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正文

学术界的垃圾专业漫谈

(2021-07-22 20:54:54) 下一个

搞学术的人都会发现,有些科研人员就是混日子,不好好做研究,整天灌水发文,搞基金。我在几个领域都学习或工作过一段时间(物理,计算机,统计,生物),发现每一个大的领域里面,都有至少一个专业完全是垃圾专业。该专业一般来说有一个很大很酷又很容易理解,但是却很遥远的应用前景;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真的解决过问题,其理论支撑也很单薄。打个比方吧:这些专业号称的应用前景是登月,但是做的事情却是在地球上种树。外行爬到他们的树上往天上看一看,会发现月球好像是近了些;但是稍微有头脑的人就知道,这棵树再长一百年,也是不会上月球的:该专业跟登月其实关系不大。

但是这样的专业,却是学术界的显学,一大堆院士专家在里面人模狗样儿的胡说八道,在他们自己掌控的期刊上例行公事的连篇累牍。这些汗牛充栋的“学术论文”,并不是低端的“数据修改”或“图片误用”。就事论事,这些文章都是逻辑上技术上没有问题的;但是整个专业全是无聊的浪费,而且一大堆人对此乐此不疲。这样的专业为什么能大行其道呢?听说有个领域专门研究科学史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垃圾专业是如何大行其道的。如果没有的话,本文先尝试分析一下科研领域的“垃圾专业”现象。

首先得指出的是,在科研还不是职业的时代,是没有垃圾专业的。牛顿在英国管印钞造币,拉瓦锡是法国财政部长,波尔是丹麦足球队守门员。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做科研完全是为了情怀。后来的爱因斯坦的职业是专利局职员,想出来相对论和光电效应觉得好玩,才发文章的,绝无动机去挖一个大坑,让晚辈后生有理由前赴后继灌水营生。“垃圾专业”是科研职业化的特殊产物。

人都是要吃饭的。想象一下,一个智商平平能力一般的人,或者一个智商高但是很懒的人,被人忽悠读了博士,赶鸭子上架得以科研为生了。要写文章,怎么办?看看周围的那些学霸出生的人,一个比一个精,而且一个比一个能熬夜干活。自己啥也不会,或者懒得奋斗,怎么生存呢?举个例子吧。搞计算机是要写代码的,搞数学是要推公式的;现在有人不会或者不屑于玩这些,但是别的地方找不到工作,得做计算机科学家或数学家:天地茫茫,我的前途在哪里?好家伙:有个计算机专业不用写代码,只要忽悠就够了。我就去做这个专业!于是不会写代码的人报团取暖,搞出这么个地盘,大家就都有饭吃了。那这个专业从业人员多吗?计算机领域分很多专业,假设每个专业有5%的人不会写代码,还有5%的人懒得写代码,这些人都会转行去那个不需要写代码专业。于是乎,大家会发现10% 的计算机科研人员都搞这个专业。任何一个正儿八经的专业,可能还不到10%的人呢!所以这个完全没有用的专业,就成了显学,在从美国到非洲的所有的国家的基金委都横行霸道。所以“垃圾专业”的从业人员不是偷偷摸摸的,而是正大光明的,在学术界占有显赫的地位。

那么,如果“垃圾专业”完全不会对实际产生结果,他们如何向纳税人交代呢?这是个好问题。垃圾专业从业人员自出生之日起,就很重视justify自己的存在。这些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正常的有用的专业很可能不重视跟学术潮流,如果它们有一天变得没有那么有用,大佬们也拿不到钱了;但是“垃圾专业”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极为警惕的注视着周围舆论的发展,永远站在学术时尚的前沿。垃圾专业的人最喜欢上媒体面对大众,宣传自己。除了“基础理论科学研究的重要性”这个老生常谈之外,他们会不断地和其他有用的学科从表面上“结合”。比方说,癌症很重要,他们的用例就假设是治疗癌症。人工智能很火,他们就用人工智能的工具来分析做他们的数据。这样大家盘根错节,里中有我,我中有你,分家就不容易了。如果有人不知天高地厚,敢跳出来说:“垃圾专业的皇上没有穿衣服”,那就是一杆子打翻N船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垃圾专业”的行业风气,学术水平,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即使不跳出来大声嚷嚷,小青年们会不会悄悄的离开呢?当然会,垃圾专业在刚入学的博士生这个层次上“人才流失”是非常严重的。但是这里就像是一个可以吃福利的收容中心,有理想的人走了,空出来的地方就就还有更穷的人来填。如果博士毕业还没有“壮士断腕”离开,很多人常驻时间久了,发现就在这里待着也挺好,就懒得走了。垃圾专业的大佬的忽悠能力不一定比正常专业的大佬厉害,但是他们忽悠起来更敬业。正常专业的大佬除了忽悠国会给钱之外,还得做科研,梦想着得诺贝尔奖;因此他们是一半政治家,一半科学家。“垃圾专业”的大佬是全职政治家,所以更有能量保证该专业的资源。最后,由于有理想的人走了,相对来说,聪明人在垃圾专业发文章申请基金比在竞争激烈的有实际意义的专业容易一点。所以尽管有志向的人会不断离开,“垃圾专业”还是人丁兴旺的;他们控制的期刊,会议,影响因子还是可以保证的。

