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个人资料
正文

【微小说】群

(2021-11-20 09:23:32) 下一个

第一章

老张半躺在床上,握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开机。七十二岁的他,近几年已经养成了上床先开微信的习惯。老伴三年前没了,但他觉得自己比以往的老人们都幸运。寂静的房子里,热闹一点儿不比外面少。十几个群---当然他关注和发言的也就三四个---一个都是棋友。另一个是原单位同事,多数都和自己一样退了,还在上班的时不时汇报一下新情况,互相问问膝盖血压,秀秀毛笔字。最喜欢的是那个对联爱好群,一个老友拉他进去的。里面的大部分人不认识,但是和他这个对联爱好者特别投机。整天你出上联我对下联,都是高手,惊世骇俗的对子层出不穷。

科技啊!他曾无数次的惊叹。但此时此刻,握着这个被手温捂烫了的小东西,他却不能肯定科技是好是坏了。昨天一个在军方实验室工作的前博士生请他去参观,有个项目用的技术还是他十五年前发明的呢。午饭休息的时候,他掏出手机看了看(现如今饭后微信就和烟瘾一样)。群里有人刚下飞机,出了个上联:

“云端端上飞怪鸟,白里白翼。”

老张环顾四周,片刻就有了下联:

“山沟沟里卧铁兽,绿中绿皮。”

“好!”喝彩声立刻跟了上来,是个叫“王秀才”的群友。“老张,你说今天要去游玩,有何见闻?”老张正想回话,远远看见学生走了过来,就收起手机。

到了下午,临别了,二人站在大门口。老张跟学生说:“这里真不错!设备先进,伙食好,又安静没有打扰。”

学生苦笑一下:“唯一的不方便就是无法用手机。”

老张皱了皱眉。“不是吧?我中午才用微信和朋友聊上了呢。”

学生张大了嘴巴。“就是在食堂里的时候?绝对不可能!我们这里为了信息安全,整个楼安装了超强的屏蔽,比这再强一千倍的信号都无法突破。”

老张不信,和学生又回到了食堂,拿出手机。不仅“设置”里无任何网络可用,微信里也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真是邪门了。。。”他咕哝了一句。

学生一脸歉疚的样子。“对不起,张老师,恐怕你的手机得在这儿留几天了。我们必须要查明白我们的屏蔽系统是否有漏洞。”

回家的路上,各种稀奇古怪的解释在他脑海里翻腾。会不会因为自己原先研究的东西敏感,被什么组织在手机里动了手脚?至于怎么实现的就不知道了。不过不是早就传言基于量子纠缠的通讯已经在秘密使用了吗?也许自己手机里就装着这么个东西。可是回到家后,又觉得这个理论不通。如果有人就是要监视他,那就偷偷的启动些新科技来搞好了。为啥要把他和互联网接通呢?这样岂不是容易被他发现吗?

他焦急的等待着,突然没了微信的日子简直不知该怎么过了。还好三天后,手机被快递寄回来了。学生附了一封短信,说试了很多次,都没能再次突破屏蔽。手机被拆了又装,也没发现异样。只是有一点。。。军方追查了老张所有微信群的群友---这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所有人的手机号码,物理所在地,具体身份都查清楚了,唯独这个叫“王秀才”的查不到。

更确切的说,不是查不到,是什么都没有。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老张最终开了手机。他想过退出那个群,尽管对对联自己在这个世界残留的孤单生活中的最大乐趣了。更保险的是换手机,搞个新号码,新ID,应该就万无一失了。可是慢慢的,有个念头从心底浮上来,萌芽,壮大,让他最终无法抗拒。

于是点了微信进去。呵,这才几天,就错过了一万条信息?本来还想仔细考古,但是刚好有个热门上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脚踩维基Google,胜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群里对什么的都有,不过最工整的,要数王秀才的下联:

“手握美图秀秀,管教鱼沉雁落,月闭花羞。”

老张要求把王秀才加入通讯录,对方倒是立刻就接收了。“你好啊,老张。”

“你对对子真是有两把刷子。怎么练的本事?”

“呵呵,我们那儿的风俗吧。我不算啥,我们乡里有的是高手。”

风俗。。。老张立刻觉得胸口收紧了。“你们那个年代给女人画画,也刻意美化吗?”

