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衣衫褴褛的植物学家

听植物学家讲述在世界各地野外探险的故事,讲述美国的故事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美斯乐:在泰缅边境,偶遇大批流落的中华儿女

(2021-09-04 12:07:43) 下一个

本文节选自《植物学家的野外考察手记》一书。

 

18号。昨晚离开Mae Moei 国家公园前,见到一堆大约5-7岁的泰国孩子在门前的草坪上嬉戏。这些孩子们大多数是男孩,只有两个女孩。看他们干瘦的样子和脏烂的衣服,他们都应该是出自贫困家庭,可能这个地区是泰国的贫困区。这与我们对泰国相对富裕的印象不符。

 

我叫新茂把全部硬币拿出来,孩子们跑过来要硬币,可惜硬币不多。上车后,我忍不住但又迂回地问泰国合作者、朱拉伦功大学的植物学教授Rossarin(罗教授),毕竟谈论他们国家的尴尬的问题,不是很礼貌。

 

 

“昨天泰国公主来剪彩的学校是不是就在这一带?是公主捐的钱建的学校?”我打起了擦边球。

 

“学校建在泰缅边境的山区。是公主捐的!”罗教授回答着,也看出了我关注刚才的那帮穷孩子。

 

“他们不是泰国孩子!“

 

“什么!是缅甸小孩?”我立马想到。

 

他们是华人小孩!”罗教授平静地告诉我们。

 

我立刻想到,难道这一带就是张明敏歌曲中的美斯乐(Mae Salong)?后来我查了一下谷歌地图,那里离美斯乐确实不远。

 

 

在抗日战争期间,日军久攻不下,征服不了中国,便从南边中南半岛偷袭国军。蒋校长因应曾派过一支国军南下,阻击日军。终因武器装备比不过日军,国军败退泰国、缅甸、老挝边境,流离失所。

 

接下来的内战,又有原国军93师不敌解放军,93师残部(被称为“孤军”)三、四千人及券属流落泰缅边境,几经辗转落脚泰北,困居高山密林中。共产党建国后,那些流落在泰缅边境的中华儿女便回不去了。他们祖籍多在昆明、保山一带。在异国他乡没有身份、没有土地、没有财富、没有国籍的辛酸、困苦和血泪日子不好过。他们却有赤忱的爱国之心,那儿的墓地全部朝向北方,因为那儿有他们心中的家乡——中国。

 

 

虽然美斯乐地区华人的经济状况已提高了很多,我们今天亲眼目睹能够证明,这一带的很多华裔,生活仍然窘困。

 

历史容不得他们作出选择,不能因为他们的祖辈是国军将士而让几代人背黑锅。他们也是华夏子孙。是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的时候了。这些华裔孩子什么时候能够被拥入祖国温暖的怀抱?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

 

 

在很长时间以来,孤军及其眷属都被台湾和大陆方面遗忘。后来,台湾和台湾人民开始关心泰国北部的美斯乐和那里住着的华夏儿女,体现着博大的人文关怀和同胞之情,虽然美斯乐的居民基本上都祖籍彩云之南。

 

我的兰大校友柏杨先生的作品《异域》,就是纪实美斯乐一带华夏儿女在异国他乡的辛酸奋斗史。该书后来被改编成电影。下面是这部同名电影在油管(youtube)上的li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ZSmRrixS54

 

我突然对泰国大公主昨天在泰国北部山区捐建学校一事,陡生敬意。学校的受益人中肯定有不少华夏子孙。数十年前,也是泰国王室资助,从台湾引进乌龙茶种,使得美斯乐一带的经济大为好转,茶业成为那里的支柱产业。

 

 

大学一年级时,在兰大欣赏张明敏先生唱的歌曲《美斯乐》,当时实在不明白歌词的意思。很好奇,当年他的《美斯乐》有多少大陆同胞懂得其歌词的意思,又有多少同胞产生过共鸣。现在我本人才真正体会那歌的含义。

 

在遥远的东南半岛

有几个小小的村落

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生活

流落的中华儿女

在别人的土地上日子难过

饱受战争的折磨

关心她,美斯乐

看我们该作些什么

帮助她,美斯乐

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本文节选自《植物学家的野外考察手记》一书。

 

