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点出发

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个故乡,家却可以无处不在。亲人在的地方是家,心安定的地方也是家。。。。。。
正文

你不是中国人吗?

(2021-02-26 23:24:43) 下一个

去年万圣节的晚上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图片,上面有一盏印着骷髅笑脸的南瓜灯,我的邻居太太笑容可掬地站在灯旁,她的双手捧着个篮子,里面盛满了五颜六色的糖果。 

这张图片刚发出去就有人问这是在哪里?我答道,在我的国家。对方立即质疑:你不是中国人吗? 

一个含有深意的问题,该如何回答呢?我想起曾经看到的一篇关于美国大选的文章,具体内容不记得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对持有不同政见的华人进行了揶揄,“这些人还真把自己当成了美国人。” 

瞧,作者本人虽然在美国生活多年,不但觉得自己不是美国人,就连那些享有选举权的华人,在他看来,也不应该自作多情。可以想象,如果此时我回复说,不是,我是加拿大人,那么生活在国内的对方心里肯定会痛骂一句,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外国人! 

一句质疑引发了我心底的波澜,我不禁问自己,你是哪里人? 

从孩提起这个问题就非常困扰我,其他的小朋友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很痛快,我是长春人,我是成都人,我是大连的,轮到我的时候就卡了壳。家父是上海人,家母来自河北,我出生在东北,却在四川长大,更要命的是所有的证件上都显示我的祖籍在江苏,于是我只好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它。后来到了德国,感觉终于可以透一口气了,因为问题的答案一下子变得简单了,我不必纠结自己到底是东北人,上海人,还是四川人,因为他们都可以统一在一个名称下面,中国,于是面对每一次提问,我都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是中国人。 

二十年前的德国,东方面孔免不了引起好奇,在车站,大学,在商店等待结账的队伍里。。。。。。。。。我不记得自己多少次回答过三段式的问题:您是哪国人?您是在这儿读书吗?您什么时候回去?最后一个问题似乎提醒着我,我不属于这里。 

千禧年初我来到了加拿大,不知不觉间我的身份发生了变化,手上的移民纸变成了枫叶卡,还来不及多想,我已经成为加拿大公民。在这个移民国度里,人们来自世界各地,对于一张张不同肤色的面孔远远不像德国人那么敏感。不过也会遇到喜欢聊天的人们,有一次在公园里陪孩子们玩,和一对加拿大夫妻聊了起来,他们来自爱尔兰,已经是第二代移民了,交谈中得知我和先生分居两地,那位太太很关心地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呢?这似乎又在提醒我,这里就是家。 

一个人在哪里生活,哪里就是他的家,可是对于中国人而言讨论这个命题几乎是个禁区。 

高晓松在他的一期节目里提到当年到达美国加州的第一批中国移民,他们勤奋工作,节俭度日,将省下的钱全部寄回家乡,即使将妻儿老小接到美国后,他们也无法将美国当成第二故乡,就这样硬是将自己的身体与灵魂撕裂开来。 

这种撕裂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仔细想想,撕裂是无可避免的,哪一个离乡背井的人在国内没有亲人和朋友?更何况异域的语言和文化都需要人们重新学习,而人的天性倾向于选择容易做的事,借助社交媒体就可以让灵魂享受轻松愉快,那为何不泡微信,刷朋友圈呢? 

当然,造成这种撕裂还有更深层的原因,从小到大的教育告诉我们,炎黄子孙,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怀有一颗中国心。 

所以不难理解前面那位作者虽然肉身在海外多年,依然无法在当地找到归属感。同理,朋友圈有人质问我怎么可以说,加拿大是我的国家。因为这,意味着背叛。 

肉体和精神分裂让人纠结自己的身份,不仅如此,这种分裂也会引起当地人的警惕和反感。 

我曾经在广东东莞生活过一年,东莞是个移民城市,当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来自外地,外来人员在这个城市做生意,打工,和当年移民美国的中国人一样,他们将省吃俭用攒下的钱都寄往老家。每逢春节,一些急于返乡的打工仔苦于干瘪的钱袋应付不了过年的巨大开销甚至铤而走险,以至于犯罪率节节攀升。 

我当时的邻居是一对年轻夫妻,中西合璧,男方是德裔澳大利亚人,女方来自台湾,他们在东莞经营着一家鞋厂。男主人已经不会讲德语,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听说我来自成都,他的脸上立即放出光彩,连声说,成都是个好地方,他非常喜欢。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成都吗?他问道,我摇摇头。 

“我喜欢成都,那里本地人多,本地人通常都很爱护自己的城市,因为那是他们的家乡。不像东莞,大部分人都是外来的,他们对这里没有感情,来的目的就是赚钱,赚到钱就跑了,他们不会把东莞当成自己的家乡,自然没有兴趣呵护这座城市。“ 

听到这我不禁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东莞本土人,我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外地人。 

加拿大向来提倡多元文化,记得入籍仪式上那位主持人第一句话就提到,走在市中心的街上你能听到各种不同的语言,见到不同肤色的人们,这就是加拿大,这里包容不同的语言和文化,这也是加拿大人的骄傲。 

但是如果一个人虽然肉身在此,灵魂却留在了地球的另一头,即便是海纳百川的加拿大又与你何干呢? 

我的同事麦克是德国移民,上个世纪末来到加拿大,一口流利的英语还夹带着些许德国口音,偶尔我们用德语交谈,一旦有第三个人出现,他就立刻转换成英语。我开玩笑地问他,记不记得自己是德国人? 他的回答很干脆,不,我是加拿大人。他甚至提到,如果加拿大不承认双国籍的话,他立马放弃德国国籍。看着我错愕的表情,他解释说,既然决定移民来到加拿大,这里就是他的家。 

多年前,看过一部台湾电影,里面的女主角是个亚裔,和白人男友的母亲发生冲突,当傲慢的白人妈妈称她为中国女人时,女主角语气坚定地纠正到:I am not Chinese! I am America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篇好文章,文中提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走到那里都会被歧视!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个答案很明确的问题,也是很难说清楚的问题,理论上说我们黄皮肤黑头发,走到哪都是中国人或者讲是华人,但当我们一旦定居在美国或者加拿大是,自然应该把自己看作是当地人,尽管有些白人歧视华人或者亚裔,但并不影响你以此为家,如果我们终日里身在曹营心在汉,一定不会在生活中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