过了好几分钟,王秀才才回复:“什么我们那年代?我一直以为你比我老啊。而且会画画的人很少,大家都用相机。”

“是吗,为啥我总觉得你比我老呢?”

“是我说话太穷酸了吗?呵呵。”

老张思忖良久,最后一咬牙。“我早些年,是做人机界面的。你听说过这玩意儿吗?”

“你说的是Brain machine interface?很多人都做过吧。”

“是的。这东西虽然听着神秘,其实只是单向的采集人脑信号去控制外部而已。后来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我管它叫灵机界面,Soul machine interface。”

“这有啥区别?”

“区别是,能够让人的灵魂---不知道这个词合不合适---姑且说,思维和感知吧,能够真正进入到机器或者网络里面,以电和光的速度自由游走,自由探索。”

“那你后来做成了吗?”

“怎么说呢,算是有了进展,有些发现甚至可以说是举世无双的,可是最终还是无法实现。现在想来,人倒底有没有独立于肉体而存在的灵魂都好难说,我这个课题太不靠谱了。”

顿了顿,老张又说:“看我瞎扯了些啥?咱们还是继续对对子去吧。”

他从和王秀才的谈话中跳了出去,来到对联群。可是这里的人在说些什么,他一句也没看进去,只是随大流的点赞着。过了一会儿,他偷偷回去看,果然,王秀才又发话了。

“如果有人帮你,你还愿意继续做下去吗?”

老张的心快提到嗓子眼儿了。“问题是谁能帮我?”

“我啊,我就是你说的灵机界面里的一个灵。”

“真的?”老张也不知道自己是真吃惊还是假吃惊。“你也是做这个的?而且成功了?”

“唉,我算是成功了,但却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明白。”

“我是明朝人。”

“你。。。开玩笑吧!”

“别装了,老张。之前你不是一直在试探我吗?”

老张苦笑了一下。“好吧,我确实想到了这方面,可还是不能相信。你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唉,我自己也不知道啊!我本是衡阳人,考上秀才后,一直没能再高中,就在乡里教书度过余生。死后不知怎么的了,迷迷糊糊的,突然脑子里多了很多新东西,完全无法理解的。开始我以为人人都这样,后来对这些信息慢慢有所了解,尤其是古文和历史之类的,同时也开始了学习新知识的过程。”

“那是什么年代?”

“嗯,昏沉了很久,等弄明白的时候,大概是2017年了吧。”

“那之后你就一直在网络里待着?”

“是的。后来我越来越开心,因为发现可以随心所欲的到处游荡,有线无线都不是问题,任何防火墙和密码对我都是没用的。我知道很多人,包括很多名人的秘密。要是说出来,会成为大新闻。我可以轻而易举的在任何网站建立账号,手机邮箱验证都难不倒我。我知道你喜欢吃芝麻酱凉面,烤鱿鱼,喜欢把红酒冻一下再喝。我还。。。呵呵,还是不继续说了。”

想到王秀才可能知道自己很多隐私,老张感到脸颊和耳朵发热。但是这都压制不住他的兴奋。首先,人真的是有灵魂的,有独立于肉体的灵魂!单是这一点就是惊世发现了。至于这个灵是怎么进入到网络里的,他不知道,但是可以慢慢研究嘛。

“你帮我做研究,那我怎么报答你?”

“嘻嘻,我倒真的是有求于你。网络里虽然好玩,但是困在里面还是腻了。你能把我转移到一个独立机器里,最好是能移动和感知的机器人里吗?这样我又算是再世为人了。”

这,老张目前做不到,但是如果研究进展顺利的话,应该是有希望的。和王秀才聊完后,突然发现已经是中午了。他可没心情做饭,就开车来到杂货店里。买了个店里现做的套餐,又去酒柜那里挑红酒。今天他要好好喝一瓶!然后再开始仔细的计划实验。。。老张的眼睛在酒瓶中搜索着,突然,他的目光定住了,整个身子都僵直了,之前的兴奋瞬间消失殆尽。不对,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儿。但是到底是那里不对呢?