以上就是“垃圾专业”为什么能维持下去并发扬光大的原因。那么“垃圾专业”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以我这个小虾米的水平,就不容易下结论了。下面是两点猜想:

有的学科的大佬本来真心诚意的要创造一个专业,解决实际问题的。著名的例子就是物理里面的“弦论”。老大们当年把这些东西搞出来,好心好意要解决“创世纪”的问题。后来发现各种大毛病不断:一会儿基本粒子的建模不对了,一会儿平行宇宙的个数不够了;补丁打了里三层外三层还是按下葫芦起了瓢。老大们如果后悔了,会不会宣布失败呢?对不起,晚了!就算老大们从善如流,勇于承认错误,他们的徒子徒孙不同意啊。由于社会的发展与演化,很多已经有教职的人以前从事的专业被淘汰掉,但是他们的位置是终身的。于是他们形成了“过剩科学家”阶级。这些人就像金融市场上的闲散资金一样,到处追逐可以简单获利的项目!他们非常容易被“垃圾”专业吸引,也去忽悠自己和别人都不懂的东西。弦论一产生,就成了灌水的温床,无数人靠这个吃饭;以至于有个怀疑弦论的愣头青在哈佛做了助理教授后都拿不到tenure了。当年的几个“领衔主演”,现在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既得利益集团一旦生成,就无收手之余地;从此欲罢不能,只好硬着头皮越做越大,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有时候大佬本人也未必是好意,“推陈出新”是为了继续垄断下一个时代。一个暂时还没有成功的例子就是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长强推新一代的粒子加速器了。这个加速器威力是现在世界上最牛的东东的10倍,可以让各种粒子在里面各种乱撞,“说不定”能产生改变世界的结果呢!其实我本来不知道这个所长;后来看到他跟不支持建加速器的挪被窝杨论战,说“我们是世界四大研究中心之一”,还说“(老杨老了)党和政府应该多听还在科研第一线的中青年科学家的意见”。于是闲得慌的我查了一下他的论文,这几年就没有发什么像样儿的东西:光看最近三年,五十岁的“还在第一线的中青年”文章还不如九十岁的老杨!这下子该所长成了我的“垃圾专业”研究的一个好教材:五十多岁,没有什么科研可以搞了,但是离退休年龄又差太远;于是推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未来怎样的新方向。这个粒子加速器一旦建成,真的是开一个新的方向啊,虽然谁也不知道粒子们撞来撞去会撞出什么火花来。可以肯定的是,一大帮守着该加速器吃饭的利益集团会由此产生。

总之,“垃圾专业”是可以被大佬们有意或无意产生出来,有着极强的生命力,未来还会一直在学术界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好的科研人员一方面应该认清楚哪些专业是“垃圾专业”,绕道而行;另一方面应该尊重所有其他同行,包括“垃圾专业”从业人员的生存权,和他们和平共处,共享这个地球。

以上就是我对“垃圾专业”的初步认识。以后随着阅历的增长,我还会继续匿名从事这项没有被任何基金委资助的研究。我会从定性的分析逐步过渡到定量的研究。不过匿名有个问题,万一这个研究得了诺贝尔奖呢,我上哪里去领奖呢?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翎' 的评论 : 谢谢光临!谢谢支持!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对科学界的弊端分析得很透彻。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抖泥丸' 的评论 : 谢谢支持。谢谢点评!
抖泥丸 回复 悄悄话 赞博主学术境界和良心。
垃圾专业现在已发展成垃圾生态现象。
垃圾学刊难以计数;但从垃圾学刊追溯垃圾学者或有奇效。
超弦理论是不是垃圾方向,允许大胆假设;定论好像还早。我们外行也不愿轻信。
类似的还有量子计算?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乡不仕老了' 的评论 : 谢谢关注!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即使不是垃圾专业,90% 以上的论文发表以后是没有什么人读的。
垃圾专业是个问题,不垃圾的专业的垃圾研究,垃圾论文问题也许更大。
这个世界总归是垃圾比不垃圾多。
也许哪一天,垃圾发酵,成了宝贝也难说。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谢谢指教。我的理解是,超弦理论一开始的时候,平行宇宙没那么多,但是有些东西不能自洽,所以加一些就好解释了;然后越加越多,后来又出现其他自相矛盾的地方。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nxueOp' 的评论 : 变暖是事实,但是不能因为这个给变暖教发过多的福利,让好端端的其他行业的(如石油)啊。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枪迷球迷' 的评论 : fully agreed!
嘎德 回复 悄悄话 “ 一会儿平行宇宙的个数不够了”
楼主虽然是物理专业,但是楼主上面这句话错误地理解了超弦理论,超弦的问题在于平行宇宙的个数太多,而不是太少,所以超弦理论无法从理论上推导出观测到的物理常数。
wenxueO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枪迷球迷' 的评论 :
我前面说了,不知暖化原因。不过暖化看来不是好事,看人类能做什么可以缓解。
去找原因的,是否顺便贡献些解法?
do something,其逻辑也大概符合坚持持枪不去找枪害背后原因。呵呵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wenxueOp 发表评论于 2021-07-23 17:15:11
全球冰川消融,除了归因于全球变暖,还有别的什么解释?
变暖原因不明,变暖的现象和后果还是挺清楚的吧。
难道是这个冰川指标还不够事实,不够 big?
弦论解释一切,应该是 overfitting 的套路哈
---------------
wenxueOp 是真不知道暖化教在说什么?不知道暖化教的关键是咬定暖化是人类烧碳造成的?

