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沉情

熄灭吧,熄灭吧,瞬间的烛火。人生不过是只行走的影子。
个人资料
正文

红狐(小说) 68:交易(上卷|大结局)

(2022-04-30 21:12:43) 下一个

八月底,暑气的戾气盘桓在通城的上空做着最后的挣扎,而一丝清冽的风已经在清晨的树梢悄然萦绕。

暑假最后一周的周一晚,一中校长,狐族首领刘天宇在神隐多日后无声无息地回到了剑山半山腰的狐族老宅。

周二下午,地产大亨章梦飞在十九号公馆接待了几位显贵的稀客。

在章梦飞应酬交际的几个据点里,位于通城郊区的富人小白楼“十九号公馆”是最让他流连忘返的。他喜欢坐在一楼吧台对面的软皮沙发里慢慢地抿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在昏暗灯光的掩护下,将猎豹般的视线投向云集在吧台周围的少男少女们。数月前,玄铁吊灯下一张白皙冷艳得近乎妖异的脸庞走进了他的视线,从此便好像一把羽毛小扇,时常在不经意间挑逗得他心痒难耐。

今天章梦飞的装束可以称得上庄重了。一身华贵的暗紫罗兰色刺绣缎面西服和发胶下一丝不苟的油头,让他看上去和墙上曾曾曾祖父,清末状元章采南的巨幅油画画像有那么几分相似。

客座上三位少年,为首的一身淡粉色衬衫,面容苍白冷漠,微微飞起的眼角和淡琥珀色双瞳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左手边一个俊朗的白衫少年神色戒备,而右手边的蓝衣少年五官尚嫌稚嫩,却生的好似异族人士,身形高大已在另外两人之上。

“陈默,你可想好了,真的要去冒这个险?”章梦飞点了一支雪茄,目光暧昧地在少年的脸上流连。

陈默撩起眼皮来迎上他的目光,眼神冷峻:“对,我已经决定了。”

“值得吗?” 章梦飞似乎有点不死心地追问。

“假如,你最爱的人一夜之间与你形同陌路,而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能将他唤醒,请问,你会因为所谓的危险而止步不前吗?”陈默不假思索道。

章梦飞并没有回答,因为这种爱情至上的言论在他看来简直是荒谬,是少年人一厢情愿冒的傻气。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可以交易买卖的,包括情爱和陪伴,就看你愿意出多高筹码而已。一味的追求所谓纯粹的感情,那只是意志薄弱者的愚昧罢了。

这时陈默出乎意料地来到他的皮沙发前,两手撑在沙发扶手上,居高临下略带魅惑地看着他:“章总,你怎么犹豫了?你对那东西不是也垂涎了很久了么?得到它能为我唤醒爱人,而给予你超越凡人的能力,这样对双方都有益无害的事情,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合作愉快呢?”

“超越凡人”这几个字在章梦飞的眼中点燃了一束火花。象他这样早就功成名就,行走在云端的人,超越肉体凡身的能力就好像是一剂春药,让他麻木的神经享受到了久违的快感。

陈默见他神情有异,知道交易差不多成了,索性俯下身去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事成之后我会分给你三粒。只需借你祖传的‘水母’一用。”

 

蓦地议事厅角落里的一扇暗门弹开了,里面走出一个高大方正身罩灰色长衫的中年男人。

“知非?” 陈默直起腰来,脸上吃惊的神色转瞬即逝,随即面有嘲讽,“是啊,章总这样机警的人物,会见妖族人士又怎能没有防范呢。”

贺知非并不理会,几步来到陈默面前,开门见山:“陈默,蓬莱黑海凶险难测,连雯雯都差点折在里面了,你有几分把握?”

陈默冷笑一声,眼角往白疏身上一瞄,“盟主说的是萧雯雯盗取人蛙族宝物,败走麦城,差点儿有去无回那件事么?” 说罢自顾一笑,“此事虽说凶险,却也成就了一段魔幻的缘分。” 白疏闻言脸上微微一红。

陈默快步走至泠鸢跟前,在他脸颊处轻轻一揉,两片轻薄的人皮面具脱落下来,露出底下两腮上生着的好像鱼类的鳃状器官。

章梦飞见状倒吸了一口冷气。而贺知非眼睛一亮:“人蛙!” 他快如闪电般一把攥住泠鸢的左手,只见他手指之间有粘膜连接,有如鸭噗一般。

“人蛙族第三十七代传人,姬泠鸢。” 陈默在旁介绍。泠鸢好不容易从知非的手腕里挣脱出来,满脸羞红地躲到了陈默身后。

“小人蛙,你真的愿意去盗取你们本族的圣物么?”知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身材高大却面容稚嫩的人蛙族少年。

