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第196章 隔墙有眼

(2022-01-07 11:55:30) 下一个

“你俩在这儿等着,”小魅羽瞅准走廊里没别人,迅速将允佳塞进陌岩怀里,再把这一大一小推进她的房间。“他这时应该还没睡,我去把他抱过来,给你瞅瞅。”

关上门,转身去隔壁屋敲门。在魅羽眼中,开门的大师姐一身青纱睡袍,美得像暗夜女神。她背后的客厅里,小川举着玩具飞机正在地上跑来跑去。飞机还是缪亲王的儿子咏徽送给允佳的,被小川拿去玩,允佳似乎也没意见。

“我就猜,小川也没睡呢,”魅羽道,“正好去我那边,和允佳玩会儿吧,师姐你也清闲清闲。”

陌岩曾说过,如果小川真的是燃灯转世,他能辨别出师父的气息,所以魅羽急切地想抱过来给他相认。

大师姐点点头,让魅羽进屋,但没说话。

“师姐,我可替你打听到了,”魅羽进屋抱起小川后,鬼鬼祟祟地说,“鹤琅就住在你楼下的房间,要不要我——”

“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大师姐生硬地打断她。

魅羽也不多劝,带着小川离开大师姐房间。回到自己屋,见里面没开灯,陌岩躲在窗帘后,似乎在观察外面的天空。小允佳站在他腿旁,一手扶着他的腿,另只手在有规律地拍着落地玻璃窗。女娃听见声音转身回望,见小川来了,欢喜地冲魅羽跑了两步,又扑倒在地,手脚并用地爬过来。

“我把他放这儿了,”魅羽俯身,将小川搁到地上,冲陌岩说,“我去楼下找个人。”

“都这个点儿了,找谁?”陌岩拧开一旁的落地灯,略带不悦地问。客人们今日已来了大半,他俩一整天各忙各的,到晚上才找到碰面的机会。

“去楼下,找个年轻的男人,”魅羽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连忙举手投降。有人在某些方面开不得玩笑,她怎么不记得了?“他是我师兄啦,也是你上一世在龙螈寺最喜欢的大徒弟。”

“是吗?”陌岩的神色缓和下来,“你是说今日同高维人一起来的那个和尚?看着资质不错,明日我找机会见见。”

明天?明天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反正今天晚上,魅羽一定要让鹤琅同大师姐见上一面,免得夜长梦多。说实话,一对聚少离多又彼此牵挂的情侣,现在就住楼上楼下,还这么端着,对得起谁呀?

当下也不再废话,出门,进了楼梯间。下楼梯到一半的时候,碰上无涧上楼。要说认识魅羽的男人们,无论年龄大小,大致可分为两类——很喜欢她的和很讨厌她的,而无涧显然属于后者。所以魅羽并未料到无涧会拦住她的路。

“能问你件事吗?”

换做平日,魅羽可能会趁机奚落他一番,可此时她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无涧能有什么事情问她呢?“你问吧。”

无涧的个子本来就不高,站在低她两个台阶的位置上,仰头问她:“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真的是境初?”

魅羽暗自吸了口气,快速地转着心思。显然,这几个玉帝候选人在明里暗里地较劲儿,无涧想搞清楚他的对手都是谁,这也无可厚非。她与无涧本无交情,还多次站到过对立面上,换成其他女人多半不会说实话。但以魅羽对人性的了解,话既然到了这份上,如果她说那就是如假包换的境初,无涧是不会信的。他之前可能同境初有过一些私下接触,境初有几次去灵宝那里并没有带上她。

于是道:“当然是境初,只不过不见得是你认识的那个。境初本来的修为并不低,先前是因为某些原因被抑制住了。这次受伤昏迷,可谓因祸得福。你现在见到的这个人,才是他的真面目。”

说完便绕过无涧下了楼。严格说来,她这番话也不算歪曲事实。

******

鹤琅开门时,僧袍穿得一丝不苟,见到魅羽似乎也不意外。同原先比起来,方正清朗的五官虽没怎么变,但在蓝菁寺做了这么久的堪布,气质上已判若两人。“有劳师妹费心了,”淡淡地说了句,便跟在魅羽身后上楼。

到了大师姐门前,魅羽先扭头瞅了眼隔壁自己的房间,心里冲鹤琅说,你日思夜想的师父此刻就在那边屋里呢。不过还是先去见心上人吧,恋爱最大,是吧?

