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位教授对河南郑州水灾的判断

(2021-07-27 19:46:38) 下一个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史璞教授:据各方信息汇总分析,郑州市7-20水灾,诸因在水灾之前已经汇聚,在水灾中聚合放大,最终造成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

水灾前的硬件问题:

1)常庄水库等水利设施失修。

2)贾鲁河因修建道路、沿河建筑等造成数十段的堵塞、阻断、狭窄等,形成严重影响泄洪的隐患。

3)郑州市区的道路排涝设计标准低,重视地表工程,忽视路下工程,造成排泄不畅。

4)城市非生态化发展,地面硬化影响雨水渗透。

5)投巨资的“海绵城市”不达标,成为形象工程、洗钱工程,既浪费巨资,又耽误水利设施等的修建。

6)主干道等在雨季绿化施工等开挖地面、路面等,造成隐患和影响疏通。

7)道路规划建设失控,造成诸多道路积水点并长期不治,典型如花园路与中州大道之间的国基路段。

8)城市交通规划水平低下,导致交通不畅,为此多建地下通道治标,但排涝设计标准低、质量差,造成严重隐患。郑州市的地下通道遇雨积水由来已久,但政府官僚已经熟视无睹。

9)城市建筑的地下设施防水配套不足或缺失。

10)城市防洪的系统性设施缺失,包括预警系统、防洪系统及防洪物资设备工具等。

水灾前的软件问题:

1)应急法规等不能贯彻落实。

2)应急预案不完善,非优化。

3)系统性忽视应急预案的演练、落实。

4)应急预案和应急知识缺少宣传普及,束之高阁,与民众脱离。

5)应急管理没能制度化、程序化、标准化,被形式化、运动化。

6)应急管理的决策体制极权化、非专业化、非规范化,关键时刻靠政治一把手决策。

7)应急救援组织和管理能力弱化。

8)系统性的缺失预防意识和责任意识。

9)报喜不报忧的官吏心智和官场文化。

10)掩盖问题,缺少追责和惩治,造成应急失职渎职的成本小、风险小、收益大,放纵应急失职渎职,扩大化为系统性不负责、避责、回避风险、不愿担当。

上述硬件和软件问题,本质是官僚体制的极权化并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利己主义、机会主义,不能长期负责,执政行为短期化。

郑州7-20水灾,超常暴雨是“缘”,不是“因”,“因”是水灾前的系列软硬件问题。因缘聚合,水灾发生:

1)省市气象部门的连续高频率红色预警被忽视。

2)预防水灾会议化,没有贯彻落实。

3)暴雨前常庄水库等没有腾出库容。气象预警后,依然没有腾出库容,在暴雨时造成水位迅速提高。

4)暴雨造成的水压和失修等导致常庄水库管涌,为防溃坝急于泄洪。

5)贾鲁河沿线的数十处阻断、狭窄、淤积等隐患严重影响泄洪,导致贾鲁河的泄洪洪水四溢,并冲向郑州市区。

6)政府应急失控,不能迅速通过各种媒体、移动端等警告市民和各单位防洪,造成市民和各单位不能应急。

7)城市的日常管理、执法部门对应急和灾情无动于衷,尤其是交警管理室内化、摄像监控化,导致现场严重缺少交警指挥,主要靠民众自救和互救,并导致京广隧道等的严重伤亡。

8)地铁等应急决策有误,造成违规违法行车,造成重大伤亡。

9)电力、通信等部门无力无能保护电力和通信设施,造成停电和通信障碍,加剧社会失稳。

10)疾速泄洪导致郑州东和郑州南大面积水淹,尤其是造成郑大附属医院、华中阜外医院等的严重水灾,造成巨大损失。

11)为保护郑州,加大泄洪,与暴雨聚合,造成郑州下游周口等地区的洪灾,形成“蝴蝶效应”“多米若骨牌效应”。

综上,郑州市的7-20水灾,天灾是诱因的“缘”。因缘聚合,发生郑州7-20水灾,造成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巨大损失,并导致刚享受小康生活和脱贫的众多农民等遭受严重损害。

 

作者: 古今观止

 

悲痛!郑州那趟开往死亡的地铁原来可以刹车!

