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正文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 人间仙境

(2021-10-18 13:22:51) 下一个

傍晚7点多钟,天已完全暗了下来。阵阵寒意袭来,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渐渐地静了下来,兔子,松鼠,狐狸和棕熊大概都躲进自己的窝里安居不动了。优胜美地(Yosemite)山谷一片宁静,只有风还在轻轻地吹拂,吹过山峰,吹过树梢,柔软的好像羽毛般地掠过我们的帐篷。躺在自己温暖的睡袋里,呼吸着山野清新的空气。虽然开了一天的车,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那前所未见的美景使我们兴奋得毫无睡意。

前一天晚上,我们还在650公里外赌城拉斯维加斯的豪华客房里,为第2天的行程担心。从拉斯维加斯来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要经过位于后山的入口,那儿是公园里海拔最高的山口之所在,往年到10月下旬,因为大雪覆盖,那条路就不通了。近年来气候变暖,大雪封路的日期有向后退移的趋势。10月27日我们一到拉斯维加斯,就给公园管理处打电话,发现后山入口已经封路,但雪已停,1-2天之内有可能重新开放,让我们每天打电话查询。好在天遂人愿,29日早晨公园的后山入口果然开放。我们立刻收拾行李,驱车上路。风驰电掣般地穿过内华达州无人的荒野,当天下午就赶到位于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交界处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公园后山入口旁的塔那山(Mt Dana)海拔4300米,完全为冰雪所覆盖,公路沿着山边的峭壁蜿蜒前行,另一边则是万丈深渊,道路十分险峻。好在路面上的积雪已经融化,来往车辆稀少,尚能放胆前行。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是一亿年前地震和火山活动的产物,当时这儿是一片海洋,强烈的地震使海底上升, 越出水面, 经过几百万年之后,形成陆地和山脉。于此同时,地球深处的炽热岩浆被火山运动推出地表,岩浆缓慢冷却后,形成了异常坚固的花岗岩。 再经过冰河时期的冰川运动, 形成了今天奇峰,险崖,飞瀑和怪石的奇特地形。 优胜美地在印地安人语里是大灰熊的意思,虽然北美的印第安人早已在这片广阔的谷地里生息繁衍,但直到1857年,随着加州黄金潮引来的滚滚人流,这块化外之地才渐渐的被世人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惊叹于优胜美地谷地仙境般的美貌,美国国会在1890年立法,把这儿规划为国家公园。



进入公园大门后,地形稍微平坦了一些,道路的左边出现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高山湖泊,和远处的雪山,近处的丛林遥相呼应。在蔚蓝的天空衬映下,平静的水面纹丝不动就像一面镜子,没有游人,没有走兽,甚至连一只飞鸟也看不到。我们在湖边下车,四周寂静无声,仿佛置身于晶莹秀美,宁静祥和的天国,任何人世间的焦虑,烦躁和忧愁都会在这儿烟消云散。沿着120号公路继续前行,地势渐渐下降,两旁的树林越来越茂密,人和车辆也慢慢增多。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时间已经不是旺季,但恰逢周末, 公园内的大小旅馆均已客满,就连固定设置的帐篷也不幸免,只有野营地还有3个空位,我们随车携带着全套野营用具,立刻占地为安。其实在国家公园游玩,野营永远不失为最好的选择,露宿在旷野的自然,宁静,博大和慷慨之中,感受生命的真实和丰富,实乃最纯真,最自由的体验。

