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正文

塞伦盖蒂 - 全世界最伟大的动物奇观

(2021-09-19 14:12:10) 下一个

世界最著名的动物保留地塞伦盖蒂(Serengeti)位于坦桑尼亚阿鲁沙东北方向约200公里处,全世界最伟大的动物奇观动物迁徙就发生在这里。每年6月份塞伦盖蒂草原进入旱季,由于河流干涸,牧草枯萎。超过2百万头食草动物为了寻找牧草开始向肯尼亚境内的马赛马拉(Masa Mara )国家公园移动。一般由20万匹斑马领头,150万只牛羚居中,50万只羚羊殿后,上千头大象、野马、长颈鹿和犀牛等动物混杂其中,跟随它们的是上千头狮子、猎豹和斑狗等食肉猛兽。这支浩浩荡荡的动物大军往往长达十多公里,蹄到之处,大地震动,烟尘滚滚,气势磅礴,无比壮观。挑选六月份来到塞伦盖蒂,就是希望能看到这个罕世奇观。

 

我们在阿鲁沙参加43夜的旅行团,乘坐一辆四轮驱动的丰田巡洋舰,经过改装的顶棚可以升起约1米高,使我们可以站起来观赏动物。司机和随车厨师都是当地黑人,我们2位华人加2位美国人,一位是三十多岁的黑人金融估价师,另一位是二十多岁的白人滑雪教练。我们4个人都是旅行爱好者,我们从非洲北部朝南走,2个美国人都是独行侠分别从南往北走,他们刚花了6天时间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两人脸上都还带着被阳光灼伤的痕迹,但精神仍很好,我们6人将一起渡过4天的时间。

 

 

 

游览的第一站是马尼亚拉湖(Lake Manyara)国家公园,整个公园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大象,犀牛,长颈鹿,羚羊,河马等野生动物随处可见。真正的高潮是下午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 看到一群约百来只狒狒拖儿携女, 排成一条约30多米长的队伍不紧张不慢地穿过草地,跨越公路,进入山脚的丛林。当时已有好几车辆观赏车停在路边,但狒狒们对此视若无睹,仍秩序井然迈步向前,有的小狒狒骑在母亲背上,有的抱吊在腹部下,有些年轻的狒狒边走边打闹。看着这支奇异的队伍慢慢地消失在丛林之中,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入夜在野营地住帐篷,一切设备都由旅行社提供。唯一令人意外的是那位二十多岁的黑人厨师准备的饮食实在不赖。也没见他带多少东西,可晚饭时居然变戏法似的端出了南瓜汤,米饭,红烧牛肉、胡萝卜炒四季豆和新鲜菠萝,大家都吃得赞不绝口,渡过愉快的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经过恩戈罗恩戈罗保留地(Ngorongoro)去塞伦盖蒂国家公园。这块保留地是一个奇异的去处,也在世界遗产的目录上。恩戈罗恩戈罗是在高原上拔地而起的一座古火山口,海拔2千多米,火山口的直径约19公里。这么大的一个火山口,当年爆发的时候一定震动全球。这儿全年都有充沛的雨量,有许多野生动物常年生活在这儿。我们4天行程的最后一天将探访其底部,第二天只是从其顶部经过。

 

 

蒙蒙细雨下的很密,犹如浓雾一样笼罩着四周。车子沿着土路向前,只能见到周围茂密的丛林。这是这次旅行中第一次冒雨行车,雨雾阻拦了视野,但也消灭了往常恼人的尘土。潮湿,新鲜的空气令人兴奋。上午9点左右车子经过一只倒毙在路旁的大象,3个黑人举着砍刀正从其身上割肉,我匆忙中举起相机只照了一张就被阻止了。司机说这是公园管理人员在取样,准备化验确定死因,如果是这样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照相。

 

当车子驶下火山口时,天空开始放晴,驶到平原时已是阳光灿烂。经过一个马赛人的村庄,这儿还是传统的茅屋。马赛人都披着鲜艳的红色或紫色披风, 手持长矛在草原上放牧牛羊,据说狮子等猛兽都不喜欢这两种颜色,远远看见就会避开,这样他们和牛羊就都安全了。

 

我们约在下午1点钟进入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塞伦盖蒂是一个近15千平方公里的大平原,我们挑现在这个时候来,希望的就是能看到那浩浩荡荡的百万动物迁移。不巧的是今年坦桑尼亚境内雨量充沛,车子驶进园内看到近半人高的野草十分茂盛,虽然有少许地块的草已开始干枯,但绝大部分的草地仍绿油油的十分茁壮,可以想象动物们暂时还没有离开这儿的理由。

 

更使人沮丧的是进了公园的头3个小时,虽然大家都手端相机,伸长头颈,可除了几只零星的长颈鹿,羚羊外宽广的草原上空无一物。就在大家快要丧失信心时,左前方出现一群大象,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惊呼起来,公象、母象、大象、小象约30多只成一路纵队朝我们走来,在离我们车子约10米处经过。我们都很兴奋,但大象们却只管自己不紧不慢地一路向前,连眼皮也不朝我们抬一下,它们在前边的水塘中吸了点水,逗留了约2-3分钟, 就义无返顾地继续前行。