----------

《植物学家的野外考察手记》内容简介

    作者多年来在五大洲的20多个国家野外考察,探索人类未知的植物新种、植物多样性和演化。作者用日记真实记述了一个个植物新种的发现过程——走过泥泞的小路、穿过2米多高的草丛、蹚过湍急的河流、在几十米的峭壁上靠一根绳索攀爬、……摔伤、碰到毒蛇、被蚂蟥叮咬而血流不止、受蜱虫威胁、遭遇毒贩都是家常便饭。他也用日记真实地记述了大山中山民的真实生活,为他们的美食感叹,也思考自己可以为大山中的孩子做些什么,在见到遭破坏的生境时更是痛心疾首。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思考,是贯穿这本书的暗线。

    该书将于2021年秋天,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北京)和密苏里植物园出版社(圣路易斯)出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眸影摇红 回复 悄悄话 这样好的文章居然没有上顶置啊 ???这些流落他乡的中华儿女需要祖国的支持和帮助啊!谢谢博主让我们知道还有这么一群流浪他乡的兄弟姐妹们,好心酸 。。。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大作家阅读。祝好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介绍!那些华裔后代应该得到两岸政府的关怀,他们不能被遗忘!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Patricia Cheng: ?我曾去過泰國 有一個地方 紀念那時帶領他們的將軍。很令人心酸。國民黨沒有把他們接到台灣。真的很可憐。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Tim: 庆幸还有你们在、有你们将足迹遍及遗忘的角落、有你们因良知唤起的热血、用才华与笔触,给中华民族历史留下真实丰满的记载!特别感动与感谢有一批你们这样的学者,脊梁不曾折断、不媚权不媚俗,这才是民族之幸!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Response to tim: 别说帮他们了,可能知道这些人的大陆同胞也不多。他们犹如人间蒸发了。我们经常选择遗忘。遗忘对自己最好;遗忘了,便没有了责任、没了良知上的负担.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Tim: 字里行间浸满了良知与深情。真的不该遗忘内战骨肉相残失败失落的同胞和他们的后代……!他们是曾经在民族危亡时刻真正浴血御外保家卫国的功臣后代,蓝后代!依然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一带一路,“带带”曾经自己土地上的子孙后代吧;“一路”施舍财富,拿出点去关照一下“流落他乡的中华儿女”—自己的同胞吧!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chen mei fang: 他们的日子过的很惨,夹缝里生存,在俗称的金三角地区生存,将军去世后,部队凋零,第二代就开始种植鸦片求生。但个个对故国充满感情和眷恋。他们每一个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回国,回老家去。李将军的原型最终没有等到撤退的命令,是死在缅甸和泰国交界的丛林里的。他生前爱兵如子,军纪严明。组织家属办学校教中文,和三国政府军和当地土匪周旋,在夹缝中艰难生存,死不换番号。很受爱戴!

就像电影里说的:等到的是冷漠 所以后来残部就开始自救,他们呼吁恢复回国 恢复他们的国籍.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chen meifang: 我在泰国遇到过他们。在他们简易的寨子里逗留,木板和席子达成的房屋里支着的木板床似乎是最值钱的家具了。门口靠着当年的枪,墙上用白石灰写着情绪而巨大的标语,还我国籍,我要回家,景象震撼。遇见一个20多岁的女子,祖籍运东北,在部队长大的第二代。一口地地道道的家乡口音,听她说话,会误以为自己是在东北旅游。他们爱戴敬重自己的长官,他们自己建立纪念馆 宣传自己的首长和部队后续的故事,总之令人难忘...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guan kejian: 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很难解决。需要两国政府出面。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Patricia: 你指出的,这不也是全世界各地的人用脚投票的根本原因吗?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Xiao qiao: 美国南北战争南方政府最终输掉战争。战后没有战俘,南方士兵将士一律回家,没有任何政治迫害。这是一百六十年前的事。可惜我们今天都还做不到。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战争的复杂残酷无情是开始投入的任何一方都难以想象的!那些为了正义、理想、事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英勇者们怎么能想象?到最后落到如此荒唐、不堪忍受的境地!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Baoqing: 谢谢你的文章。好令人心酸的故事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是啊!有多少人成为牺牲品
feiteng 回复 悄悄话 Patricia: 历史变迁中的尘埃落到个人身上就是做大山而此环境?儿童们更是与“少年时代是人生天堂”失之交臂。
登录后才可评论.