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翎

原创文章:纪实连载,名人杂谈,美房欣赏,人生感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连载《干爹干女儿的传奇》第21章 郎心如铁

(2021-05-15 15:59:21) 下一个

       电影《郎心如铁》(A place in the sun)中,一个英俊的穷人家的年轻后生看上了玉女伊丽莎白泰勒主演的富家小姐,欲抛弃痴心的工人出身的女友,不料,女工女友怀上了他的骨肉。怎么办啊?别说上百年前的旧社会抛弃怀孕的女友遭唾弃,就是当今的美国新社会对此类事情也是不齿的,于是,年轻的小伙子走邪路了:决定以溺水的方式谋害女工,待下手时又感到良心不安。然而,女工真的发生了翻船意外。

  余贞曾与老罗一起看过这部片子两次,有一次是在他们的矛盾暴露出来以后。

  她印象最深的是那个场景:波光潋滟的水面,沉郁凝重的音乐,女工痴情执着的神情,男人冷漠呆滞的侧影,他定定地瞅着落水的女工在水中挣扎,一圈儿涟漪归于平静。

  男人有了外心,就变得如此冷血了,余贞不寒而栗。

  自从第二次看过这部影片后,余贞就不愿与老罗一起划船了。每次,老罗提议去附近的湖面泛舟,余贞都借故推辞。

  她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愈来愈深。

  她甚至不愿与老罗一起去野外郊游。她住的城市附近有好几个天然森林公园,里面大树参天,小溪潺潺,羊肠小路通向迷宫一样的密林深处。

      记不清多少次了,她与老罗一起手携手在小路上慢跑,四周空无一人。         

      一次,余贞听到路旁的灌木丛中窸窸窣窣地响,她紧紧抓住老罗的手,指甲几乎掐进了老罗的肉里,你这是干嘛呀?老罗不由地喊了一声,惊飞了树梢上的鸟儿。    

      余贞不好把她的担忧与老罗分享:我是怕树丛中窜出一条蛇或一头熊,你把我甩开,独自跑掉啊。        

      自此,她也断了这条路:不与老罗一起去森林公园郊游了。

   甚至观山,余贞也存了戒心。比如一同去弗吉尼亚西南部一座大山的爱情崖,崖畔的围栏不高,扶着栏杆望下去,团团白云,雾气氤氲,深不可测,余贞赶紧躲在老罗后面,倒不是晕高,而是怕背后那么一推,神不知鬼不觉地坠崖。

  是的,夫妻之间要有了这种戒心,那还真是不是悲剧的悲剧。

  可余贞也不愿意这样啊。是谁让她得了这种疑心病了?她疑神疑鬼,难道是她的错?

  还有一件事对她的冲击力很大,那是她刚把自己的医疗一条龙服务转到老罗所在的医院里。对于新患者,医院例行公事给余贞进行全面体检。因为是第一次在老罗的医院看医生,老罗陪同前往。

  余贞的主治医生是一位长着与“希拉里几乎一模一样面孔的六十来岁的妇人,她把希拉里一边讲话,一边前后点头的动作也抄袭过来了,而且气质上也与前国务卿神似。以致于一瞬间,余贞恍然觉得是希拉里现身了。

  希拉里式的女医师,在计算机中细查着余贞的医疗记录,忽然惊呼一声,你十年没有打百白破预防针了,这可不行,你得打。

  余贞一听打预防针就发愁,又想起她堂姐的一个同事因为打破伤风针过敏,一针扎下去倒地,再也没能起来,于是跟医生说,她余贞对百白破过敏,打针有危险。医生竟然像希拉里一样仰天大笑,哈哈哈,没这回事儿,这针不过敏的,没听说谁过敏的。老罗也在一旁附和,帮医生说话。

  医生开了打百白破的处方,让老罗领着余贞去另一个地方打预防针。

  余贞犹犹豫豫随老罗去了那个地方,里面三女两男,个个严肃有余,活泼不足。

  余贞跟打针的医师说,她对百白破过敏,多年前在国内打这种预防针时休克,差点丧命。余贞根本记不得以前打没打过这种预防针了,她把情况说的严重点是要医师重视,不要给她扎针。女医师犹豫了,说在你了,不打就不打吧。这时,老罗说话了,他说,打吧,没事的,这是美国,不是中国,你以前打的可能是假药吧。美国的是真药,不会过敏的。老罗还提醒余贞,你手好了吗,前两天不是碰到尖物上碰破了?千万别感染了啊。

  余贞想想也是,于是稀里糊涂同意打针了。

  针打了后,医生让余贞与老罗坐在厅里呆五分钟观察一下,余贞还觉得这是多此一举。不过,还是遵医嘱在诊室外面的长凳上落座。

  余贞与老罗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感觉良好,她心里的警戒线已经撤除,站起来想跟老罗离开,就在这时,意外出现了:余贞忽然觉得头晕眼花,站立不稳,要不是老罗及时扶住她,她会一头栽到地上的。接着四肢僵硬,两条腿如棍子似的不能打弯儿,两只胳膊也僵直,两只手如同鸡爪,嘴麻木得说不成句,她觉得意识在慢慢失去,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不过,朦胧中,她似乎看到老罗的一张笑脸,笑得那样轻松灿烂,还说没事的,这不是过敏,是你太紧张了,躺下吧,躺一会儿就好了。

  诊室里两男三女把余贞放倒,在她脸上罩了一个蓝色的东西,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实施抢救的,最后,余贞醒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老罗面露不悦,余贞问为何,他讪讪地说,你怎么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什么伤人的话?余贞不解。

  你说,我对你这样好,你为什么要害我啊?”,

  我怎么害你了?老罗一脸严肃地质问。

  余贞已经记不清说过什么了,她难道针后吐真言了?

