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堕落的汉语与我们

(2021-11-07 06:12:45) 下一个

去年有段时间我雄心大发要背诵屈原的《离骚》,此诗两千五百字左右,除了那句人人耳熟能详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其余所有诗句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甚至可以说是困难的,因为古今异义、异音的词汇太多,光通读一遍就够费劲的。可见我的古文修养有多差。但我没有气馁,把全诗分成十五小段,一小段一小段地背诵,几乎每段都有寄托作者情思的奇花异草,自然也有与之相对应的邪花恶草。背熟了每一小段,再将十五小段分成三大段,再分段背诵,最后将三大段合起来闭着眼睛一气呵成地背诵下来。

因为都是在利用业余时间背诵的,所以前后拖得时间比较长,至少花了一个半月。记得完全能够背诵时,那一沓印有《离骚》的A4纸,已经被我翻得软儿吧唧烂烂糊糊,像是被抽离了筋骨,每一页都吃足了我朗读时随口而出的飞沫,但它丝毫不嫌弃我口臭,将诗歌一行一行刻印在了我的大脑里,诗歌还没有背诵完,我就完全明白,我与屈原有着相似的灵魂,尽管我在任何方面都不如他伟大,但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意思在那,请别撇嘴。

《离骚》之所以难背,也许是那时的汉字还处于发轫期,不如后来的唐诗宋词那样的有韵律。可诗中屈原那高贵的精神和不屈的灵魂始终在激励着后世,安慰了多少桀骜不驯穷途末路的文人才士。以至于魏晋时期的王孝伯言:“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

《离骚》开启了汉语的壮美、优雅之路,让后世的汉语可文可诗可歌可词可曲可戏剧可小说可小品,样样都详尽了它所处时代内在的精神和外在的面貌,样样都达到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峰,让后来之人一代代地仰望和吟诵,同时又激励着后人攀登汉语另一种潜在的高峰。

经过几千百年的历程,汉语走到了现代,像是要随着清政府一同消失在历史的深处。但它并没有,岛国日本在学习西方文化的时候创造了一大批现代词汇,丰富了汉语在现代意义,而在随后的中国,又出现了白话文运动,汉语脱胎换骨又焕发出了惊人的活力,掀起了民国那代人立志要改变国运的惊天巨浪。

风平浪静之后,竟有人要废除汉字,实现汉字罗马拼音化,好在这个愚蠢疯狂的计划没有成功,汉字虽没有被连根拔除,但是被简化了,像是一个男人割去了两蛋一葱成了太监,太监心里不正常的时候多,于是就出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净身之后的汉字起初只是不符和逻辑,像是没有墙就没有砖,没有林就没有树之类的。由于不符和逻辑的词汇和字句愈来愈多,愈来愈反智,愈来愈被接受,于是更激发起了无耻无知者的无穷的想象力和制造新词的热情,反正他们制造出任何新奇词汇都能施用到一定比例的人身上,并且那部分人骡马一般毫无异议地去接受,两者相辅相成,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所造出来的词汇像以前的 临时性精神病,像如今比较火的 时空伴随者。不能举太多例子,文章容易痿,点到为止即可。

汉语发展到现在,在一般的大众生活层面上,变得越来越无耻越来越堕落了,粗俗到了极点,卑鄙到了极致,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民族敢于将自己的母语如此的糟蹋。离骚之后的各个朝代,汉语像夜空中的烟花一样绚烂无比,闪耀于历史的天空。如今都成了哑炮,成了文章中的白字,成了人口中的不敢说出的敏感瓷,成了道路以目的所指,成了无耻者制造出的无数丧尽天良侮辱人格的新词。

后世的人只需从历史中的“新词汇”里就能立即了解到彼时代的一部分人是如何的坏,另一部分人是如何的蠢。作为这一群又蠢又坏的人的后代,他们肯定会羞愧不已,像晋明帝向丞相王导询问自己祖先的所作所为,听后大惭,把脸埋覆在床上哭着说:“如果真像您说的那样,晋朝的社稷怎么能长久呢?” 果然,西晋没多久就被灭了。

汉语以及使用它的人,方向走对了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衍波襄平 回复 悄悄话 每個文明都有消亡之期,可能漢文明也到了盡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