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正文

我的教职之路(八)知遇之恩

(2021-06-05 06:31:10) 下一个

我把公司的offer签了,准备去了。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我上个月面过的一个学校的committee chair,一个资深的华人。她高兴的告诉系主任会email我谈offer!!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电话忽传收offer,初闻涕泪满衣裳。莫问拒信愁何在,满卷Python喜欲狂。” 她说这只是一个内部消息,我还得等系主任。不过她说只要我不狮子大开口,offer是跑不掉的。

我赶紧问什么算狮子大开口呢?她告诉我起动基金(Startup)不可以要太多;如果两倍于他们的预算,系主任可能收回offer。我坦陈其实没指望学生写代码;我自己写就可以出文章,要不了多少钱。她说你别客气,我们的预算是$XX。我说这么多?!我很满意啊,我就开价这个数吧。她话锋一转,说这个位置本来也可能招一个做实验的,所以预算是包括设备和试剂的。现在我是搞计算的,副院长和系主任可能想省点钱。我问,那您说我开价多少合适? 一半?她说你就开$XX,告诉系主任你招计算的博后要跟公司竞争,会更贵;再跟他说你以后也想做一点点简单的细胞实验来验证你的计算结果。系主任如果不给,你别坚持就行。我非常感激的受教了。

放下电话,我大哭了一场。这是我第九次onsite!面试的过程在脑海中回放,宛如就在昨天。

那天飞机晚点,我凌晨才到旅馆。挣扎着把闹钟上好,没有洗漱就抓紧时间睡了两个小时。然后第一场one-on-one试从早上7:30开始,和committee chair共进早餐。我睡眼惺忪的坐在指定的地方等着被审讯。来的是一个年长的华人女性,非常和蔼的问我昨天飞机是否顺利。我强打起精神来,说一路顺风,赶紧言归正传。她开门见山,告诉我她非常喜欢我的背景和文章,很想招我,但是committee其他人她搞不定。总共三个人面试,我是最后一个。Committee已经基本相中了另外一个;对我并不看好。她直言本来我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她力争才拿到的。我问:敌人是何方神圣,对我的比较优势在哪里?她说:那个人文章比你差些,但是是native speaker,专业对口。我们系两个帮派,分别做X和Y;committee里面的人Y方向为主,他们认为你是做X方向的。我大吃一惊:不会吧?!X和Y区别大吗?我认为它们同属于一个方向,我做的统计方法他们都一样用啊?她说:在你们做计算人的看来,做实验人的各个方向都“差不多”。但是committee里面一堆做实验的,分的可清楚了。根据你的论文,已经认定你是X方向的了。我跟他们说了你的计算工具分析Y一点问题都没有;他们相信你的能力,但是觉得你来了后肯定加入X帮。然后她又给我介绍了committee里面几个人的背景和好恶,让我相机行事。

第二场见系主任,其实没啥好谈的。海阔天空的吹了吹,好像还行。后来中间有个15分钟的break,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赶紧改要讲的PPT,一个劲的往Y方向扯。然后又再次看看这些人的主页和文章的摘要,看清楚到底在Y方向里面具体做的啥。

午饭后做报告,一切正常。也不知道大佬们满不满意。最关键的是一个one-on-one,对方是Y方向的大佬。他根本没有兴趣跟我谈,就例行公事的带我去看系里的实验室。他给我介绍一些他们的家当。我其实是懂一点生物实验的,就乘他介绍一个Y方向才需要的仪器问了个他可能很熟悉的问题,他也按我预测的回答了。然后我就着这个答案说:哦,还可以干这个啊。我以前为X方向的老板分析数据,最头疼的就是这方面了;我的老板们花了NIH这么多钱,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啊。对方不为所动,毫无表情的说,well,NIH应该给他们钱,我们方向已经过时了。我又问,那您的仪器可以干T任务吗?他这次眼睛一亮,说:本来不能,我搞成这样之后才能的。我恍然大悟的样子:哦,那X方向真的没必要花那么多钱整T啊。然后他问我:你对Y方向有兴趣?我说:我对Y方向了解不多;但是我是做计算的,主要的职业目标(career goal)是设计算法;无所谓哪个生物学应用。以前跟着老板,他因为合作者的原因让我做X;以后我独立了,试试Y也挺有意思;问题是你们系里懂Y方向人多吗?能给我提供点数据和湿实验验证吗?他大喜,高高兴兴给我上了一课。后面他讲的东西完全out of my depth,我除了点头没有任何办法给点反馈。