抬手敲门。大师姐估计以为是魅羽送小川回来,立刻把门开了。一眼望到魅羽身边的鹤琅,虽然脸上看不出变化,那对海一般神秘的大眼睛里却波涛汹涌起来。

鹤琅,师妹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后面就看你自己的了。

魅羽回到自己的屋,见陌岩坐在地毯上,正和两个小娃玩得欢。

“是他吗?”魅羽悄声问陌岩,同时用眼睛瞄了下小川。

陌岩点点头,没说什么,但魅羽知道他同燃灯分别了几十年,现下重遇,心里一定感慨万千。当然她可顾不上这些,快步走到与大师姐屋相连的那面墙跟前,打算用灵识去探查墙那边的情况。想了想,又抬起左腿,脚高过头,架在墙上。

是的,偷听别人不好,魅羽在心里承认,不过她从来也没标榜过自己是个好人。“八卦王”、“包打听”,这些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腿怎么回事?”陌岩起身,边走过来边问。

“顺便压个腿,”她敷衍地说,凝神倾听隔壁的动静。

陌岩摇了摇头。“你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结婚生子对你来说,都是浪费时间?”

魅羽冲他咯咯笑了一阵子,“是,多少有点儿。”

陌岩白了她一眼,站到她右边,一只手按到墙上,在上面摸呀摸、揉呀揉。等他的手移开后,墙上就多了个圆盘大小的洞,能看到隔壁屋里的景象。当然,魅羽知道并不是真的凿开了个洞,只是将隔壁屋的影像调了过来。

“看来佛陀们是偷窥情侣的惯手啊,”她冲陌岩奚落地笑了笑,放下腿,把眼睛凑到洞口去看。忽地察觉到右边脸颊一热,原来陌岩也把头凑了过来,同她脸贴脸。这下好了,心跳一下子快了一倍,右侧半身不遂,这还怎么专心偷窥?

“先前你同我说,”视野里的大师姐此刻背对窗户而立,魅羽和陌岩能看到她的正面,鹤琅则背朝二人。“你舍不得龙螈寺,要留在喇嘛国照看你的僧众。现在却又跑来这里,竞选什么玉帝接班人。哼,枉我对你另眼相看,却原来也是个贪慕权势之人。以此类推,你也并非不爱女色,只是我不入你法眼罢了。”

妙!魅羽在心里赞道。她一向自诩伶牙俐齿,但这番话若换成她来说,估计也就这水平了。

“玉帝接班人?”鹤琅语气中带着诧异,“我?别开玩笑了。寺里这几日有个重要法会,根本走不开。我是收到娘娘的请帖,说举办什么新婚宴,老君师父也会参加,特别想见上我一面,才不得不来的。”

大师姐将信将疑地望着他。“你真的不知道?我反正是听人这么说的。既然都来了,就好好表现吧,免得丢了老君和你陌岩师父的面子。”

贴着魅羽的那张脸闻言颤了一下。

鹤琅摇头。“姑且不说,以我的能力想都别想,就算选中我,我也不会接受的。不久前龙螈寺的殿堂屋舍被无所有处天人毁掉大半,重建的事还没有着落……”

“我能教出这么好的徒弟?”陌岩小声插了句。

魅羽心道,当然能了!我、我不也算一个吗?

继续听鹤琅道:“都说一人升天、仙及鸡犬。真实情况是,我若离开,只会让六大寺再次陷入群龙无首的状况。梓溪余党还有不少在暗中窥伺,玉帝就算能耐再大,离这么远也不可能时刻盯着。”

“好吧,”大师姐点点头,“你专心干你的事业,我祝你得偿所愿。”

鹤琅一时语塞。

“笨蛋,”陌岩说,“这个徒弟教傻了。”

笨蛋?魅羽暗想,换成你会怎么说?又或者什么都不说,干脆拿出行动来?

