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二十章 风先生和他的太太

(2021-07-18 05:49:21) 下一个

通往城堡路是一条笔直平坦的大道,用鲜艳的红色和鲜艳的黄色拼成,大道的两旁栽种着一棵棵垂柳遮挡着阳光,树荫投在鲜艳的路面上斑驳陆离,一行十几个人就在这树荫下走向城堡。

一个倒立人伸直右腿,用脚趾拽下几片柳叶,放在自己的口中吃着。

阿板也用莫莉老师给他的手,揪下几片柳叶递给壮壮:“你吃完以后,告诉我什么味道?”

壮壮把柳叶放在嘴里咀嚼着:“一股水果味,还有树叶的香气。”

阿板说:“之前我从没想到过要吃点什么,现在我很想吃柳叶,我更想吃一下我们水曲柳的叶子,也好辨别一下我们同类之间的区别。”

壮壮掰下一节柳枝,放在阿板的手中,轻声说:“你可以闻一下气味。”

阿板把柳枝放在那道象征着鼻子的黑色线条上,失望地摇了摇头:“我什么都闻不到。”

壮壮不知该怎样安慰阿板,只好无声地拿过阿板手中的柳枝吃了起来。

他们拐了一个弯,高大鲜艳的城堡屹立在眼前,城堡是那种典型的欧式建筑,由一个个粗细和高低不等的锥形组成,每个锥形的颜色都不一样,然而无论哪种颜色,都鲜艳得无法用语言描述,优美的音乐从敞开的城堡大门传了出来。

城堡内的中央空调温度适宜,大厅大得像个广场,挨着墙壁的位置矗立着一尊尊雪白的雕像,有倒立人的,也有正常人,男女老少所表现的,几乎全是日常生活中吃喝玩乐的内容。

他们又从大厅一角的环形楼梯来到二楼,二楼有个小厅,小厅的墙壁和装饰柱子,全是世界名画浮雕,有人物画,也有风景画。

一个倒立男人和一个倒立女人,并排坐在一张长桌前的椅子上,长桌的桌腿精雕细琢,椅子的靠背非常高,椅背的顶端呈半圆形状。

壮壮和阿板在红眼睛倒立人陪同下,来到这对男人和女人面前,红眼睛倒立人介绍男人是倒立城城主风先生,女人是风先生的贤内助,可以叫她雅太太。

阿板反应很快:“以我对称呼的了解,风先生的妻子应该叫风太太的,怎么会叫雅太太呢?”

“你难道不认为我们很风雅吗?”风先生问,他端着浮雕瓷杯,优雅地喝着杯中的液体。

阿板回答:“我承认你们的确非常风雅,但你们毕竟是夫妻,一个风一个雅,这种称呼有点不像夫妻。”

风先生批驳阿板:“有谁规定你所了解的知识,就一定是真理呢?”

阿板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风先生言之有理,我承认自己所了解的知识,不一定是真理。”

风先生点头的时候,整个头就离开后背一段距离,他有一双美极了的浅灰色眼睛,相貌俊朗,可以说他是倒立男人中最好看的一个,只是紧绷的脸上始终没有笑容。

雅太太白得耀眼的长裙遮盖了她长长的胳膊并垂到手背上,她长得十分漂亮,眼睛是浅绿色的,脸上始终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红眼睛请壮壮和阿板坐在风先生和雅太太的对面,壮壮坐在椅背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椅子上,产生一种自己突然长大了的幻觉,仿佛那高出的椅背就是他伟岸的成年身躯。

风先生用自己的右脚指了指红眼睛,和蔼地说:“你来照顾我们的客人。”

红眼睛坐在壮壮身旁的椅子上,只见他用脚掌在桌面上拍了三下,从桌面底下就拱出一只花瓷杯,红眼睛双脚端起花瓷杯放在壮壮面前,壮壮发现花瓷杯把手上也浮雕着艳丽的花卉,手指握上去疙疙瘩瘩的,有一种奇妙的触感。

花瓷杯里的液体是一种发亮的巧克力色,壮壮喝了一口,黏黏稠稠的,有点巧克力味,又有点咖啡味,同时还有点淡淡的红糖味和酱油味以及姜味。

红眼睛知道阿板不会吃喝,就对阿板点了一下头,歉意地笑了笑,然后又拍了三下桌面,端起拱出来的花瓷杯自己喝了起来,他放下杯子的时候,壮壮发现他杯子里的液体是纯白色的。

风先生的右脚端着花瓷杯品了一小口,左腿则向上伸直了,左脚的脚丫子潇洒地勾在高高的椅背顶端,他看了看壮壮,又看了看阿板,用很有教养的语调缓慢地说:“阿板,壮壮,我们倒立城,对你们其实早有耳闻,我们还知道在魔鬼镇,那颗百年神珠最终栽在你们手里,但是你们基于大公无私的精神,并没有把那颗神珠用在自己身上,比如壮壮吃了那颗神珠,智商最起码可以提升到160以上;还比如阿板用那颗神珠沾酒涂抹一下身体,从此你就可以吃吃喝喝了,——阿板,你感到后悔吗?”