“愿意!”泠鸢这会儿从陈默身后走了出来,一手却依然紧紧牵着他的衣袖,用一种好听的声调抑扬顿挫地说,“阿默想要做的,便是我要做的。”

贺知非望着泠鸢一脸 “陈默便是想要月亮我也为他去摘” 的凛然,心里微微一动。曾几何时,也有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对着自己说出过同样的话,只是如今伊人已去,此情再也无从追忆了。

他收起心绪,转脸对陈默:“我只有一个条件,你们蓬莱此行,须带雯雯同去。”

=======================

白疏站在布满砂石和猩红色海藻的沙滩上,望着面前与长天相接的一片青冥,心中波涛翻滚。

海滩上,远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那黑点渐渐走近,却是一位容貌绝美的妙龄女郎。她一身黑色装束,乌亮的黑发在脑后低低的挽成一个髻,不施粉黛的鹅蛋脸上一双大眼里绿光一现。

两人相对良久,竟是无言。

终于,远处海面上一艘小船的身影若隐若现。

白疏伸出手来,掌心里一枚拇指盖大小,泪滴状的珠子。珠子透过重重雾气闪烁着淡淡的蓝光。“你们蛇族的灵物,我完璧归赵了。” 白疏低语道。

“小狐狸你什么意思?从此便和我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了么?”萧雯雯后退一步,脸上受辱般的义愤。见白疏僵着不动,她索性抓过珠子,一把扔进了青色的海水,眼里隐有水痕:“罢了,都忘了吧。本来不过是逢场作戏,又何必伤春悲秋。”

小船离岸越来越近,陈默起身分给两人一人一个白色的小盒子。他自己首先打开一盒,里面两幅干涸如同枯叶般的生物标本。陈默掬起一捧咸腥的海水浇在盒子里,不多时,那枯死的标本竟然活了过来,不一会儿便长成了两朵小核桃大小,徐徐蠕动的粉红色水母。

陈默抓起两只水母丢进嘴里,只觉得象是有两只吸盘吸附在了口腔内,转眼间那水母竟象手术刀似的在他嘴里割出一道小口钻了进去。陈默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疼痛感减轻时,两腮上已经长出了几片粉色的鱼鳃。那新鲜长成的鳃页在空气中有韵律地一张一合,仿佛有它自己的生命似的。

泠鸢凑上来好奇地抚摸他的脸庞:“好神奇,阿默哥哥,你现在简直可以加入我们人蛙族了。”

陈默笑了:“小鸢,你可知这东西是有时限的么?它顶多能撑三个钟头,过了期我可就要在海里陪你住一辈子了。” 他说着自己深吸了口气,暗暗祈祷此行能得偿所愿。

四人登上摆渡的渔船。船老大是个精瘦的中年汉子,赤铜色的粗糙皮肤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行走。船老大瞟了眼四人脸颊上的异常,见怪不怪地哼着“妹妹找歌泪花流”发动了引擎。

船行至半个多小时,海面上升腾起一股浓重的牛奶色白雾,船身周围的海水也逐渐由青转黑。“这想必就是黑海了,”陈默心道。小船在雾里继续缓缓前行,很快就被一片墨黑的海水环抱住了。

泠鸢拽了拽陈默的手臂,指了指鼻子,示意他屏住呼吸,一纵身跃入进了黑水之中。其他三人见状纷纷弃船跳进海里。

甫一入水,陈默便呛了一口海水,他随即记起如今已经是长了鱼鳃的水族,口鼻这两样器官可以废弃不用了。刚入水时海水温暖柔和,因为阳光的穿透,能见度尚可。但随着不断的深入,很快水温就降低到让人不适的寒冷,周围一片漆黑,陈默仿佛一个盲人进入了苦寒之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向他袭来。

忽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将他揽住,一股暖流通过接触源源不断的流进身体。陈默扭头一看,原来泠鸢正游动在身边,他额头上不知贴了什么东西,在漆黑的海水里散发着幽幽的荧光。泠鸢为陈默暖身之后,又游到白疏身边为他取暖“充电”。一行人里面只有萧雯雯因为是蛇族而不受水温的干扰。

这样虽然暂时解决了温度问题,进度却大大减慢。渐渐的泠鸢脸上有了焦虑的神色,他对陈默指了指手腕上戴表的位置,意思是:我们速度太慢,照这样下去,三个小时之内恐难完成任务。