不知过了多久,他决定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可是当他的手触到一瓶酒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

关于他喜欢把红酒冰一下再喝的习惯,他可以肯定,从来都没有在网络或者通话中和任何人提起过。

 

第三章

老张的车在郊外的一座小木屋前停下,随手拎起副驾上的一个破烂编织袋,下了车。这房子本来是老丈人的,俩老过世后,就成了他的私人实验室了。除了厨房还保持着原有的功能,所有的屋子都用来放置书桌,文件夹,电脑,仪器。到处散落着学生们自己做的一些技术不高但颇有创意的小制作。老张不是个长袖善舞的人,每次在学校受了气,来到这里才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都忘了。“他的二房。”张太原先经常这样和人打趣。

进了二楼的一间屋子,他随手把门关上,坐到桌前。面前的电脑都是十六年前的配置了,除了他自己设计的几个,大部分软件都过时了。但这里面存的东西,不仅不过时,甚至可以说是世界领先的。他从编织袋里拿出一个类似外接硬盘的东西,连到电脑上。这是他设计的一个电子钥匙,离了这个小东西,电脑是无法启动的。要是强行拆机,会导致里面的一切存储被永久删除。

嗡地一声,这台老爷机启动了。等了六七分钟,桌面才完全显示出来。老张一边和互联网相连,一边打开了微信。“我这里有个内部通讯网络,是受防火墙保护的,你能进来建个ID吗?”

虽然红酒的事让老张疑惑不解,他还是不能就此放弃。王秀才之前不是夸过海口吗?正好试他一试。

“没问题。”

果然,十分钟后,一个叫WangX的ID出现在老张的内部网里。老张不得不惊讶了!要加入他的内部网,正常来说必须要他亲自发一个验证码过去,而且注册三天后才能讲话的。这个王秀才难道真的生活在网络里?又或者是个极其厉害的黑客?不过谜底马上就会揭晓了。

“我现在要开启一个软件。”老张在微信里写道。“你看看能不能进去。不过我必须再重申一遍,我这么做是为了验证我的构想,而你帮我的好处是得到一个外部身体,你决不能把这个实验讲给任何人听,行吗?”

“好的。”

老张点击了电脑桌面上的一个图标,一个美轮美奂的窗口就打开了。这是一个外星球上的科幻世界,橙色的天空上,布满着星星点点的飞行器。整个城市被罩在一个巨型玻璃半球内,可能是因为大气并不适合呼吸?他某个学生设计的。五光十色的各式尖塔中,有一个被慢慢放大了。一个会议室之类的房间,沙发上坐着个银色短发的老人,亚洲人模样,带着黑边眼镜,就和老张此刻带着的同一款式。旁边站着一个浅金发的年轻人,背对着屏幕。

“我现在会把这个年轻人对你打开。”老张点击了一下年轻人的icon。“我自己会进入到那个老人中去。”

他把手机放到桌上,从旁边拿起一个头盔状的事物戴上。和传统的脑电波测量(通常是个软帽)比起来,这个头盔特殊的地方是可以反过来对脑皮层进行影响。为了实现这项功能,他在头盔里加了高精度局部可调电磁场。就是说,头盔内部的场不是整齐划一的,而是将大脑细分,独立的对各处的细胞状态和活动进行微调。当然了,这些科技不难实现。他技术的关键在于电脑里的那个程序,决定怎样把互联网信息进行转化,来产生正确的电磁场调制。

眼前的镜片上显示着同一个虚拟房间,但是他此刻是坐在沙发上,望着对面静止的年轻人。如果王秀才进入这个年轻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有个和自己一样的头盔,要么他就真的生活在网络里。老张集中精力,暗暗在头脑里说:“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吗?”当他重复到第三遍的时候,年轻人动了,同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我能。”

老张的心快提到嗓子眼儿了。他不敢确定刚才是否真的是王秀才在回答他,还是自己的幻觉。得试个复杂的。“咱们对个对联好嘛?”

“好的。”

“身隔万里,心如比翼,叱咤电光火石神器。”

“嗯,我想一想哈。”

趁王秀才思考的时候,老张把头盔上的镜片掀开。他本来是打算看看微信的,谁知道不经意间瞥见电脑主机上的几个指示灯。为啥这么忙呢?没理由啊!他握住鼠标,偷偷打开了流量管理器,发现此时正有大量的数据从他的电脑和头盔流向互联网,防火墙好像完全失去了作用。

老张赶紧把头盔摘了下来,喘息着,好像缺氧一样大口地呼吸。不该留着这一切,他早就该将这项研究彻底毁灭了,之前总是下不了决心。但是此刻他主意已定,只希望没有太晚。他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工具盒,动手之前,他又瞄了一眼微信。

“怎么突然感觉不到你了?”王秀才问道。“是头盔出了故障吗?”