 

 

 

大象的队伍刚刚消失,车子的右前方尘土飞扬,大队的斑马、牛羚正在快速地奔跑而来,虽然没有电影中那么大的场面,但这上千只动物登登地踏地而来,还是带来摄人的气势,斑马组成约3米宽的队型快步走来,在其旁边是牛羚快速奔跑向前超越的单行纵队,就象一支军队虎虎有生地在我们面前通过。

 

 

 

食草动物群刚过,我们发现前方数百米处有五辆吉普围成一个半月形,! !“大家催着司机向前,果不其然,在路旁的一棵大树脚下,横躺着3头母狮,正津津有味地分享着大半只斑马。它们慢条斯理地咀嚼着,时不时抬起上半身撕咬下一块肉,然后伏下身子细嚼慢咽。在6辆四驱车和10多架照相机、摄影机成半月形的包围下,狮子们那种目中无人,神闲若定的进餐方式简直是令人难以相信。树旁约3米处还躺着一头母狮带着满睑的血污,正在满意地打着饱嗝,稍远处另一头母狮正慢慢地踱步走向20米远的水塘,大概是饱餐之后去喝一点水吧。除了几架单反相机发出轻微地咔嚓声,没人发出一点声音,一切是那样的宁静,我想此刻大家的脑海中一定在想像那五只母狮围猎斑马的场景。离狮子不远的一棵大树的横枝上躺着一只很大的猎豹睡的死沉沉的,四肢下垂一动不动。可惜它躺的位置正好逆光,照相的效果不好。然后又是河马,又是秃鹫,又是野牛从下午5点到6点这一个小时内是高潮叠起,层出不穷的动物看的我们眼花缭乱。

 

第三天清晨6点刚过司机就带我们出发了,离开宿营地就看见一只中等体形的雄狮在路边小跑,它和车子同跑一段路后,就消灭在丛林之中。和昨天不一样, 今天大批地斑马和牛羚成片状散布在大草原上,沐浴在温暖的朝霞之中,正安静地享受那丰盛的野草,塞伦盖蒂草原的早晨祥和而宁静。可以看出为了野草而迁涉一事尚未提上动物们的议事日程。

 

 

 

 

 

有几座大小石块组成的巨大石山,约2-3层楼高,石缝中长满了小树和其它不知名的植物,象小岛一样浮现在无边的草原上。今天几乎每一块巨石上都躺着狮子在享受温暖的阳光。特别是那只巨大的雄狮躺在一块象盆景一样漂亮的巨石顶端,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们,眼神中满了万兽之王的自信。另一块巨石上2只母狮相依相偎地躺着,时不时亲昵地贴一贴面,懒散地伸展一下四肢。我看了一下手表正好是早晨750分,这个时候澳大利亚悉尼的大街上正排满了上班的汽车,象甲壳虫一般缓慢地向前蠕动,街道上充满了刺鼻的废气,相形之下狮子们的清闲实在让人羡慕。生命的意义到底何在?这个困惑了人类千百年的问题,在这些优闲、自信的狮子们面前似乎更难回答了。

 

我们绕道去参观了一个马赛人的部落。马赛人的祖先是生活在北非尼罗河流域的游牧民族,传说他们是埃塞俄比亚高原上哈米特人的后裔。几百年前赶着牛群南下,寻找水草,其中一支就停留在今天坦肯边境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形成今天的马赛人。他们身材瘦长,脸盘狭长,宽大的鼻子,厚嘴唇。男女都身披2块色彩鲜艳的布,一块遮羞,一块象大衣一样披在身上。男子的头上留着长发,梳着几十根小辫子;妇女剃着光头,颈上套一个大圆披肩,耳朵上挂着成串的饰物,耳朵眼很大,有的手指都能穿过。

 

 

在村庄的入口,一个讲流利英语的小伙子收了我们4个人一共50美元,就召集了十多个女人和8-9个男人给我们表演传统的歌舞。这些人闲着无事,看见我们去显得很兴奋,虽然只有4个观众,但他们边唱边跳十分卖力,唱的歌实在没有什么好听,平平淡淡的就像和尚在念经。 演出后去他们住的茅屋看了看,用树枝搭的墙上涂了泥巴,茅草的顶,只有一个门,没有任何窗,里面几乎是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好一会儿才勉强看清, 里面用树枝隔成一个又一个相邻的地铺,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任何家具。茅屋外面1-2米处有一个露天的火坑,但看上去使用的不多。

 

