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豆腐钓鱼

臭豆腐钓 鱼=海 畔有 逐臭之鱼
(杂说有趣,来来来,姑且听之!)
个人资料
lovecat0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女住持释智定:穿黑丝,戴假发,开豪车住别墅,与2个和尚结婚

(2022-01-17 08:40:02) 下一个

在香港,很多人都听说过女住持释智定,她曾做过一件轰动香港佛教界的事情。2015年7月,释智定拒绝了开发商“上亿元”的转让费,一心守住了破落不堪的定慧寺,只为了善男信女有个礼佛参拜的清净之所。

然而,正当大家深受感动,纷纷为定慧寺捐款捐物时,谁都没想到的是,仅仅三个月时间,定慧寺女住持释智定的丑闻,就被曝光了,这又一次震惊了整个香港佛教界。

一所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寺庙,女住持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出入豪车接送,买“塑形内衣”由寺庙报销,屋里藏假发,僧袍里穿黑丝,热衷购奢侈品,五星级酒店喝下整碗带肉的酸辣汤,凡此种种,让人瞠目结舌。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身为定慧寺的女住持,却在离婚出家后,先后跟2个和尚登记结婚,实在有伤风化。可以说“僧人”释智定将个人的贪婪,演绎得淋漓尽致,也给了后人以警示。

1967年,释智定出生在吉林的一个农户家里,原名叫史爱雯。跟别的农村女孩不同,史爱雯很有野心,她并不满足于耕地种田、嫁人生子,平凡地度过一生。

当然这并不是史爱雯的错,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但史爱雯却选择了走“捷径”,最终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期,中国大地经济蓬勃发展,很多农村姑娘向往着沿海大城市生活,但他们大多只是渴望,并没有离开家乡前往陌生城市的勇气。

但史爱雯说走就走,筹集路费后,一个人坐上了火车,奔向了人生地不熟的香港。

1993年,史爱雯初到香港,摩天的高楼,灯红酒绿的街道,让史爱雯应接不暇,26岁的她暗下誓言,要在这座城市扎根。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香港多姿多彩的生活,和兜里没钱的史爱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时的她举目无亲,甚至连个合法的身份都没有,在管理十分严格的香港,非法逗留几乎不可能。

怎么办呢?找人结婚!如果能找个香港当地的男性结婚,不仅能暂时安身立命,还能得到香港身份证,在她看来可以说是两全其美。

凭着自己的几分姿色,史爱雯对货车司机岑伟荣,抛去暧昧的橄榄枝。面对史爱雯的追求,岑伟荣很快被“俘虏”了。

然而,这场婚姻就是个交易,7年后,史爱雯顺利拿到香港身份证后,岑伟荣就被其一脚踢开。

取得香港市民身份的史爱雯,还给自己改名为“龙恩来”。

不过,一个颇有寓意的姓名“龙恩来”,并没有让史爱雯等到真命天子的临幸。

史爱雯离婚后,过得并不如意。一没学历,二没背景,三没资金,史爱雯不得不做些洗碗工之类,不太体面的工作。甚至,为了能够糊口,史爱雯连装卸工这类力气活,她也不拒绝。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让史爱雯郁郁寡欢。偶然的机会,史爱雯发现在租住处附近,有一座寺院——宝莲寺。为了给自己祈福,史爱雯有意无意地常来这里。

次数多了,史爱雯发现,这里的尼姑“工作”很清闲,有吃有喝,比自己这个打工妹有社会地位。于是,她就萌生了当尼姑的想法。

为了能够获得僧人们的另眼相看,史爱雯每天诵经礼佛,参拜交流,很是虔诚,寺庙里的僧人对她的印象都不错。

后来,史爱雯见时机成熟,就主动去找初慧大师剃度,称自己一心向佛,想要皈依佛门。

初慧大师问她:“你可耐得住寂寞?从此不问俗事,斋戒荤腥?”