老张回复到:“我从来都没跟你说过我有个头盔。你是怎么知道的?”写完后,就举起锤子,冲着电脑砸去。

 

第四章

老张呆坐在椅子上,望着成了一堆废铜烂铁的电脑。这是自己生平最值得骄傲的科研,但是比这更让他难过的,是他生平最得意的学生。

他拿起手机,在微信里写到:“严晓峰,是你吧?”严晓峰就是王秀才,也就是目前在军方实验室工作的前学生。同时也是除了他已故的太太、对他的行为习惯最了解的人。

过了很久,对方才回复:“是的,老师。对不起。”

老张长吁一口气。为什么?突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没了,这下什么都没了。。。等他再次查看微信时,晓峰问道:“都毁了吗?”

毁了的可不只是一台电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不起,老师,这些年我过得很不愉快。从你实验室出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搞块科研的料,其实那都是因为我跟了你这样一个天才。眼看着一年年的过去,别人的科研都有了出色的进展,我却不知何去何从,每天就会挖坑灌水,发些不痛不痒的文章。虽然没人赶我走,我自己也没脸见人啊。”

“所以你就违背了我的嘱咐,把我的那个实验告诉了军方?”老张的耳朵开始发热。“你应该很清楚,如果这项技术落到军方手中,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当初我决定停止这项研究,固然也是因为遇到了技术上的困难,但主要还是怕最终做成了,就不得不公开我的成果。”老张的研究目前只能提供“灵灵相会”,还不能让任何人的灵魂真正做到在互联网中自由surfing。

“我知道,老师,我都知道。可是年复一年的落寞,冷眼,让我最终决定出卖你。我把你的项目告诉军方后,引起了很大的重视。于是他们布了个局,请你来参观。而在这之前,我猛攻对联,在群里先和你建立联系。”

“我说嘛,你们那个地方通常不请外人来,我一个退休了的老家伙又能有什么价值!那你们就是故意在我来的时候,把信号屏蔽功能给暂停了?但是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在午饭的时候查看微信?”

“我当然不敢确定,但我也知道你这些年的习惯。烟你戒了,可是这比烟瘾还难忍。所以我决定赌一赌。”

老张点了点头。怪不得,军方若想攻克自己国家内的任何一个局域网,还不是易如反掌?那些所谓的王秀才资料不存在什么的,也都是谎言而已。“那你应该也是用头盔和我交流的了?”

“当年这个头盔我还参与制作了呢!不过最重要的那个软件,你没有让任何人掺和。这其实就是我们这次行动的最终目的。首先远程攻破你的防火墙,然后把我的头盔连到你的软件上运行,和你对话,磨时间。与此同时,我们打算把整个机器,包括这个软件及其他一切相关技术都拷贝过来。”

老张冷笑一声。“如果我这台机器不是非用外接钥匙开启的话,你们恐怕早就远程攻破了吧?”甚至还可能直接闯进他家来。

“是的。当然了,我知道老师向来留着一手,很多核心的核心,是只记在自己脑子里的。所以。。。”

所以拼命读取自己的脑记忆。老张在椅子中半躺下来,感到浑身疲惫。他们到底偷了多少信息?是否足够他们继续这项研究的了?不得而知。想到自己国家的间谍,能够戴上头盔就神游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探知任何一个人电脑和手机通话的秘密,就不寒而栗。这件事,说来只能怪自己,是自己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等他再次查看微信的时候,见学生写了这样一段话。“老师,我再次向你道歉!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辞职。天下之大,还没有容身之地吗?我知道你我的师生情分已尽,我现在唯一的请求就是,咱们还是群友,一起对对联,好吗?刚才那个对联我已经想好了。你的上联是:

“身隔万里,心如比翼,叱咤电光火石神器。

“我的下联是:

“志在千秋,命比蜉蝣,逍遥云存源码尽头。”

老张凝视着手机,感慨万千。最终用颤抖的拇指敲了一个字:“好!”

(完)

注:五年前的作品,第一次在文学城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果真历史悠久,写的不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