那趟被困在郑州火车北站地下隧道的五号线地铁被淹前,我的朋友也刚刚从五号线西边的一个站口出来。他是资深记者,久经阵仗,也谙熟国内宣传口子的各种套路,但灾难降临之前,平日里危机意识爆棚的他,也浑然不知。

与死神擦肩而过,仅仅是因为他早了几分钟上了另一趟地铁。如那句老话,生得计划,死得随机,他也只是随机幸存,不知道下一次意外何时降临。

与此同时,另一个女记者就被困在了那辆开往死亡的地铁里,绝望地哭泣,说自己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

“你听得见我的说话,你就替我报警吧......”

郑州地铁5号线的一名乘客在逃生后回顾濒临死亡经历的这段视频传遍了网络。

这个亲历者继续说,最绝望的时候是在晚上九点左右,车厢的水已经漫到脖子,而且车厢出现缺氧,人们体力不支,恐惧情绪持续升温。大家都在通过手机向家人交待后事。

官方先前说12人死亡,5人受伤送医。而后官媒的正能量报道又称,郑州人民医院的医生于逸飞刚逃出地铁,就又返回现场,跪在地上做了6个小时的心肺复苏,一共救助了十几个人。追尾了!

很多人都在心底追问,为什么?

23日,一个愤怒的地铁职工道出了实情,分别是:气象部门多次红色预警后,但运营口领导怕担责,不敢拍板停运;从水进入地铁,到最后淹没车顶,现场领导犹豫,不敢决策。明知有危险,但当值调度员在月台不敢扣住车,放行让列车满载乘客直奔死亡。当值司机不敢开车门疏散乘客,直到最后很多人被淹死和憋死。

看看,每个人都怕成为替罪羊,规规矩矩不敢逾矩。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将成为替罪羊。

有人说,如果地铁停运,如果调度紧急刹车、如果司机强行行进到月台附近并疏散旅客、如果……

但我认为,这些“如果”多余而矫情。

就好比,你肯定对下面这个视频里在洪灾下还要上街洒水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一样,很多在常人眼里匪夷所思的事情,对当事人而言却是最正确的选择。无他,在自己的层级,做好规则框架内的本分事,上级没有指令,就绝不越雷池半步。逻辑很简单,擅自做主的后果就是,功劳是上级的,错误是自己的。换了你,会如何选择?说白了,这并不是一个个体决策的对错问题。

敬业典范,发洪水了还不忘再洒点水

套路很老,就是因为人人唯唯诺诺,那就必然织就一个循环的死结。

舆论普遍认为,郑州地方相关部门在5号线灾难问题上至少存在几个方面的责任。一是在气象部门发布强降雨警报后没有立即宣布地铁停运,致使大批乘客陷入险境。二是在特大洪水发生之前,没有对地铁入口的防水设施进行加固和防范。三是所谓“海绵城市”工程可能存在严重问题,形同豆腐渣工程。

分析人士指出,在这次洪水测试中,海绵城市项目完全不及格。切莫说是200年一遇的水灾,即便是50年一遇的水灾,这个项目都未能通过。官方称,这次的强降雨雨量是千年一遇,但实际上,已有专家指出,这次的日降雨量实际上还不及1975年河南板桥洪灾的降雨量。板桥水灾造成了十几万人的死亡。

 


作者: 呼唤阳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王有财' 的评论 : 总结经验,当然重要。 但SARS发生后,十几年后就是因为没有吸取教训,SARS-Cov-2 又以同一样的开端发生了。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wang28' 的评论 : 这可能是原因之一。 花费巨大的“海绵城市”工程很明显没有起到想象的作用。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王有财' 的评论 : 这位教授的理由有一定的道理,并非有些老百姓的非理性指责。 这件事情需要真正调查而不是武断地认为他是否专家。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王有财' 的评论 : "在哪个国家都一样“? 恐怕不一定。 管理的能力和决断性对事情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cwang28 回复 悄悄话 急功近利 偷工减料面子工程
王有财 回复 悄悄话 这位教授的问责可以理解,这代表了老百姓的想法。但是,这位教授不是工程专家,不懂灾害到底是怎样发生的。
王有财 回复 悄悄话 作为一个土木工程博士,长年从事水文模拟的人,我认为没必要过度问责。人类的工程技术还没有进不到可以应对这样的天灾,在哪个国家都一样。总结经验,比胡乱问责有价值的多。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天灾加上不称职的管理就造成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这就是为什么方方会被封杀的原因。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erfechten1' 的评论 : 唉,一声长叹。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还是方方那句话,时代一粒灰尘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
verfechten1 回复 悄悄话 河南很中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