搞定了大佬还没完事。Committee里面有一个人极其刻薄的东欧人。这个人既不是X也不是Y,做的一个我完全不懂的方向,他估计也完全不懂我在做什么研究。他开车带我去吃饭,一路上态度很不友好。他对讨论科研毫无兴趣,一上来就问我在中国好好的为什么要来这里,能不能适应这里民主的制度。(我面试了这么多,不友好的东欧人见过两个了。)我其实对东欧政治历史还是知道一点点的,也很知道他们为什么对华人不友好。面试前我也查过他来自哪个国家,于是三两句话把他搞定,吃饭的时候把谈话引导到一个他得意的方向,然后全程都是他在给我上政治课。我也顺着他说,不时的给他补充点细节。他上课上的High了,后来就在committee开会的时候说我很懂他的研究。其实我懂的是他的政治痛点。前面一节谈过不要多个人在场的情况下不要谈政治,其实一对一的时候,不一定就非得回避:这其实是个机会。看清楚对方的立场顺着说,有可能对自己的面试大大加分。

对面试的回忆结束。跟committee chair电话完了后,当天系主任就来了email,约电话会议。然后我们谈的时候,我按计划抛出$XX及其理由,系主任说我要的太多了,但是他会去找Dean帮我争取。(后来他搞定了。)其实跟起动基金比,我更关心的是我爱人找工作,系主任也说去帮我看看。他们研究后,只能给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算faculty ,但是工作性质其实就是glorified高级博后);但是长期教职(tenure track)学校肯定给不了。面试了九场,能够最后拿到一个拿到offer已经是大大超过我的期望值了!至于爱人的长期教职问题,以后再想慢慢办法就行。我们用email接受了他们的口头offer。他们出正式纸质offer还要一个多月。我们就先等着,做做准备。

这次面试,是我科研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在我最绝望的时刻,让我做科研的梦想死灰复燃。整个过程,如果没有那位前辈力排众议给我争取面试机会,没有她毫无保留的指点迷津,肯定又是跟以前几次一样悲剧了。她和我素昧平生,却慷慨的伸以援手,并且一以贯之,从头帮到尾。真是恩重如山,无以为报。去国多年,碰到的最奇葩的,做事情最糟糕的,都是华人;但是关键时刻最无条件无保留的帮我的,也是华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0)
评论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静听秋雨' 的评论 : 是啊,在学校很可能长时间不换地方了。公司更灵活,可以常常换。各有千秋。不过我喜欢做点理论研究,所以学校更适合我一些。

------------------
跟读了楼主的贴子,非常佩服楼主的执着。想起一个前同事,在工业界工作7年之后,找到教职,投身到教育界。临走时,前同事说足足找了一年多才拿到心仪的offer。前一阵我在网上闲逛,发现前同事还在那个大学呢,已经分别十多年了。这十几年,我已主动、被动地换了N家公司,算是随波逐流了。
静听秋雨 回复 悄悄话 跟读了楼主的贴子,非常佩服楼主的执着。想起一个前同事,在工业界工作7年之后,找到教职,投身到教育界。临走时,前同事说足足找了一年多才拿到心仪的offer。前一阵我在网上闲逛,发现前同事还在那个大学呢,已经分别十多年了。这十几年,我已主动、被动地换了N家公司,算是随波逐流了。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el' 的评论 : 谢谢关注!呵呵,网上匿名发帖,就别猜谁是谁了。:) 有空常来看看!

-----
非常喜欢你的博文。请问你认识Wei Ji Ma吗?你的研究和他类似吗?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ac2003' 的评论 : 谢谢关注;谢谢支持!您总结的挺好的,是很感激他们的帮助。我写这个系列,主要是纪念一下的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也给后来人,特别是在中国读博士但是想在美国做科研的人一些经验教训。

-----
读你的文章,能感觉到你是个很脚踏实地的人,当然,也知道如何灵活变通.
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华人无私的支持帮助你,一个是你的第三任老板,一个是committee chair.

"Appreciate those who have supported you, forgive those who have hurt you, help those who need you".也许这就是文章想要表达的意思.谢谢分享!
Lilac2003 回复 悄悄话 读你的文章,能感觉到你是个很脚踏实地的人,当然,也知道如何灵活变通.
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华人无私的支持帮助你,一个是你的第三任老板,一个是committee chair.

"Appreciate those who have supported you, forgive those who have hurt you, help those who need you".也许这就是文章想要表达的意思.谢谢分享!
zel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你的博文。请问你认识Wei Ji Ma吗?你的研究和他类似吗?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以前不怎么搞。以后可以试试!我和非常多的人合作,但是都不是特别深刻的。一般就是帮别人做计算分析。

------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可以尝试搞起来 我虽然还是小土豆 但已经在试了 和别人一起写基金 分享老鼠细胞一起搞课题 另外还有吃饭party etc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感觉出来谁能搞小团体 谁就只能professional相处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zuria' 的评论 : 呵呵,是的,80后;不过今年也40了。mitbbs环境太差了,以后不在那里发长的文章了。文学城的好处是可以把自己的文章分类,留着可以慢慢看。

