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58章 一家三口

(2022-08-14 20:13:55) 下一个

轿车驶入善渊学校敞开的大门那一刻,陌岩便感到一阵威压从四面八方朝他袭来。这是种看不见但又真实存在的气场,如同身在天子脚下的皇城,任你才高八斗武功盖世,只要你不是“那个人”,你就不得不谨言慎行、心生恭敬。

难道……莫非……连他也来了?

还在路上的时候,几个姐妹告诉陌岩,大师姐会来出席今晚的筵席,明早就离开,并不打算多待。大师姐虽已接替前王母的职位主掌瑶池殿,统领众女仙,这股气势却不是大师姐的。

陌岩下车后环视校园,教职员工们貌似神态悠闲、从容不迫地穿梭于一条条鹅卵石路上,人人头上却似有那么一根弦在绷着,脸上刻意被压制的兴奋仿佛在说:“多么不寻常的一天,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再抬头望天色,即将西沉的日头在海平面之上散出万道金光,苍穹中黄、红、蓝、紫各色聚集。南北方的高空各雄踞着一团城堡般大小的云朵,南面的状如麒麟驮子,北面的拱似蛟龙吐珠。所以只可能是“那个人”来了。

果然,穿过前院修剪齐整的园林和喷水池,就快到达到巍峨耸立的石砌钟楼下方花坛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陌岩和小羽面前。

要说年龄,此人给人的感觉是六十岁出头,虽然脸上看不到皱纹,背后乌发光亮柔顺。一身旧式学者穿的黑色布袍,布料质地寻常、做工粗简。然而古朴的衣着配上雪峰般的容颜和气质,让整个人如同天地伊始、鸿蒙之初时走来的一位神灵。

陌岩驻足,让小羽自己走上前去见兮远。他也没跟兮远招呼,因为目前还不确定兮远此行的身份是什么。

小羽背着大书包走了几步,见陌岩没跟上,回头望向他。没能从他的目光中得到任何指示,便摆出一副“这可是你让我见机行事”的神态,阔步走到兮远近前,抬头朗声道:“伯伯,你好!”

陌岩能想象得到,对兮远来说,这声问候像是来自另一个时空。当年兮远收养魅羽的时候,魅羽是不是也在六七岁的年纪?

兮远的目光一刻不离小羽,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朝小羽后脑的方向抬起左手,像是要抚摸一下她的小辫子,又中途将手收回。只是问:“小丫头,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这里的校长,对吗?”小羽脆生生地说。

兮远咧嘴笑了,方才那副藐瞰天下的气势已荡然无存。此刻只有一个慈爱的长辈,站在黄昏时分的四合院里,同邻家小辈在打趣唠嗑。

“真聪明。能告诉伯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陌岩曾听人说,虽然少年丧母、中年丧偶,与老年丧子并列为人生三大不幸,然而前二者的破坏和持久度远不及白发人送黑发人。孩子磕磕绊绊总会长大,重情的、寡情的爱人也能再找到新的伴侣。只有早逝的子女之于父母,那是有生之年睁着眼闭着眼都无法抹去的创痛,哪怕父母有多于一个孩子。

甚至可以说,孩子越多,对早逝的那个愧疚感就越重。

“因为不是谁都能当校长的啊,”小羽伸胳膊指向大海,哼了一声,“不久前我在那边的岛上碰到一个坏小子,他也想当校长。我当时跟他说了,人长残了不是最糟的,忘恩负义、心地龌龊,那可就真没救了。”

兮远当然早已了解到无涧叛变的详细经过。这时抬眼朝陌岩这边望过来,像是在琢磨这番话会不会是陌岩教小羽说的。再垂头看小羽的时候,目光中又溢满温情。

“丫头人虽小,可是比很多大人都明理呢。等丫头自己长大了,打算干点儿什么呢?”

陌岩心中一动,他倒还从未问过小羽这个问题。也是,别人总想着这样那样来安排小羽的未来,殊不知她是个有主见的丫头,也许自己早就计划好了呢。不过要陌岩来猜的话,多半是“打人贩子”吧?

“这我哪知道呢!”没想到小羽如是说,“我去年还整天玩娃娃,现在最喜欢打弹弓。本囡囡将来高兴干啥、就干啥,谁也管不着!”

把兮远听得不住点头,嘴里含糊地说道:“是她,嗯,还真是她……”

******

离筵席还有一段时间,陌岩想带小羽去看允佳。

“跟我走,我记得宿舍在哪儿,”小羽拍胸脯地说。她应该还不知道陌岩和允佳的关系,多半以为陌老师就是想见见她曾经的室友。

学校教学楼和宿舍以大理石为基,砖石为外墙。每层屋顶都很高,一楼高出地面半层楼,从窗外望不到楼里的景象。小羽轻车熟路地领着陌岩穿梭于花园、操场,进走廊、上楼梯,七拐八拐来到二楼尽头一间房门口。

陌岩无法不佩服。普通人被带到一个陌生环境,通常都有些晕头转向。小羽一个山沟里的穷孩子,初来乍到这种贵族学校,放眼所见的是远高于自己阶层的老师学生,还能把周遭的一切记得清清楚楚。关键是她也没打算常住或者回来呀!