  不管怎样,劫后余生,好似捡了一条命,余贞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打预防针了。

  后来,老罗又让她打流感预防针,乙肝预防针,余贞打死也不听他的了,一概以过敏挡住。因为上次闹得那一场,老罗舌头也短了,不好坚持什么,以免落个用心不良。

  这能怪余贞吗?处于这种状况她怎能有安全感呢?

  你想想,一个男人老想与一个年轻女人交谈,难道仅仅交谈就足够了?交谈的结果,是感情升温,越来越离不开,离不开又不能见面,这该有多么难受啊。她余贞别在人家两个人之间,不成障碍了?多余的了?可又不能轻易离婚。已经为这么一个女的,让前妻一哭二闹三上吊,搞得满城风雨了,弄得老罗的亲属也半信半疑,用另类眼光瞧他了,他一再解释洗白,总算留住一两个亲戚对他表示信任,可他那些同事与朋友,都对他警而远之,再为这么个事情,闹离婚,他老罗就做实了不地道的名声,更重要的是他为政府部门工作,因为性丑闻是有可能被辞退的。还有,在美国离婚,女方一般得利,男的大都脱层皮。

  既不能见面,又不能离异,那你想想,什么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当然是自然消失了。我的天啊,余贞想到这里,冷汗顺着脊梁骨直往脖子上窜啊。

  当一个男人有了二心,女人就缺乏安全感,这个安全感不仅仅是婚姻的安全受到了威胁,还涉及人身安全也没有了保障。难怪女人不干,难怪女人对小三恨之入骨。

  余贞还跟我谈到他们在结婚两周年之际,想通过度假旅游的方式庆贺,去哪里啊?美国许多地方都转过了。去国外?欧洲太远,亚洲也遥不可及,非洲不想去,于是瞄上了美国的两个邻国墨西哥与加拿大,墨西哥毒品泛滥,治安不好,还是去加拿大吧。加拿大的五大湖一带风景优美,余贞希望那里游人如织。一提到山水瀑布林崖什么的,余贞就犯嘀咕。

  也许老罗没有别的意思,是通过这种方式给余贞一点补偿吧。

  余贞还记得,他们两年前在一个春末夏初的晴朗的天赶赴外州一个城市注册结婚的情景。那天,老罗心不在焉,一路上发信息,余贞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本来高高兴兴的事情,他却显得心事重重。余贞不服气,二婚怎么了?二婚就不值得高兴与重视了?要是不情愿,就别结啊,谁也没有死乞白赖地拽着你结婚。

  也许觉得领个证开车往回返,太不够意思了,离开之前,在民政局的花坛旁给余贞拍了几个单人照,连请别人给拍个合影都懒得。

  另外,虽然老罗给余贞买过一个订婚戒指,却没买结婚戒指,结婚戒指是开餐馆的堂姐送的,一个二十四K金戒指给老罗,一个白金钻戒给余贞。爽朗的堂姐说,你们的好日子我就不出现了,生意走不开,而且你们没婚礼,我跟去看着你们拿个证也没多大意思,你说呢?余贞理解,她不挑堂姐的理儿。

  余贞的闷葫芦儿子,二十啷当岁了,老娘又给他找了个后爹,这个时候,能躲多远躲多远,当然不露面了。

  余贞对于上面各个配角的言行打心眼里理解,就是不满意主角老罗的表现。不过,她也没有把不满表现出来,非常正常平和地跟老罗走完了几道既定程序。

  一个月后,余贞才明白那天老罗的反常表现到底为何。原来那天怎么就那么巧,是夏娃的生日。在余贞与老罗跟着牧师宣誓前,老罗去了趟卫生间,其实是利用这个时间,在脸书上与夏娃,互发信息,一个说,一路平安,想你;另一个说多保重,也想你。

  他奶奶的,在余贞与你老罗大婚的日子里,你老罗心里想着另一个女的,这算什么东西?这成了余贞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郎心如铁,郎心如铁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玩出花来' 的评论 : 难道真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好人不长留吗?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金秋123' 的评论 : 要我说,这是最好的结局。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爱花草' 的评论 : 唉,确实如此。不明白,余贞干嘛这么活受罪啊。感情的东西,实在说不清楚。
玩出花来 回复 悄悄话 好女人一般赢不过坏女人,这也是渣男的试金石。看到余贞四处求救,委屈求全就知道结局了。
金秋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翎' 的评论 : 猜错了。她输了,和渣男也不再是夫妻了。
我爱花草 回复 悄悄话 跟读到这里 余贞实在失去理性了 她已经每天战战兢兢的活着了 还不赶快离婚 跟她通信的网友没劝劝她吗?这哪是婚姻家庭 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金秋123' 的评论 : 这话怎么讲呢?有点深刻。
金秋123 回复 悄悄话 猜测虽然她委屈求全,某种意义上说她取得了胜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