-----
也是特地注册个账号支持博主,当初在mitbbs就觉得写的很平实,80后吧?很有同感
azuria 回复 悄悄话 也是特地注册个账号支持博主,当初在mitbbs就觉得写的很平实,80后吧?很有同感。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可以尝试搞起来 我虽然还是小土豆 但已经在试了 和别人一起写基金 分享老鼠细胞一起搞课题 另外还有吃饭party etc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感觉出来谁能搞小团体 谁就只能professional相处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搞小团体我还没有资格。我能做的就是在公开的committee meeting上说话,convince 大家一起投票。我说多了大家不跟进,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这种事情单打独斗不太行吧。。。是不是要联合其他老师 比如当时支持你的华人大佬 再拉上一些信得过的外国人建立小团体 大家一起搞分量可能重一点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这种事情单打独斗不太行吧。。。是不是要联合其他老师 比如当时支持你的华人大佬 再拉上一些信得过的外国人建立小团体 大家一起搞分量可能重一点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距离' 的评论 : 谢谢支持!
距离 回复 悄悄话 真正有能力和胸怀的华人,都会帮华人!反之。。。。。。

祝福博主!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这话说的很到位。上次跟你在未名讨论过的,我最近在一个committee里面想帮一个人,结果搞不定。有时候差得太多了,或者差得不多但是多数人都觉得差一点点的时候,负担更重些。以我在committee的人微言轻的地位,如果在边界上才能帮一下。但是有时候华人为了显示“公平”故意踩其他的华人,就没有必要了;这样其实老外反而看不起,而不会觉得此人“公正”。我前面写到过,在欧洲的一个面试,完全是被一个华人搅黄的,也不知道人家哪里看我不舒服了。

-------------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华人有时候如果力挺华人都有思想负担的 怕背后有人说 你这华人大佬教授还是很有担当的 印度人都是明目张胆拉小团体 我们华人其实也是应该从我做起这样搞 别人说怕啥 自己团体做的好 建立大山头是王道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华人有时候如果力挺华人都有思想负担的 怕背后有人说 你这华人大佬教授还是很有担当的 印度人都是明目张胆拉小团体 我们华人其实也是应该从我做起这样搞 别人说怕啥 自己团体做的好 建立大山头是王道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嗯 刚上T的Rising Star工资要给的高 startup多 可能还有strategic reason 如果不接offer沉默成本非常高 也只能硬着头皮解决配偶工作了。刚上market的postdoc小土豆 bargaining power都比较弱的 只有努力成为大牛大佬啊!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nnysnotes' 的评论 : 谢谢!常来看看!

-------
Following.
Jennysnotes 回复 悄悄话 Following.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欲千北' 的评论 : 谢谢关注。谢谢祝福!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的帖子,实实在在。愿上苍多多看顾你和那位华人。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我爱人当时就有个非常小的grant,不过学校就是不愿意给TT的位置。主要是我不够强。我知到别人的爱人比我爱人差不多的,也拿到TT了;因为对方是刚上T的Rising Star。我当时的状况,属于是学校可以招我,但是不是十分enthusiastic,所以就不是很积极搞spouse hiring。

------
您爱人如果拿个K award或者R01那就妥妥进tenure track了 都是看钱。。。看着您这样的经历 感觉必定能干超好的!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呵呵,这个先留作悬念吧。(下一节)

-----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然后你去了之后是不是加入了X帮?哈哈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anatl' 的评论 : 是啊,练出来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过话!

-------
我面试的时候也有老师力推 文章基金什么的都只是敲门砖 真正决定的还是看人是不是喜欢 不过您这经历也足够奇遇的 还搞定两个不对付的教授也非常牛逼 9次oniste 练出来了 我面试的时候大家至少表面很客气 东欧人是比较奇葩 谁都看不上的样子 我也碰到过一个 哈哈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深度思考' 的评论 : 然后你去了之后是不是加入了X帮?哈哈
ananatl 回复 悄悄话 我面试的时候也有老师力推 文章基金什么的都只是敲门砖 真正决定的还是看人是不是喜欢 不过您这经历也足够奇遇的 还搞定两个不对付的教授也非常牛逼 9次oniste 练出来了 我面试的时候大家至少表面很客气 东欧人是比较奇葩 谁都看不上的样子 我也碰到过一个 哈哈

您爱人如果拿个K award或者R01那就妥妥进tenure track了 都是看钱。。。看着您这样的经历 感觉必定能干超好的!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自己明白' 的评论 : 谢谢关注。:)
自己明白 回复 悄悄话 遇到各种华人,愿博主广播感恩之心,多互相帮助。听起来温暖多了。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是啊。华人互相帮忙,还是很多的。牟老师周末愉快!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這位女士幫你,是和你有緣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