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务实小民

昨夜,多伦多冷月无声,寂寥之下,看了很多博客,想到自己也开通一个,权当记录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个人资料
正文

重忆卢刚事件中受害人家属致卢刚家属的信函

(2021-06-12 22:04:13) 下一个

复旦大学博士割喉事件一时成为海内外舆论焦点,也成为城内讨论的热门话题。

我在一个热博的评论区留言:

那么大的事情,不能过于主观预设立场,不能仅凭好恶臆测事实,不能单靠逻辑推导真相。

-----虽然我也并不知道真相,我也尊重众人自由发表观点的权利。

但是的确需要倡导理性,客观,还有法理精神。

不得不说,不少网友评述问题时多少带有一些先入为主,掺进去本人过往的经历/观念/推断…… 也便如此,网友之间会产生一定的争议。

其中“深度思考”博主特别提及“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毫无疑问,“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深具东方智慧,符合人常伦理,特别是对于那些自以为占据道德制高点,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假道德,能够给予迎面痛击。

该次事件很自然会让人想到卢刚事件,虽然背景有所不同。

许多年以前,读到卢刚事件中受害人家属致卢刚家人的信时,其中表现出来的宽容,同理心,共情......当时就电击到我。

这次再读那封信,不禁让人又重新深刻反思“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以及后面蕴含的传统逻辑。(其实在《水浒传》,一众武打小说中都有类似逻辑的体现。既然公平正义缺失,有冤无处伸,所以支持替天行道,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实际上这些和冤冤相报、私刑处理只有几步之遥)

我不想说“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不正确,完全过时了。

但是,至少,在境界上,和安妮·克黎利家人写的那封信差太远太远。

附件1:先简单介绍一下卢刚事件大概背景。

卢刚生于北京市普通工人家庭,18岁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1985年本科毕业后以交换学生身份公费赴美攻读博士学位,就读于爱荷华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

1991年11月1日 卢刚进入了正在进行专题研讨会的爱荷华大学凡·艾伦物理系大楼,总共向六个人开枪,打死5人,包括他的博士研究生导师,戈尔咨教授,

导师助理史密斯,

同学,中国留学生,山林华博士,

系主任尼克森,

副校长安妮·克黎利,

打伤1人,(学生秘书茜尔森)。随后,卢刚饮弹自尽。 

整个枪击过程不足20分钟,除女学生茜尔森被击中脊椎,颈部以下全身瘫痪外,其余五人全部丧命。

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截获并扣押了卢刚在事发前几天寄回国内的包裹、家信、汇款等,并查到了卢刚的遗书。

事后,该校很多中国留学生不约而同地谈起了遇害的受害人之一,副校长安妮·克莱利。

她是传教士的女儿,生在中国。无儿无女的她,待中国学生如同自己的孩子,学业上谆谆教导,生活上体贴照顾。感恩节、圣诞节都请同学们到家里做客,美食招待,还精心准备礼物。

1991年11月4日,爱荷华大学的28000名师生全体停课一天,为安妮·克莱利副校长举行了葬礼。

安妮·克莱利的好友德沃·保罗神父在对她的一生的回顾追思时说:“假若今天是我们愤怒和仇恨笼罩的日子,安妮·克莱利将是第一个责备我们的人。”

当天,安妮·克莱利的3位兄弟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他们以她的名义捐出一笔资金,宣布成立安妮·克莱利博士国际学生心理学奖学基金,用以关心和改善外国学生的心理健康,减少类似悲剧的发生。

他们还以极大的爱心通过媒体发表了一封致卢刚家人的信,以宽容的态度希望能分担彼此的哀伤。

附件2:信函内容

给卢刚的家人们:

我们刚经历了一场惨痛的悲剧,我们失去了我们为之骄傲的亲爱的姐姐。

她一生给人所留的印象,让每一个与她有过接触的人——她的家人、邻居、孩子们、同事、学生和她在全世界的朋友和亲友们——都爱戴她。

当我们从各地赶来爱荷华时,那么多朋友来分担我们的悲痛,但同时他们也与我们分享安妮留给我们的美好的记忆和她为人们所做的一切。

当我们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时,我们也在我们的关心和祈祷中记念你们——卢刚的家人们。因为我们知道你们也一定沉浸在沉重的悲痛中,你们也一定和我们一样为周末所发生的事所震惊。