阿板聚精会神地望着风先生:“现在还没有,以后就不知道了。风先生,请讲下去。”

“那颗神珠可以带来任何神迹:大能吃下去洗心革面,你吃下去就会拥有我们人一样的五脏六腑,——你有了排泄功能,自然就可以吃香喝辣了。”风先生终于笑了一下,他转向壮壮,继续穷追猛打,“壮壮,如果你的智商果真达到了那么高,未来你任何领域的学习,都不会感到吃力的,很快就会走向人生的巅峰。”

壮壮说:“可是大能欺负小龙,还敢打他妈妈……”

“壮壮,你的意思是,大能比你更需要那颗神珠吗?”

壮壮慌忙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阿板呵呵笑着,一方一圆的眼睛盯着对面的风先生:“刚才其他倒立人告诉我们,说风先生是个非常谦虚的人,没想到风先生如此犀利。”

风先生又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液体,平静地说:“一城之主,不犀利如何站得稳?”

阿板大概想避开有关神珠的话题,问:“风先生从哪里知道我和壮壮的?”

“这个问题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不过,我还知道你和苍蝇王后有一腿,壮壮也险些和猫咪国女王结婚……”

“风先生,你冤枉我!”阿板从椅子上滑落一下,木板身体打了个趔趄,他立刻双手撑在桌沿上,稳定住自己的坐姿,“风先生,你冤枉我们了:我和苍蝇王后只有纯洁的友谊,壮壮和猫咪国女王只是过家家闹着玩的。”

风先生不置可否地:“阿板,你真相信这个世界有一种叫作纯洁的东西吗?”

“我真相信,因为我和壮壮之间,就有纯洁的友谊。”阿板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波澜,“我和壮壮一路走来,经历了灵界和魔界,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记忆,——这些共同记忆,越来越坚固了我们纯洁的友谊。”

“不一样的,——你和壮壮之间的纯洁,不代表你和苍蝇王后之间也纯洁。”

“风先生,我突然想了起来,——刚才在路上,领我们过来的倒立人,他们说倒立城之所以不用金钱,就是为了保持心灵的纯洁。当时我以为你们倒立人的心灵,应该早就达到了某种境界,没想到风先生对于纯洁,居然有这么深刻的怀疑。”

风先生的脸色登时变得阴郁起来:“尽管我们追求纯洁,但我至今也不敢说自己是纯洁的。阿板先生,你敢吗?”

“我,——我当然不敢。”

风先生接着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没有那种叫作纯洁的东西。”

壮壮杯中的液体无论怎样喝都喝不完,总是保持在大半杯的状态,导致他不好意思说想换一杯白色饮料品尝。

红眼睛倒立人这时对壮壮和阿板说:“你们二位的鼎鼎大名,已经都快把我们倒立城的耳朵震聋了,因为壮壮毕竟属于我们人类,——你们的辉煌,也让我们脸上有光。”

阿板问红眼睛:“既然这样,刚才见面时,你们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们?”

红眼睛笑了:“我们只能等风先生揭开这个谜底,因为风先生是我们头儿,虽然他待我们如兄弟一般,但规矩还是要守的。” 

风先生接过红眼睛的话,对壮壮和阿板说:“这就是人类最典型的品质,——虚伪,并且人类也一直在用心维护着这种虚伪,等你们长大成人以后,就会明白我如此这般地对你们忠言逆耳,完全是为了你们好,我这也是一种仁爱的利他主义者吧。”

阿板问壮壮:“风先生刚才说的这些话,你都听懂了吗?”

壮壮回答:“有点懂,有点不懂。”

风先生说:“你不懂是因为你年龄太小。等一下晚上有个舞会,算是欢迎你们吧。”

壮壮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小裤头,风先生说这好办,放下椅背上的左腿,在地板上点击了三下,一套闪亮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以及红色领带就出来了,同时还有一双黑色皮鞋和两只白色袜子,壮壮穿上之后感觉非常贴身,仿佛是特别为他定做的一般。

舞会是在一楼大厅举行的,大厅里聚集了许多倒立男人和倒立女人,吊灯和壁灯全部点亮了,闪耀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等色彩。乐队的规模非常壮观,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大厅,囊括了中外几乎所有的常见乐器,轻灵的舞曲从倒立人的十个脚趾之间倾泻出来。

阿板对壮壮说:“我真的很难接受他们把脚丫子当手来使用,你觉得呢?”