史爱雯不假思索的点头说:“可以。”事实上史爱雯嘴上说着可以,心里却满是生意,毕竟她出家的缘由就不单纯,事后也证明了这一点。

2002年,史爱雯正式削发为尼,被赐法号释智定。

青灯古刹,吃斋念佛,史爱雯不仅有了新名字,还过上了新生活。

不过,这样的生活,跟当初来香港时想要出人头地的梦,相差甚远。

史爱雯只好努力表现,加紧步伐,争取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

靠着照顾师傅,亲近师傅,维护人脉,巩固地位,释智定获得了同门中人的信任,大家对她的评价是踏实努力、虔诚积极。

就这样,释智定顺理成章的成了与宝莲寺有密切关联的定慧寺的住持及监院。

2005年,初慧大师卸退宝莲寺住持后,就经常前往内地、新加坡等地讲经说法,普度众生。

对于他剃度的这个女弟子,在通讯不够发达的年代里,俩人几乎没交集。

释智定在定慧寺内,位于众人之上,她掌管寺庙的大事小情,无人能够管辖约束。释智定就开始放逐自我,过上了纸醉金迷的日子,贪钱挪钱,豪车豪宅,购买奢侈品等等。

但是,纸包不住火。虽然说,很多老尼姑,觉察出释智定的中饱私囊,但却被释智定先发制人,找各种借口赶出了寺院。

定慧寺的董事局,也都被释智定重新“安排”了一番,她几乎是一手遮天。但是,释智定的贪念和放纵,最终还是把她自己,扯下了十八层地狱。

2015年10月,曾协助释智定,筹款修寺庙的女艺人翁静晶,踢爆释智定,公开举报了她。众人这才知道,释智定的真实面目。

那这个翁静晶是何许人也?她是怎么知道释智定的秘密,又为何要揭发释智定呢?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的2015年7月说起,文章开头有提到,香港有个房产开发商看中了定慧寺这个地方,打算出资“上亿元”,把这块地皮买下来。

就在开发商觉得,这块土地势在必得时。这桩买卖却被释智定一口回绝,且态度坚定。

释智定跟开发商这样解释:定慧寺虽然年久失修,破落不堪,但在周围百姓心中的位置很高,大家都习惯来这里参佛修行。寺庙虽然缺钱,但我不能因为金钱这种身外之物,就伤了信徒的心。

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释智定还亲口说出了这件事情。

试想一个女住持,为了信徒能有个清净之地,保持“初心”,是何等的难能可贵。于是,没多久释智定就以“拒绝上亿元”的新闻,在当地流传开来。

眼见着定慧寺残破不堪,墙体发霉,地砖开裂,亟待修复。又见住持释智定专心向佛,视金钱如粪土,众多善男信女深受感动。

有人就在网上组织筹款,信徒们纷纷响应,还把释智定当作美谈传讲。就这样,社会各界的财物纷至沓来,在很短时间内,筹集的善款就高达130万。

在这所有的善男信女里,有一个人捐赠的资金最多,有10万元,她就是香港女艺人翁静晶,也就是前文说的,举报释智定的女人。

翁静晶是香港社会名流,在香港非常“吃得开”,父亲翁业初是位富商,母亲赵小瑜也是“江湖人物”。她是导演刘家良的遗孀,香港赌王何鸿燊堂侄的爱人。

翁静晶还跟陈百强、张国荣、钟保罗等明星大腕儿,合作过电影《喝彩》,但让人颇为吊诡的是,这三个男巨星先后都英年早逝,后来丈夫刘家良也因病离世。

此时,香港娱乐圈流言四起,有人说翁静晶“命硬克夫”,那阶段,翁静晶很煎熬,经常在佛寺吃素打坐。

2015年2月,释智定与翁静晶相识。在释智定劝解和开导下,翁静晶逐渐走出伤痛,情绪日渐好转起来。

释智定头脑十分聪明,善于结交社会名流,她知道翁静晶的身份地位高,能结识拉拢她,必然能给自己带来不少资源。

于是,释智定用了心机,故意在翁静晶面前哭穷,诉说定慧寺的各种艰难。

果然,翁静晶很心善,她诚心相助,在网上利用自己的名誉,号召信徒给定慧寺捐款。

有翁静晶的背书,加上信誉担保,各界善款纷至沓来,最后都涌进了定慧寺。

为了报答翁静晶的功劳,更为了栓住这一棵大树,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利益,释智定让翁静晶成了定慧寺的董事。

这个举措让释智定尝到了甜头,自认为“拓圈”很成功,既拉拢了翁静晶,也收到了一些如梁文道等香港名流的捐款,结交了更多人脉。

翁静晶的朋友吴绮莉,在翁静晶引荐下认识了释智定后,便被释智定不停“骚扰”。起初释智定隔三差五就送礼,送真皮皮鞋,红酒等等高档礼物,但被吴绮莉拒绝了。

但有一回,释智定在生日派对上透露,有一位开厂的大老板想跟吴绮莉合作,希望吴绮莉能给个面子,起初吴绮莉拒绝了。可释智定并不死心,不断约吴绮莉吃饭。最终,吴绮莉出席了释智定的饭局。

