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富人阿迪兄弟

(2021-11-29 12:23:21) 下一个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中国留德学人都知道阿迪,那是穷人商店,东西很便宜。我们那时就经常在那里买东西。东西虽然便宜,但是质量是有保证的,让人放心。可是穷人商店的老板不穷,很富裕,那是一对有名的弟兄,他们为人很低调。

店招就是这样的,走到哪里,只要看到它,就直奔目标。

那对弟兄,哥哥叫卡尔,弟弟叫特奥,出生于一个不太富有的家庭,母亲办了一个小食品店。母亲死后,二弟兄接管业务,做得越来越好,成了德国最富裕的人。弟兄两平分市场,哥哥在南部做,弟弟在北部做,二者虽然都叫阿迪,但是它们的logo有所区别,南部的有一条橘黄色的线,略微显得温暖一些。

Datei:ALDI Sued-Logo.svg – Wikipedia

50年前,出了一件大事,弟弟被绑架了,这是战后德国最轰动的一件新闻。对这个百万富翁的家庭,是场永远不醒的恶梦。被绑架的特奥本人和他的家人,在任何场合都不愿重提这件事情。

绑架持续了17天,最后用钱换了命。赎金是700万马克,当年是个天文数字。中介调解人是当时艾森的主教大人,用信件和电话往来, 艰难地达成协议。最后,于1971年12月16日,他宣布,在一个黑暗的森林小道上,交付二箱现金。按照协议,现金交付之后,特奥还必须在教父的宅邸呆上24小时,17日,他毫发无损地回到家人中间。

至于为什么要有中介人?我是这么想的,这样做,对双方都有保证和安全。比如我买房子的时候,就是公证员做中保,对方把钱付给公证员,我去办理房主换证手续,办完后也交给公证员,只有当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公证员才让事件正式成立。这是人类在交易活动中获得的最佳经验,一直流传下来。而当中保的人必须有高度的地位和信任度。当时计划由一名主教交付赎金,是因为阿尔布雷希特兄弟俩都是天主教信仰者。

Bild": Entführer des Aldi-Inhabers Albrecht sind kürzlich gestorben虽然阿迪很有名,几乎每个德国人都知道它,但是对于特奥本人,人们知道得很少。上面是他被释放时所照的照片。2010年7月,他以88岁高龄去世,他比他哥哥卡尔小二岁。他的葬礼也没人知道,当事情都过去了之后,才向世人公布。特奥的哥哥于2014年去世,而那位主教大人则早就在1991年就去世了。

二名绑架者最后被警察抓获:其中一名是47岁的杜塞律师,因为赌博,债台高筑;另一名帮凶是39岁专干翘保险箱勾当的“水晶保罗”,他有多桩案子在身,系在警察局有案底的罪犯。二人最后各被判8年半有期徒刑,也都比阿迪兄弟早死。钱和生命纠缠不清,哪个更重要?当年,他们在半路上打埋伏,本来是要绑架哥哥卡尔的,但是哥哥有司机开车,不好下手,最后绑架了弟弟。

其实,这么有钱的特奥,他在生活中是非常节省的。据说在特奥·阿尔布雷希特被绑架前仅穿了件让人吃惊极普通的西服,以至于绑匪让特奥出示身份证,以证明没绑错。出了绑架事件之后,他几乎同公众社会告别了,人们很少看到他的身影,只有一次,1979年,在法庭上看到他出席。原因是这笔巨大的赎金,他想把他纳入企业损耗,而减免税额。法官没准,理由是这属于私人范围。

很多年,这对弟兄属于德国最有钱的人,人们猜测他们二人各有170亿欧元的财产。在世界上也位于前20名。

其实,这对弟兄的感情很好,从来没有发生什么纠葛,在业务上也是互相帮助,业绩也不相上下。但是近年来,北阿迪没有南阿迪做得好,所以他们决定业务上要联合起来做。但是二兄弟的后人,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据说关系不好。

绑架案发生之后,艾森的警察局成立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有160个成员,是德国迄今为止最大的一个行动组。他们把事发之地的每一块砖都翻了一遍,每一条线索都穷追不舍。加班加点一万个小时。在特奥放回来之后,为了感谢警察,他送去了120瓶香槟,二大桶啤酒,外加12瓶烧酒。

Aldi: So kam es zum Bruch zwischen den Aldi-Brüdern

从底层开始打拼而获得成功的二兄弟----做有钱人幸福还是不幸福?不过,有没有钱,也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而是命运给予的。关键是,人的一生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做人要低调,他们都是很低调的人。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转发给朋友们了。在美国的中西部也有这家店。刚来美读书时那里有ALDI,我们常常去ALDI买东西。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故事,还好结局不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