安妮相信爱和宽恕。我们也愿意在这一沉重的时刻向你们伸出我们的手,请接受我们的爱和祈祷。在这悲痛的时刻,安妮一定是希望我们心中充满了怜悯、宽容和爱。

我们清楚地知道,此刻如果有一个家庭正承受比我们更沉重的悲痛的话,那就是你们一家。我们想让你们知道,我们与你们分担这一份悲痛。

让我们一起坚强起来,并相互支持,因为这一定是安妮的希望。

安妮的三兄弟希望这封信被译成中文,附在卢刚的骨灰盒上。

他们担心因为卢刚是凶手而使家人受歧视,也担心卢刚的父母在接过儿子的骨灰时会过度悲伤。唯愿这信能安慰他们的心,愿爱抚平他们心中的伤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卢刚与姜的案子有相似之处,只是他有枪,伤害更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卢刚是看要杀的人没死, 所以补枪。 他是要杀人致死, 于仁慈不搭边。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llowmili' 的评论 : 我不同意你关于“仁慈”的说法。
是有被骂的事。 可我从没想过回骂老板或者杀人。 我只想做得更好, 我做到了。 后来当我要辞职另谋高位时, 受到老板的几次挽留。 走了之后, 还被老板邀请回去帮他(业余)。
willowmi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你要看看我的全句,从生命的意义上来说,一个人中枪后还没有咽气,只能是在痛苦之中,这时再补枪,可以减轻他的痛苦,这不是仁慈吗?博主对卢刚的事件的看法很有问题,没有说卢刚走极端的起因是什么。如果他的导师有一点宽容之心,能把卢刚正确的见解看成是自己的一大成绩,那卢刚是断不会杀他和其它人的。中国的老师信守的是,教出超过自己的学生。
美国也没有什么机制可以防止。相反西方国家中美国的司法是偏袒雇主的。欧洲国家的法律禁止老板对员工态度恶劣,美国没有。美国最高法院还立法让雇员难以告雇主,如将主管定义为对雇员加薪有决定权的。
我记得BeijingGirl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被老板骂是猪,还被勒令周末无薪加班。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llowmili' 的评论 : “卢刚杀导师还补枪是减轻其痛苦,是仁慈”, 这个有点牵强吧? 如果有不让别人痛苦的仁慈, 怎么会先开枪伤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小民的文和留言都十分冷静客观, 很赞。 当然我也知道, 绝对的客观是没有的, 就像没有绝对的公平一样。 但是人所受的教育和修养,还是能尽量避免一些极端的思维。 以暴制暴, 以仇恨对仇恨, 带来不过是另一种暴和仇恨。 文中所提的被害者的信, 确实让人反思。
willowmi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务实小民' 的评论 : 从生命上来讲,卢刚杀导师还补枪是减轻其痛苦,是仁慈;从卢刚的动机上来讲,要杀人,就是要他死,补枪是自然的。你说卢刚给其姐姐的信中表现出其极端自私,却又没有说出哪些话表现出其极端自私。我刚又看了卢刚给其姐姐的信,写给家人的信,你还要其写出什么大公无私的话,特别是遗书。网站上有说卢刚好的,也有说山林华坏的。这些和我听到的和我的家人根据国内的报道分析出来的是一致的。卢刚杀人,舆论却没有一边倒地谴责他,反而有人为他说话,还不少,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警方不敢公开卢写给当地报纸的信?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我想博友 '世事沧桑' 的评论一定意义上回应了您。中美社会环境的确有很大的不同,宗教信仰,尽可能维护公平正义的机制,解决争端的方式.....但是,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都会存在政治/斗争/人情关系,无法是程度不同,表现方式不同。再说中美也都在不断变化中。----残酷竞争也好,人性也好,还是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我们既要关心环境,还要关心自身如何面对环境。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llowmili' 的评论 : 首先卢刚射杀那么多人就不用讲了,在细节上,杀导师教授发觉没有咽气还补枪,极端冷酷残忍。另外,临终写给其姐姐的信也反映他一直很渣,极端自私放纵。卢不是激情犯罪而是内心就深藏自私残忍恶毒。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此前已经拜读了,您说的我也留意到了。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悲剧不断的重演,不仅令人唏嘘,还让人痛心,特别是像克莱利这样公认的善良好人。当然也包括当事各方。
竞争激烈难免,如何保持公平正义?面对输赢残酷,分化严重,如何疏解情绪?如何辅之以人文关怀?对中美都是大课题,尤其是鸡娃盛行战狼盛行内卷严重的中国。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mberwolf' 的评论 : 是啊,的确非常感人!

遗憾的是卢和山的家人似乎都没有对此作出过公开回应。
-----没有足够能力/水平,修养/气量/境界 想回应也写不出来对等的文字啊!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李培永' 的评论 : 欢迎李老师来访!中国的仁义礼智信还是不能丢!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来美国后经历了职场上的office politics,才真正体会到卢刚当年为什么会走极端。
------
画龙点睛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中美社会环境没法比,不说别的,仅仅拿宗教信仰一点来说,中国大陆就没有。还是就事论事好啦。
willowmili 回复 悄悄话 卢刚的事件在国内也报道过,我记得是93年第一次看到。我家人当时还讨论了。我爸爸认为卢刚是一个只会读书,不谙世事的人,并不是一个坏人。后来在美国也有留学生谈起卢刚,他们把卢刚看着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我有大学同学在衣阿华大学,告诉我,有认识卢刚和山林华并经历了卢刚事件的人说,不要因为卢刚杀人,就把他看成坏人,也不要因为山林华被杀,而把他看作好人。来美国后经历了职场上的office politics,才真正体会到卢刚当年为什么会走极端。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艾米案的受害者家属, 也向法庭要求不给予艾米死刑, 我文中提到了, 可惜注意到的人少。 da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3242/202106/12473.html
我刚才看到那位刘正教授的文中, 口口声声说别的教授 “这厮”“那厮”, 他要是当了书记, 还有下属的好日子过吗?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如此善良的人,死的太冤了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悲剧不断的重演,令人唏嘘。。
Timberwolf 回复 悄悄话 这是有生以来读到过的最令人感动的一封信,可以说是至善人性的最高体现。
遗憾的是卢和山的家人似乎都没有对此作出过公开回应。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