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乡土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正文

三凤与二河的初恋(1)

(2021-05-04 13:00:16) 下一个

三凤与二河的初恋(1)  摘自《公社儿女》

  三凤每次路过看到二河背砖时黑黑的样子,感觉一阵阵心痛。天生心智不开,四体发达,就认命作个庄稼人,也没什么不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土里刨食,娶妻生子,老婆孩子热炕头,活着省心死了省事。可二河书读得那么好,作文写得那么漂亮,数理化门门全行,新集高中优秀的毕业生,却和众人一样干着最重的体力活。三凤真想上去拉住二河的手,带他回家,洗去他满身的劳累与满面的尘灰,让他读书练字让他金榜提名。三凤想却作不到,三凤没能力作,二河只是三凤的对门邻居,一起走过十二里地并共过一年的学。三凤什么都敢作,如果二河是自己的……。三凤忽然面红耳赤,扭过脸去,心里通通跳着,低头匆匆走过。

  三凤想过,夜深人静时不止一次想过自己未来的婚姻,每次梦中都是和二河在一起。也不知二河咋想自己,两人一起上学那一年,二河从没暗示过什么。二河表面不卑不亢,却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呢。大队部给干部们订的报纸,没有人认真看。只有二河一天劳累之后,只要干部们不开会,二河会把四版的“人民日报”心无旁骛地从头看到尾。让下村劳动的县里干部都称赞不已,暗地里对人说二河应该是个有出息的人,可惜……。言外之意不说都明白,地富人家的子弟,连村办小学教师的资格都没有,出息又在哪里?三凤不在乎二河的富农出身,反倒觉得自己配不上志存高远的二河。三凤知道自己能干长得好看,但三凤有自知之明,自己再好也就是个村姑农妇的命。庄稼人家的女儿,前途生下来就注定了,一辈子生活的希望,像赌注样押在自己要嫁的那个人身上。上了高中学了知识开了眼界,不再满足枯燥无味缺少文化的乡村生活,不愿意像老辈子那样活一辈子。毕业了就面临找对象结婚成家生子的普通日子。结婚以后的庄稼院生活,不能期望夫贵妻荣,只要有个知疼知热知书达理行事不粗鲁的男人,心甘情愿地给他生一屋孩子,安安心心地过一辈子就满足了。辛苦劳动之余,还能有点文化生活,日子就不会太枯燥乏味。村里适龄年轻人里,也就是与二河意趣相投,能说到一块。三凤心里知道二河喜欢自己,想想那个保存至今的她和二河两个人的秘密,三凤内心又是一股甜蜜。

  三凤比二河晚一年上新集高中,新集高中是二年制,所以三凤和二河有一年的高中同学。乡村还是很封建的,男女同学不能众目睽睽之下结伴上学。新集往南距大孟营十二里地,女孩子走得慢点,单程要一小时。三凤家买得起自行车,三凤哥庆涛就有一辆,三凤爹花一百多元钱买的新车。可是自行车是个大件,只有公家人才用得起。庆涛回家两天,那辆自行车总是有人借去用。庄稼院时兴借东西,过日子总有个或长或短的时候,乡里乡亲之间都要互通有无。自行车是件贵重物,零件坏了修起来很费钱,借的人用坏了又修不起,就将坏了的自行车还回来。一个人头天说好要借车,让你给他留着,另一个人第二天突然上门来借车,借谁不借谁就有了亲疏远近之嫌。有辆自行车,费钱又得罪人,家有两辆自行车也太招摇,三凤爹不想找这个麻烦。

  八点上课,三凤差五分七点从家走。二河走得快,七点从家走。过了两里外的田各庄,两人就遇上了。没了熟人,两人结伴说说笑笑地一起上学。回家也是一起走,快到了田各庄,二河快马加鞭先到了家,三凤随后才到家。一起走的路上,三凤会向二河请教数理化问题,二河一路细细讲解,比老师说得还明白。没有学习问题的时候,二河会讲些中外天文地理,国际趣闻轶事。中国的三山五岳,欧洲的阿尔卑斯山,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埃及尼罗河的风光,阿拉伯以色列中东战争,太阳系九大行星,越南南方来信。村里二河好读书是出了名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举凡当时乡间可见的各种书籍,二河都想方设法借来读。实在没书读,二河不知从哪找了本“毛选”读,“毛选”里的注释特别有意思,让二河得到好多别处学不到的知识。一本《毛泽东选集》翻来复去读,书页边缘都摸得卷卷的了。路上有片带字的纸,二河也要捡来看看。有时去别人家串门,姑娘媳妇们用废报纸旧书页剪的鞋样子,二河也要读,猜测被剪掉的句子。村里孟老先生,上过旧塾,读过圣贤之书,也上过新学,在外教过书。孟老先生土改前在外走南闯北,阅历多见识广,村里尊称老秀才。经常考问二河一些古怪的问题,有时二河答对了,老先生满意地笑笑。有时不如老先生的意,两人就要穷究一番。终是二河新的知识多,又有书为证,老先生也很是服气。对二河知识之渊博,哉哉称奇又是叹息,生若逢时定是个有出息的人。

  庄稼院的孩子整天碰的是鸡屎猪粪土坷垃,拿的是镰刀锄头镐把子,黑黑硬硬满手老茧。二河也和别人一样干农活,手上也常常长满了老茧。可看上去,二河和其他村里孩子就是不一样,多了那么点书生气。二河喜欢读书,喜欢上学,每天二十四里求学路,机会来得不容易。二十里长路上有三凤作伴儿,这是天降的福气,敢不珍惜。十二里地上学路,二河却嫌太短,三凤也是同样的心情。庄稼院不喜欢夸夸其谈的人,埋头苦干的才是好庄稼人。二河从不敢在众人面前显摆,自己家庭成份不好,避免祸从口出。两个人在一起,二河想说三凤爱听,那一年的上学路上,三凤和二河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在学校里,教语文课的老师经常拿上年级的优秀作文作讲评,十有八九,三凤听到的是二河的作文。三凤还记得第一次听老师讲范文,那是二河写的“闻过则喜”。二河竟能将这四个字淋淋洒洒写了几大张纸,令全校语文老师赞叹不已,最后选为学校的语文教学参考作文,好几届学生拿它做范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马振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谢谢关注,可以从我的博客看到47万字的《公社儿女》完整版。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好看!期待(2)
马振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黑贝01' 的评论 : 谢谢关注,三凤家是中农后调整成下中农。
林黑贝01 回复 悄悄话 好看的故事。三风家是什么成分?文章里没看出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