陈默无声地望了一眼萧雯雯,她马上领会了意思,随即揽住白疏,牵引着他朝前游去。就这样,萧雯雯白疏,泠鸢陈默,成双成对地结伴前行。

这样游行了不知多久,陈默忽地感到一股温暖而湍急的水流在推动着他不由自主地朝左前方游去。泠鸢在他肩头轻拍一下,让他放松身体顺流而下。不久,前方出现了一个仅一人来宽的窄洞,洞口处露出幽暗的白光。泠鸢点了点头让陈默放心,便率先顺着暖流游进了窄洞。

进得洞来,竟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然开朗。

洞穴之内的空间颇为宽敞,且不知什么原因,水温比外面要高出不少。穴内大量寄居的半透明的不知种类的鱼群一闪一闪地散发着幽幽的蓝色荧光,仿佛海底世界的另类“迪厅”。陈默小心翼翼的把脚踩在洞穴的沙地上,只觉得一层洁白晶莹,比起他去过的任何沙滩都要更加柔软细腻。

泠鸢带队朝洞穴深处探去,走了十来分钟的样子,他停了下来,示意大家在此暂侯。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形状奇特的“叶子”,放在嘴里轻声吹奏起来。叶子在他的口中发出箫一般的共鸣,一开始箫声低沉而短促,渐渐的箫声悠扬高亢起来,伴随着箫声,陈默能够感到周围的水体开始发生振动。“有东西要出来了,而且块头还不小,”陈默暗自思忖。回头再看白疏两人,只见萧雯雯早已炸了毛,手持一把匕首俨然一副备战的架势。

振动感越来越强烈,而泠鸢的箫声也慢慢缓和了下来。

一只足足有三层楼高的黑色章鱼轰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也许是感知到了陌生人的气息,它远远地停住了,巨大的触角不安地拍打着沙地。

泠鸢收起叶子,义无反顾地向前迎了上去。刚到近前,便被一只触角拦腰卷起。

陈默刚要惊呼,谁知那巨兽竟像是遇见了多年不见的好友似的将泠鸢举到跟前亲昵的磨蹭起来。泠鸢也并不惧怕,拿手亲密地抚摸着老友长满疙瘩的额头,那巨兽在他的抚摸之下受用得发出了阵阵“呜呜”的低鸣。

陈默在一旁暗暗称奇,心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己盘踞在钟秀山跟着师父学了些狐族心法秘技便有些飘飘然,原来却只是井底之蛙。

这时不知泠鸢给那巨兽催了眠还是喂食了什么东西,那巨型章鱼晕乎乎地开始打起了瞌睡。泠鸢从腰间摸出一把锋利的短刀,眼疾手快地从触角上割下十粒珍珠般大小的肉瘤,放进贴身的一只皮口袋里。随即又在伤口处糊上一层墨绿的药汁。

“赶快离开这里!”泠鸢给众人做了一个手势。

上升的途中又要经受冰冷刺骨的海水,陈默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恍惚中似乎能感到体温和生命力在一丝一丝地离开自己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他隐隐能够觉察到了阳光的温暖,可是两颊上的鳃页却在逐渐地关闭。蓦地,一张温热的唇凑了上来,打开他的牙关度了口气过来。

 

当陈默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明媚的院子,周围环绕着叫不出名来的奇花异草,蜂鸟彩蝶纷飞。

“你终于醒啦!”一个十八九岁的妙龄少女坐在他床边,巴掌大的杏子脸异常生动。

“露露姐,”陈默一跃而起,“白疏呢,泠鸢呢,萧雯雯呢?”

这时一个白衣少年闻声而至:“哟,十七你终于睡醒了!” 他话音未落,有人便端着药碗走上跟前。

“阿默哥哥,你......,真是吓死我了,”泠鸢一双眼睛红通通的,眼圈乌青,一看就是熬夜所致。

陈默疼惜地捏了捏他的脸颊,温柔地说:“都是我不好,让小鸢担心了。”

泠鸢抹了抹眼睛,从贴身的衣袋里拿出一个小皮带子:“喏,拿命换来的宝贝。” 顿了顿,他又幽幽地低声嘟囔道,“阿默哥哥,蓬莱岛好不好?你不要回去了,就留在这里,小鸢陪你一辈子。”

屋里的空气一下子静了下来。白露和白疏都知趣地起身去了别处,陈默身边只剩下小人蛙殷切的目光和几只好奇的彩蝶。

陈默接过皮带子,轻轻地抬起泠鸢的下巴,眼眸中映着一个与港生轮廓有几分相似的英俊少年和他的殷殷期盼。

“小鸢,等这件事成了,等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会来蓬莱岛看你的。咱们不见不散。”

