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我是啥血型?

(2022-06-22 06:15:30) 下一个

我爸爸哥哥姐姐们都是O姓血,我妈妈是B型血,我自己呢,隐隐约约好像也是O型血,但是确凿的证据却没有。“都是听他们讲的”。

那么,来到德国30多年了,也从来没有想去测过,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测?在德国,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只有二条路:一条路是作为女人在医院里生孩子,出院时会拿到一张母婴卡,上面有妈妈的血型;或者,你是一位光荣的鲜血者,红十字会会给你免费测试,再给你一张卡片留作纪念。

曾经,在一家小医院里动过二次小的手术。想必,他们在动手术前也要知道病人是什么血型的吧?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要问一声呢?

我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测血型,拖了很久。有一天,突然意识复苏,要了解自己血型的愿望突然强烈了起来;就好像一个被领养的孩子,突然想起来要去寻找亲生的母亲。我去请教万能的网络,它们告诉我可以去网上订试纸,或者去医生那里要求。

我选择了订试纸:有一种是中国的,很便宜,我不太敢相信;我选了一款贵的,德文的,(但仍然有可能是中国制造,好像中国人蛮喜欢做这样事情的)。我的想法是要简单快速。试纸到了之后一看,测法还蛮复杂的。请老公一起帮忙,他也搞不定,主要是要求很高,达不到。后来大约莫张地做了一遍,结果很模糊,根本就比较不出自己是哪一类血型。估计高手很细心地做,也是这个结果。本来嚒,那么粗糙的东西,怎么能够得出精确的结论呢?

Blutgruppen - Wissenswertes | Haema Blut und Plasma

还是去了家庭医生那里,他从我手臂中间很粗的血管中抽出了一管血,送到了波鸿的一家实验室里。二十天之后,再去医生那里拿结果。

老公听说我要去检查血型,吵着也要去检查。他年轻时经常鲜血,问他为什么?因为他喜欢开摩托车,他怕出事后需要输血,所以有补偿心理。平时给别人鲜血,做点好事积点德;到时候,用别人的血,心安理得。但是30多年过去了,那张卡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他知道自己的血型,但是没有证明就没有说服力,他需要一张证明。于是,他也如法炮制,也去医生那里抽了一管血。我们二人约好,同一天去医生那里看结果。

结果是,医生祝贺我们,二人的血型一模一样:O RhD-Positiv。O型血的人在德国占34%的比例,在中国大约为29%。然后O型血里还分RhD+/RhD-。奇怪阀:一个老外,一个中国人,二人的血型是一样的,老公可以给我当白求恩大夫了。

人类,目前已经发现并为国际输血协会承认的血型系统有30种,其中又以ABO血型系统和Rh血型系统(恒河猴因子)最为重要。1900年,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病理研究所的卡尔·兰德施泰纳发现,健康人的血清对不同人类个体的红细胞有凝聚作用。如果把取自不同人的血清和红细胞成对混合,可以分为A、B、C(后改称O)三个组。后来,他的学生Decastello和Sturli又发现了第四组,即AB组。数年后,兰德施泰纳等人又发现了其他独立的血型系统,如MNS血型系统Rh血型系统等。1930年,兰德施泰纳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过去,DNA技术还没有发展,验血型也可以大概地鉴定亲子关系,但不很准确。

 

父母血型 子女可能 子女不可能为
A及A A,O B,AB
A及B A,B,AB,O  
A及AB A,B,AB O
A及O A,O B,AB
B及B B,O A,AB
B及AB A,B,AB O
B及O B,O A,AB
AB及AB A,B,AB O
AB及O A,B AB,O
O及O O A,B,AB
 

 

对O型血的叫法也不一样,我们中国人称它为“欧”,而德国人称它为“零”。

Blutgruppen und ihre Eigenschaften – Aberglaube in Japa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我(还有我太太)的一个困惑是,我似乎永远记不得自己的血型。我肯定是曾经知道的,但是稍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不肯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