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正文

我们为什么旅行

(2022-04-04 14:08:55) 下一个

 

       “ 我不是雅典公民,也不是希腊公民,我是世界公民。”     苏格拉底 

          

在疫情之前,有幸和一位著作等身的大儒共进午餐。席间有人提起旅行的话题,大儒毫不迟疑地接了过去。他说起自己一个朋友曾在俄罗斯旅行,朋友不停地在微信上展示照片,于是他就问那个朋友知不知道俄罗斯这个名字是如何来的,圣彼得堡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又是怎么一回事,在他一连串的问题追问之下,那个朋友尴尬地沉默了。大儒讲完这个小故事,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小口,他那种秀才不出门而知天下事的磅礴气场,压的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们为什么旅行,是什么驱动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走上花钱买罪受的征程。在耶路撒冷的小客栈里,在印度的火车上,在柏林的五星级酒店中,在美国国家公园的露营地 ---,这是我和各个民族,不同肤色,老幼不等的驴友们常常不约而同谈起的一个话题。

 

一百个人心中有着一百个不同的哈姆雷特,同样一百个人走上旅途有着一百种不同的玩法。有人对历史情有独钟,借助一处处的废墟遗址发思古之幽情;有人是美食家,走遍世界就为了祭祀五脏府;有人为大自然倾倒,行走于山水之间不能自拔;有人为人种和文化的多样性着迷,走到哪里先找人聊天;有人热爱野生动物,非洲原野一去再去;有人弄舟乘风破浪;有人驾车风驰电挚 ----。

 

尽管大家旅行的目的地不同,方式不同,着眼点不同,玩法不同。但是我们还是有着一致的共同点,我们都不满足于书籍报刊上他人写下的故事,不满足于电视网络里虚拟的世界。只有确凿的现场和真实的氛围才能打动我们的内心,走进西泽大帝祭拜过的祠庙,在古埃及神庙冥想,漫步莫斯科红场,迷失在波斯宫殿,俯瞰曼哈顿,埃塞俄比亚喝咖啡,西班牙吃海鲜饭,宿爱尔兰百年豪宅,吃世袭侯爵亲手煮的早餐,和鲨鱼一起游泳,和野生狮子同坐一车,和袋鼠比前进速度,露宿澳洲荒野,扎营西非沙漠,-----。种种令人身心极度愉悦的旅行经历,同道之间可以心领神会互通有无,但是你还真没有办法和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菜鸟分享。

 

你可以坐下来花上三年时间学习俄罗斯的历史,但是如果你从来没有踏上过俄罗斯的土地,你又如何能够感受到一丝一毫俄国人的特质?书本上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永远有着天壤之别。就好比你可以将东坡肉和佛跳墙的典故讲的头头是道,但是如果你一辈子没有尝过这两道菜,你又如何可能知道这些菜有多么好吃,你的这些知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事实上知不知道这些典故,和尽情享受这两道菜到底有着多大的关联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著名画家,诗人和作家蒋勋曾回忆说,年轻时在欧洲读书,他准备提笔写文艺复兴的艺术史,老师问他:“你有没有去过意大利?”蒋勋回答还没有,老师说:“你没有在米开朗基罗的雕像前热泪盈眶,你怎么敢写他?”老师的话让初出茅庐的蒋勋有一种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的感觉。他就此打起背包游走各地,为了赶时间和省钱,甚至常常在火车站的地上铺了报纸睡觉,这是他成名以后多次提起的得意经历。

 

好多年之前,在老挝一艘沿湄公河顺流而下的船上,一个美国医生就这个话题打了一个比方,深得我心。他说一个通过书籍电视了解世界的人,和一个走遍世界的旅行者之间的区别,就好比一个一辈子靠日本小电影来解渴的人,和一个有着正常性生活的人之间的区别。他们永远不知道我们的享受,我们也永远不会告诉他们,美国医生那略带狡诈的得意微笑,我至今记忆犹新。

 

和看不起朋友的大儒不同,我相信一辈子埋首书斋,勤奋笔耕的大儒,一定也有着他不为人道的乐趣,以至于他可以没有顾忌地傲首藐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领域。压制住自己好为人师的冲动,我将话题转移到俄罗斯体育作弊的方向上,大家和颜悦色地吃完饭,握手道别。大儒回归书斋,我又情不自禁地开始幻想下一次旅行。

 

 

   亚美尼亚主教

 

   埃塞俄比亚修士

 

   基多复活节游行

 

   澳洲原住民

 

