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沉重的爱情

(2021-03-08 16:57:50) 下一个

八十年代末期,我在县一中读高三。记得那时很快就要高考了,同班的小艾给我们带来一个惊天八卦。她父母都是县师范的老师,家住师范大院。小艾绘声绘色地讲到:“老妖婆走进陆书记家,对他卧病在床的爱人张老师说:‘你家老陆爱的是我,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应该和他离婚,让我和他在一起。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你根本没尽到做妻子的责任,老陆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穿的衣服都是我给打理的。他那件卡其色风衣还是我让我女儿从德国带回来的。‘ 张老师听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作答。这时候陆书记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厉声问老妖婆来干什么,说有事到外面去谈。老妖婆不肯,俩人发生争执,陆书记给了老妖婆两记耳光。老妖婆捂着脸,盯着陆书记看了几分钟,然后哭着夺门而出。”

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陆书记是爸爸最好的朋友之一,家里的常客。他那时应该五十出头,比爸爸大一两岁,我们叫他陆伯伯。他在教育系统工作了三十多年,是我们县教育界名人,时任县师范学校党委书记。陆伯伯仪表堂堂,衣着讲究,说话喜欢咬文嚼字,是爸爸朋友中最有风度的。陆伯伯的爱人是个小学老师,因病瘫痪在床多年。他们夫妻育有三个儿子,还记得陆伯伯最喜欢的小儿子当年考上财经大学,着实让他得意了一阵。

老妖婆真名陈美娟,在县城另一所高中滨江中学做教务工作,大家都称呼她陈老师。我和小艾及其班上其他几个女生都因为初中毕业时没考上县一中在滨江中学待过,后来才转学去县一中。听说陈老师解放前读过中学,后因家道中落嫁给一个国民党军官做小老婆,解放后陈老师又嫁给滨江中学的郑书记。郑书记是个南下干部,没什么文化,比陈老师大了十多岁。据说他解放初期就已经是付县级领导了,因为娶了陈老师仕途受影响,一直就在学校担任党委书记。陈老师那时五十左右,风韵犹存,烫发,涂脂抹粉,衣着花俏。她对教务工作充满热情,学校大事小事都喜欢管,我们学生在背后叫她老妖婆。她丈夫身为书记,倒是啥都不管。他们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在德国留学,小儿子在县城里的初中当老师。

那天晚饭时我在饭桌上和爸爸妈妈谈起听来的桃色新闻,爸爸只说了声没想到传得那么快,告诉我别打听大人的事。接下来几天,爸爸妈妈经常关起门来小声讨论,爸爸晚上还经常外出。过了一个多月我听说陆伯伯要调走,去我们地区的一个中专任副书记。我对爸爸说想了解陆伯伯的情况,不是因为八卦,而是想知道他对这件事的看法。我说与其让我听外面那些沸沸扬扬的传言,不如告诉我真相,还是个了解社会的好机会。爸爸觉得我讲得有道理,给我讲了陆伯伯和陈老师的故事。

陆伯伯和陈老师在五十年代的识字扫盲运动中相识,郎才女貌,年龄相当。可惜俩人出身都不好,陈老师考虑再三还是嫁给了郑书记。郑书记是个大老粗,感情上没法满足陈老师。陆伯伯和陈老师从五十年代末就开始了婚外情,这段感情持续了近三十年。中途陆伯伯几次提出终止这种关系,陈老师都不愿意。出事前不久,陆伯伯坚决要求分手,理由是双方都五十多岁了,身心俱疲。而且儿女都已成人,万一婚外情暴露,不仅影响自己,还会波及儿女。陈老师不愿意放手,苦苦哀求未果,所以才有了开头这一幕。陈老师被打了耳光后,回家后痛哭不已。郑书记要让组织出面解决问题,她儿子坚持要找陆伯伯算账,陈老师都不让,最后给他们跪下,说陆伯伯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她不想毁了他。如果他们一意孤行,她就不想再活下去了。

出事后陆伯伯把情况都告诉了爸爸,那一段时间爸爸替他多方奔走,反映情况,争取同情。再加上陈老师和家人也进行了冷处理,这件事没有继续发酵,最后以陆伯伯调离县师范而结束。记得当时我问爸爸对这件事怎么看,爸爸说对他们表示同情。如果不是因为五十年代的政治环境,他们本来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不久陆伯伯搬离县城,他爱人张老师没有随行,据说她不肯原谅陆伯伯这些年的欺骗,受到打击的她没两年就病逝了。陈老师出事后就退休了,滨江中学的校园里再也看不见她忙碌的身影。再过了几年,我听说陆伯伯又续弦了。当时忍不住想,如果陈老师没和他闹翻,不知会不会毅然离婚和陆伯伯一起生活。

时光荏苒,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已到了当年陆伯伯和陈老师的年龄。陆伯伯在我脑海中渐渐淡化,陈老师当年的形象却不时地浮现。当年的我不明白陈老师为什么要去陆伯伯家找他爱人,觉得她不知羞耻。现在的我能理解她那份沉重而炽热的感情,感受她走进陆伯伯家时的那份勇敢和决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距离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老妖婆陈老师,我居然恨不起来!嘿嘿,陈伯伯放在现在这个时代,算不算渣男?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好,象小说。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命运弄人。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是是非非难断定,经年累月后才可领悟真正的人生道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