在吃饭时,吴绮莉觉得那位老板不像找她谈合作,可释智定在席间还不断的撮合着双方,虽然最终双方不欢而散,但是从这件事也能看出释智定能邀请一些名人出席饭局,也是有一定的能量的。

随着认识的名流越多,这也让释智定更加春风得意,贪念更加有恃无恐。

她对外宣扬修建寺庙这是功德一件,用大爱情怀来包装自己,而私下里,她仍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甚至,定慧寺还在公地偷偷增建了骨灰龛,东窗事发后,大约有200个家庭受到了影响,需要再扰亡灵,挪动地方进行安置。

而这些增建的这些骨灰龛,还有众多信徒们的善款,全都揣进了释智定的兜里。

然而,百密终有一疏,如意算盘终成空。

因为翁静晶发起的捐款额很大,加上她是董事的身份,又有定慧寺原来有一些义工,工作人员就跟她抱怨、投诉。

所以翁静晶就要求看定慧寺的账目,当定慧寺做的虚假账目,拿给翁静晶看后,翁静晶发现了很多漏洞。

释智定从未想到,翁静晶不仅是艺人,还是一名获得过法律硕士学位的律师,对做账方面也是非常专业。

出于认真负责的态度,翁静晶仔细研究了定慧寺的账目。不查不要紧,一查触目惊心。

定慧寺每年收入大概在200万左右,而存款数却10年间从670万,直降到70万。

2009年4月到2015年3月,定慧寺的“维修费”高达270万元。

如果只从定慧寺破败不堪的表面上看,别说6年花270万,就是花70万还绰绰有余。

2009年到2015年,寺院的“杂费”开销,更是从9万多暴涨到129万有余。

宗教和节日费用,也从45万多暴涨到128万多。如果从06年起算,宗教和费用开支超过1300万元,“维修费”达490万元。

释智定总是在翁静晶哭穷,说定慧寺有时穷到连电费都没钱交。但与此同时,这么一大笔费用却下落不明,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这么多的钱,怎么花掉的呢?

要知道,定慧寺得到的善款每年有200万,可寺庙照旧破败不堪,实在让人心寒。

另外,寺院有59万多的善款,报账显示是捐给了景德镇昌江区的南山禅寺。

但是,翁静晶几经调查,却查无此庙。翁静晶还表示,自己曾捐给释智定的10万元钱,也都不知去向。

于是翁静晶就用了类似像狗仔队性质的私家侦探的方法,抽丝剥茧的调查,终于把整个事弄得真相大白。

原来这些钱全都用在了释智定的私人生活上,据调查,释智定花费1万1340元,买了性感文胸、矫形内衣、黑色束带。还花了7170元以及9072元的高价,购买了大品牌的化妆品。

平日里,释智定出入寺庙,有司机开豪车接送,白天寺庙工作,夜晚豪车就将释智定接回比华利山内的豪宅。

而这所豪宅户主正是以释智定徒弟王卉(法号释妙慧)的名字购入,购入价格高达3950万。

室内装修极尽豪华,大小衣柜有9个,名贵连衣裙、品牌鞋,私人浴室,应有尽有。

卧室里还藏有大量的假发、黑丝袜、珠宝首饰、昂贵化妆品。

办公室里,释智定用的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寺院内的电脑也是苹果的,就连释智定养的两条狗,都在屋子里24小时吹空调,每个月的狗粮要花费数千元。

据跟踪的记者报道,释智定主持平日的生活模式,只要不参加法事,她便从比华利山别墅折返寺院后,会继续在房间睡觉,至中午起床后便会带上假发偕徒弟王卉到附近商场吃喝玩乐,逛街购物。

释智定披着尼姑的外衣,过着尘世的生活,无底线欺骗信徒,挥金如土。

释智定的贪婪纵欲,彻底激怒了翁静晶。翁静晶很是痛心后悔:“如果我知道她是把钱给那些不相关的人,我永远不会这么做”、“真不知是维修寺庙,还是维修身材了。”

随着调查的深入,释智定被爆出了更大的丑闻,释智定竟然先后跟两个和尚结过婚。

据调查,2006年8月17日,39岁的释智定,跟小16岁的内地商人刘建强,在香港注册结婚。

后来刘建强在宝莲寺修行,法号释智强,6年期满,释智定与刘建强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取得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