随着太阳的升起,大地在睡梦中苏醒,鸟儿在树上越叫越欢。我们几乎同时醒来,已经不记得昨夜是何时沉入梦乡,远遁喧嚣的尘世,伴随着大自然深沉酣畅的呼吸,睡眠是这样的香甜。走出帐篷,环顾左右,昨天仅剩的2个空位均已被人占据。这时天空已经破晓,太阳还没有照射进被群山围绕的谷地。淡蓝色的晨雾,漂浮在山腰之间,蜿蜒的沟壑之上。除了少数几个晨跑的年轻人,昨天傍晚人来车往拥挤不堪的道路一片安宁。踏着沾满露珠的野草,我们沿着步道,呼吸着充满松脂和野花芳香的空气,向着谷地的深处走去。没多久便来到一个芳草萋萋的幽谷,溪水潺潺流过块块石堆,漾起股股碧波。周围的松树并不显得古朴苍劲,然其浓郁茂密的枝叶却遮蔽了林中空地。鲜红的枫叶,金黄的梧桐树叶在墨绿色松林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艳丽夺目。这是一个清幽圣洁之所在,却又处处使你感到勃勃的生机,让人的心头涌动起庄严和欣喜地思绪。



上午10点钟光景,阳光成片地撒入宽阔的优胜美地谷地,太阳温暖的光辉投射在山谷的一个坡面上,雾气渐渐消散,原来处在朦胧中的景物,突然变得清晰动人。一座座青灰色的花岗岩石山在谷地的四周巍然屹立,陡峭的绝壁,岩壁的皱褶,甚至石缝中的小树都一目了然,一派气象万千的雄伟山景。酋长岩(El Capitan)号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独立花岗岩,整座岩山海拔2307米,光是正面的岩壁就扶摇直上达1100米,大有刺破青天之势。半圆丘(Half Dome)和北山丘(North Dome)对面而立,光滑的正面就像刀削斧劈而成的平面,背面像人的后脑勺般呈半圆形。按照印地安人古老的传说,半圆丘是一个美貌的少女被山魔变化而成,她痛苦的眼泪不可抑制地夺眶而出,汇集成了山脚下的境湖。这些花岗岩山形态各异,错落有致。青灰色的岩石,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每一条山脊,每一道岩层,每一片石面都看不出任何女性的温柔,却显示着钢铁般的力度和粗旷野性的美。



瀑布也是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一大看点,高达740米的优胜美地瀑布,壮观雄伟,在世界十大瀑布中名列第六。可惜我们到达时正逢深秋,属旱季枯水季节。看着干巴巴的岩石峭壁上残留的褐色水渍,只能在自己脑海中想象春季雨水充沛时,汹涌的瀑布从山顶一泻千尺,飞流急下的场面。虽然瀑布已经干枯,周围的许多游客仍兴致勃勃地在仰头观望,眼神中充满了敬仰之意。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原来有2个攀岩者像蜘蛛似地在垂直的石壁上缓慢移动。在美国旅行你会发现,有险峰的地方,就有登山者;有绝壁的地方,就有攀岩者。这些人其实大部分是富家子弟和现代社会里的成功人士,平时习惯于舒适和优雅的生活。只要有时间,他们就会打起背包,来向高山绝壁挑战。没有任何功利之心,只是为了过瘾,为了让生命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这是一种东方的智慧所不能理解的激情,而就是这种激情让西方文明从繁荣走向更高的繁荣。

在优胜美地镇中央,有一个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的记念馆。亚当斯从青年时代就迷恋上了优胜美地的美景,在近60年的摄影生涯中,他几乎每年都要背负沉重的器材,翻越在优胜美地的高山峡谷之间,风霜雨雪都不能阻挡他的脚步。他用较小的光圈,来获取较长的景深和极好的清晰度;用纯粹的摄影艺术去表现真实美丽的世界。今天亚当斯的黑白照片已经是摄影界的教学经典,这些作品不仅吸引了千百万游人,使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成为名扬世界的风景名胜,也使他自己获得了“优胜美地大师”的声誉。看着墙上那些纤豪毕现,层次分明的大幅照片,不得不让人惊叹,大师的功力果然不同凡响。我只是一个业余的摄影发烧友,但也清楚亚当斯所抓取的绝妙瞬间,没有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的起早摸黑,风吹雨淋是不可能的。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是没有捷径的,想到这一点,对大师的崇敬之情不由得更进了一层。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里除了必要的道路房舍,一切都尽可能的保存着原始风貌。这儿没有登山缆车,没有人抬的滑杆,园中的公交车可以带你到主要的景点。但大部分的地方,还得迈开自己的双腿,园中旅行步道有1000公里之多,要是每天走20公里的话,你可以在公园里住上近2个月,而每天有新的景致看。受整个旅行计划的制约,我们只在公园里耽了3夜2天,每天早出晚归,沐浴在大自然如诗如画的美景之中。著名的景点自然美不胜收,有些无名的小道也让人留下终身的记忆。