趁其他人忙着照相,我和那个讲流利英语的小伙子多聊了几句,这个村庄共128口人,分属4个家庭,村长拥有最大的家庭,村长也就是这个小伙子的父亲,他共有14个老婆;村长的弟弟有10个老婆;另两个人分别有2个和4个老婆。马赛人的社会地位和财富可以从他有几个老婆来看。因为聚一个老婆要给女方家庭20头牛,而且每个老婆都要有一幢独立的茅屋。小伙子讲他父亲共有2500头牛和许多的羊,是这村的首富。按当地每头成牛的价值3百美元来算,这位村长居然还是一个以美元计算的百万富翁呢!真是人不可貌相。马赛人从不耕种,也不打猎,就以放牧牛羊为生,每年跟着牛羊迁移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之间,他们认为这儿自古就是自己的土地,并不归属任何国家,所以从不纳税。饮食上他们饮用牛、羊奶,并用一种特殊的管子从牛脖子上吸血,这是通常的早餐。每个星期每个家庭一般会宰杀一条牛或羊作为主食。但从来不吃水果,蔬菜之类东西。但我看他们除了大部分人的牙齿都长的参差不齐外,没有任何营养不良或缺乏维生素的痕迹,也许新鲜的奶和血提供了这方面的营养。

 

马赛人总数约55千人,他们是非洲最有趣的人,而且无疑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人。作为一个民族,他们做到了一件任何其他黑人都做不到的事,他们抵制了二十世纪和白人的世界,仍信守自己古老的部落传统。那个跟我谈话的小伙子,作为村长的儿子,他也是坦桑尼亚政府的统战对象,从小就被送到首都, 去受免费教育直到大学毕业,但最后他还是选择回到这没水也没电的村庄, 过原始的生活,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强烈的自豪感和一丝对我们这些现代人的怜悯,对他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比自由更可贵的了。

 

虽然马赛人对外面的花花世界熟视无睹,但我还是发现了全球化浪潮在这儿留下的痕迹,在好几个茅屋的角落中放着成箱的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这2种饮料我们从埃及过来到处都有,就是在偏僻的集镇都能买到,每个国家的巷旁路边都可以看到它们的广告。就是在正遭受美国制裁,反美情绪强烈的苏丹也不例外。你不能不佩服现代美国商业的威力,不用高科技,人家在水里放一点香料和颜料就能将其卖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挣钱挣到马赛人的身上。就凭这一点,这世界第一强国的名号就当之无愧。

 

第三夜宿营在风景秀丽的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边缘,这个火山口在两百万年之前和乞力马扎罗山一样高,以后的火山爆发使山的上半段整个地塌陷了下来,形成了今天的奇观。火山口边缘的高端海拔2440米,可能是冷暖风在这儿交汇,这上面每天早上被阴雨或浓雾笼罩,今天也不例外,又冷又湿。但车子一驶进火山口底部的平原,雨就停止了。底部是一个直径约16公里的平原,有3-4个小型湖泊。几乎没有树,野草却长的很茂盛;没有人居住,有许多野生动物。据当地资料介绍有超过30万只不同种类的野生动物生活于此。今天上午司机带我们在盆底开车转了4个多小时,感觉野生动物是不少,但30万只是绝对没有的,3万可能还差不多。

 

 

 

3天里该看的野生动物都已看到了,今天大家的期望是看黑犀牛。黑犀牛因为那对珍贵的角,成了盗猎者的主要目标,已成为今天非洲的头号濒危野生动物。六十年代在火山口地区尚有1百多头黑犀牛,到七十年代就只剩下10多头了。之后坦桑尼亚政府下大力气进行保护,甚至提出要用十个公园巡逻员的生命来保护一头黑犀牛的生命这样极端的口号。据报道近年的黑犀牛数量已有明显的回升,而且这四周610米高的火山口边缘形成一圈天然的屏障,限制了野生动物的迁移,使这儿成为非洲最容易看到野生黑犀牛的地方。可是今天这些烁大的家伙都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找了整整一个上午,硬是没有看见一头。这一马平川的平原上视野极其开阔,而且除了我们另有20多辆观赏车也在寻找黑犀牛,二车交会时,第一个问题总是看见黑犀牛了吗?居然没有一辆车看见,坦桑尼亚政府关于这几年黑犀牛数目上升的说法值得怀疑。

 

 

 

今天虽然没有看见黑犀牛,却看到了比昨天多得多的狮子。这儿的野生动物从生下来的第一天起,就看见人这种动物天天开着车围着它们转悠,天长日久就知道这些怪物不会对它们构成威胁。我们除了看到10多只狮子会餐吃一只巨大的牛羚外,一只成年母狮居然不可思议地跳上我们车子的前盖,泰然自若地在上面耽了约20分钟,直到我们和狮子一起成为今天的明星,被近十辆观赏车包围,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响成一片。

 

短短4天的时间,我们虽然没有看到气势蓬勃的大迁徙,但是置身非洲丛林深处,在这块如梦似幻,美不胜收的荒蛮之地,野生动物充满生命活力的美感依然令人感慨万千。平时在动物园看动物, 总有一种莫名的特权感和优越感,然而当你站在非洲的原野上, 面对这些自由的生灵,我想任何人都会和我们一样没有了这种感觉,而是从心灵深处涌现出对这些动物无限慈爱,悲悯和亲切的感觉, 同时深深地认识到, 人类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伤害任何一种生物和破坏它们生存的环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南半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人类的欲望是一把双刃剑,即造就了人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也催生了所有的问题和悲剧。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人类成为自己或别人欲望的奴隶,动物在人类的欲望下,苦不堪言。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人类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伤害任何一种生物和破坏它们生存的环境。”+1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good to read
Tiger666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好,多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