想了想离开墙边,问他:“若是选中你做玉帝,你会接受吗?”

他扭头看着她,若有所思地说:“当然不会了。首先我自己对这个角色全然不感兴趣,把我困在玉清宫无异于坐牢。其次嘛……”

他的目光中有些不怀好意。“有些人就适合嫁到寺庙里,给和尚做老婆。若是当上王母,定会把天宫里年轻貌美的仙姑都换成老太婆。到时候就算我没意见,别人也受不了啊。”

什么?魅羽惊呆了。他、他怎么能这么讲?不想做玉帝,说他自己就好了,干嘛把她扯上?还说什么把仙姑都换成老太婆,这、他怎么可以……这么了解她嘛。

******

“这我也是最近才听闻的,”寒谷说,“这第四个候选人,是当前六大寺之首、蓝菁寺堪布鹤琅。曾先后师从珈宝和陌岩,不久前还在太上老君那里做过几个月学徒,特长是佛道双修。这次也是老君举荐他的。”

原来是他,乾筠想。这个鹤琅他见过几面,也打过交道。此人修为如何不清楚,论出身和从政的经历,确实要强过无涧。乾筠作为无涧的师叔,在这二人当中自然站无涧那边。但说到品性,鹤琅和乾筠一样,都是不苟言笑、刚正不阿的旧式君子,所以他对这个年轻人还是蛮欣赏的。

“其实,还有第五个参选者呢,只不过你们未必见得到,”寒谷苦笑着说,以手扶额。

“谁?”乾筠问。这人怎么了?他从小到大还很少见师父有头痛的时候。

“此人算是你的长辈,也是我的老友。他能力超群,但憋屈了一辈子,所以我也能理解。只不过……唉,算了,由他去吧,总得给他折腾一下。”

话已至此,乾筠知道师父是不肯说出此人名姓的。反正乾筠求胜之心本也不强,管他是谁,自己尽力而为便是。正要起身告辞,回自己屋休息,却见寒谷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里面不知装着什么,郑重其事地交给乾筠。

“筠儿,把这个带上。这是当今玉帝在你降生之日送与你的,担心有人觑觎帝位而谋害于你。当年你父母送你来拜师的时候,让我替你保管着。这些年来,此物还没有用得上的场合,希望这次也是我多虑了。”

乾筠接过来,捧在手里沉甸甸的。还有这种事?照祖传的规矩,张家每代只有一人能和天庭保持联络。这一代是大伯,他老人家一辈子未婚,也不能插手张家的事物,所以乾筠还没见过玉帝。想不到玉帝对自己这个晚辈还挺上心的。

“师父,这……”

寒谷压低声音,“我知你并非争强好胜之人。此次赴宴,成败都是小事,无论出现何种情况,切记——保命要紧,听清楚了吗?”

乾筠不是胆小怕死之人,然而听了寒谷这番话,脊背一阵发凉。怎么,去赴新婚宴,难不成还会有性命之忧?

******

“陇艮,你被放出来了?”

一身修罗军服的大魅羽一上船便见到陇艮,心里乐开了花。陇艮还是那么干瘦,咧着嘴,一圈笑纹从嘴边散开。自打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这份傻气在魅羽眼中就成了大智若愚,还不是普通的大智慧。

“瞧你说的,好像我进监狱了一样。”陇艮见到她,也有些激动,拍了下她的胳膊,又瞅了眼她身后,“你那个妹妹没同你在一块儿?”

是了,兜率天被封,陇艮还不知道境初受伤昏迷的事。过去的一个多月,鹰裘同她一直在为解封做准备,也不知是哪位高人出手,竟把问题轻易解决了。同陇艮找了张桌子坐下后,便将境初和小魅羽的事详细告知。话说到一半,却见自己那条讨厌的“尾巴”也进舱了。

“铮将军,多日不……”陇艮望向身穿将军服的曜武智,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缓缓站起身,一瞬不瞬地打量着曜武智。“不对,你不是铮引,但我好像见过你。你是……”

曜武智看到陇艮也颇为惊诧。“阁下莫非是……”