抵达后的第2天傍晚时分,我们一不小心,走上一条岔道,这是一条笔直的林间小路,有近1公里的光景,路两旁的树木挂满黄或红色的树叶,路面几乎被落叶盖满,每走一步,脚下就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走上那条小路没几步,我们就意识到走错了,这时前后左右,不见一个人影,夕阳的余晖鲜明地照射在树梢上,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不时听到叶子落下的声音和自己的脚步声,偶尔有一只雉鸠拍着翅膀吃惊地飞出,让人惊异不止。我们互望一眼,不约而同地继续漫步向前。在这条小径上独自静静地走着,那是多么愉快和令人陶醉的一段经历啊!

31日上午,拖着两条酸胀沉重的腿,我们驱车离开了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沿着盘旋下行的山路,向着3小时车程外的旧金山进发。两人的身体都有些疲乏,精神却异常的振奋,感觉似乎也比往常灵敏。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是我们驱车绕行北美2万1千公里旅途中的最后一个国家公园,其雄伟壮观,而又圣洁秀丽的奇特景观,已作为人生一段最美好的记忆,将伴随我们终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优胜美地,美不胜收,记得那年去玩,还去附近的一个古堡参观了,印象深刻。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岸-影' 的评论 : 谢谢补充攀岩内情,增加许多知识。
西岸-影 回复 悄悄话 攀岩的人并不是富家子弟或者成功者,这类人是不会干这种疯狂事情的,而是凭兴趣的人才会做攀岩,很多是需要赞助的,我就认识一个,下一代的孩子了,受伤后在我那里住了几天,因为她只有14万多的工资,在这里并不算多,但也不需要寻找赞助。攀岩有专业的,以此为生,广告和推销产品为主要收入,这是这个项目的最高境界。
按照她的说法,这个圈子很小,大家彼此认识至少知道,也因此形成团体,也就有affection,更加刺激成员积极参与,一般是俱乐部的形式。
你这里照片上是绳索攀岩的,必须两个人才能进行,理论上是最简单保险的,摔死的可能性很低,最坏是擦伤,因为下落可能会有十几米,但总有绳索保护,不会摔下去。目前攀岩界时兴的是单人徒手攀岩,死人并不是罕见的,不久前美国有一个非常知名的专业徒手攀岩的摔死。在我那里养伤的孩子是徒手攀岩练习时从四十几尺高落下摔断了腿,好在是练习,不属于真正的高度。
优胜美地算是我们的后院,疫情前随便一个周末就去了,所有的山头爬过了,好在当年是把半拱顶当作第一个爬的,当时还没有摔死人,因此不需要像后来这样抽签预约获得批准,有本事去爬就是了。
半拱顶本身没什么,八十度的角度而已,难受的是来回18英里的山路,很多人是分成两天爬,我当时年轻,不到四十五(美国四十五岁后算是老帮菜),一天内全干了,而且没戴任何保护,自己也感觉是个成就。不过只在顶上呆了大概十五分钟,因为开始有雷雨可能,害怕雷击。
疫情后再也没去过。
井观天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游记已经六大洲了,就差南极了。
Sequoia_CA 回复 悄悄话 优山美地是我们的至爱,每年夏季,隔三差五就要入山逛逛。谢谢你的美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