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芦笛论抗议封控人群为啥上街

(2022-11-28 15:33:38) 下一个

(最近发现芦笛重出江湖,十分欣喜。不过芦老自认因为新冠疫苗副作用,身体有恙,撰文能量大减。本文由资深芦粉仿芦老旧日文风东施效颦。得承认的是,本粉丝虽然行文反复引用芦笛语录,但文章立意,未必合芦老此时心意。)

最近国内发生年轻人抗议封控,让海外键盘革命家们着实见猎心喜了一阵。“民主运动”,“白纸革命”,等高大上的帽子满天飞。那些长期盘踞海外中文出版话语权的“道德家”们,也一个个兴高采烈,把压箱子的陈词滥调都拿出来示人了。

芦某旧作中反复说过,“民主只能自上而下的被赠与,而不能自下而上的强求”。古今群众运动,都是蠢动,没有给社会良性进步的——详细论证,请见《芦选》。该次抗议,群众吃了什么豹子胆,敢上街?无他,盖因官媒开始松绑,各种取消封控的舆论开始大行其道。别的不说,“国士无双”的“科学家”钟南山前日便直陈“奥密克戎不会感染下呼吸道”,给官方逐步开放做舆论先导。为何芦某敢言之凿凿断定钟南山代表官方而不是出于良心?此人从政多年,老狐狸一条,毫无任何节操,早在新冠以前,就在卖氢氧仪了(那时候是说可以治疗肝癌)。SARS时和此次新冠出来说话,也是每一个节点,都踩到官方节奏。在此次抗议前,微信群里,各种控诉封控没人性的小视频,亦无人删帖,我等都觉得马上要解封了。无奈民情汹涌,群众苦封控久矣,等不急官方宣布了。于是蜂拥上街,搞得我党准备不足,措手不及。

当年八平方事件,若无某位“改革领袖”掌控的宣传机器予以支持,事态也不会扩大。上街学生,都以为自己是爱国运动,是跟着我党的的正确道路的。此次亦然,屁民们并未反党反政府,他们只是跟着官媒舆情,用力过猛。用老芦以前的一句评八平方事件话来说,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见《芦选》),结果爱国的节奏和官方不同调,搞出事端来而已。

中国的社会发展,自有其规律。专制也好,民主也罢,大家的生活水平日益精进,社会制度自然会良性发展。官民需要互动,外国人(包括你们这些人)没必要,也没能力掺和。芦某当年称你们这些为“海外伪民运”,以一人之力,掀“扫荡海外伪民运”之潮,就是因为你们住在唐人街,客观上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美国,主观上没有为中国的老百姓的现实利益出发。你们只凭着肾上腺激素和“拜人民教”搞自己的“远程革命”,其实就是文革精神在海外的延续——见《芦选》的详细论证。现在你们接近退休,应该衣食无忧,颐养天年了;亦或惯性使然,还在吆喝海内外华人的跟你们起来革命。芦某曾说过,你们“对世界的认识水平,做事情的方式,还在毛共时代。而现今(芦某撰文之时)的我党,已经进步到邓江湖时代了。你们还不如他们。”(again,《芦选》有剖析。)时过境迁,现在上街的九零后零零后,水平领先的程度,你们就更望尘莫及了。老芦建议你们可以休矣,你们少吵吵,国内官民或许有更多空间良性对话,推动中华民族的社会治理向前发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那倒是本人冒失了,不该在芦粉俱乐部里驳老芦的不是。您要是早说只接受芦粉赞同就不会有这场误会了。抱歉,抱歉!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谢谢多次回帖交流。本文是跟芦粉交流的,您不是该协会成员,只好求同存异了。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这就纯属扯蛋!中国人争取自己的权利,干什么要墙外的人去领导暴力革命?不排除有人愿意通过革命实现自己的权力追求,但本人只支持中国人民享有自由民主的权利,个人一向讨厌提防“伟大领袖”,也无意像真假“芦老”一样扮演政治导师或者统治参谋的角色。
站在平民视角,只能建议识字份子们不要自作聪明,鼓吹人民应该跪着祈求统治者恩赐自由民主的“政治乞丐主义”。无论是纵观历史,还是横看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民族的自由和民主是不经抗争而由统治者突发善心恩赐而来。“恩赐论”,太糟粕了一点!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芦老跟您这样的辩论过无数回了。最后他也烦了,只要有这样的观点,他一概回复“热烈欢送XXX回国领导暴力革命”。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所谓的老芦还真不如老郭这样的枭雄会折腾:)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墙内有自由的精英阶层同样希望建立民主制度,就是你刻意讥讽的那位“改革领袖”难道不也是享有比普通屁民更多政治权利的精英吗?独裁暴政既不允许本国精英推进民主变革,也不容忍草民阶层要求自由,难道人民就只有忍耐到死一条道路?
不用抬出“芦老”来做幌子。无论是和平变革还是激烈革命,大众要做的就是“必须尽力防止反抗暴政的革命力量腐败堕落成新的独裁暴政”,仅仅就是这么多!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芦老的point是民主不可能通过自下而上的斗争获得,只能自上而下的赠与。美国的先贤们是一帮早就有民主的奴隶主,他们干的事情跟从无到有争取民主无关。从无到有,靠小民反抗拿到民主,这个世界并未发生过。这,就是芦老的精华所在。
回首前尘 回复 悄悄话 卢笛之类的书呆子们不接底气,关在书房里,或者所谓的唐人街里,不了解民生艰难,闭门造车弄些个古怪的理论,也只有书呆子们去热捧这些个啥理论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哈哈!看来平等兄也有被假借芦笛之口的浅层思维带偏的时候。
两百多年前,美国先贤们是这么说的: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利,则是经被统治者同意授予的。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的实现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予以更换或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新政府所依据的原则和组织其权利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有可能使他们获得安全和幸福。若真要审慎的来说,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应当由于无关紧要的和一时的原因而予以更换的。过去的一切经验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还是情愿忍受,也不想为申冤而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形式。然而,当始终追求同一目标的一系列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的行为表明政府企图把人民至于专制暴政之下时,人民就有权也有义务去推翻这样的政府,并为其未来的安全提供新的保障。这就是这些殖民地过去忍受苦难的经过,也是他们现在不得不改变政府制度的原因。当今大不列颠王国的历史,就是屡屡伤害和掠夺这些殖民地的历史,其直接目标就是要在各州之上建立一个独裁暴政。为了证明上述句句属实,现将事实公诸于世,让公正的世人作出评判。”----《独立宣言》
当批判的武器被现实反复证实对改变独裁暴政无效后,利用武器的批判来废止独裁暴政就成为人民唯一可行的选择。千万不要把人民反抗暴政的武力行动简单地归结为“以暴易暴”,当然同时必须尽力防止反抗暴政的革命力量腐败堕落成新的独裁暴政。
所以,依我的一点浅见,上述假芦笛的高论,实在是一番谬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从布局谋篇来看,思考兄很用心,赞一个!不过就像思考兄在一开始所写,“行文反复引用芦笛语录,但文章立意,未必合芦老此时心意”,我觉得芦笛本人的观点也有一个逐步变化的过程,他一开始是主张改良,团结当今执政的共产党来推动改革;不过近两年,他似乎对改良已经不抱希望。问题是,以暴制暴,换来的绝不是民主和自由,而只是新一轮的专制和暴君。
Peace2018Sep 回复 悄悄话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只是形式与一战二战不一样,第一枪武汉病毒超限战。 以为胜券在握,阿拉斯加州掀桌子大搞战狼外交不可一世,没曾想美国研制出举世无双的mRNA疫苗,清零搬石头砸自己脚!