壮壮回答:“我……我还可以接受吧。”

当舞曲响起的时候,有些倒立男人和倒立女人就到大厅中央跳起了交谊舞,他们脚握着脚,男舞伴的右腿拦着女舞伴的腰,跳着跳着,他们会相互亲吻对方的脸颊。

风先生和他的雅太太也相拥跳了一支舞曲,然后他们就分别和其他倒立人跳,再然后雅太太与一个女倒立人,她们一起过来邀请壮壮和阿板跳舞,壮壮说:“我在幼儿园只跳过儿童舞蹈,你们大人的舞我不会跳。”

雅太太说:“没关系,我带着你跳,你的脚跟着我的舞步就可以了。”

看到阿板和那个女倒立人已经开始在舞池里旋转了,壮壮只好跟着雅太太学起了交谊舞,雅太太先是教壮壮如何掌握两只胳膊的摆放位置,接着就耐心引导壮壮随着音乐,踩着舞点跳了起来。

舞会结束之后,风先生向在场的倒立人隆重介绍了壮壮和阿板,他刚刚说出他们的名字,倒立人们就用两脚热情地鼓起掌来,不少倒立人过来用双腿拥抱着壮壮和阿板,他们把头抬高到与壮壮和阿板的头同等高度,说一些仰慕壮壮和阿板的话,有些倒立人也会亲吻壮壮和阿板的脸颊。

风先生清了一下嗓子,整个大厅立刻安静下来,风先生说:“大家都看到了,这两位就是壮壮和阿板,现在已经成为灵界和魔界的明星,他们今天的到来,对于我们倒立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倒立城有了他们,就有了明天的荣耀,——众所周知,我们倒立城这些年,一直想从低级的人界,晋升到更高等级的灵界或者是魔界,所以让我们竭尽全力,奔向我们的既定目标!”

倒立人们欢呼起来,有些倒立人叫道:“我们要做灵界和魔界的霸主!”

风先生挥了挥他的右脚,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没想到风先生只是说:“我不再多说了,夜深了,壮壮和阿板一定累了,该请他们休息了。”

倒立人们纷纷走出大厅,雅太太亲自把壮壮和阿板带到城堡里一个豪华的房间里,有不少壮壮从未见到过的华丽摆设,墙壁上挂着风景名画,还有两张单人软床,供壮壮和阿板睡觉用的。

壮壮先跑到卫生间里,看到有淋浴喷头和洗漱用品,他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前在小龙家,他只是坐在大木盆里草率地洗过一次澡,但对于他来说,那根本就不是洗澡。

雅太太坐在窗旁的一只沙发上,用右脚的脚趾温婉地在一旁茶几上点击三下,一杯冒着热气的巧克力拱出茶几,依然是漂亮的花瓷杯,雅太太对壮壮甜蜜地笑了:“小宝贝,请吧。”

壮壮喝了一口,开心地笑了:“这杯热巧克力稀稀的很正常,我喜欢,刚才喝的好像不是饮料,太黏了。”

雅太太说:“刚才你喝的,是风先生在考验你,——那么难喝的东西,你居然默不作声地喝了一口又一口,壮壮,你已经通过了考验。”

壮壮不解:“为什么要考验我?”

“因为风先生希望你将来可以做倒立城城主,他会效法有些前辈为了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先让他去扫厕所。今天风先生用难喝的鼻涕水考验你,不知道明天他会不会也让你去扫厕所……”

“扫厕所我不怕,我怕回不了家,——我要去找我妈妈。”

雅太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阿板问雅太太:“壮壮将来做倒立城城主,我做什么?”

雅太太的笑容甜蜜依旧:“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做壮壮的军师,风先生很欣赏你的思辨能力。”

壮壮知道自己不可能留在这里,就转移了话题:“雅太太,你们是躺着睡觉,还是趴着睡觉?”

雅太太身姿矫捷地跳到其中一张软床上,弯曲的脖子伸直后,脑后枕在枕头上,仰躺的姿势与人类十分相像:“壮壮你看,我们睡觉的姿态,跟你们真的一模一样,我们也会侧身躺着睡觉的。”

壮壮不禁感叹:“雅太太的性格很像我妈妈,她们都像小姑娘一样天真可爱。”

雅太太孩子似的笑了:“既然我和你妈妈一样都像小姑娘,我做你干妈好不好?”

“不好。”

雅太太问:“为什么不好?”

