的国王,但当先知拿单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有罪时,他马上就承认自己得罪了上帝,接下来也从未给拿单偷偷摸摸地穿过小鞋,或者找个什么莫须有的罪名杀掉拿单……

举目观望我们当今时代的某些教会,倘若哪个不知轻重的弟兄或者是姐妹,胆敢指责正在牧养信徒的某个牧师,——假如这个被指责的牧师刚好心胸狭隘,那么我们直来直往的弟兄姐妹们,将会有怎样的下场呢?

问一下那些在教会里受过伤的弟兄姐妹,自然就会找到答案,甚至某些信徒为了讨好牧师,会主动欺负与牧师唱反调的弟兄姐妹,还美其名曰站在上帝的一边。

 

2、

跪在上帝的施恩宝座前,主耶稣在客西马尼的祷告涌上心头,我祈求无论怎样写下去,只要成就上帝的意思就好,于是乎小鼻子小眼睛等各种小事烟消云散,唯有一位老人家的背影在我眼前飘来荡去,令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几年前在台北的一次大型聚会之后,陪伴一位孤单的老人家等公车,老人家已经八十几岁了,一直在台北某家教会聚会,但她先生早已愤然地离开了这家教会,老人家讲起先生离开该教会的原因时,混浊的眼神变得更加黯淡无光了,她讲自己和先生年纪很大时才生了小儿子,这个小儿子也是他们唯一的儿子,高中毕业之后在台南读大学,不幸地是某年夏季小儿子去游泳,被当时流行的水上摩托车撞死了。

她和先生找到自己教会的长老,希望教会能为小儿子举办一场追思礼拜,但长老说小儿子没有在我们这里聚会,我们没有办法帮你们做这个的啦。

老人家讲到这里,眼看着自己要乘坐的公车即将进站,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哽咽着说:“我儿子满乖的,他满孝顺的。”

我悄悄地扶着老人家的胳膊送她踏上公车,望着她略为驼背的瘦弱身影,泪水不禁夺眶而出,霎那间我的心在风中疼痛:难道台南跟台北的上帝不是一位吗?难道在台南读书的小儿子就近聚会,就得罪了你们在台北的上帝,抑或是得罪了你们在台北的长老吗?!什么时候……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台湾的教会越来越像公司,而牧者也越来越像公司老板了,——这类老板式的牧师,有时会利用自己手中的特权辖制信徒,并且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因恶待信徒而心中有愧。

那位八十多岁的老姐妹,她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足以摧毁她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但靠着对上帝的信赖,她坚信有一天能在天堂里与小儿子相聚,眼下只想从教会这里获得些许安慰,也就是给小儿子一个基督徒葬礼,然而我们亲爱的教会在这个关键时刻,都做了一些什么呢?!

当有人告诉主耶稣祂的母亲和弟兄要找祂说话时,主伸手指着门徒说:“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马太福音12:50)

试问……我只能弱弱地小小声试问一下:那位失去爱子的老姐妹,难道不是你的姐妹吗?她那白发苍苍的悲伤,难道不是你的悲伤吗?她步履蹒跚的体态,难道没有令你想到自己的生身母亲吗?你如何忍心推开一个求助的母亲,推她掉进黑暗的深渊!当她为自己小儿子哭泣的时候,你的心没有感觉吗?!

还有老姐妹的先生,他是一位老弟兄哎,他悲痛欲绝地离开无情的教会,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他道歉并请他回来?他的妻子还在你的眼皮底下聚会吔,她不计较你对她无礼的伤害,并且她的年纪与你的母亲相仿……孟子曾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倘若我们基督徒的品德连属世之人都不如,我们拉人进教会,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唉,还是让我们重新回到该文的主题上吧,也就是以色列王大卫的所作所为:当扫罗被民众“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这句歌谣激怒之后,就一心只想置大卫于死地,可以说大卫在躲避扫罗追杀的逃亡过程中几乎丧命,然而,当他两次面对能够杀死扫罗的机会时(参看撒母耳记上24:1-7和26:6-12),却缩回自己的手没有去碰扫罗,而是对身边的人说:“有谁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

要知道在此之前,上帝已然借着先知撒母耳膏大卫为以色列的王了,然而大卫依旧不敢轻易伤害被上帝膏过的人!

如今,每一个走进教会的弟兄姐妹,他们难道没有被上帝的恩手抚摸过吗?大家来到领头羊面前,难道不是想要更加亲近上帝吗?而当领头羊硬着心肠伤害最弱的那头小羊时,他就不怕上帝忧伤或者是生气吗?!

当然,人与人在一起相处,无意的伤害在所难免,牙齿哪里有不碰舌头的道理?但伤害之后立刻在基督的爱里诚恳地沟通,使彼此心里不再有疙瘩,怀着喜乐的心互相扶持,继续走天路就好,——但怕就怕在,明明做了伤害弟兄姐妹的事,那强者不仅不道歉从而与弟兄姐妹重归于好,反而更加高高在上地不知悔改,因为他早已当自己是个义人了,不管与谁产生矛盾,错的一定是那个谁!

在此需要声明一下的是,我没有见过这家教会的牧师与长老,我不认识他们,当然他们更不认识我了,我们因不认识而没有机会发生冲突,所以我们之间也就不存在任何个人恩怨的,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盼望我们的教会在人格素质上,远远超过那些不了解上帝救恩的世人,这样我们才好传福音的。

台湾民主社会最明显的标志是,总统和市长之类的官员永远都有议员和民众在监督,尽管这种监督由于蓝绿白等各个党派的立场不同,经常会变得不是那么公允,甚至还借着媒体上或强词夺理或颠倒黑白,但毕竟总是有人在监督政府官员就对了!

可是我们的教会,却很难找到信徒愿意去监督的,有些信徒似乎还抱有这样的观念:如果哪个弟兄姐妹胆敢指出教会的某些偏差,态度即便是真诚而友好的,也会被怀疑是在刁难我们的牧者,——莫非我们的牧者是神吗?他们就没有失误的时候吗?我们难道不知道他们一旦失误,影响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整个教会信徒的灵命!

身为上帝尊贵儿女的我们,方方面面不该比属世之人做得更好吗?而我们教会的领头羊,难道不该比属世任何领域的领导者,都应当更具榜样的力量吗?!

曾经给外邦亲友传福音时,只要涉及到道德层面,我会这样对他们说:“上帝对祂拣选的儿女,在道德上的要求远远超过这个世界的标准,所以基督徒对自身道德的要求,总是要比非基督徒高很多……”

但我越来越找不到颜面去说这种话了,因为我的颜面被我的罪恶踩在了脚下……我承认,我自己做得也不好,只是我牢记主耶稣在“论审判的日子”时,曾经这样教导我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40)

是的,我们爱那最弱小的,就是爱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