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居斋

后疫时代应对人类面临的问题探索
正文

四哥直耿

(2021-07-14 18:15:22) 下一个

四哥直耿  (一)

 

“我走啰~~~”一声四哥口音的告别,我被睡朦胧中惊吓清醒!

因处理四哥的事,累了几天,下午陪他的家人,亲朋好友用餐,回到住处,倒在办公处就迷糊睡熟,午夜12点习惯醒来去洗手间。

电灯明亮,人却惊吓得非常清醒了。

我怕是幻觉,查了手脚感觉,无异常,查不在身边的手机,显示出没接几个电话,,最后是十弟紧急来电,我没接 .......,

 

却听见了四哥,告别,“我走啰~~~”

 

心仍存幸,但愿是太累而紧张引起幻觉。如天亮一切正常。四哥的生命之坎就过了。

 

两三天前,在他病危的病床边,医生悄悄告诉我:“过两天12月22,是传统冬至,如果病人顶过了,春天慢慢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否则,你们要做好准备......”

半熟朦胧醒来,天还无光,习惯前往河边练太极。正想期望没电话来,应证昨晚是幻觉。

 

手机突响,显示十弟来电。我抢先告诉他,四哥走了。昨晚12点过给我告别,我听见他声音,“我走啰~~~”。

 

四哥住医院离我处十多华里,离世前唯我不在身边。亲友在他身旁,电话催我,但电话没人接。他两眼睁睁,不愿离去。 大家哭喊着为他抹闭眼,都不行。

最后十弟哭喊着用双手抹他眼,他才闭眼离去。

一核实时间,刚好是听见他告别我时。

 

他不肯闭眼离世,是为我和十弟。十弟和他有些过节。最后十弟送他,抱他哭着为他抹闭双眼,消除了过去恩怨。

他放心不下我。是担心我持外国护照有麻烦。我在他住老人院时,他天天在靠街窗口,按时看我必经过的街边。几句见了,就放心了。

后住进病危医院,盼望我前去陪。医院离我住地10多华里。前天刚专门去和医生谈过他病。

今晚,他弥留时,我不在旁。手机催,偏偏手机不在身边。冥冥之中,有谁运作,特别让他长空留话?

老天知道,灵的存在?

 

弟兄姊妹中,四哥和我很有缘。

 

我最早记忆中,几次雅安去康定,我和他都在同一滑杆上。睡在他身边,在滑杆摇摆中,他给我讲故事,幼小的心, 莫明其妙。

在康定的一次“园根”节,我和他在家门口观看提灯游行。我捡起路边一块干柿饼就咬吃。他报告了老爸。让老爸打掉了我手上的柿饼,屁股上也吃了点苦。

以后老爸再特别给我买柿饼安抚,我坚决不要!当然在小小心里,记了四哥这过节。

 

四哥文化不高,,小学读完就在老爸身边,陪老爸事佛。

老爸继承祖上藏茶家业,《赵永义茶号》。所以四哥知道藏茶些生意事。他告诉我,有阵生意特好,买茶客人相信赵家“永义”,先付一批批银锭,让马帮运过来。以后赵家按生意规矩发茶包给他们。银锭多得倒在床下,晚上老鼠出来。他就抓起银锭砸老鼠!

四哥还告诉我,有次在佛坛的酥油灯光下,突然看见了菩萨显灵。以为眼花,揉眼再看,菩萨在向他笑,再看,没了!佛坛上下前后找,啥都没,只有酥油灯闪跳。

我长大了些时,他就用当时少见的军棋,给我大吹天上地下,飞机大炮打仗。我真以为棋子神仙,自动会跳起打仗,飞机会非起来。想象军粮一定特别味。想得我口水滴时,他又给我藏族的风干牛肉啃。

 

康定原叫“打箭炉”,赵家在跑马溜溜山下,打箭炉里是三进院落的走马转角楼,外面围着高高的封火砖墙。

 

老爸曾经是康定商会会长,他留下的事我知道甚少。但知道他和老西康省政要往来不少,和康藏主要大庙,康定喇嘛庙安觉寺,关系也特紧。

 

康定解放,老赵家生意也停,四哥陪老爸回到雅安。开始了他新的悲欢人生。

 

2121/07/3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树蛙瓦凹 回复 悄悄话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