允佳的宿舍门是关着的,小羽砰砰地敲了敲门,“允佳,我是小羽,来看你了。”

门被打开,允佳穿着深红花格裙子的校服,一头卷发散在脑后。应当是有人通知过她了,所以看到小羽和陌岩后并未露出惊讶之色。

“小羽,爸爸。”

小羽听到爸爸的称呼,瞪大了眼睛,来回瞅着身边的二人。随后换上一副悲悯的神色,冲比她高一个头的允佳说:“没事,我也没妈,一样过。允佳姐姐,以后谁欺负你,就来找我。”

允佳慌忙摆手,“你不可以叫我姐姐,就、就叫允佳好了。”

陌岩随小羽进门,入座。厅里除了沙发还有两张书桌,一张是空着的,看来小羽走后没搬进新人。明日就开始文考,允佳应该是在做临考前最后的复习。

陌岩又意识到,这还是他们“一家三口”七年来第一次团聚。当年魅羽背着允佳同他四处奔波的时候,允佳还绑着尿布呢。

“听说你们明天开始期末考试?”小羽问,陌岩从她的语调中听出几许幸灾乐祸的意味。

小羽自己在期末考之前接连换了几次学校,又被人贩子捉去,按说考不了太好。奇怪的是,最后每门都不错。大概是因为语文有陌岩给她补习过了,数学是她强项。当然,前一世身为七仙女中红衣仙女的她,音乐也是她强项。体育?那就不用说了,强项中的强项。

“语文数学已经考完了,”允佳说,“明天是考修行。”

陌岩冲允佳伸出手,“把你课本拿来给我看看。”

允佳从桌面上取来两本书,一本《内功心法》,一本《天道简》,递给陌岩。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陌岩翻着书说。从书页空白处密密麻麻的注解来看,允佳确实用心学了。

“都已经问过老师了。”

“我也想看,”小羽把书要过来。

你能看懂吗?陌岩不以为然地想,大字还不认识几个。

小羽一本正经地翻了几页,走到允佳面前,指着书里某处冲她说:“这里有可能会考。”

“嗯?你怎么知道的?”允佳奇道。

“你看,这下面有1,2,3条,多半会出个四项选择题,让你找出哪条不是。”

陌岩凑头过去看——还真是。换成他当出题老师,定然会被小羽估个正着。看来这丫头的好成绩,是硬知识外加鬼心眼儿换来的。

*****

晚宴设在一间半大不小的会客厅里。青衣大师姐果然来了,眼睛红红的,像是在来的路上哭过。见到小羽后拉着她的手,左看右看,没怎么说话。

圆餐桌刚好坐十人。兮远坐主人位,左边是大师姐,右边是小羽。陌岩坐对面的主客位,身边是允佳。其他姐妹散坐在两侧。

菜上齐后,大师姐遣散仆人。陌岩一看,大部分是素菜,两盘山珍海味估计是给两个小孩准备的。不仅餐具像是从天庭带来的,连食材和厨艺都不可能是凡间出品。抛开那两盘白松露盖饭和烩八珍不提,单是那道溜白菜,碧白莹润,乍看像和田玉雕成的艺术品。

因为是“家宴”,也没搞什么客套辞就开吃。兮远和姐妹们只动了几筷子,大部分时间是在看小羽吃。

“好吃吗?”大师姐问,这大概是她来后说过的第一句话。

“好吃,”小羽点头,“这辈子吃过的第二顿好吃的饭。”

“哦?”兰馨问,一边给身边的允佳夹菜,“那第一顿是在哪里吃的?”

“在我家,陌老师做的。”

马屁精,陌岩暗道。当然他的厨艺也确实不俗,上次在元始天尊府上做的那些菜,就获得众天尊们一致好评。

“说起你这个陌老师,”兮远看着对面的陌岩问小羽,声调有些阴沉,“平日有没有用心教你修行?”

“嗯?”小羽愣住了。

“她还小,”陌岩说,“先学好课堂知识再说别的。”

兮远不理陌岩,伸指搭到小羽左腕处,片刻后面色缓和。“不错,当真不错!”

陌岩一琢磨,是了,陇艮曾输过内力给小羽,能顶普通人修一辈子的成果了。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仆人端上来一只精美的高脚碟,上面只盛着一个熟透了的桃子,搁到小羽面前。

小羽扫了眼在座的其他人,不确定地问:“只给我吗?你们不吃?”

谧慈点点头,“这就是给你的,我们其他人都吃过了。”

是的,连允佳都吃过。陌岩自己在过去的漫长年月中也吃过两次,虽然他并不需要。

“那多不好意思呀,”小羽说,“还是拿刀切切,一人一块吧。”

浅芸捂着嘴笑了,“哎呦,这么小就知道礼让了?原先可不是这么……呃,真乖!”

现在也不是这样啊!陌岩在心里叹气。小羽的尿性他还不清楚吗?有好东西会让人?这肯定是担心桃子里有毒药啊、迷幻药什么的,想拉几个给她垫背。

果然,小羽拿起桃子,咬了一小口就放下。过了半天,又咬一小口。这么一来,若是发现身体有任何不适,可以及时止损。

“今晚难得人凑得这么齐,”兮远话里带话地说,“要不,咱们来个诗歌接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读博了,太有出息了!这是真的对学习感兴趣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他2020本科毕业,现在在读博,暑假先去实习然后才回家的:)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好好玩。现在回来啊,大学毕业了吗?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朴素也是用来作秀的。虽然我有点失落(喜欢带着看透世事的那种原生的朴素),但是不得不说娜娜下笔真狠,带股不留情面的戳劲:))

另,我家大娃回来了,要出去到山上玩两周。如果偶尔上不来网,姐回来再补课:))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好:)我在版上回复了这个问题,兮远早些年落魄的时候,就很讲究穿着。上位之后,才有资格朴素的。这里面想想,其实挺有意思:)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然而古朴的衣着配上雪峰般的容颜和气质,让整个人如同天地伊始、鸿蒙之初时走来的一位神灵。————衣着打扮是自己的选择,容颜气质则是天赋异禀。娜娜的这些描写,正应了这句:风雅何必着衣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