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正文

\'黑色大丽花”:一桩破案无望的残忍凶杀案

(2021-11-21 06:35:02) 下一个

伊丽莎白?肖特(Elizabeth Short)是个漂亮的女人。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五号,她还不到二十三岁,被人发现赤裸横躺在加州洛杉矶一个新开发住宅区的人行道边沿草地上。她的身体被人从腰椎锯开,分成两段,类似古刑“腰斩”。内脏被清洗之后放进下半身的腹腔,一只乳房被割掉,口腔内部严重溃烂,嘴角被人从两边割裂,直到两耳,形成一个小丑咧嘴而笑的形状,而双眼未瞑。法医尸检后,结论死因是脑出血,死前遭到二十到四十个小时的非人虐待。

这桩近八十年前发生的谋杀案,至今凶手没有落实,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未解案子之一,也是二战之后在美国引起全国关注的几个大案之一。

肖特成长于一个破碎家庭。她生在波士顿,在五姐妹中排行第三,父亲经营迷你高尔夫球场。六岁时,经济大萧条导致破产,为逃避债务,父亲玩起了失踪游戏,布阵了一个投湖自杀的场景,直到肖特十八岁的时候才再次和家里联系,说已经在加州落地生根重新生活了。

肖特的母亲在丈夫失踪后,以记账员的收入,养育五个孩子,十分辛苦。肖特在高中辍学,在佛罗里达生活过,后到加州找父亲。毕竟父女十二年没有见面联系,相处并不好,她于是离家出走。因为长得不错,她怀揣明星梦,想在好莱坞寻找机会。由于生活困顿,她打过餐厅招待这类零工,也热衷于和男人周旋,有时用身体挣钱过日子。曾经有过一个空军军官男友,她告诉过朋友,男友向她求婚,准备在他从二战的中缅印战区完成作战任务后,就回来结婚。但男友在日本投降一个星期前坠机阵亡。从此,她的生活变得更没有章法,但明星梦从未消退。

一九四七年一月九号,她结束在圣地亚哥的短期旅行,由当时正和她约会的销售员男朋友开车送到洛杉矶市中心的巴尔的摩酒店,要在这儿和从波士顿过来的姐姐见面。她把随身行李寄放在酒店,酒店工作人员看到她用过大堂的电话机,之后,距离酒店六百米左右的一个餐馆的顾客也看到过她。她的再次出现,就是一月十五号,已经变成被丢弃在马路边草地上的两段身躯,因体内血液被放尽,全身皮肤雪白,类似塑料人体模型。

案发后,因为受害人是青春貌美,作案者手段极其残忍,且在光天化日之下抛尸住宅区,十分张狂,于是媒体大肆渲染,引起全国震惊。洛杉矶警方动用了750名调查人员办案,陆续审讯了150个可能作案的人,期间还有好几个人投案,自称是杀人者,但最后都被清除和否定。因为一直无法破案,洛杉矶警方被各界诟病办事不力,警方则谴责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干扰了破案进程的正常和有效。媒体在这宗案件的报道中,也不惮采取泯灭良知的手段。在案发之初,有媒体致电肖特住在波士顿的母亲,欺骗她肖特得了选美冠军,然后询问有关肖特的各种情况。从这位可怜的母亲那儿挖到了能够挖到的所有信息,最后才告诉她,她的女儿并没有得到什么选美冠军,而是被残忍地谋杀了。人心之恶,令闻者无语。

警方分析案件的各种情况后,认为凶手应该具备这些条件:1)凶手有车。一个人背着锯成两截的五尺五寸高的肖特尸体步行抛尸,难以操作, 他需要开车完成这个行动。这是一九四七年,有车说明经济状况不错。2)凶手腰锯尸体手法干净,能把内脏清洗并规整地放回腹腔,说明有专业医学知识和医术操作技能。3)凶手应该是肖特认识的人,提出了一个让她愿意离开将和姐姐见面的地方而跟他去别处的理由,比如一个好莱坞试镜的机会,因为这是她的梦想。4)从作案手段来看,凶手可能恋慕肖特,但被她拒绝。洛杉矶警方根据这些推断,列出了一长串嫌疑人名单,但从来没有正式起诉任何人。警方曾几次收到相信是凶手寄来的信件,信封里附有肖特的出生证明、名片、以及肖特的通讯录本子等私人物件,寄信人还表示愿意自首,让警方在指定的时间到某个地方等他,但对方终于没有露面。这桩案子多年来就成了一个Cold Case.

前洛杉矶刑事警探Steve Hodel 在他的医生父亲Gorge Hill Hodel 于1999年去世之后,公开表示相信其父就是杀害肖特的凶手。其实Gorge Hill Hodel一直是洛杉矶警方关注的嫌疑人,但由于缺乏确凿证据,他一直没有被正式起诉。此人还被认为是另外几桩谋杀案的凶手。在洛杉矶警方一度于1949年准备采取抓捕行动时,他已经先行一步,离开了美国。从1950到1990,Gorge Hill Hodel一直住在菲律宾。他在1990年回到美国,没有被起诉,直到1999年去世,享寿91。

肖特在死后被称为“黑色大丽花”,因为生前喜欢把头发染黑,并作一身黑衣打扮,这宗谋杀案因此被冠名为“黑色大丽花谋杀案”。作为美国历史上未被侦破的最耸人听闻的谋杀案之一,肖特的凄惨遭遇,成就了几部小说和电影。

偶在网络阅读到这宗案子,为其作案手段之残忍,数日来深感不安,故此梳理成文,俾能助宣泄惊骇。人性之邪恶凶残可以至此,而古今中外比比皆是。日光底下,流血事件无日不在发生,赖以生存的世界,其黑暗惊险肮脏诡诈,皆出自人心,思来难以自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有空要买来看看。这肖特实在死得悲惨。谢谢来访。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前洛杉矶刑事警探Steve Hodel 在他的医生父亲Gorge Hill Hodel 于1999年去世之后,公开表示相信其父就是杀害肖特的凶手”
这位 Steve Hodel 写了一本书关于黑色大理花案件的,书中详细分析了他父亲是凶手及作案过程,可信度很高。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美国警察破案的效率实在不敢恭维。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非常disturbing. 谢谢菲儿来访。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真是触目惊心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