   耶路撒冷金顶圣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lfie' 的评论 : 您说的也是实在话,“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正是人与人的不同才造就了丰富多彩的世界,凡事尊从自己的内心最重要。
elfie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就是年纪渐长,好奇猎奇心理消失。反而畏惧风险,去外国语言不通怕被人宰,怕吃坏肚子。想来想去,除了美国内地哪儿也不想去。东南亚,比如越南人,专门宰外国游客。其他地方,俄国印度等等,民风不佳,想想就却步了。
elfie 回复 悄悄话 旅行对很多人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刻意花时间周游世界的太少。
没事做,有钱,有闲,身体强壮不怕累,这些条件都符合的才可以。年轻力壮的,不去工作挣钱或照顾小家庭而到处闲游烧钱,很难做到。年老退休无事,身体不行了,旅游劳顿吃不消。中年人是既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做这些。我是一辈子不愿吃旅游的苦,飞机车船劳顿,住旅馆吃餐馆。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88中' 的评论 : 和您的感受一样,在旅行途中,人常常是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油' 的评论 : 好奇心是人类最主要的性格特征之一,哪个民族也不例外。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全球战略' 的评论 : 全兄好,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喜欢!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曌' 的评论 : 一次成功的旅行需要的不仅仅是体力,智力常常更重要。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印度在全世界独树一帜,的确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的国家。
88中 回复 悄悄话 我是做旅游的,看到您的佳作,深有感触。我接待过世界各国华人华侨,各色人等,与他们交流分享不一样的人生。多数认为,旅行就是在欣赏大自然美丽壮观震撼之余,就是认识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结识新朋友。因为不旅行,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相遇。这是一种奇异的感受,是一种难得且只能在旅途中才会有的人生体验。在旅途中结识的朋友是一生中保持最长久的友谊关系,比起周围熙熙攘攘的过客更加真实。谢谢分享。
全球战略 回复 悄悄话 南兄好!分享一下:忘了是哪位高人登山家被问:“为什么要登山?”登雪山比普通旅行危险多了,每年会死人。那老兄脱口而出:“因为山在那!”(Because mountains are there!)。
亮油 回复 悄悄话 上世纪80-90年代,世界各地都是日本旅游者,他们如今被中国人取代。不是日人穷了,潮流而已。
回复 悄悄话 阅读-心灵的旅游;
旅游-身体的阅读。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出去旅行,往往當地人一個習以為常的動作,在外地遊客看來,却是驚訝的啟發。在印度中部一所大學校園內,電線沒導管,完全暴露在戶外,一名學生從大樓走出來,大概是剛上廁所,將手中擦紙隨地扔。警察不配槍,只攜一條木棍,銀樓店裡,保安們持長管獵槍(看來是散彈槍)!?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ictorwang0000' 的评论 : 您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清楚,最后了解俄罗斯的程度,和这两个人的智力水平,文化水准,努力程度,所化时间有关,如果以上条件相同,那一定是踏上俄罗斯土地的那个人更了解。这个答案也适合回答您的另一段评论。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著作等身的大儒,不过对某方面研究比大多数人深刻一些而已,在专业之外不见得会比其他人高明。也许这个大儒是研究俄国的,但也不能因为要求一般人非得了解圣彼得堡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来历。这个大儒如果去了非洲,我一定能让他十个问题,九个答不上。
victorwang0000 回复 悄悄话 我想问问:花上三年研究俄罗斯历史而没踏上俄罗斯土地的,
踏上俄罗斯土地而没有研究过俄罗斯历史的,哪个更了解俄罗斯?
victorwang0000 回复 悄悄话
大自然的奇观你必须去看看才能领略它的伟大与震撼。
历史与文化的旅游却完全不一样,实质上是触景生情,
引出你的无比感慨。但你如果没有丰厚的知识底蕴,能有何
感慨?最多是拍拍照片,到此一游了。
萍踪新语 回复 悄悄话 大儒继续做学问,南侠继续旅行。
白钉 回复 悄悄话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ictorwang0000' 的评论 :同意!诗和远方 缺一不可。还有旅行和旅游,虽然只有一字不同,实际却天差地别。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说的对,这世界上有太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
victorwang0000 回复 悄悄话 更多的人所做的是:行了万里路,只读可怜书。
站在梵高画像前拍照的人,有多少读过“梵高传” 等文学作品。
去莫斯科玩一圈,大多数人也就用一周时间。读完托老的“战争与和平”恐怕一年也未必。
有些人高谈阔论地,饶有趣味及品味地谈论法国红酒,你要问他珂赛特,他未必知道是谁。
现在有一句时髦话:“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认为,生活如果只有远方缺没有诗,仍然是苟且的生活。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旅行就是追求个人的体验,看不同的光色,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品尝不同的风味,但真正落在笔下的,不过旅行体验的一小部分浓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