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正文

贾赦,宁荣两府首恶

(2021-08-01 07:13:34) 下一个

曹雪芹笔下宁荣两府的不肖子孙很多,纨绔如贾珍贾琏贾蓉,多多少少还保留一点人性,唯有贾赦,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正面的东西。曹雪芹必定对他无比憎恶,才在笔下塑造了这样一个冷漠、荒淫、残暴、愚蠢的人物。照书中贾母所言,自己的丈夫贾代善教子很严,但贾代善死得早,看来贾母在教养子女上,并不成功。贾府被抄之后,贾母祷天忏悔,承认自己有不教儿孙之过。

贾代善死后,贾赦作为长子,承袭了荣国公爵位,但这个国公爷虽然官位在身,似乎不用上朝,不用办事,每天躲在自己院子内荒淫作乐。冷子兴在第二回演说荣国府时,称他“为人却也中平”。贾赦如果曾经为人中平,可能是因为那时父亲尚在世,有所忌惮,不敢胡作非为。后来承袭官位,贾母因为不喜欢这个长子,和他关系疏远,他在自己的别院,就像皇帝一样。元春封妃、贾府的轰轰烈烈达至巅峰时,他开始肆无忌惮地释放人性之恶。

他登场之初,尚未正式露面,曹雪芹就让读者看到这个人内心之冷。林黛玉初进贾府,贾赦夫人邢氏带她去见舅舅贾赦。贾赦不见,说是“怕见了姑娘伤心”,当然是借口,不想敷衍这个远道投奔而来的孤女。他更冷漠可怕的是对自己的女儿贾迎春的婚事安排,竟然把她作为抵债的物品,送给了孙绍祖,致令迎春结婚一年,就被凌虐而死。这样的父亲,实在禽兽不如。

贾赦看中石呆子的古扇,人家不卖,就诬陷罪名,让他入狱,把古扇占为己有。看中母亲身边的丫鬟鸳鸯,居然让自己老婆去向母亲讨要,碰一个大钉子,夫妻两人在两府成了尴尬笑话。要人不成,最后出钱去买了一个姑娘来解馋,十分猥琐。胡子都已经白了,却在阖府庆中秋的场合,当着贾母的面,趁着说笑话的机会,讽刺贾母偏心。。。做出这种种蠢事,显见得这个人智商情商之低。也可知他身边环绕的,不是邢夫人这样的蠢人,就是阿谀奉承的小人,听不到一点逆耳忠言,规劝之语。作为父亲,把和自己有肌肤之亲的小妾秋桐赏给儿子贾琏,更是毫无人伦之耻、道德底线。

这样的荣国公,贾府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贾琏对父亲迫害石呆子的行为,当面说他:“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他大概实在是忍不住了,敢于这样犯上,于是招来一顿狠打。袭人是个从来对上面只有奴性服从的丫鬟,听说贾赦想要鸳鸯,忍不住这样评价他:“这个大老爷,真真太下作了”。但对贾赦的堂侄、管理着宁国府的贾珍来说,荣府这个大老爷的下作,正鼓励他也可以一样为所欲为。于是,贾赦和贾珍,终于把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弄得一败涂地。虽然曹雪芹说“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贾赦之恶,其实比贾珍更甚。他是两府所有不肖子弟的带头人。

贾母未必清楚贾赦之恶的具体,贾府当家人对她从来报喜不报忧。但作为贾府唯一一个有能力整治子孙的权威,她的不闻不问,眼不见为净,直接纵容着贾赦贾珍的无法无天。精明的探春必有所闻,可惜她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只能干着急,毫无办法。凤姐固然精明,但她的眼界不如探春,而且她的贪婪狠毒,和贾赦是一路人。宁荣两府的大厦倾倒,贾母是有责任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其实两府里干净的人还是蛮多的。问好laopika.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废话多多' 的评论 : 凤姐只是让败落的理由多加了一条而已,根子不在她。谢谢来访。
废话多多 回复 悄悄话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古代男子的教育,是在男人手中的。更何况贾代善去世时,贾赦已成人。对宁荣两府的大厦倾倒,贾母再想管,也无济于事。

宁荣两府的败落是得罪了皇上。

即使凤冠霞帔,只是从夫从子而来,面子上的事。红楼梦写闺阁事写的挺热闹,但与家族大业无关。现在很多评论说容府败落是凤姐之过,有点本末倒置。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所以大观园里,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只有门口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