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笔集《愿我所爱的信我所信》 第一卷 初信时光(5)

(2021-09-11 05:44:52) 下一个

二十五、一个11岁小女孩对罪的感知(2011-02-09)

 

1、

在儿子的极力督促之下,2月4号也就是大年初二的傍晚,我到L姐妹家集合,有基督徒弟兄开着自己的私家车,一趟又一趟地送我们去参加封闭五天的奋兴会。

大概晚上21点左右,我来到一幢农家别墅内,被分配住在三楼,一眼望去十来个人的大通铺,没有暖气,只有花色繁多的薄棉被,还有复杂的人体气味。

很快就被告知全体要到一楼大厅去,面对讲坛,左边是弟兄,右边是姐妹,瓷砖地板上铺满了棉被,来自不同家庭教会的信徒们,男女老少远远超过了100多个,松松散散地坐在棉被上。

这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脚臭熏天,我顿时萌发了想走的念头,但马上就在心里说:主啊,求祢赐给我谦卑、顺服以及敬虔的心。

是的,我愿意怀着这样的一颗心,单单仰望阿爸父,渴望神垂听我的忏悔,赦免我身上一切的罪……

五天很快就过去了。

在这五天的过程中,每天早晨5点半左右,所有的信徒都会被叫醒,晚上要到很晚才会结束聚会,然后大家挤在水池旁匆匆洗漱,再然后躺在大通铺上,很快就睡着了。

今天下午,信徒们纷纷从农家别墅出来,地面上躺着一大片又一大片的白雪,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大家站在凉爽而冰冷的空气中,等候着各自家庭教会的私家车过来,把每个弟兄姐妹一一送回家。

 

2、

这次的奋兴会,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由衷地羡慕那些把自己的家奉献出来,当成神的殿的家庭!

我羡慕L姐妹把她的家变成一个小教会,我同样羡慕这个把自家别墅,当成众信徒灵魂得救的场地,据说他们全家都是基督徒并早已得救,因此一场又一场的奋兴会,他们都在任劳任怨地,一日三餐给百十来个甚至更多的信徒做饭吃,他们的饭菜虽然比较简单一点,但既健康又美味,散发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怀旧气息,而且真的非常好吃!

这次封闭五天的奋兴会,除了吃饭和睡觉,从早晨到晚上始终是密度很高的讲道。

第一天和第二天参照摩西十诫认罪,我坐在棉被上不停地打盹。其实每天晚上我都睡得很好,可白天无论是听讲道还是对着十诫认罪,我还是要继续睡觉,而且是醒了睡,睡了再醒,一直在循环;身旁的姐妹不停地把我推醒,说:“魔鬼撒旦攻击你来了,你要靠着主胜过,不能再睡觉了,——再睡觉,你得不了救,下次你还得再来……”

第三天和第四天我只喝了早餐的蛋花面汤,中餐和晚餐都一口都没有吃,——虽然中餐和晚餐丰盛的农家菜,一直令我垂涎三尺以及流连忘返,但为了不再睡个不停,我宁可饿着,以此来提示自己要警醒,否则就真如主耶稣所说的那样了:“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26:41)

还好,第三、四两天禁食了中晚两餐,我的肉体立刻坚强起来,无论是听道还是认罪,都不再睡觉了。

昨天早餐之后,一位男牧师问信徒们谁得救了,我自认自己得救了,就和有些信徒一样,坐在地板上高高地举起自己的手,——经过统计,在场的100多个基督徒,只有14名姐妹以及9名弟兄,认为自己得救了。

接下来,男牧师回到二楼他自己住的房间里,所有举过手认为自己得救的弟兄姐妹,都在门外排队,然后一个一个地进去。轮到我进去时,回答了牧师提问的几个问题,牧师态度含糊地确认我得救了。

另外,需要特别记录下来的是,有几个女传道人,几乎每一次讲道都要重点讲解淫乱罪,并号召认淫乱罪的信徒不能只认心思意念方面的小罪,要认具体行出来的淫乱大罪,她们强调认此等大罪时声音要大,要让身边的人都可以听见,有个女传道人总是慷慨激昂地说:“你做都做出来了,还有什么不敢认的?!你做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羞耻呢?认罪的时候你不敢大声了……” 

每当女传道人们说到认淫乱罪的时候,那些只有十几岁的半大男孩子,都会坏坏地彼此相望,脸上现出幼稚的兴奋表情。

 

3、

最后一天也就是今天,有关负责人让我们调换坐位,得救的姐妹们坐在一起,得救的弟兄们也集中在他们那边坐着。

于是我的前面,坐了一个扎着马尾刷的小女孩,她说自己也得救了。

今天的最后一讲,是一位女传道人以《启示录》为蓝本,反复描绘着天堂的荣美与奢华,并强调我们这些得救的人,死后不但会到天堂里享受荣华富贵,而且每个人的身边,都将有一名天使如小喽啰一般伺候着我们……