“我怕伤害我妈妈的感情。”

雅太太轻盈地下了床,她用不着花费时间穿鞋,双手直接走在地毯上,很快就告辞了。

壮壮在卫生间洗过澡并刷过牙之后,围着浴巾走了出来,然而茶几上那杯热巧克力不见了,他问阿板:“我的饮料呢?”

阿板回答:“我没注意这个,可能是自己缩回到茶几里去了。”

“我已经刷过牙了,不喝了,我们该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一个女倒立人服务员进来,指点壮壮怎样在房间里用餐,——也就是说,房间里所有的用具包括地毯和地板,都是可以抓下来吃的。

壮壮问服务员:“姐姐,你们喝不完的饮料,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吗?”

“不会,那些饮料会自动消失的,因为我们只喝新鲜饮料,——你们不吃过期食品,我们是连过时食品都不吃的。”

服务员离开之后,壮壮就按照服务员的指导,准备吃早餐,他不停地敲着茶几,说:“我不想喝热巧克力,我想喝牛奶。”

阿板在一旁提醒他:“你说话没用,敲三下,三下。”

壮壮用手指在茶几上敲了三下,结果出来的是一杯温水,壮壮于是就喝这杯水,无论如何也喝不完。

这时当风先生和雅太太穿着运动衣进来了,说是要约壮壮和阿板一道出去跑步,壮壮说:“我妈妈说,刚吃完饭就做运动,对身体不好。”

雅太太笑着说:“你妈妈说的有道理,你吃过了吗?”

“没有。”

“我和风先生也没吃早餐呢,不然我们不跑步了,一起出去散散步吧。”

壮壮问雅太太:“为什么我想喝牛奶,敲出来的却是水呢?”

“这和你敲击的力度有关。”雅太太搂着壮壮的肩膀,亲切地说,“宝贝,以后我会慢慢教你的,你很快就会得心应手的。”

他们跟着风先生和雅太太走出城堡,沿着鲜艳的城堡路散步,风先生和雅太太不时地吃着路边的地面、树干和小草,壮壮也跟着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风先生用脚拍了三下路面,一杯热牛奶就拱了出来,他递给壮壮:“如果不符合你的口味,我再另外给你敲一杯。”

壮壮喝了一口牛奶:“口感很地道,可是比我从前喝过的牛奶,要香很多。”

风先生又拍了一杯牛奶递给雅太太,接着又给自己拍出了一杯,他喝了一口牛奶之后,诚恳地说:“壮壮,阿板,雅太太昨天晚上已经跟你们说过了,——你们能留下来,是我们倒立城的荣幸。”

阿板问:“风先生,你们的人界,和壮壮他们的人界,应该不在同一个维度吧?”

“这个问题,回头问一下相关专家,不管在不在同一个维度,壮壮他们那种人界层次很低的,很难接触到灵界和魔界;我们虽然也被称为人界,但我们和灵界还有魔界,一向都有密切往来的,否则也不会知道你们的英雄事迹了。”风先生说着,用没有拿花瓷杯的那只脚,拍了拍壮壮的肩膀,“听说你执意要找你妈妈,你妈妈因为你,在灵界和魔界早已大放异彩了,所以我和雅太太建议你还是留在倒立城吧,因为回到你原来的那个世界里,你将会失去现有的一切,尤其是名望,到时候除了身边那几个人,谁又认识你呢?”

“可是我们来到电话线里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还找不到我妈妈,我妈妈急疯了,或者急死了怎么办?”

“你妈妈疯不了,也死不了,人类的适应能力很强。”风先生把头转向了阿板,“阿板,我感到欣慰的是,你的才华做倒立城军师绰绰有余。另外,倒立城这么多的树,你做军师的同时,足够你做老大的了。”

阿板惊异地说:“风先生,你原来什么都知道?可是我想做的是木地板老大,——你们这儿只有树,没有木地板。”

风先生摇了摇头:“你想找木地板集中的地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直接做各种树的老大,岂不是更好?”

阿板停下脚步不走了,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思考过,此刻风先生说了,他觉得有点道理,不过他还是说:“我想,我是还回壮壮家吧。”

风先生又问壮壮:“壮壮,你留不留下来?”

“风先生,谢谢你,我不想留下来,我要去找我妈妈。”

风先生灰色眼睛里立刻闪露出凶光,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如果你们不听话,我就把你们关起来,——壮壮,你将永远都见不到你妈妈!还有你阿板,永远也别想做什么木地板老大。”

壮壮吓得倒退几步,他看着雅太太:“雅……雅太太,风先生他怎么了?”

雅太太仿佛没有听见,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壮壮,我们还是走吧,真被他们关起来,我们就惨了。”

阿板说着,拉起壮壮的手拔腿就跑,风先生和雅太太在后面追着。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难以忘怀文学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