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游子

久识文学城,才有时间整理文字。愿与诸君共享浪花,慰藉游子之意
正文

镜糕随想

(2020-09-12 08:07:43) 下一个

   近日我做了一回镜糕(曾瓦糕,念JING)·。镜糕是一种陕西民间早点。由做的过程吃的满足感勾起很多关于此糕的回忆。

   儿时,挺难碰上一回卖镜糕的。总是一个老者骑一个三轮车,上面架着一口硕大的大肚铁锅,锅呈瓦翁型(像庙里的防火缸或那家庭院里养睡莲的陶瓷缸,直径有八十公分或更大),锅沿锅垹总是黑黑的,据说是在火上酝酿四到六个小时才成的。锅上总是盖着棉垫和什么保温。当你买时,总被问要二两还是四两,他拿一黑色或褐色粗瓷小碗拿小铲刀给你竖直方向刮着来一份,米红豆枣三层分明,碗尖上撒白糖,卖相诱人。镜糕米白白糯糯津津,蜜枣和红枣香香甜甜,是我喜爱的早点,做镜糕也是不容易的手艺,我到多年后才尝试做了一回。

    像许多网友说的,美国人超市里市场上没有我想吃的故乡饭和小食,我就自己做做慰藉一下自己的中国胃。我先在网上查视频,有《小高姐》和《陕北霞姐》教做此镜糕。她们都是陕西人,乡音亲切,制作手段也精细正宗。只是我想简单,不愿意守着灶台两到四个小时。再一搜,有人告知电饭煲做的办法。我一试,果然成功,除了糯米不大津津的,有点过软,其他的真材实料加火候都挺好,自己的劳动成果,吃起来分外香甜,好几天的早餐都是它了,很幸福很满足的感觉。

     记得我在西安时有次在北郊一度假村山庄封闭学习几周,学习期间管住不管饭。同学习的同事有些是来自北京分公司的,几十个年龄相近的人在一起吃住学习,是出学校们之后唯一的一次,蛮热闹的。我记得那里比较偏荒,离城区和商业网点都远,较近的居民区就是红旗厂家属区了,也得坐小巴车去。有天清晨,我听见院墙外有吆喝声叫卖镜糕的,就赶忙拿了钱追着买了好几份,(还是老者骑三轮车在走街窜巷,传统乡间模式)拿回来送给来自北京的同事们吃。我记得有个口齿极伶俐的北京姐妹,拿着化了一半的眼线笔出来接东西,半客气半懵懵的样儿,蛮有点儿好笑的。。。

      我在西安时拿镜糕尽地主之谊,在纽约就“自娱自乐”了。不定哪天,一时兴起,拿着自己做的镜糕走访亲朋,仿佛回到八十年代的过去,城里流行的是提着点心盒子去看亲朋,农村流行的是带着自己做的好吃食去看亲朋。物以稀为贵,在时间紧张材料心情缺乏的时代地域,自己做的好食”镜糕“也就成了一片珍贵的心意了!聊以此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西安游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弦' 的评论 : 问候同乡!幼时味道是物质缺乏时的特殊记忆,现如今我觉得地道食材的五谷香味就令我很幸福了!
雨弦 回复 悄悄话 甑糕是我的最爱,只是这今年回西安再吃时,总觉得不是小时候的味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