大概是用登记结婚的方式,获得香港身份证,这招用过了两次,还都成功了。于是,释智定故技重施,几乎是无时间差的,又跟别人登记结婚了。

2012年,45岁的释智定又与38岁的大陆教师如智,在香港注册成为夫妻。俩人当时上报的住所地址,都是大浦新峰花园,到被查时仍是夫妻关系。

这位如智原本也是一名和尚,本名叫高武国,来港“还俗”成亲后,被宝莲寺赐法号释智光。

随后,释智光再度出家,留在宝莲寺工作。有了释智定的夫妻关系做靠山,释智光在宝莲寺担任了“维那”重任,这在寺庙也算是高职了。

通过这一系列的调查,翁静晶对释智定彻底失望。尼姑与和尚结婚,这严重违反了佛教戒律,根本不被允许。而且,这种“假结婚”也违反香港当地相关法律。

但释智定却趁着香港僧侣短缺,使用了“假结婚”这种旁门左道的方法,帮助内地和尚来香港,可以说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

当这些情况调查清楚后,翁静晶曾质问释智定:“你一个尼姑,为什么要跟和尚结婚?”

释智定则大言不惭的回答到:“别报警,我是假结婚,我这是为引进内地人才做的牺牲。”

如果不知道释智定底细的人,可能大多数人都会相信,这是一个一心向佛的忠实信徒。

释智定也以为,凭着这样的说辞,应该可以靠卖情怀蒙混过关。

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此时的翁静晶已经完全知道释智定贪污,奢侈肮脏的丑事。

翁静晶十分清楚,释智定和这些和尚结婚哪里是为了引进什么“人才”,不过是释智定在为自己捞取更多的资源或者说争取更多“同路人”罢了。

对于这个满嘴谎言的假“僧人”,翁静晶已经觉得此人无药可救,为了避免大众上当受骗,让更多人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翁静晶毅然召开记者会,将调查的内容公布更多的细节公之于众。

由于件事调查比较缓慢,翁静晶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我们归我们痛心,她依然披着佛弟子的衣服,继续她的‘事业’。问题出于,香港没有相关的机构,愿意或可以制裁僧尼犯戒。违者故我,看者神伤。”

那么,释智定的最终结局如何,现状怎么样了呢?

对于翁静晶的爆料,释智定在寺内张贴声明,称已向警方及相关执法部门就寺内相关事务作举报,警方已受理并展开调查,并称对任何诽谤性及失实言论保留一切追究权利。

多行不义必自毙。翁静晶撕下了释智定虚伪的面具,揭露了隐藏在定慧寺背后,超级肮脏的真相。也让伪“僧人”释智定,为自己的贪财纵欲,付出了该有的代价。

2015年10月14日,释智定被香港出入境的工作人员,蹲守4个小时后带走了。随她一起被带走的,还有一个和尚,一个尼姑和一名印佣。

被拘捕的4人中,有一男一女涉嫌虚假陈述。另外两名女子,其中一位是外籍家庭佣工。两个人分别涉嫌违反逗留条件、教唆他人违反逗留条件,被依法逮捕。

定慧寺无辜受到释智定的影响,被舆论波及,原本朝九晚五,每日都会对外开放。但出了这次事件后,定慧寺的闸门就上了锁,信徒也暂时不被允许进入参拜了。至于释智定,警方正在展开调查,事件也交给了律师处理。

2017年,警方以“贪污巨额财产、教唆及协助他人非法逗留”等罪名,起诉了释智定。但释智定在缴纳了大额保费后,被取保候审了。(ZT)

后来,释智定在相关工作人员的监督下,回到了她的豪宅取东西,却只被允许带走少量的内衣物品。至于其它很贵重的物品,房产和狗,都充公给了定慧寺。等待释智定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来也空空,去也空空。释智定终于顿悟了佛法,领悟了因果报应。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但此岸却再也不可能是定慧寺了。

香港大浦的定慧寺,有着近百年的历史,是当地第一座寺庙。尽管规模不大,但在历届六任住持的精心打理下,成为了很多佛教信徒心中的圣地。

第七任女住持释智定,贪污佛教信徒捐赠的善款,严重玷污了佛教名誉,甚至还违反了法律,也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这样的故事,让人唏嘘不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yanlan 回复 悄悄话 施主一粒米大過須彌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