她讲得极富煽情色彩,100多号人听着听着终于坐不住了,开始低声跟身边的人交谈起来,没过多久,这交谈的声音就一浪高过一浪,盖过了女传道人向往天堂的声音。

我也转移了视线,抚摸着我身前这个小女孩的马尾刷,她回头看了看我,一双清水般的黑眼睛含着笑意。

曾经,我也是这样扎过马尾刷的,我的眼睛也如此清澈如水过。

看到小女孩对我摸她的马尾刷不再有反应,我就稍稍用力拽了拽她的头发,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再度回望我,尽管彼此没有任何语言,她却完全读懂了我的善意,便用笑脸迎接着我的笑脸。

小孩子总是简单的,在她的头发被我数次骚扰之后,她开始毫无顾忌地和我交谈起来。难怪主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主还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可10:15)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好俯在她的耳边叫她宝贝儿,她惊喜地望着我,羞涩而调皮地说:“阿姨,你不要叫我宝贝儿。”

“你妈妈不是也叫你宝贝儿吗?你妈妈可以叫,我为什么不可以叫呢?!”我捏了捏她美丽的小鼻子,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感到她的“口是心非”,实在是可爱极了。

她落落大方地说:“我妈妈从来都不叫我宝贝儿。”   

我笑着问她:“那么,我叫你宝贝儿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

“好吧宝贝儿,你告诉我,你几岁了?”

“11岁了,我上小学四年级。”

小女孩还毫不设防地告诉我她的姓名和学校,我当然不能公开孩子的任何信息,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保护孩子,何况写出这一切,完全是为了歌颂耶稣基督的救恩。

“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得救的?”

“我向主认了我很多罪,认完后,我就感到特别地平安。”

小女孩知道我喜欢她,就自然而然地依偎在我的怀里,整个上半身几乎全部躺在我的腿上,只是我一时纳闷,像她这样心地单纯的小女孩会有什么罪:“好奇怪,你这么小,会有什么罪?!”

“我的罪可多了,我向主认了恨、骂、偷、骗的罪,还有那个,”语出惊人的小女孩说到这里,抬起她小小的手,指着对面墙上的摩西十诫,“还有那个,——那个什么,什么淫……的罪。”

“你说什么?是哪一条?”虽然摩西十诫我已经烂熟于心,但我还是迅速地从第一诫看到了第十诫,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说的是不是第七诫,——不可奸淫?”

小女孩肯定地点了点头,态度认真地说:“是,就是那个罪,不可奸淫,——我向主认了奸淫罪……”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制止她说下去:“ 天哪,这怎么可能?你还是个小孩子,——别说了,你还是别说了吧,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了!”

“谁让你笑?!”小女孩用力拍打我的胳膊,撒娇般地说,“你还笑?不许你笑!” 

“我当然要笑了。”我捂着嘴,避免笑出声来,“孩子,这怎么可能?!”

“你别笑了阿姨,我说得是真的。”小女孩不住地拍打着我的胳膊,天真无邪的脸一览无余,“真的,我一看电视,就总想那个事。”

 我的心被深深地刺了一下,同时还伴随着一种疼痛感,不免暗暗地惭愧不已:无论怎样,小孩子的心,的确比我们成年人要干净许多,因为我也是从这个年龄走过来的,如果扪心自问说实话,这个年龄对于性,可以说已经有感觉了,但倘若不是做了基督徒,知道人原本就是有罪的,是不敢反思和承认这个事实的,——你说年少的自己有性感觉,别人若是一脸无辜以及嫌弃的表情,会让你倍感自己肮脏不堪。

何况这些年以来,无论是中央电视台还是各个省市的地方电视台,都锲而不舍地一播再播不少缺乏崇高精神建造的恶俗肥皂剧,其中绝对少不了男欢女爱的情节和镜头,这无疑会导致带着原罪出生的人类小孩,受到刺激之后罪上加罪……

小女孩这时候已经把我当成她的知己,或者是老熟人甚至是母亲也不一定,总之她可爱的小脑袋,亲密无间地躺在我的胳膊上,柔软得宛若一团棉絮。

由于害怕自己不小心会引发小女孩的思路误入迷途,我不敢再同她讨论罪的问题了,只是诚恳地对她说:“你对上帝很诚实,这样很好!以后你要多看《圣经》,还要多祷告啊!”

“嗯,我知道。”小女孩点了点头,“我妈妈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那你就要听妈妈的话,坚持下去哦,这条路……”我停顿一下,尽量用温和的语言以及平静的语气说,“这条路很远,需要我们一直坚持下去!孩子,无论任何时候,你都不能不看《圣经》,也不能不祷告啊,知道吗宝贝儿?”

“知道了阿姨。”小女孩庄重地点了点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