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怀念母亲:夏日炎炎拣豆芽

(2021-05-01 02:57:54) 下一个

母亲节就要到了,又开始想念母亲了。登一篇旧文纪念她。

——————————————————————-———————————

搬一把椅子,坐在桌邊,窗外是夏日炎炎,窗內的我安靜地坐在桌邊揀豆芽。沒有揀過的豆芽,像一堆雜亂無章的棉紗線放在桌上,它們經過我的手,變成了二堆,一邊是褐色糊糊的根須,一邊是晶瑩剔透的嫩豆芽,看著白玉一般光滑透亮的豆芽,一股涼意浸透到心田,給這個煩悶的夏天帶來了快樂。 

手在動,腦子也沒有停,揀著豆芽,我的眼前浮現出了媽媽的身影: 

那種時光,在老家的底樓,炎熱的夏天裡,媽媽總喜歡把門敞開,屋子的一角電風扇在一圈一圈地吹著,床上鋪著席子。媽媽也像我現在這樣,安靜地坐在那張紅木八仙桌前,默默地揀著菜:有時是雞毛菜、有時是薺菜、有時她還會包包餛飩。看她專心致志的樣子,好像她很享受這一切。媽媽把這幕影像不知不覺地遺傳給了我,現在的我也喜歡在這樣的季節裡,坐在桌邊揀菜,心止如水。 

可是親愛的媽媽呀,你已經永遠地離開了我。我想起我曾經給媽媽拍過一張她在廚房炒菜的照片,這種上海人家日常生活的場景照片,我最愛看,也最靠近人心,是不是我應該把它找出來,放大,掛在牆上? 

我喜歡吃豆芽,黃豆芽綠豆芽都喜歡,但是我怕揀豆芽的工作。有人偷懶,不把根須剔去直接炒來吃,但是那口感實在是不好吃。偶爾我也會心血來潮,買一包回來,找個悠閒的上午揀豆芽,滿足一下自己的口欲。 

今天,我又重操舊業,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揀豆芽。這次我又有點新的創造發明了,我把橄欖油加熱,放入切細的青蔥白根,先煸炒出香味來,再放入切成絲的大溪五香豆腐乾,炒若干下,再倒入揀好洗淨的綠豆芽,煸炒幾下,把蓋子蓋上,電爐關掉,燜上幾分鐘。一鍋美味的芽絲豆干就完成了。配上日本的壽司大米飯,真是絕配,奇香無比。 

大部分的成果都被老公分享了,花了好大功夫完成的午飯,被他三口二口就下了肚。每次都會忿忿不平,為什麼這些煩瑣的事情都要我們女人來完成?但是轉念一想,這項工作也給我帶來樂趣,給家人帶去了溫暖和幸福。想當年,我的媽媽每天都默默無聞地為我們做這些,她從來沒有抱怨過。 

所以,吃飯做菜,也是一種深層次的作業,它讓我學習到母親的愛,並且也讓我把這份愛傳開去,傳給我所愛的家人。?

老公去上海度假时拍的照片:九十年代初上海人家家里电话还没有普及,大家在弄堂里的公用电话亭打电话,我的背影(左)

老家的天井,墙角有一棵夹竹桃,夏天开得正旺,每年这个季节回家探亲。

铁门外就是著名的吴江路小吃街,每天人声鼎沸,对面是《小杨生煎》

老家的窗台,挂着老公寄来的摩托木偶,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盆兰花。老公喜欢骑摩托,又因为他假期短,所以,我先去上海探亲,他后来,然后二人一起回德。

为了寄托思念,我走后,他马上给我寄来了这个木偶,后来我又把它带回德国。

下图:

炎日的夏天,母亲就睡在这里,她把大房间隔成二个部分,我住后面,母亲住前面,我们分享同一个窗户,一人一半。出国之前,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母亲,一直与她同住。

八仙桌就放在冰箱的左面,照片上看不到,靠近房门的入口处。夏天房门大开,电扇放在写字台上不停地吹,邻居从我家门口经过,都能看到母亲坐在那里安静地拣菜。有时候,还互相聊天。这一幕一直在我的脑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