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

一人一故事,一梦一人生
全部原创,转载敬请注明来源
个人资料
海风随意吹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母亲逃亡上海的血泪之路(二)

(2022-08-12 04:22:08) 下一个

淞沪会战85周年祭

 

二. 申家楼村遇日寇 
叔公离开后的第二天,1937813日,日寇侵略上海,淞沪会战爆发,通往上海的交通要道被切断了815,外公带着全家(外婆、五个孩子、二姑婆——外公的大妹妹,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二)到罗店镇东北的申家楼村避难家里托付一名老店员照看门户

 

申家楼村在罗店镇东北方,离罗店6华里。村子相距大路有半里路,站在村里能清楚看到大路上来往的行人和车辆。村子很小,只住着申家兄弟二户。之所以去那里避难,是因为母亲家族在该村附近拥有不少耕田,并出租给了申家兄弟。这两位是外公的老佃户,知根知底,关系融洽,经常走动。 

 

母亲家暂住的院落,打开院门是一个场院。村东是一片棉花地,村后是竹林,竹林里有个小池塘。虽然是外出逃难,上小学的二舅对田园风光甚为好奇,他写道:“我看到池塘旁有几棵柳树,申家的大水牛正悠闲地泡在池塘里。” 

 

然而,恬静的田园生活只是短暂的。一个星期后,823日凌晨,一家人被炮声惊醒,从东北方的小川沙传来沉闷的炮声那天,日军在小川沙登陆后,上午就攻占了罗店镇。下午,中国军队发起反攻,收复了罗店镇。就此开始了淞沪会战中最为惨烈,被称为“血肉磨坊”的罗店拉锯战 

 

申家楼村位于小川沙和罗店之间罗店沦陷后,母亲一家身陷敌后,蛰居在离日寇进攻、补给主要道路不远的小村庄里。他们住的房子,南面和西面都有窗户,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一家人都目不转睛,紧张地盯着窗外,观察外面的动静。西南方向是罗店镇,白天浓烟冲天,隐约传来枪炮声和爆炸声,夜晚可以看见火光。二舅回忆说,他几次看到火球腾空而起,浓烟和烈火在罗店持续了三天三夜。 

 

申家楼离大路太近,极不安全,白天申家人紧闭了通向场院的大门,只从后门出入。一见到大路上出现日本兵,大家就从后门跑到竹林里躲藏起来。白天不敢烧火做饭,都是深夜把第二天的饭做出来。  

 

外公留下的唯一照片,摄于三十年代中期 

外公本身患有严重的肺结核当时无特效药可治只能靠静养。逃难到申家楼之后,寝食不安,经过几天几夜的折腾,终于卧床不起。24日凌晨,外婆叫醒了几个孩子,让他们跟着申家人到附近的杨王宅村去避难,杨王宅村比较大,村民多,感觉更安全一些。深夜回来,外公的病情已经恶化,奄奄一息。那天白天外婆发现几个日本兵离开大路朝申家楼走来,慌忙同二姑婆一起架着外公,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姨,躲进竹林深处趴在潮湿的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幸好那几个日本兵看看场院和屋里没有人,朝天放了几枪就走了,这才幸免于难经过这番折腾和惊吓,外公的病情急剧恶化,8月27日去世了,去世时才四十岁。 

 

外婆和申家兄弟去杨王宅村找人帮忙,在那儿遇到了罗店北街上的老邻居,皮匠麻荣师傅。麻荣师傅早早为自己准备好了一付寿材,寄放在杨王宅村外婆向他借了这付寿材外公去世的当晚,靠申家楼和杨王宅村几位乡亲的帮忙,趁黑夜抬到母亲家族的坟地,将外公草草入殓了。 

 

兵荒马乱,外公在逃难途中去世是雪上加霜,36岁的外婆将独自带着五个孩子,最大的17岁,最小的五个月,去面对漫长的逃亡之路。

 

三. 过阴阳界聚源桥 
外公去世后,母亲一家转移到杨王宅村避难二舅回忆说,到杨王宅村的第二天,一家人正在屋里,突然听到几声枪响。外婆赶忙带着孩子,跟着老乡往村外的竹林跑,二舅边跑边看到子弹落在稻田里溅起的水花。 

 

枪声停了下来。大家趴在竹林里,看到大路上来了一支日军小运输队,一个日本兵扛着枪走在前边,另外三个日本兵押着民夫赶着水牛,牛背上驮着木箱,往罗店方向赶路。二舅估计日军开枪是火力侦察,生怕沿途埋伏着中国军队。幸亏这是支运输队,否则村民厄运难逃。 

 

为了让五个未成年的孩子早日逃出险境,外婆伤透了脑筋。她找麻荣师傅商量,麻荣师傅答应和外婆一家一起逃往上海。这是一支弱不禁风的逃难队伍,由三十六岁的外婆带队,外加三十多岁缠过足的二姑婆,十七岁的大姨、十五岁的母亲、七岁的二舅、四岁的小舅、和襁褓中的小姨。家中无壮劳力,又找不到任何交通工具,麻荣师傅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一位青年农民,答应背着小舅去上海,小姨就由外婆、大姨和母亲轮流背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