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务实小民

昨夜,多伦多冷月无声,寂寥之下,看了很多博客,想到自己也开通一个,权当记录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个人资料
正文

乐队指挥凭什么那么光鲜?那么拽?

(2021-05-25 06:40:24) 下一个

前几天本人发过一篇博文《在加拿大第一次上医院做手术》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802/202105/19227.html

其中我曾经和大家分享了我“疗伤”常常听的 《紫竹调》,

博文中我选择的是交响乐版,由汤沐海指挥。其中汤沐海很投入,很得意,很“娘“。老婆忍不住感叹“在乐队做指挥很爽啊,人家吹拉弹唱那么辛苦,他就只需要动动手比划一下,大家还得听他指挥。”

听说乐队指挥工资很高,一直拿屁股对着大家,完了代表大家鞠躬致意的是他,有资格接受鲜花的是他,假模假式还要大家鼓掌请求返场的也是他。

那么乐队指挥凭什么那么光鲜?那么拽?

俺也只是音乐爱好者,不是专业人士,回答不上来,好在网上做各种“科普“的人都有,有科普也有乐普,找到一个音乐博士通俗易懂的解答。

乐队指挥是一个乐团中的灵魂人物,别看人家指挥光鲜,没有几把刷子拿不下来,权力是大,责任压力更大,其实比那些吹拉弹唱的各位还大很多。

分台前幕后来说。

1. 台前,乐队指挥要控制整首曲子呈现的速度及演出的效果;保持作品结构与形式的统一,使乐队能够正确、统一地演奏作品。优秀的指挥还需要激发乐团成员最佳潜能。

这些玩意说说容易,怎么做到统一,整齐,出效果?

我们知道,搞艺术的人本来就容易有个性,不服管。而大型高档乐队,高手云集,各类人都有,水平越高越容易有个性。

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就算大家服你,那么多有个性的人,想法太多怎么协调?一定意义上,音乐的魅力就包括不确定性,即使同样的谱摆在那,都“靠谱“也都理解众多,处理方式众多。

而且就算大家都听你的,想法统一了,劲往一处使,但是那么多人,又要看谱,又要看乐器,还要看指挥棒,找“时间“和指挥互动交流,不容易顾得过来。

所以指挥的权威性,对音乐的深度理解,和大家的良好沟通,综合统筹协调 都需要极高的水平。

其责任压力比那些吹拉弹唱的各位还大很多。(有些指挥在步入指挥家行列之前, 正是以乐器演奏开展自己的音乐生涯, 有的甚至能出色的演奏多种乐器。)

作为指挥, 必须熟悉总谱以及所有乐器分谱, 以便向全体团员做出明晰精确并使其信服的提示。他还必须对作品细节与整体结构交待得一清二楚, 引导团员采用最恰当的方式来演出这部作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XOWJkOrvoo&t=739s

2.幕后。

乐队指挥常常兼任乐团艺术总监,既是音乐具体演奏的引领者,也是乐团的组织者,管理人,甚至市场营销经营人。

2.1策划阶段 :根据市场需求/政治等现实需求,参与决定 演什么主题?哪些曲目?什么时候演?还需要增加哪些人?

2.2具体筹划准备阶段

乐队指挥的具体工作包括:

第一阶段是总谱的准备。对作品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和分析,标注,并形成自己的处理;

第二阶段是排练准备。乐队指挥要根据乐队的情况、作品的难易程度制定排练计划;

第三阶段就是排练阶段。这是指挥工作的中心,分为抄谱、个别练习、集体试奏、分声部练习、合排、连排、细排等步骤,一个指挥的绝大部分工作都在这个阶段中完成。

2.3社会交际,一方面了解市场,了解社会,以便确定乐团未来演出方向。

另一方面,找“金主“,拉赞助,筹钱。找”靠山“获取各种资源,包括领导支持/关怀/站台,新闻媒体宣传,广告策划……..

说起来,马云一次发骚想过过指挥的瘾,相信中国爱乐乐团从“投入产出比”来看肯定是划算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P7DU3_6isU

再说,别看汤沐海前面指挥很潇洒,很光鲜,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小汤哥后面都是含着泪离开国交,出走瑞士。

高雅音乐的背后一样有狗血,有八卦。

陈年往事:

汤沐海“出走”汤妈妈泣不成声

中国交响乐团艺术总监汤沐海,因“与团长俞松林矛盾激化”而“出走”瑞士。

昨天晚上,笔者电话采访远在上海的汤沐海母亲,汤妈妈披露了儿子“出走”的详细经过。

汤沐海与团长俞松林的矛盾由来已久,两人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乐团方向上:到底是与国际接轨,全面提高乐团专业水平,还是把精力放在水平低但能带来直接好处的商业演出上。2001—2002跨年度乐季即将开始,汤沐海设计的乐季演出计划遭全面否决后,这一分歧更到了冰火不容的地步。

7月底,汤沐海结束了在南京、香港等地的演出,即将赴欧洲履行合约。在去欧洲的前一天晚上,汤沐海与俞松林曾有3个多小时的长谈,会谈不欢而散。当晚向文化部某领导辞行时,汤沐海有些伤感地表示:“再见了,可能是永别了!”可见当时他“体制不改,绝不回国”决心已定。

汤妈妈告诉笔者,去年8月,陈佐湟突然辞去国交艺术总监一职,国交乐手被对手挖去30多人,汤沐海可说是受命于危难之中。但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重建了乐手队伍,首个跨年度乐季取得圆满成功。尤其是年初在北京首次演奏《乡村骑士》、《众神的黄昏》,被乐评界认为是“改变国交的里程碑”。

与此同时,艺术总监与团长的分歧也在当时苗头初现。团长要求乐团应该多作商业演出,甚至表示:要演出新曲目,自己拉赞助去!

去年有关方面请汤沐海回国时,汤沐海曾表示,为了中国的交响乐事业,他愿意放弃德国护照。当时一些老朋友提醒汤妈妈:汤沐海这样纯粹的艺术家未必能够适应。当汤妈妈向儿子转达亲友的担忧时,汤沐海说:“妈妈,你要想到,等我们头发、胡子都白了,想到曾经为祖国做过一些扎扎实实的工作,该有多幸福!”

“可是你看,一年还不到,孩子却落得个出走异国他乡的下场……”采访至此,电话那头汤妈妈已是泣不成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哈哈,深入的俺们不懂,但是能够镇住那么多高手肯定要大本事,要不就要有大背景。----象马云这种大金主出多点钱玩一玩也好,正好解决乐团的经费。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hanechen' 的评论 : 是啊,可能他们有他们“默契”的沟通方式。当然也可能有少数猫在里面自己搞自己的,只要不影响大局,近似“滥竽充数”的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乐队指挥肯定是个技术活,哪里像有些人吹的那么简单的:)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正好让我们把各种味道都尝一下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哈哈,各行各业,背后的水都有点深
Shanechen 回复 悄悄话 也感很奇怪,观察乐队各成员,演奏时并没人注意指挥的棒子,人人只盯着自己的乐谱,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乐队指挥展示TA对音乐的理解和表现能力,就像一个厨师,把一堆食材做成一盘菜。每个指挥的作品都不一样,我们非专业人士能听出是哪个音乐已经不容易了,好坏差别不大的话,真无法区别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前些年武汉那个智障儿童舟舟, 媒体上一阵胡吹, 说他是天才的指挥家,当时俺就说, 若是如此, 音乐学院指挥系就可以关门了, 读了这篇博文, 证实了。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