习放病毒妖孽全世界,美国研制了疫苗拯救了全世界,中共国牛逼的疫苗不管用,习等人是易感人群怕死,必须清零自保。

习等中共高官是易感人群怕死,必须清零自保。怕死人是一个荒唐的骗人的借口,中共国何时担心过普通人的生命了?

习已和拜登勾兑近期不打台湾。普京入侵乌克兰的败象已让习吓破了胆,不敢打台湾。

习现在是进退维谷,退一步万丈深渊,进一步寸步难行。党内官员被他得罪遍了,底层民众对中共的了解今昔非彼,资讯流通快速。

数千年独裁专制统治,中国人被洗脑

中国人被洗脑,认为毛英明统治中国,他的统治权力是苏共给的。

独裁制度的特征,爬上高位难于上青天,一旦大权在握可以为所欲为。

比如习可以随心所欲地清洗他不喜欢的人,灭口任何知情者,大批高官如公安系统孙力军,傅政华等人。

比如,金三胖何德何能统治北韩,他爹传给他的。

习做事不过脑,连胡锦涛都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更加得意忘形,国外二十国会议对加拿大总理傲慢无礼,诸如此类事件引爆了“白纸运动“!
Peace2018Sep 回复 悄悄话 故意研制的生化武器,涉及到很多人,利用了美国技术资金等。

浙江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为框架,人工改造。

Covid-19结构说明是人造的。S蛋白变异数量远远多于其他蛋白,自然变异应相差不多。

生化武器,结构就是证据。

习亲自指挥部署武汉病毒研制,毒害全世界。引发美国深刻反思,必然要反击。

新冠病毒(SARS-CoV-2)与人体细胞受体耦合并进入人体细胞的能力出人意料的好。这是因为它利用特殊的细胞受体结合区域以及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特殊的(弗林蛋白酶)切割点。然而,这两种特征以前并未表现在冠状病毒上,这表明,新冠病毒非自然的起源。

S1和S2之间插入PRRA(四个氨基酸),相当12个碱基对,不可能是自然变异,只能是人工操作。

插入(inserts,换句话叫人工操作)片段(PRRA)位于681-684位置,人工病毒的证据,不是自然变异。自然变异是随机的,不会连续变异。

A Ala Alanine 丙氨酸
R Arg Arginine 精氨酸
P Pro Proline 脯氨酸

DNA: CCTCGGCGGGCA, S proteins: PRR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