===========================

周五,通常此时宾客云集的十九号公馆冷清得出奇。

二楼议事厅里却人头攒动。地产大亨章梦飞和他的心腹占据了屋子一角,而商界新星,“天灵会”盟主贺知非,和爱将萧雯雯,丁学智则占据了屋子的另一角。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屋子正中一红一白的两个翩翩少年身上。

红衣少年向章梦飞微鞠一躬,递上一个精致的桃木盒子:“多谢章总的神器相助,此行功德圆满。” 章梦飞身边一个黑衣保镖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三颗珍珠般大小,颜色墨黑的肉丸。

少年又向右手边的贺知非行了一礼,同样奉上一只木盒:“也多谢盟主和萧小姐的鼎力相助。这几枚丸药,是事先说好的。”

萧雯雯接过盒子,打开检验了一番,向知非点了点头。

稍过片刻,陈默从白疏手中拿起一颗墨黑的珠子,高举在空中朗声道:“这是我们冒死从人蛙族灵兽身上亲自割取下来的。服了此丹,人族可以生出异能,兽族可以功力精进。为表诚意,我先服一颗。” 说罢用温水送服了手中的墨丸。

 

从十九号公馆出来过了一个街区,白疏焦急地问:“十七,你感觉怎么样?” 陈默脸上不动声色,却“哗”地扯开衬衫的纽扣,“热!真他妈热!快,快给我解药。” 白疏稀里哗啦的从贴身衣袋里拿出一带药粉。陈默一仰脖子,悉数吞下。

“怎么样,好点儿没有?”白疏眼巴巴地盯着陈默,只见他闭上眼睛,大概过了一刻钟的功夫,终于睁开双眼长出了口气:“没事儿了,师父他老人家的手艺真的没话说。”

白疏总算把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满头大汗:“没事就好,吓死个人。”

两人有说有笑地往前走去,怎知走到第五十步上,陈默突然从鼻孔里滴滴答答的淌出些黑紫色的东西来。

“小疏,”陈默抵着墙慢慢坐下,“我这回感觉不大好......” 说着一大口紫黑色的液体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白疏顿时就慌了:“十七,你别吓我,刚才还好端端的......不是吃了师父的解药了吗。怎么会这样!” 他手忙脚乱地扶起陈默:“走,赶紧找师父去!”

两人走出十来步,陈默已经虚弱地直不起腰来了,他咬着牙在白疏耳边说:“小疏,你带我去见他。”

=================

新城区菜市场的别墅小区。

港生迷惘的看着对面满面泪痕的白衣少年,和靠在他身上,苍白的几乎面无人色的红衣少年。

他依稀记得,这红衣少年就是前些天雨中送伞的那个一中同学。当时他打着一把好看的红伞,手里还牵着个五六岁的小弟弟。只是,他现在面容憔悴,嘴角似乎还有血迹。

“他......,还好吗?要不要送他去小区医院?” 港生有点迟疑地询问白衣少年。

忽地,白疏将陈默越来越冷的身体往港生身上一推,眼里止不住地流下泪来:“他说,就算死,也要死在你的身边。你就再多看他一眼吧。”

港生抱着少年虚弱的身体,听着耳边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忽然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砰”的一声裂开了。

 

几天后,通城地产大亨章梦飞神秘发疯坠楼而死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同时流传的更凶,更离谱的消息则说,有几只发了狂的野兽当街伤人,被武警当场击毙。

(红狐上卷终)

 

小说《红狐》上卷目录,和章节简介(1-30

小说《红狐》上卷人物关系表

博客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bronzegoa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thropologi' 的评论 : 哦,谢谢了。虽然知道是小说,其实不过是作者编造的故事,不过还是喜欢随着作者的思路走,跟着主人公一起高兴一起痛苦。很美的小说,非常喜欢,但愿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
Anthropolog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ronzegoat' 的评论 : 惹人伤心了,罪过!
下卷今年六月份开始连载,从十年后港生28岁开始写起,放心,一定不会让你等老了:)。
下卷将会是happy ending ,我保证!
bronzegoat 回复 悄悄话 但愿陈默只是离开人间,继续狐族的九条命。可如果是这样,那记忆重新回来的刚生不是更加痛苦?博主还是加油写作吧,再等十年我们都老了
bronzegoat 回复 悄悄话 好伤心的一个结局,坐等下卷,哪怕十年!可怜的狐族少主,那么灵慧通透的角色,竟然也看不开一个情字,不知道所谓的情与爱其实不过是生命中一个阶段吗?还是继续修行吧
Anthropologi 回复 悄悄话 红狐上卷结束了,感谢大家一路以来对菜鸟的支持!
下卷将从十年后开始,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