魅羽独自在座位里翻了个白眼。在外人看来,是修罗将军遇上空处天的特种兵,实则是曜武智菩萨会见释迦牟尼。释迦名气虽大,但曜武智得道更早,比燃灯佛祖的资历还老。这二人今日的会面,是不是该载入经典史籍?若由她魅羽撰笔,题目就叫《愣头青与寄居蟹》。

正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一个身穿白色花边领衬衣、下配棕色西装裙的姑娘出现在船舱通往厨房的入口处。女孩比魅羽小一两岁的年纪,纤细轻盈的骨架,樱桃小嘴,发梢外卷,浓密的睫毛夹着大眼睛忽闪着。魅羽认出,是她在百石家见过的那个乔依儿。

看来这趟飞船是先去的兜率天,接陇艮和乔依儿二人。陇艮自从上次帮百石拿到说明书的附图,一直被百石奉为座上宾。飞船接着穿过兜率天与前庭地的天洞,在修罗总基地降落,大魅羽和“铮将军”上船。现在是在去南阎的路上。

“是魅羽姑娘,”女孩快步走过来,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终于再见到你了!上次多亏了你和你那个孪生姐妹救了我的命,还把我从火坑里解救出来。一直想亲口向你道谢。”

魅羽正愁没人和她说话,拉着乔依儿去旁边桌坐下。二女虽不熟,但魅羽是个话痨,知识面广,又在兜率天生活过。一路从大学生活聊到时装潮流,最后当然会聊起兜率天所有女孩和大妈都感兴趣的话题——涟靳公子和他的那些女友们。

几人吃过午饭后,船在南阎降落。魅羽朝舷窗外瞅了两眼,笑了。“呦,这是来到符淼山了吧?”又问乔依儿:“哎我说,要不要我替你揍那小子一顿?”

“什么?”乔依儿不明就里地问。

不多时,果然见一身素色道袍的乾筠上船,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估计早已料到会在船上碰见什么人。他同曜武智和陇艮自我介绍了下,冲魅羽和乔依儿这边点了下头,自己找张桌坐下。本来聊得热火朝天的船舱,一时间冷了下来。

魅羽瞅了一眼面色煞白的乔依儿,冲大伙儿说:“要不然,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曜武智嗤笑一声,“这次又是《寄居蟹》系列的哪一回?直接说吧,那只名叫‘耀武扬威’的小蟹最后是被章鱼吃了,还是卡在石头缝里出不来,活活饿死的?”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贫贱夫妻百事哀啊,最好哪方面都不要极端,差不多就行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想想以前君王为美人那江上换,帅哥是稀缺资源,钱不缺又有美男陪伴才是人生赢家。一直鄙视陪老头丑男为钱一辈子的人,青春过去不在来,伺候别人压抑自己划不来。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看着马云的脸睡不着觉,吃不下东西,没劲。
人生一辈子要有帅哥陪,金钱是粪土,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沙沙又调皮了。才情事业都应该是女人的加分项,让女人能嫁得更好才对啊。

上天啊!赐我一个马云吧~~~

噗哈哈哈!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呵呵,网友说的对,你像林徽因这样女子,谁配都不够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可能减项比较合适四十后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很多人也认为做学问的女人不应该生孩子。其实人生是多选题,不是单选题,重要的是所有选项都是自己愿意选的,不是负担。四十不惑,四十以后应该就清楚明白自己想要哪些,不想要哪些了。我现在就是一边做加法(加我想要的),一边做减法(这里也要顶住压力)。

比如我发现,不少有才的人在做业余爱好的时候有内疚感,因为被传统中国文化认为“不务正业”。而英文里,兴趣属于enrichment,这个词特别有意思。每次看到很优秀的人自杀了,我就想,人好比一张桌子的桌面,每多一个选项(前提是你自己喜欢的),就等于多一张桌子腿。只有一两只腿的,宝都压这上面了,一旦断腿就容易垮。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你多才多艺,结婚生子,有点浪费时间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咦,这是从何处说起?我可是贤妻良母:)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结婚生子对你来说,都是浪费时间?”在说你自己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