地球在缓慢变暖争议并不大,冰川退缩几万年前就开始了延续到现在而已一万年前半个美国埋在冰川下面。 至于是否会继续变暖和变暖的后果现代科学并不清楚,只有暖化教徒自以为知道。地球经历过四次冰川时期,也就是说地球至少暖化过四次。既然“科学”无法解释前三次暖化是为什么?有什么理由相信他们懂得第四次?这不是垃圾是什么?
wenxueOp 回复 悄悄话 全球冰川消融,除了归因于全球变暖,还有别的什么解释?
变暖原因不明,变暖的现象和后果还是挺清楚的吧。
难道是这个冰川指标还不够事实,不够 big?
弦论解释一切,应该是 overfitting 的套路哈
areYOUsure 回复 悄悄话 现在垃圾Topics太多,加上各个funding agencies越来越political,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银子。真正有原创有意义的成果反而不用浪费多少银子。好在项目中有一部分用来在全世界招优秀年轻学生,把他们吸引到这里来了。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谢谢牟老师光临。现在学术界的情况是,热爱科学的年轻人找不到长期工作;但是占着位置的人不愿意,或者没有精力找有价值的科研目标。所以垃圾论文和垃圾专业横行霸道。:)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不管什么专业的,垃圾论文都不少。有人做研究不看任何前人成果,自说自话,注释全无,好像在开辟一个全新的领域,其实谈他那话题的著述早汗牛充栋了。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iBravo5' 的评论 : 是的,实名反超弦的有头有脸的人还是很多的。不过靠超弦吃饭的大佬和他们的帮派好像更多。
viBravo5 回复 悄悄话 德国物理学家 Alexander Unzicker 就一直挑战“超弦理论“头号大佬 Ed Witt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8sayIURUY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iBravo5' 的评论 : 谢谢支持!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枪迷球迷' 的评论 : 多谢前辈点评!我不懂全球变暖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他们确实很牛。加州大火他们说是变暖导致的,飓风也是,就连迈阿密楼塌了都跟全球变暖有关,太能上纲上线了吧!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6ba6' 的评论 : 这个不懂啊。好像有人在地球上把一个小型黑洞造出来了?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fsg313' 的评论 : 谢谢关注。网上匿名发文,不愿意负责啊。说多了具体的专业,被人认出来我是谁就麻烦了。。。 :)
viBravo5 回复 悄悄话 物理领域的超弦理论就是这种“垃圾专业”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显然是有真才实学真知灼见的学者。 说得太深刻了。本迷读了开头立马想到弦论和全球暖化,果然楼主后面对弦论的分析跟本迷想得一模一样。

“大号蚂蚁”指出的全球暖化,是科学史上最大的垃圾。尤其是涉及金元可能超过万亿。对全社会的危害难以估量。 所有全球暖化研究人士没用担心任何理论被证伪。一百年后地球气温是升高还是降低跟这些研究人士毫无关系。 更荒唐的是,这门学科成天讨论全球气温升高几度,连什么是“全球气温”都无法定义,爱说多少都不错。
6ba6 回复 悄悄话 天文黑洞也是,研究永远摸不着的地方,到时大爆炸一起灰飞烟灭。
ifsg313 回复 悄悄话 说了这么多,能否列举一两个垃圾专业的名称?感觉是不少垃圾的科研人员,而没有垃圾的专业。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有可能。我不懂变暖教,不过他们宣传的方式,真的很像垃圾专业的人干事情的样子。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谢谢指正。呵呵,所长同志先揶揄杨老了,该退休了,我才查查他的底细的。老杨的文章,真的还是很前沿的,所长发表的东西,在我看来有点点那啥。。。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这还是要有技术的。盗亦有道。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翎' 的评论 : 嗯,好专业也有垃圾文章。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羽根' 的评论 : 谢谢关注!大家都要吃饭,没办法。呵呵。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最大的垃圾专业就是全球变暖,气候变迁。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加速器是非不论,拿所长和老杨比论文不厚道,一个搞实验出身而且目前搞行政,一个做理论,没法比。高能实验耗时长,参与人数多,出文章不容易。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单位有一个大牛,他会把一个项目分成若干个成果上报。这样就会年年有成果,时时有论文。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觉得化工专业不垃圾,但垃圾论文太多,随便一个实验就出来好几篇论文,
羽根 回复 悄悄话 读完博主这篇文章再回想一下当初系里有些教授莫名其妙的讲课内容和他手下学生及其玄幻的文章,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我当年是学Electrical Engineering的。这行里不会写代码,不会推公式,不会做计算就会吃牛的混混真不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